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徐林捏了捏她可愛的小臉蛋,笑道:「好了,說吧,到底有什麼事情?」

    阿卡沙再次冷哼一聲,然後從懷裡迅速掏出了一幅畫,塞進了徐林的手中,然後飛快地從空中飛下去,瞬間騎上那頭桃花隼消失在天邊,速度快的令人咋舌。

    徐林搖了搖頭,將手中那幅畫緩緩翻開,一顆蔚藍色的星球出現在他的眼前,和他曾經隨手勾勒的簡筆畫不同,這顆星球很詳細,上面清晰可以看到有七塊大陸,周圍還有一顆小小的衛星守護,而在畫的右上角,則寫了一首小小的詩。

    「這,是你的世界嗎?我,可以進去嗎?在那個世界里,我會不會見到和你一樣的少爺?在那個世界里,有沒有和我一樣的女孩令你牽挂?不會啊不會啊,你是我唯一的少爺,我要做你唯一的牽挂,少爺,少爺,這是你的世界嗎?不要感到孤獨,不要感到害怕,我在裡面啦,我在裡面啦。」


    看著看著,徐林輕輕念誦起來,似乎再次看到那個身穿白色衣服坐在地上雙目無神的小女孩,似乎再次想到那天在城堡鞦韆上獨自坐著的孤單背影,他小心翼翼地將這幅畫收起來,卻是又看到了她寫在背面的一行字。

    「地球——少爺的世界。」

    徐林因為父母的死,許久不曾顫動的心靈猛的蘇醒了過來,眼淚瞬間濡濕眼眶,他突然回憶起在那段痛苦時期自己一個人躲在房間里寫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似乎是一直有個人在照顧自己,並且將那些東西拿出去,那個時候的自己渾渾噩噩,生不如死,而如今回憶起來,他終於知道小阿卡沙是從哪裡知道他這麼多秘密的了。

    「這是我曾經的世界,你可以進來,你可以進來……」

    徐林輕輕哼著隨手編的歌,站在空中,嘴角勾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未完待續。。) 這是琴第一次見到戰場的殘酷和血腥,時間已經過去了四五天,然而因為撒克遜並沒有讓下屬打掃戰場的緣故,這裡依然是屍首遍布,斷劍盔甲散落一地,更多的則是數不清的魔法裝備,全被浸染在鮮血之中,一路走來,琴只感到自己頭暈腦脹,十分噁心。

    撒切爾夫人跟在她的身後,倒是平靜無比,這位聯邦的鐵娘子曾經見識過比這場景還要噁心千百遍的,凡爾登絞肉機那場戰爭,光一顆星球上的死傷人數便超過千萬人,而當時的她便率領軍隊參與了戰鬥,而在這些星球上不過百萬人的死亡,絲毫不會對她造成什麼影響。

    聖斯克號停在星空之中,被撒克遜派人看住了,這位親王可不會因為來訪的是兩個女人就放鬆警惕,更何況這兩個女人沒有一個身份簡單。

    黃金三叉戟右位的撒切爾夫人,據說從來沒有真正出過手,只是率領聯邦艦隊參加過聖戰,獲得極高的戰功,也是因此而爬上了聯邦秘書這個高位,而那位此次真正讓撒克遜同意可以進來的聯邦公主琴,據他所知也是位精通現代魔法的魔法師,年紀輕輕便有攫取青銅紫曜花的資格了。


    站在那處豪華宅邸的樓頂,撒克遜眯眼俯視著這兩個女人,隨後他揮了揮手,示意自己的手下將撒切爾夫人攔在外面,只允許琴進來。

    命令下去后不久,遠遠地。撒克遜便感受到一股凌厲的氣息從那個身著皮衣的高挑女人身上傳來,撒切爾夫人冷冷的目光和他輕輕碰觸在一起,似乎包含著某種強烈的警告。

    隨後琴便緩步走了進來,而撒切爾則思留在了外面,這個女人似乎很不放心,乾脆直接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遠遠注視著宅邸的樓頂,撒克遜不屑地搖了搖頭,隨後坐回了位置,整座樓又顫動了一下。

    隨後他轉過頭。奧古斯丁家族的親王。終於和埃利奧特家族的女人再次見面了。

    坐在那被加固過的石凳上,撒克遜輕聲說道:「其實真的算起來,我還是你的叔叔,你那個父親出身底層。卑劣無比。沒有姓氏。所以你跟了你母親的姓,只可惜你母親鬱鬱而終,所以這些年你也始終不肯承認這層關係。但沒關係,既然我同意你來見我,那便承認你是我的親人,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


    琴深吸一口氣,出聲道:「撒克遜叔叔,我希望您能夠放棄繼續威脅我的父親,尤其是以深淵星系作為要挾,這並不符合您作為一名騎士高貴的品質。」

    「高貴的品質?」

    撒克遜像是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冷笑起來,「如今的教廷主教彷彿如教皇般無罪,帝國騎士彷彿如聖殿騎士那般神聖,四處都是濫殺無辜被欺壓呻吟的窮苦人民,然而你卻來告訴我騎士高貴的品質?」

    頓了頓,撒克遜伸出手指向這顆星球,緩緩道:「我有罪,我殺了很多很多的人,數不清楚,甚至我知道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主,那麼我一定會下地獄,但我並不在乎,你知道嗎?我只在乎一件事情。」

    「我的女人能不能回來,他會不會死。」

    琴頓時有點沉默,她突然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面前這個男人,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可怕氣勢彷彿隨時都能夠把人撕成碎片,而她就像是陷入這片瘋狂大海中的小舟,隨時都會覆滅。

    撒克遜看著沉默的琴,收斂了幾分自己的氣勢,體內洶湧的力量再次將身體撕裂,鮮血從皮膚表面下緩緩滲出,然而他卻像是絲毫沒有感覺,只是繼續說自己的話。

    「我想你自己心中很清楚,我讓你進來不是因為聯邦的公主,而是因為你來自那個家族,而我的女人,她也來自那個家族,埃利奧特……這個和奧古斯丁家族爭鬥了幾乎四百年的家族早已沒落,但我和慶幸還能夠擁有其家族內出來的女人,你也是如此。」

    琴低頭沉思了一會兒,終於抬起頭看向屠夫親王,認真地問道:「那為什麼你一定要他死?你知道他肯定不會死,而西西阿姨……她也肯定不會回來的。」

    聽到這話,撒克遜嘴角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笑容,隨後很是溫柔地回道:「所以這是一個死局,就像帕帕尼戰棋下到最後只剩下大本營和守衛一樣,出最後的兵還是不出,沒有人會選擇莽撞行事,肯定會選擇不出兵,等待對方,我逼迫我那兄長出兵,他肯定選擇不出兵,所以按照零和博弈最後的結局,我必然也必須只能選擇打開深淵星系……這一切僅僅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琴看著這個外界傳聞早已瘋狂的撒克遜,心中突然有些恍惚,對方似乎早就十分清楚結局會是什麼,可為什麼還要去做呢?

    撒克遜一眼就看穿這個善良女孩在想些什麼,笑了笑回道:「你和西西一樣,心靈都太善良,你以為我做這一切真的是我自己願意的么?」

    一封魔法信從撒克遜手中飛出,落到了琴的手中,他淡淡地說道:「你看看吧,這一切到底發生了什麼。」

    琴打開信封,開始一字一句地讀下去,一個十分完美而又可怕的陰謀展露在了她面前。

    當初羅爾德拉克家族的覆滅導致在姆斯法林星系中的撒克遜被迫回到紫曜星上,之後帝國魔法通訊部監視撒克遜和斐迪南公爵的私信來往,依靠斐迪南公爵回來的機會抓捕了西西,並且以此為要挾,那位奧古斯丁陛下讓撒克遜去姆斯法林星系演一場好戲,讓他在殺完人之後叛逃,然後再被帝**隊抓住,送往國內后絞刑——這就是奧古斯丁的計劃,徹底搬開他在帝國內最後一塊絆腳石的計劃。

    撒克遜自嘲一聲道:「他只是沒有想到我在帝都內讓**官閣下為他製造了一些麻煩,從而導致他暫時無法真正掌握那些貴族,於是反倒被我找到了機會。」

    琴看著這個男人,不解地問道:「可是按照這上面所說,西西阿姨畢竟在奧古斯丁的手中,他要是拿這個威脅你怎麼辦?」

    撒克遜冷笑一聲,淡淡地回道:「那我就打開深淵星系,將這片星空徹底攪亂,他奧古斯丁不是強大么?我倒是想要看看他去哪裡再找一個半神魔法師和三位聖騎士!再說了……」

    撒克遜的笑容更加詭異,「如今封印在深淵星系內的死靈一族,可就不是曾經的死靈一族了。」

    琴看著這個看似瘋狂其實心中什麼都知道的男人,想到那些令人心底發寒的陰謀,隱隱間突然明白為什麼林面對自己父母的死一直保持沉默的態度了,這個男人背負著巨大的痛苦依舊在紫曜星上成為一名執政官,接下所有的任務,直至那位陛下終於忍不住對他出手為止,心中到底在謀划著怎樣的反擊?

    這一刻從小在聯邦政治環境中長大的小姑娘感到自己智商有點不夠用了,她略微皺皺眉后輕聲問道:「那你明知道這一切還讓我進來,又是因為什麼?」

    撒克遜保持了沉默,隨後露出幾分悵然道:「大概是覺得這一切若沒有一個人知道真相,大概依舊會有些不甘心吧?」

    笑了笑,這位屠夫親王從懷裡掏出一本日記,用羊皮紙包紮起來,用鬥氣托著送到了琴的面前。

    「還有就是,我希望你能夠將這本日記交給林,那小子其實知道很多事情,只是一直沒有表現出來,呵呵,我那位兄長大概也是知道這一點,生怕他繼續在紫曜星上待下去,所以才將他趕走的吧!紫荊花畢竟是紫荊花,小羅有個好兒子,將來一定會為我們復仇的。」

    撒克遜突然大聲笑起來,似乎一點都不在意接下來那個必定的結局,只是粗大的眉頭偶爾皺緊,可見此刻的他體內到底正在發生多大的痛苦。

    琴接過那本日記,小心翼翼地放入自己的懷裡,然後她站在那裡,看向這顆星球外的星空,似乎看到未來恐怖的一幕。

    撒克遜輕聲道:「放心吧,人類哪這麼容易就被擊敗?在這片弱肉強食的星空之中,終歸會有人能夠活下去,強大的繼續前進,弱小的倒在路上,被踩成一堆堆白骨,如果我再說的殘忍一點,那麼就按照那著名的物競天擇理論來說明,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吧!」

    ……

    撒切爾夫人站在遠處,似乎看到了這位親王嘴型變化以及那個善良女孩臉上的不忍,她露出了一絲微笑,喃喃自語道:「或許這次帶她過來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呢!起碼讓她知道這個世界的殘酷,可憐的傻孩子啊,要不是你有一個強大的父親,憑你這般顛倒眾生的模樣,早就不知道被哪頭畜生吃干抹凈了!」

    我家相公是9塊9包郵來的 ,嫵媚,噬心。(未完待續。。)

    ps:其實寫到這裡的時候,小君不得不承認這本書又寫崩了,中間有主線處出現了矛盾,但希望沒有影響閱讀 神聖歷千年二十八初,新年的鐘聲剛剛在各個存在人的星球上響起,姆斯法林星系中,聯邦雷林將軍統帥的第十八和第二十二星艦艦隊逼近包括凱多斯在內的十顆星球,同時在另一邊,帝國大殿下屋大維被新任為姆斯法林星系總統帥,率領帝國最高星艦四艘和其他軍隊逼近,同時那位新任的教皇烏爾班一世同樣親率神聖騎士團來到了這十顆星球的附近。

    至此,在星空中最大的三股勢力紛紛向這個膽敢以整個人類作為籌碼威脅的屠夫表達了自己的態度,而帝國方面也第一時間切斷了所有和這位屠夫之間的聯繫,包括曾經在軍隊中隸屬於這位親王的嫡系軍隊,或是被貶謫,或是被抓捕,或是被秘密處決,可以說,如今在姆斯法林星系中堪比皇帝的親王撒克遜,如今變成了孤家寡人。

    除卻那五千人的強悍部隊。

    面對星空密密麻麻已經可以肉眼看到的三股勢力力量合圍,撒克遜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只是在等待一個人出現,他知道她會來。

    殺盡十顆星球上的軍隊,人頭滾滾,鮮血染天,築起十座血祭魔法陣,和整個人類站在對面,受盡滔天罵名,不就是為了等待她回來么?什麼騎士精神,什麼家族榮耀,撒克遜全都不管,只是早早懸浮在了空中,對著那無盡的軍隊和隨時都會轟鳴而來的攻擊,沉默等待。


    「曾經奧古斯丁用血祭從自己家族的人身上得到了別人無可匹敵的力量。如今我也算是學他了吧?真是深深的諷刺啊!」

    看著面前的一幕,撒克遜突然想到多年前同樣的畫面,自己在逃離紫曜星的時候看了眼那片宮廷的深處,禁地中無盡的血光閃爍,奧古斯丁家族灰飛煙滅,而那個篡取了這個家族姓氏的男人成為了高高在上無比光輝的皇帝陛下,可還會有誰知道在那片土地上埋葬的枯骨呢?

    黑龍化作騎士馬溫順地站在撒克遜的身邊,兩翼翅膀下不時飛出一道道的旋風,極為靈動,今天。本就有著不輸於人靈智的它也知道這場戰鬥估計是最後一戰了。所以格外眷戀自己的主人,輕輕用腦袋蹭著撒克遜的胳臂。

    撒克遜略微有些感觸,輕聲道:「大黑,你覺得身為一頭龍。就這麼跟著我去送死。 三國有君子 ?」

    黑龍抬起頭。死命地搖了搖頭,粗大的鼻腔中頓時噴出了黑色的龍息,蹦出幾個晦澀高深的龍語來。

    龍語是這個世界上最為複雜的語言。每一點音的變化甚至是顫抖都在表達一個意思,然而撒克遜卻是這片星空中少數幾個能夠聽懂龍語的人,他側耳傾聽,慢慢地,眼淚便從眼眶中滲出來。

    「你說得對啊,或許在曾經的死靈一戰之中,你就應該隨著龍族的消逝而死去,而我也應該在聖戰之中死在姆斯法林星系中,這樣就可以少太多罪,活的也不會那麼累了。」

    撒克遜輕聲喃喃著,此刻在他體內被壓制已久的光輝鬥氣依舊宛若脫韁的凶獸在瘋狂咆哮,似乎隨時都會將他身軀炸裂,一絲絲鮮血在從他的皮膚表面滲出來,而他此刻卻是絲毫沒有察覺,只是伸手朝旁邊猛地一震,一把黑色的騎士長槍便出現在了手中。

    「走,和我最後一戰!」

    這個時候的撒克遜,目光緊緊盯著帝國方向的軍隊,在那裡,原本圍著十顆星球密不透風的艦隊緩緩分出一條道路來,上面有一艘很普通的運輸艦緩緩飛出,一個同樣很普通的女人坐在星艦內,正帶著幾分溫和的笑容,就像是當初第一次見面一樣。

    運輸艦上只有她一個人,西西從艦船上穿戴上一身裝備后緩緩飛出來,而撒克遜則是自然迎上去,看著她安然無恙,這個鐵血屠夫竟然露出了滿臉的笑容,和孩子一模一樣。

    「你好,我叫撒克遜,是一名初級騎士!」

    「你好,我叫西西,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我會做很好喝的紅茶。」

    「那你以後就幫我做紅茶好了,我負責守護你!嗯,就一輩子好了!放心,我很厲害的,有我在,沒有人敢欺負你!」

    「好!」

    這是撒克遜.奧古斯丁和西西.埃利奧特第一次見面,一個是已經在星空中流浪了一段時間的少女,一個是剛剛從紫曜星上逃出來還在面臨追殺的少男,少女比少男大好多,但少男說要一輩子守護少女。

    ……

    「親愛的撒克遜,你怎麼了?怎麼滿頭大汗的?是不是生病了?」

    「沒事,我沒事,只是修鍊太急了,所以體內鬥氣控制不住而已,你不要管我,小心我傷著你!」

    「不不,我不能不管你,沒有我,你會死的……對了,抱緊我,把你暴亂的鬥氣往我體內輸送,你還記得我和你說過我身體的病嗎?活躍的力量因子是不會留存在我體內的,快!」

    「不,不行的,我的光輝鬥氣太強大了,會傷到你的……啊!」

    「不會的,撒克遜,親愛的,你永遠也不會傷害我,你說你會守護我一輩子的……」

    這是第一次撒克遜因為修鍊過激而鬥氣失去控制,西西用自己的身體幫助他減輕了痛苦,那個時候的兩人,一個已經是男人,一個也是女人,女人用身子保護了男人,並且開始一直保護下去,男人咬牙堅持,一直銘記於心。

    ……

    「西西,我要回紫曜星,我要去奪回我曾經擁有的一切,我要讓你成為帝國最榮耀最幸福的女人!」


    「不用了,撒克遜,有你在身邊我已經感到很幸福了。不要再回去了,好么?」

    「不不,不回去我不會甘心的,我忘不了父親讓我跑之前的眼神,我忘不了那個該死的男人坐在高高皇位上的樣子,我一定要讓他從那皇位上下來!」

    「哦,撒克遜,哦,撒克遜,不要……」

    「西西。你相信我。我一定會成功的,你要相信我,在這個世界上我就只有你了。」

    「好,我相信你。我要和你一起去!」

    這是第一次兩人出現分歧。但很快便決定一起回紫曜星。在之後撒克遜回歸親王之位並且掌握姆斯法林軍政大權和羅爾德拉克公爵掣肘那個男人的人生歷程中,這個女人一直堅定地站在他的身後,默默地支持他。並且用自己的身體幫助他穩定鬥氣,增進修為。

    只可惜撒克遜的那個願望一直沒有實現。

    此刻兩人面對面站在一起,撒克遜突然笑了,第一次溫柔地說道:「西西,你真的好美。」

    西西臉紅地看著撒克遜這個自己命中注定的男人,沒有說話,只是笑,唇畔的花和眼角的水全部綻放了。

    這一刻對於撒克遜來說,他忘卻了西西那身普通的衣服和永遠素雅的布鞋,只是感覺她風華絕代,傾國傾城。

    隨後兩人就這麼並肩站立在星空中,黑馬瞬間化身為一條巨大的黑龍,在他們身邊遊走守護,而撒克遜則是靜靜地注視著眼前的帝**隊,緩緩說道:「奧古斯丁呢?他就不打算出來和我這個弟弟再見最後一面?」

    「不必了。」

    一個蒼老卻又帶著幾分溫和的聲音在一邊緩緩傳來,神聖教廷騎士團中有一輛馬車緩緩懸浮而出,一個手握金色教皇權杖的老人從馬車內出來,便出現在了所有人的最前面,他是新任的教皇陛下,烏爾班.拉普利。

    撒克遜皺起了眉頭,冷冷嘲諷道:「看來偉大的奧古斯丁陛下也是一個膽小鬼,竟然連他這罪惡難恕的弟弟都不來見最後一面?」

    烏爾班一世看著撒克遜,並沒有在這嘲諷的話語上做太多的糾纏,只是俯視著他在世間的罪徒,輕聲道:「我主愛人,認罪,必可得永生,我的孩子,懺悔吧!」

    撒克遜感到自己控制鬥氣的精神力瞬間恍惚了一下,那是教廷的信仰之光,他瞬間反應過來,看著烏爾班教皇,似乎明白了什麼。

    「哈哈哈,我明白了,他真的害怕了,我那偉大無敵的哥哥是不是在紫曜星上受了傷?是不是他覺得若是來到這裡還會因我而受傷?哈哈哈,真是沒有想到,至高無上的奧古斯丁也會有害怕的時候!」

    撒克遜真的笑了,笑的很開心,眼淚都流下來,只不過一股強烈的不甘在他的胸腔內涌動,本以為可以和那個男人戰鬥一場,做最後一次了結,沒想到自己連這樣的機會都沒有。

    不甘心!

    笑了好久,撒克遜再次看了眼那位讓他懺悔的教皇,低頭看著身邊的西西問道:「西西,你害怕和我下地獄嗎?」

    西西搖了搖頭。

    撒克遜道:「那我們一起下地獄吧!」

    一點血紅色的光芒在凱多斯星球上亮起,隨後以凱多斯為中心的其他十顆星球一一亮起鮮艷的紅色光芒,最終練成了一條線,一股遠遠超過人們所能想象,甚至是超越爆金的力量在十顆星球間匯聚,最終朝深淵星系激射了出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