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快走!”

    看着楊光偉等人也上了其他的車子,許昌碩趕緊吩咐道,因爲這個時候,趙滿天那孫子竟然已經追到了門口了。

    這要是不再快一點兒離開的話,那麼就只有被幹的份兒了。

    得到許昌碩的指示之後,司機立刻就發動了車子,猛踩油門,於是,那麪包車便是就被那司機開出了跑車的感覺。

    “老大,這個人是誰呀?”

    眼看着趙滿天被甩的沒有影子了,手下的人才開口問道。

    “這人是鷹爪幫的老大,這一次能夠幹掉趙昊天,多虧了這個傢伙!”

    本來大家在聽到那人是鷹爪幫的老大的時候,還一臉的緊張呢,結果在聽到許昌碩的後半句話的時候,便是一個一個的就都放鬆了下來。

    因爲那個時候趙滿天已經去拿槍了,而他也聽到了槍響,如果不是李木瓜及時幹掉了趙昊天,只怕是楊光偉等人就逃不出這別墅了,所以,許昌碩纔會把他連同那金鼎一起扛上了麪包車帶了回來。

    趙滿天把這筆賬記在了鷹爪幫的頭上,所以,甜心幫的這幾臺麪包車開回來的時候,倒是也比較順利,很快就來到了甜心幫的總部。

    等到回到甜心幫,許昌碩再看到楊光偉等人的時候,那幾個人已經再一次由赤條條的白條雞重新變回了小鮮肉。

    “老大,這傢伙要怎麼處理呢?”楊光偉指着地上半死不活的李木瓜問道。

    “你想要怎麼處理?”許昌碩反問道。

    “要不然我們乾脆直接把他也給殺了吧,這獅吼幫沒了老大,這鷹爪幫的老大要是也沒有了,那我們豈不是就可以直接吞併兩個幫派了,那麼這樣一來的話,我們豈不是就坐地成爲江北世界的老大了。”

    看着楊光偉那一副美好憧憬的樣子,許昌碩直接一個大拳頭就招呼了上去。

    “老大,你幹什麼打我?”楊光偉捂着自己的腦袋問道。

    他說的有什麼不對嗎?

    本來這就是一箭雙鵰的好事兒呀!

    只要是吞併了獅吼幫和鷹爪幫,那麼剩下那兩個幫派,就不足爲據了,小菜一碟,那樣一來,是不是就距離他們統一江北地下世界也就不遠了呢?

    那樣一來,自己豈不是就會成爲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人了!

    只不過,他美夢還沒有做上五秒鐘呢,直接就被許昌碩給招呼了。

    “那樣一來我們就只會給別人做了嫁衣罷了!”許昌碩沒有好氣兒的說道。

    話說這幾個人的智商問題真的是硬傷。

    “什麼意思?”馬寶盆反問道。

    “我們一共就這麼不到三十個人,就算是獅吼幫和鷹爪幫把幫派都給了你,你確定就憑我們幾個人我們能守得住嗎?”

    “呵呵呵,還是老大聰明!”

    聽了許昌碩的話,楊光偉等人便是立刻就瞭然了。

    看到他們幾個人的樣子,許昌碩也是多少有些鬆口氣的感覺,好歹還不是那麼的笨,最起碼一點就透了。


    “那他要怎麼辦?”楊光偉指了指地上的李木瓜。

    “先留着吧,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有用處了呢?”

    許昌碩的話音一落,便是就直接蹲下身子,把手放在了李木瓜的心臟處,替他把起了脈,既然不殺他,那就只能救他了。

    只不過,許昌碩還是小看了李木瓜的傷勢,這一番摸索下來,他的眉頭也是緊緊地皺在了一起。

    因爲這李木瓜的筋脈竟然斷了三四根,按照正常道理來說,他應該是早就一命嗚呼了,可是,他不但是到了現在還活着,竟然還能夠扛着那巨大的金鼎、趙昊天,好吧,是趙昊天的屍體,還有那洗澡水跑了那麼長時間,看來還真的是天賦異稟呀!

    想及此,許昌碩的心中便是有了幾分想要收服他爲己用的心思,畢竟,現在甜心幫正是缺人的時候。

    “你去藥店買一套銀針回來,要最貴的,不要捨不得花錢!”

    許昌碩沒有說要幹什麼,便是就直接說道。

    楊光偉聽了,立刻就答應了下來,而且,用最快的速度買了一套銀針回來。

    “老大,您這是要出手救他!?”

    楊光偉在把銀針遞給許昌碩的時候,就開口問道。

    許昌碩白了他一眼,說道:“這麼明顯的事情還要問?”

    楊光偉碰了一鼻子灰,便是就不再說話,只守在一旁耐心地觀看。

    這老大的本領太多了,能偷學一點是一點吧。

    看其他人都不再說話了,許昌碩便是直接凝神靜氣,雙手下針,一分鐘不到,那李木瓜便是就從一個活生生的人變成了一隻刺蝟。

    因爲他渾身上下都已經被許昌碩扎滿了深淺不一的針。

    所有人都爲許昌碩的這一手鍼灸之法而感到驚歎,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一個人竟然還可以把銀針熟練運用到這樣一個程度。

    “二狗,老大這針法跟你比起來如何?”楊光偉突然就對身後激動不已的劉二狗說道。

    劉二狗聞言,小臉立刻就變得通紅了起來。

    “你也懂醫術?”許昌碩是真的沒有想到這小小的甜心幫竟然還有人懂中醫!

    “沒有沒有,老大,您不要聽偉哥瞎說,我平時也就會用鍼灸治療一些小毛小病罷了,哪裏敢在您的面前說懂中醫呢?”

    許昌碩聞言,直接就哦了一聲,便是就不再說什麼了!

    只不過,就在許昌碩忙着救治李木瓜的時候,這江北的地下世界早就已經亂成了一鍋粥了。

    獅吼幫的老大在自己的壽宴上被人家幹掉了,而鷹爪幫的老大卻是無故失蹤了,於是,兩大幫派便是就這樣毫無意外的火拼了起來。 許昌碩在治療李木瓜的時候,並沒有藏着掖着,而是用了全力,很快,那李木瓜體內的傷勢也是就穩定了下來。

    不過,現在的穩定下來也僅僅就是暫時沒有了性命之憂罷了,那三四根斷掉的經脈一時半會兒也是接不上了,因爲想要接上經脈,除了需要耗費大量的真氣以外,大量的名貴藥材也是必不可少的。

    隨着許昌碩的收手,那李木瓜也是慢慢地轉醒了,只不過就在他看到楊光偉等人的時候,雖然說心中大驚,不過面上還是無比冷靜地說道:“是你們救了我?”

    他自己的身體情況他自己心裏清楚,他那個時候明明是被那兩個中年人給打到了,身體也是受到了重創,但是現在他明顯感覺到身體好多了。

    所以說,如果說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應該就是眼前的幾個人救了自己的。

    “呦呵,不錯嘛,看來這腦子還沒有摔壞!”許昌碩從洗手間洗完手出來,就正好聽到了李木瓜的那句話。

    “那就先就此謝過了,不過看在你救了我的份兒上,那獅吼幫的地盤我倒是可以多分你幾個,不與你計較。”說完,就要從地上坐起來。

    只不過,無奈他現在受傷的很嚴重,所以說,就算是想要坐起來,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不是,你到底是要不要這麼拼呀,自己都這樣了,竟然還想着要搶地盤!”

    許昌碩看着李木瓜眉頭緊皺,臉色痛苦的樣子,一臉不可置信地說道。

    這特麼的到底是要不要這麼拼呀,話說自己要是命都沒有了,要那麼些地盤又有什麼用呢?留着當墳墓用嘛?

    “這點兒傷不要緊的,現在趙昊天那孫子死了,獅吼幫一定是大亂的,現在不去搶地盤,難不成等着虎頭幫和蛇頭幫去撿這現成的便宜嘛?”

    李木瓜並沒有因爲許昌碩救了他,而就在說話方面如何的客氣,畢竟,他說的都是事實,現在不去搶,那就是相當於給別人做了嫁衣,拱手讓人。

    他說完又想要再掙扎着起來,可是,他受到的傷勢可能看起來遠遠要比自己預想的要來的更加的嚴重一些,所以,在倒吸了一口涼氣之後,就又重新坐了回去。

    “行了,別逞強了,你體內的經脈斷了,要是你再亂動下去的話,只怕是我也就不回來你這條小命了。”許昌碩拉過一把椅子坐在了李木瓜的面前笑着說道。

    我艹!

    老子現在都已經傷成了這個樣子了,他竟然還能夠笑的出來,這特麼的還有沒有一點兒同情心了。

    看着許昌碩的笑容,李木瓜沒有來由的一陣生氣。

    “哼!那讓老子就這麼看着獅吼幫的地盤被那兩個孫子給瓜分了,老子不甘心,那趙昊天的命可是老子用幾條經脈給換回來的。”

    看着李木瓜那樣一副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許昌碩也是收起了逗他的心思,難得的用正兒八經的語氣對他說道:“我可以幫你!”

    “幫我?怎麼幫我?條件是什麼?”李木瓜一臉警惕的表情看着許昌碩。

    話說這個世界上是不可能有免費的午餐的,所以說,李木瓜可不認爲許昌碩會平白無故地幫他。

    “你體內的經脈我可以幫你接上,但是以後你的鷹爪幫要歸在我炫酷幫門下。”

    “不可能!!!”

    許昌碩的話剛剛一說完,那李木瓜就直接拒絕了。

    而且還拒絕的非常的乾脆!

    “先不要那麼着急回答,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不救你,把你殺了,一樣可以接手你的地盤。”許昌碩淡淡地說道。

    “那你就殺了我好了,只不過,我也要提醒你,就憑你們炫酷幫的這麼二三十個人,想要一口吞了我們鷹爪幫,只怕也做不到吧,到時候誰歸入誰的門下那還不一定呢!”李木瓜分析地頭頭是道,根本就不受許昌碩的威脅。

    許昌碩一愣,不由得就笑了。

    不錯,這麼一看起來五大三粗沒有什麼腦子的李木瓜,看來還是有幾分腦子的,最起碼是比自己的那幾個二貨手下要來的通透的多。

    “老大,老大,來電話了,老大,老大,來電話了……”

    就在許昌碩還沒有合計好該如何說服這李木瓜的時候,李木瓜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李木瓜快速接通了電話,只不過他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呢,電話那頭就傳來了非常急切的聲音。

    “老大,我就知道你還沒有死,你在哪裏呀,快回來吧,趙滿天那小子瘋了,帶着獅吼幫的人,對着我們就是一頓狂掃啊,到處搶佔我們的地盤,兄弟們都要頂不住了,你要是再不回來,只怕我們獅吼幫就要被人家給吞了。”

    李木瓜聞言猛地一下就繃直了身體,臉色也是變得更加的難看了。

    “你們特麼的都給老子頂住,咱們不是有槍嘛?給老子狠狠地還擊回去,趙昊天那孫子已經死了,還怕他個球呀。”

    “老大,槍我們,獅吼幫也有啊,而且比我們的還要多不少呢,根本就打不過人家,老大,你快回來吧!”


    小弟聽了李木瓜的話,也是非常委屈,都大難臨頭了,難不成他們還不知道用他們的鎮幫之寶嘛?

    只不過,作爲江北地下世界的第一大幫派,人家的槍肯定是要比自己的來的要多的多呀!


    自己哪裏就是人家的對手了。

    李木瓜聽了,立刻就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罵道:“廢物,等着,老子馬上就回去!”

    說完,李木瓜也顧不得和許昌碩打招呼,就要掙扎着站起來,可是,剛纔坐起來都已經是非常的費勁了,現在想要站起來,那就更加是難上加難了。

    也才站到一半而已,李木瓜就已經堅持不住了,豆大的汗珠順着他的額頭流了下來,臉色也是比起剛纔來更加的蒼白了。

    只聽“啪嗒”一聲,李木瓜又重新跌坐了回來。

    “行了,你傷的那麼嚴重,別說去幫你的小弟了,只怕你走不出我這炫酷幫就已經嗝屁了!” 李木瓜不信,想要再一次掙扎着起來,可是無奈太疼了,無論如何都再也站不起來了。

    “許老大,求你了,只要是你肯出手解了這次鷹爪幫的急,救了我的那些兄弟,除了我這條命,就連鷹爪幫我也都可以給你。”

    許昌碩一愣,聞言也是在心中對他的好感度蹭蹭噌地上升了不少。


    要知道之前許昌碩用他自己的命來威脅他的時候,他想都不想,就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可是,現在到了自己的兄弟身上,他卻是如此的看重,不但是自己的命就此交給了他,就連他看的比生命還要重的地盤都一股腦地交給了他。

    “好!就衝你這句話,這個忙我幫了!”許昌碩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