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快了,我很快就可以成爲天級能量強者。”楊非凡微微一笑,喃喃自語:“天級神醫,指日可待!”

    就在楊非凡喃喃自語的時候,傳來了一把娓娓動聽的聲音。

    “楊哥,黃排長叫我們到軍營聚餐,我在大廳等你,快出來!”白小柔淡淡開口時,娓娓動聽的聲音,飛快地傳進楊非凡的耳朵裏。 “稍待片刻,馬上就來!”楊非凡整理了一下衣服,簡單地梳洗一番,然後,快步走到大廳中。

    “我去!速度蠻快的咧!”白小柔看到楊非凡瞬間出現在大廳後,眼露奇異之芒。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誰,哈!”楊非凡洋洋得意地道。


    “走吧!”白小柔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地挽着楊非凡的手臂。

    楊非凡微微一愣,很想運轉能量震開白小柔的芊芊玉手,但,又怕傷了她的自尊,於是,只好任由她肆意妄爲。

    白小柔好像情侶一樣,挽着楊非凡的手臂,滿心歡喜地走出大廳,來到了黃排長的軍營中。

    黃排長看到白小柔和楊非凡這個樣子後,哈哈一笑。

    “長官、白小姐,請坐!”黃排長右手一伸,做了一個請勢。

    楊非凡和白小柔微笑地點了點頭,然後,分別坐在黃排長的旁邊。

    黃排長輕輕地拍了拍手,那些守護在帳篷外面的軍人,立刻捧着各種各樣的點心,走了進來。

    “大家不用客氣,隨便吃!”黃排長微笑道。

    自從昨天楊非凡醫治了他的失眠症後,黃排長的心情,變得十分好!

    白小柔一邊吃着點心,一邊笑道:“黃排長,今天,你不但氣息很好,而且,心情也蠻不錯的嘛!”

    “託我們長官的福,爲我排憂解難,並且,治好了我的失眠症,使我安枕無憂,所以,我的氣息纔會這麼好!”

    黃排長笑道:“氣息好了,心情,也自然變得好起來。”

    白小柔拍了拍楊非凡的肩膀,然後,豎起了大拇指,讚道:“楊哥,你真行!”

    “男人,沒有不行的,哈!”楊非凡拿起一塊奶酪,快如電閃般,塞到白小柔的嘴裏。

    聞言,白小柔的嬌臉立刻紅了起來。

    楊非凡話中有話,非此話!白小柔自然明白,他所說的話的含意。

    十個男人,九個壞,還有一個是乖乖!

    很顯然,楊非凡並非是乖乖的男人,而是,玩世不恭的“壞男人”。

    此刻,就連身爲軍人的黃排長,也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白小柔差點就嗆死,她連忙將嘴裏的奶酪吐到桌面上,幽怨地瞪着楊非凡。

    “哇塞,你想塞死我嗎?”白小柔一邊狂咳,一邊喘着大氣。

    楊非凡俊臉微微一紅,感覺白小柔這句話,聽起來,很容易讓人想入非非。

    微微一愣後,楊非凡一邊賠禮道歉,一邊將牛奶遞到白小柔的嘴邊。

    “來,喝點牛奶,潤潤喉嚨。”楊非凡一邊輕輕地拍着白小柔的後背,一邊灌她喝牛奶。

    喝完牛奶後,白小柔甜美一笑,臉上寫滿了幸福。

    楊非凡輕咳一聲,道:“黃排長,我的能量已經恢復了,所以,你今天可以帶着衆位兄弟,回到軍隊中去了。”

    “長官,我們都撤走了,你怎麼辦?”黃排長弱弱地問道。

    “李豪已經被神祕人滅殺,李有才也已經被警察帶走,所以,你無須擔心我的安危!”楊非凡將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簡略地說了一遍。

    聽完後,黃排長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麼,我聽長官你的,等一會,我馬上撤走大部隊。”

    “保重!”楊非凡神色凝重地道。

    “長官,你也要保重!以後,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說出來,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黃排長十分感激楊非凡,所以,纔會說出這一番豪氣干雲的話。

    吃過早餐後,黃排長帶着軍人,浩浩蕩蕩地奔赴軍隊中。

    楊非凡和白小柔目送黃排長等人離去後,感概萬千!

    “小柔,我也要走了,保重!”楊非凡拍了拍白小柔的肩膀,輕聲道。

    “楊哥!”一股莫名其妙的哀傷感,涌上心頭,白小柔情不自禁地撲到楊非凡的懷裏。

    “傻丫頭,哭什麼哭?有緣的話,我們還會再相見!”楊非凡緊緊地抱着白小柔,雙手輕輕地弄着她的秀髮,以示安慰。

    “記得常聯繫!”白小柔眼淚汪汪地看着楊非凡,臉上寫滿了不捨之情。

    “好,我答應你!不過,你也要答應我,要好好地照顧自己,知道嗎?”楊非凡伸手輕輕地抹去白小柔眼角的淚水,心中感概萬千!

    “嗯!我們都要好好地照顧自己。”白小柔輕輕地推開楊非凡,伸出右手小指,來回不斷地搖晃着。

    “一言爲定!”楊非凡和白小柔勾了勾手指後,轉身往着南面的崇山峻嶺而去。

    速度之快,剎那遠去!

    “楊哥……”白小柔站在大石上,呆呆地看着楊非凡遠去的身影,眼淚又再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小柔,保重!”楊非凡轉過身子,對着白小柔做了一個再見的姿勢,然後,飄然而去。

    白小柔站在大石上,看着楊非凡遠去的身影,心中若有所失。

    沒有了楊非凡的存在,就好像是失去了所有一樣,就連整個世界,都瞬間變得黑暗起來。

    直到楊非凡徹底地消失後,白小柔懷着低落的心情,回到了家中。

    ……

    楊非凡往着南面的崇山峻嶺直奔而去,速度之快,舉世罕見!

    半個小時後,楊非凡就已經出現在南峯的一處叢林中。

    楊非凡跳上一棵高大的松樹上,極目遠眺,方圓十里的景物,盡收眼底。

    “奇怪了,我明明聞到了神祕人的氣味,怎麼來到了這裏,這種氣味就消失不見了呢?”楊非凡百思不得其解。

    一路上,楊非凡都是靠着靈敏的鼻子,聞着氣味追蹤而來。

    他最大的心願是,儘快找到神祕人,奪回被盜走的龍陽果樹。

    “咦,狐臭味不見了,卻多了兩股古龍水的氣味,一股在南面,另一股在北面。”

    楊非凡輕咦一聲,喃喃自語:“好狡猾的傢伙,居然想迷惑我楊非凡?”

    晨風輕吹,這兩股古龍水的氣味變得越來越淡。

    “我到底是繼續往着南面追,還是往着北面走呢?”楊非凡極目遠眺、鎖眉深思。

    這是一個抉擇,一個至關重要的抉擇!

    時間已經不多了,假如,再不作出抉擇的話,那麼,兩股古龍水的氣味,很快就會消失。

    “這邊的古龍水氣味特別濃,朝着這邊逃跑的人,極有可能是神祕人。而另一個方向逃跑的那個人,必定不是!”楊非凡當機立斷,繼續往着南面的崇山峻嶺,直奔而去。

    這次,肯定是被神祕人看出了端倪,所以,他纔會欲蓋彌彰,狂噴古龍水來掩蓋狐臭的氣味。

    楊非凡不得不佩服神祕人的心思慎密,就連這麼細微的舉動,居然都被他發現了!

    兩裏外的一處叢林中,一個年約二十的男青年,停下腳步後,轉身看了一眼前方,嘴角露出了一抹,不爲人知的邪笑。

    “想追蹤我,哪有這麼容易?”男青年心中暗暗得意,嘴角的邪笑,越發的濃烈。

    這個男青年不是別人,正是盜走了龍陽果樹的神祕人本純太山。

    就在本純太山暗自得意之時,一個英俊非凡的男青年,從天而降,瞬間出現在他的面前。

    本純太山大吃一驚,連忙仔細地打量着男青年,當他認出這個男青年是楊非凡時,震驚萬分!


    “怎麼可能?我明明改變了氣味,你怎麼可能追到這裏來?”本純太山很是迷惘地看着楊非凡,眼中閃出了複雜異樣的光彩。

    “不可能的事情,多着呢!”


    楊非凡笑道:“別以爲你用古龍水將身上的狐臭味掩蓋,我就無法辨認;更不要以爲,叫你身邊的同伴也噴上古龍水,往另一個方向逃跑,我就無法分清真僞。”


    “我不服!你只不過是靠着鼻子,追蹤而來,有本事,你就不要靠鼻子,直接來追蹤我。”本純太山臉色突變,運轉能量後,急速逃遁。

    “哥是神醫,專治不服症!”楊非凡嘿嘿一笑,如魔幻般剎那擋住了本純太山的去路。

    “你想幹嘛?”本純太山大驚失色,憑着功夫,如今,他根本就不是楊非凡的對手。

    碰到像楊非凡這樣的地級強者,唯一的辦法是,避之則吉、急速逃遁。

    “將龍陽果樹交出來,我可以放你一馬!要不然,加上昨晚你在李家故意殺死李豪,嫁禍於我的罪名,我不一定殺死你,但,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楊非凡負手而立,不怒自威。

    “休想!”本純太山右手一拍儲物袋,取出了一包黑色的藥粉後,迅速地撒向楊非凡。

    楊非凡冷哼一聲,大袖一甩,將迎面撲來的藥粉,直接拂飛。

    本純太山趁着楊非凡拂飛藥粉的時候,再次急速逃遁。

    “哪裏跑?”楊非凡大喝一聲,右手一拍儲物袋,取出了一把銀針後,快如電閃般,飛向本純太山的伏兔穴。

    本純太山只顧急速逃遁,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會發射銀針,所以,直接被銀針飛中。

    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一心只想逃跑的本純太山,在失算之下,中針倒地。

    楊非凡微微一笑,飛身躍到本純太山的面前,冷眼看着他。

    “我不服,你出陰招暗算我!”本純太山伏兔穴被銀針擊中的一瞬間,雙腳重重地跪倒在地。

    “哥是神醫,專治不服症!放心,哥會讓你心服口服,哈!”

    嬉笑間,楊非凡取出了數支銀針後,來回不斷地在本純太山的面前,虛晃着。

    “你想幹嘛?”本純太山看到那些閃閃發光的銀針後,嚇得臉色突變。

    本純太山很想站起來逃跑,可惜,雙腳很不爭氣,無論他如何用力,都無法站起來。

    “治你的不服症!”楊非凡做了一個虛扎銀針的姿勢,玩味地笑道:“識趣的話,趕緊將龍陽果樹交出來,否則,讓你生不如死。”

    “你敢?”本純太山狠狠地瞪着楊非凡,怒道:“我不服!楊非凡,你這個臭小子,有本事,就和我光明正大的打一場,偷襲人,算什麼英雄好漢?”

    “哥是神醫,專治不服症!”楊非凡繼續來回不斷地,虛晃着手中的銀針。 銀針閃閃發光,在晨曦陽光的映照下,閃着璀璨奪目的駭人光芒。

    本純太山嚇得冷汗直冒,心中倒吸一口冷氣。

    從小到大,他最怕的是銀針,只要一看見銀針,他就會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特別是銀針刺進皮膚裏,這種感覺,比直接用刀刺,還要難受十倍百倍!

    當然,這些都是本純太山對銀針過敏的感覺,其他人不一定有他這種感覺。

    楊非凡身爲醫生,一眼就已經看出了本純太山的心思,所以,纔會想到用銀針來治他的不服症。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