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快吃吧!別客氣,跑半天了。以後再有這樣的活我還找你,一會我們加個微,下次有你還想幹嗎?”

    “嗯!幹!那行,你加我吧,一定喊我!”

    “那就拿着,不吃我一個人也吃不了,就浪費了,吃吧!”那小夥子很誠意的看着她,“快點!”

    葉小鷗只好不好意思的接過捲餅,其實她真的餓了,她打開塑料袋咬了一口,“好香!”

    那個小夥子一邊吃,一邊拿出電話,等在那,“微信號!”

    “哦,”葉小鷗拿出自己的手機調出微信碼,讓小夥子掃了一下,相互加上。

    “我叫展旭,你呢?”

    “葉小鷗!”

    “那就這麼說定了,我要是找到活,就喊你!”展旭一邊說一邊吃,收好自己的電話。

    “行,我保證到!”葉小鷗挺開心的,能找到這樣的同盟,當然好,多個朋友多條路,只要掙錢就行。

    她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突然站起來對展旭說,“展旭,不好意思,我2點約了人,得先走了,我們微信好了,謝謝你的捲餅,下次我請你!”

    展旭點點頭,“好的,微信!”

    葉小鷗趕緊向時代廣場快步走去,正好到了廣場她也吃完了捲餅,認真的擦了一下嘴,走進御龍咖啡。

    她進了門四處看了一下,手裏的電話就響了起來,葉小鷗看了一下,竟然是顧一凡,“顧總!”

    “二樓,203!”顧一凡的聲音傳來。

    “哦!”

    葉小鷗掛了電話,還納悶,她怎麼知道自己進來了,開天眼了?她向二樓走去,心裏嘀咕着,顯然他是看到自己來了。

    203門口,葉小鷗敲了敲,聽到裏面應了一聲,她才輕輕的推門進去。

    她看見顧一凡正坐在那向窗口看去,原來包間的大玻璃窗正好看見外面的街景,她剛纔匆匆跑來,一定會看的一清二楚,葉小鷗有些不自在。

    “顧總,您好!”葉小鷗跟顧一凡打了一個招呼。

    顧一凡一笑,伸手示意葉小鷗,“進來,趕緊過來坐!葉小姐這是從哪來?”

    “我… …從家來!”葉小鷗沒說去了人才市場。

    “喝點什麼?”

    顧一凡到很客氣,一點也沒有領導的架子,長得也是斯斯文文的一個男人,看樣子也就三十幾歲,很和藹,很紳士,這讓葉小鷗或多或少放鬆一點。


    “不用了顧總!我不渴!”

    “那就一杯咖啡吧!”顧一凡伸手按鈴,對進來的服務生說了一聲,“一杯藍山!”

    顧一凡一直看着葉小鷗,眼神很專注,葉小鷗剛剛放鬆的神經又緊張起來。

    “顧總,您找我?”葉小鷗忐忑不安的看着顧一凡輕聲的問了一聲,畢竟她跟顧一凡不認識。

    “嗯,別緊張。不過也確實是爲你的事情來的,你的事情呢,說大也不小,說小呢… …”

    顧一凡停頓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着怎麼跟葉小鷗說。 葉小鷗緊張的看向顧一凡。

    顧一凡看着葉小鷗笑了一下,眼裏閃了一絲光芒,“說小呢,其實也挺大,上面集團也知道了這個事情,很重視,畢竟你真的是開了先河了,這是在我們集團裏從來沒有過的先例。”

    葉小鷗一陣絕望,看來飯碗是保不住了,那就直接說好了,來個痛快的,她就不明白了,這顧總到底什麼意思,炒了一個員工還要這樣大費周折,還喝什麼咖啡啊?

    難道是怕自己接受不了嗎?剛想開口問一下,工資的事情。

    顧一凡卻看着她繼續說。

    “不過事在人爲,凡事都有個解決的方式。”顧一凡的語氣像似有迴旋的餘地。

    “怎麼解決?”葉小鷗滿懷希望的看過去。

    服務生來送咖啡,顧一凡停止了自己的話,直到服務生出去,他才又笑着對葉小鷗示意了一下,“別緊張,喝吧!”

    “謝謝!”

    他看着對面葉小鷗粉紅的小臉,心裏有些異樣的衝動。

    “葉小姐,你家裏… …還有什麼人?”顧一凡開口問道,問的很隨意。

    “我是孤兒!”葉小鷗不再想提及什麼二叔,那一家人是自己的仇家。

    “哦?”顧一凡的表情很複雜。

    “顧總,就是說我被辭退了嗎?”葉小鷗直接問。

    “現在還沒有確定,也許… …還有些轉機,我… …在想辦法斡旋這個事,來之前我剛剛接到一個消息,說當事人柴新傑,已經起訴,連你與商場一併給告了!所以,這個事情也不小。”

    葉小鷗的臉一下綠了,好你個柴新傑,還真TM的夠狠心,竟然真的告了。

    顧一凡看着葉小鷗的表情變了變,眸子裏緊了一下,嘴角勾了一下,“葉小姐,也是,連個靠山都沒有。”

    說完這句話,神情凝重的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呷了一口,眼睛觀察着葉小鷗的臉上變化。然後繼續說下去。

    “你說這樣的事情,要是他們鬧下去,還真的是吃虧,這就是我約你想談的,這其實也一直是我最擔心的,對商場還是你個人,都是一個撓頭的事!”

    顧一凡憂思深重的樣子,葉小鷗看向他,覺得他說的不無道理,誰攤上這樣的事情都不能輕鬆。

    “這樣的事情我做管理這麼多年,見的多了,最吃虧的都是被告當事人,你想你跟商場沒有辦法抗爭,小胳膊擰不過商場的大腿。”

    顧一凡向後靠在沙發裏,攏了一下頭髮。

    “最終,商場會把責任往當事人身上一推,理由千萬條,最終受處分的是當事人,賠償的也是當事人,所以,小歐啊!你當時真的是太沖動了!”

    “可是他們太欺負人了!”葉小鷗聽顧一凡這樣一說,確實有些緊張。

    “你說那個什麼柴新傑,要是就告你故意傷人,沒準你可能還會有**煩?”

    “什麼**煩?”葉小鷗看向顧一凡追問,她不知道他說的**煩有多大。

    “故意傷人,你想,那是小事嗎?給你送進去,也是有可能的!”顧一凡故意頓了一下,倒也不算誇大其詞。

    葉小鷗這下是真緊張了,“進去?”她的心‘突突’的狂跳起來,有些不服氣,“他們挑釁在先,還動手打人,憑什麼我進去?”

    “人家抽了你一巴掌,可是你有兇器呀,你手裏有東西啊!這個是**煩,這是事實吧? 馮家庶女亂後宮 ?”

    顧一凡逼問着葉小鷗,此時的葉小鷗被顧一凡這樣上綱上線的一說,已經六神無主了。

    放在桌子上的手緊張的緊緊的攥着拳頭。


    沉默了好半天,顧一凡突然伸出手來,抓住葉小鷗細白的小拳頭,葉小鷗一驚,趕緊往回縮,“小歐,不過你別怕!我在想辦法!”

    “謝謝你!顧總,你放開!”葉小鷗依舊掙扎着想拽出自己的手。

    顧一凡抓着葉小鷗的手用力的攥在手心裏,順勢站了起來,隨着葉小鷗的手坐到了葉小鷗的身邊,一臉的憐惜的看着葉小鷗。

    “小歐,你也不用怕,事在人爲,有我在,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會讓它發生。”說完伸出手臂,想摟葉小鷗,葉小鷗一驚,掙扎着,“顧總,你這是幹嘛?不要這樣!”

    “小歐,你這麼漂亮,難道真想進去嚐嚐裏面的滋味?我會心痛的,我很看好你,要不你做我的女人,我承諾,我會保護你,你說你這樣漂亮的一個小姑娘,還是個孤兒,是要有個靠山的。不如,你就跟了我吧!以後我保證讓你衣食無憂。”

    顧一凡一改進來時看到的道貌岸然的樣子,一臉的猥瑣。

    “顧總,你放開我,我不需要!”

    葉小鷗慌亂的想站起身想躲開,到讓顧一凡一下子摟腰壓到了自己的腿上。

    “說話別這樣絕對,不需要?”說完顧一凡一用力,把葉小鷗控制在自己的懷裏,“小鷗,這樣的事情,由不得你!我可以保全你平安無事的。”

    “放開,我喊人了,啊… …你放開!”葉小鷗掙扎着要起身,顧一凡用力一按,把她轄制在自己的懷裏,隨即向她吻去,大手向她的胸部揉來… … “別不好意思,我知道你感覺還陌生,我們時間長了就好了,我會用心疼你的!”

    “我不需要,放開,你TM的流氓!你放開… …”葉小鷗不停的奮力掙扎着。

    顧一凡當然不會輕易放手,美人在懷,馨香撲鼻,興奮了一夜的衝動,讓他更加大膽的動作起來。

    ‘哐!’的一聲,包間的門被一腳踹開。

    霍威黑着臉出現在包間的門口,鷹隼般的目光射向顧一凡,葉小鷗像看到了救星一樣,趁着顧一凡怔愣的時候一下掙脫了顧一凡,跑到霍威的身後。


    “流氓!”葉小鷗氣的臉都綠了,慌亂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顧一凡惶恐的看向黑塔一樣的霍威,“你… …你是誰?你想幹什麼?誰讓你進來的?”

    “顧一凡,我到想問問,你想幹什麼?玩的過火了吧?嗯?”

    “你到底是誰?”顧一凡確實驚訝,他沒想到對方竟然叫出自己的名字,這讓他有些慌,“葉小鷗,她到底是誰?”

    “你不必知道我是誰,我奉勸顧副總還是守點規矩,不是什麼人你都能動的!”霍威一臉的戾氣,目光如炬,讓顧一凡不寒而慄。

    他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葉小鷗,心裏腹誹着,TM的一個孤兒難不成另有靠山?

    “顧副總,要想坐穩了這個位置,還是明智一點,你懂的!”霍威說道,回身對葉小鷗說道,“葉小姐,我送您回去!”

    葉小鷗怒視了一眼顧一凡,轉身向外走去,腿還在發軟。

    車上葉小鷗看了一眼霍威不安的說,“謝謝您霍先生,每次都是您來救我。”

    “這個您應該謝謝宇少!”

    “宇少知道?”葉小鷗驚詫的阿奎那找霍威追問到,“他怎麼知道的?”

    霍威微微的一笑,沒有回答葉小鷗的問題。

    回到了別院,葉小鷗回到自己的房間裏,心還依舊‘噗通噗通’的亂跳,怎麼會遇到這麼人,想想都後怕,要是霍威不及時趕到… …

    葉小鷗簡直不敢繼續想下去,她一下抱住自己的頭,敲打了一下。看來自己是連工作帶工資都沒了。

    還好,幸虧今天發廣告賺了200塊,夠幾天的車費了。

    看來真的要儘快的找到工作了。

    霍威送完了葉小鷗,就跟宇少彙報了情況。

    “葉建民已經鼓動柴新傑告了葉小姐與超市了。”

    周筱宇微蹙着眉頭,陰冷的說,“我到要看看,超市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那葉建民那?”霍威看着周筱宇問。

    “讓他把他的老本都吐出來再收拾他!給他打回原型!不急!”

    “明白!”說完霍威退了出去。

    顧一凡垂頭喪氣的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助理告訴他,總經理找他。

    他有點緊張,拿起辦公桌上的水喝了一口,壓了一下,緩了緩自己的思緒,才昂首走出自己的辦公室,向樓上走去。

    總經理的辦公室在他的樓上,而且這個總經理就是集團總裁的公子洪文彬,平時很少來這裏。

    顧一凡也估計出來了,恐怕八九不離十是爲了葉小鷗的事情來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