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幾個呼吸之後,這裏空無一人,連呼吸聲都沒有,看起來就是一片戈壁灘。這時候,光蕊也明白寧浮生的信心來自哪裏了,隱身藥劑可以隱藏一個人的身形,只要那人不動,很少有人能夠看出端倪。這樣一來,等獸人前來的時候,直接發動進攻,絕對可以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什麼事情最能考驗一個人的耐心?答案是等待。現在寧浮生就躺在地上看着漸漸灰暗的天色,一點大戰來臨的危機感都沒有。相比之下光蕊倒是盡職盡責,傳音問道:“寧浮生,到時候怎麼發號施令?”對啊,衆人都處於隱身狀態,怎麼發號施令?

    寧浮生傳音說道:“早就安排好了,這個不必擔心,靜靜的等待便是。”

    月上中天,四下悄然,而這種安靜的情形並沒有持續多少時間,子時一過,遠處就傳來了一陣轟隆之聲,其中更是伴隨着一些魔獸嘯天的怒鳴。

    “終於來了嗎?”寧浮生還是躺在那裏,一動不動。

    “嗷…!”不多時,一陣龍吟傳來,半空之上也出現了一隻冰晶閃爍的巨大飛龍。

    “冰翼毒龍!”寧浮生暗道。冰翼毒龍,飛龍中最爲強大的一種,無論戰鬥力還是飛行速度都讓人驚羨。

    “我要收它作爲我的戰獸!”寧浮生心中火熱,原本的時候他感覺有沒有戰獸都無所謂,但現在他卻不這麼想了,擁有一隻強大的戰獸,可以將一個人的戰鬥力提升很多很多。

    隨着冰翼毒龍的嘶吼,地面上竄來了一羣魔獸,這些魔獸大都兇殘無比,戰力非凡。當那些魔獸前進了十幾丈後,後面的獸人才慢慢跟了上來,這一隊獸人裝備精良,修爲也是不凡,帶隊的一個獸人有着斬首將軍的實力。

    “衝!”爲首的獸人嘶聲喊道,冰翼毒龍也跟着應和,帶着地上的魔獸奔走而進。

    “說好的十萬呢?”豬老三極爲失望的看着那隊僅有兩萬人馬的獸人隊伍,心中失落異常。

    “不過也好,如果將這些魔獸與戰獸都收服了,我可以組建一支騎兵營了,哈哈。” 重生之正室手冊 。戰獸比之魔獸更爲強大,是以也不是每個獸人都能夠擁有。

    隨着這隊獸人快速前行,周圍顯的更爲安靜了,而獸人也沒有懷疑這裏有埋伏,其實也不需要懷疑,這裏就是一處戈壁灘,一覽無餘,除了傻子誰會在這裏埋伏?

    “怎麼還不進攻?”光蕊見獸人已經過去大半了,火雲軍部還沒有發起進攻,不由傳音問道。

    寧浮生躺在那裏,傳音說道:“別急,豬老三與袁鐵牛有分寸。”話音剛落,就聽前方傳來了無數的轟隆聲,塵土飛揚,火焰沖天之時,豬老三喊道:“殺,弄死這幫雜碎!”說話的時候他已經露出了身形,揚手將手中的轟天雷扔了出去,接着又是一陣轟鳴。

    “殺!”此時所有火雲士兵都將手中的毒霹靂或是轟天雷扔了出去,是以爆炸之後,獸人部隊早就大亂了。

    “殺死卑鄙的人類!”那獸人首領倒是強悍,竟然沒有被炸死。隨着他的叫喊,原本早已衝遠的魔獸紛紛殺了回來,只是這些魔獸還未開始廝殺人類,就被一股股綠色的煙霧包圍了。

    袁鐵牛也站了起來,喊道:“弓手何在,殺!”這話一出,無數利箭帶着流轉的玄剎力直直射向了那隊獸人。

    “我也忍不住了。”寧浮生大喝一聲,封葬刀在手,如同殺神一般殺入了獸人部隊的中心。


    有心算無心,一擊之下獸人部隊已然大亂,想要重新整合的時候,卻發現獸人已經死傷過半了,毒霹靂與轟天雷哪一個好應付?

    “兄弟們,收好迷神藥丸,那玩意留着收服魔獸,現在開始殺吧!”豬老三大聲叫道。

    寧浮生暗罵一聲當真無恥,長笑一聲衝向了獸人首領,也就是那個擁有斬首將軍實力的獸人! 那獸人將領獰聲大笑,驅使身下戰獸衝向了寧浮生,同時叫道:“卑鄙的人類,我們偉大的獸人早就猜到了你們的伎倆,所以你們都在這裏等死吧!”說話的時候,他將手中的長矛揮舞了起來,猛然刺向了寧浮生。

    寧浮生聞言一驚,封葬刀一展,直接將犀照施展了出來,隨着一聲慘叫發出,那獸人將領連獸王重生術都未來得及施展就橫死當場。寧浮生對遠處的豬老三叫道:“老三,好似還有獸人敢來,速戰速決!”

    豬老三哈哈大笑,說道:“老大,放心便是,我早就料到會發生這種情況了!”說話的時候,他身上的戰甲上也濺起了一朵血花,不過那是敵人的。

    寧浮生心中一鬆,劈死幾個獸人後直直奔向了冰翼毒龍,剛跑過去就見袁鐵牛正在那裏與之戰鬥,寧浮生喊道:“袁鐵牛,你不是他的對手,讓我來!”

    袁鐵牛叫道:“老大,你別搶我的戰獸。”

    寧浮生沒好氣的說道:“這是我的,你快去殺敵!”在寧浮生那不要臉的爭搶下,袁鐵牛隻好跑到了別的地方。

    原本獸人的戰鬥力絕對強悍,但在火雲軍部的襲擊下,他們的戰力急降,有些獸人站都站不起來,只能任憑火雲士兵宰割。在出發之前,寧浮生爲他們準備了很多藥劑,其中有狂暴藥劑,隱身藥劑,當然也有那些要人命的藥劑,在這些藥劑的摧殘下,威風的獸人一蹶不振。

    就在這些獸人紛紛授首的時候,遠處又傳來了一陣喊殺之聲,來者還是獸人,而且聽那些聲音就知道來人不少,且修爲不凡。

    “大家都小心,這一波獸人不好惹!”寧浮生喊道。

    袁鐵牛哈哈大笑,喊道:“放心吧!你也不看看我們纔出現了多少兄弟!”

    寧浮生一笑,表示理解。袁鐵牛說的沒錯,自戰鬥開始,只有一萬多火雲士兵出現,別的火雲士兵還隱藏在暗處。

    “殺!”剛剛趕來的獸人大喊,殺意無雙的衝進了戰鬥中。這些獸人身經百戰,個個彪悍無比,是以不一會火雲士兵就落入了下風。

    “這小子是誰?倒是勇敢!”余光中,寧浮生見到一個奮力廝殺的年輕人,這個年輕人靈活無比,對於玄剎技的運用更是得心應手,是以連連斬殺了幾個獸人。


    “兄弟們,準備大禮了!”豬老三見自己一方情勢不妙,連忙大喊。

    “噗、噗…。”隨着無數個輕響傳來,一股惡臭蔓延在了獸人大隊之內,那些惡臭散發的十分迅速,不多時就將整個獸人大隊包圍了起來。只是惡臭雖然難聞,但卻不致命。

    “人類,你們只有這點伎倆嗎?”獸人絲毫沒有畏懼,嘶吼聲中撕裂了一個人類。

    袁鐵牛連忙叫道:“點火!”這話一出,無數火箭紛紛射來,只聽砰的一聲巨響,漫天火焰出現在了獸人大隊之內。獸人的皮膚雖然堅韌,但也禁不住大火的焚燒。

    看着無數獸人發出了慘叫,寧浮生叫道:“極冰藥劑!”極冰藥劑無毒無害,只能快速凍結一些東西,而現在獸人正面臨着滔天大火,如果當真被極冰藥劑擊中,那絕對會四分五裂!

    說話的時候,無數極冰藥劑就自灑向了獸人,那些獸人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變成了幾塊。此時冰翼毒龍連連噴出毒液,妄想將寧浮生毒死,只是寧浮生卻沒有被毒液濺到,遊鬥中,冰翼毒龍被寧浮生拉在了地上。

    原本冰翼毒龍的戰鬥力極其強悍,只是現在它卻被一些藥劑搞的暈頭轉向,十成實力發揮不出一兩成。

    “小子,看上這隻戰獸了?”暗黑皇傳音說道。

    寧浮生咧嘴笑道:“先用着,等以後小東西長大後,騎它。”

    小東西聞言呀呀亂叫,好似在抗議一般。暗黑皇嘿嘿一笑,說道:“我幫你吧,這冰翼毒龍雖然不好馴服,但在老子面前卻掀不起多少浪花。”說話間,暗黑皇沉喝一聲,不多時就見那冰翼毒龍老老實實的落在了寧浮生的身邊,神態恭敬無比。

    寧浮生張口結舌,問道:“老黑,你是怎麼做到的?”

    暗黑皇傲然說道:“老子雖然半死不活,但神識無雙,在老子的神識之威下,這冰翼毒龍只好乖乖就範了。”

    寧浮生釋然,當一個人的神識達到一定境界後,可以威懾萬千魔獸,更可以馴服他們。羨慕中,寧浮生摸了摸冰翼毒龍的頭顱,說道:“何時我才能達到你這種境界?”現在寧浮生的神識也有所增長,比之同輩要強上很多,但面對暗黑皇的時候,他卻是十分無力。暗黑皇的神識如海,他的神識就跟小池塘一樣,沒有絲毫可比性。

    此時喊殺聲還在繼續,空氣中也瀰漫着濃濃的血腥味。豬老三已經殺紅了眼,招招致命的招呼着獸人,同時他也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不時就會變幻一下陣型。在豬老三的指揮下,火雲士兵牢牢佔據了上風。

    袁鐵牛也沒閒着,殺敵的時候也不忘扔一下古怪的藥劑,這些藥劑大都是失敗品,沒有多少作用,但這在那些早被藥劑嚇壞了的獸人眼中卻絕對有着殺傷力。當獸人發現那些藥劑沒有作用的時候,猙獰大笑,嘲弄着人類的無知,剛要發起反擊的時候,袁鐵牛卻扔出了幾個毒霹靂,轟然雷動中,那些獸人四分五裂。

    於是就在這亦真亦假的藥劑攻擊中,獸人無力迴天,只能拼死抵擋。

    三十里之外,聖子與采薇站在了一起,眼望遠處,喃喃說道:“這火雲軍部的士兵怎麼還沒回來,不會全軍覆沒了吧?”

    采薇絲毫沒有反應,聖子不由輕嘆一聲,轉頭一看,只見萬里翔走了過來,說道:“寧浮生就這麼沒用嗎?現在都快天亮了,他們爲何還沒將獸人引到這裏?”


    負責正面迎敵的奧博哈哈笑道:“我看他們應該死絕了,他們的戰鬥力差不多爲零,怎麼跟獸人打?”

    萬里翔面色沉重,聖子說道:“不如我們行動吧,也好看看這隊獸人的實力如何。”

    萬里翔搖頭說道:“這樣對我們很不利,等一會吧,剛纔我派出探子了,等他回來再作打算。”

    聖子點點頭,眼中卻是露出一絲譏諷,萬里翔的祖籍是壁壘帝國,不然他也不會與奧博如此親密了。

    “報…!”不多時一個探子慌張的跑到了萬里翔的身邊。

    “一共來了多少獸人?”萬里翔問道。

    那探子說道:“不清楚,但至少有四萬!”

    萬里翔眉頭一皺,喝道:“你是怎麼做探子的,有多少獸人還分辨不出嗎?”

    那探子連忙說道:“這一次真的分不清楚,因爲有些獸人已經四分五裂了。”

    “什麼?那火雲軍部的傢伙呢?都死了嗎?”奧博問道。在他看來,火雲軍部的責任就是犧牲一些士兵,然後將獸人引到這個地方。現在獸人還沒到來,那就只剩下一個解釋了;火雲軍部完了。

    探子說道:“沒有,現在他們正在打掃戰場,收拾戰利品。”

    聖子聞言微微一笑,絲毫沒有驚訝。萬里翔眉頭跳動幾下,喊道:“你們跟我來!”說話間他就奔向了三十里之外的魔雲峽。

    聖子與采薇等人一同前往,奧博也沒有落下,喃喃說道:“邪門了,火雲軍部那些垃圾也能打贏獸人?”

    天色微微發亮的時候,所有火雲士兵一臉悲哀的對着死去的兄弟行禮。戰爭沒有童話,就算是多麼周密的計劃,都不可能做到零傷亡殺敵。萬幸死去的火雲士兵並不多,僅僅死去了將近一百人,這與零傷亡已經沒有多少區別了。

    “還真勝了?”匆忙趕到這裏的萬里翔不可思議的叫道。

    寧浮生沉聲說道:“萬總帥,有什麼話等等再說,我們先要將這些兄弟送走。”說話的時候寧浮生帶着衆人深深行了幾禮,而後用手將他們埋葬了。

    做完這些後,寧浮生對衆人喊道:“這些兄弟的名字我們要牢牢記在腦海,等我們回到火雲帝國的時候,一定好好安頓他們的家人!他們是光榮的!”

    “兄弟!走好!”所有火雲士兵大聲嘶喊。

    “吼…。”這時冰翼毒龍突然發出了一聲悶吼,寧浮生轉頭看去,只見萬里翔試圖將冰翼毒龍收服。

    “萬總帥,那是我的戰獸,它已經臣服與我了。”寧浮生說道,隨即招了招手,那冰翼毒龍乖巧的去到了他的身邊。

    袁鐵牛小聲嘀咕:“什麼你的戰獸,明明是搶的我的。”不過看了幾眼自己身邊的暴走獸,他也是滿意無比。

    萬里翔尷尬一笑,問道:“寧統帥,你們一共擊殺了多少獸人,獲得了多少戰利品?”

    寧浮生撓撓頭,對豬老三喊道:“老三,過來對萬總帥彙報一下。”


    豬老三應了一聲,跑到萬里翔的身邊說道:“回稟萬總帥,這次我們一共滅殺四萬五千個獸人,獲得兵器一萬件,戰甲三百件,這獸人就是小氣,戰甲都是稀罕物…。”

    “你彙報結果就行了,不要帶上個人色彩。”萬里翔淡然說道。

    豬老三連聲稱是,接着說道:“戰獸五百匹,魔獸三千隻,剩下的東西比較繁瑣,大約能摺合八十萬金幣吧。”

    聽到這個結果,萬里翔心中猛然一抽,他心疼的不是那八十萬金幣,而是那些戰甲與戰獸。獸人部落的戰甲不多,但堅硬無比,有着強悍的防禦力,每件戰甲的市價都要十幾萬金幣,而那些戰獸就更爲難得了,它們比之魔獸還要強悍,且因爲已經被馴服過,所以更容易被人馴服。

    “單單是這些戰甲與戰獸就讓人眼紅了,竟然還有三千魔獸,他們是怎麼做到的?”萬里翔疑惑不已。

    “恭喜了!”聖子對寧浮生說道。

    寧浮生咧嘴一笑,說道:“運氣,對了你看中哪隻魔獸了?除了我這冰翼毒龍,隨便挑,算是兄弟給你的禮物。”

    聖子搖頭笑道:“我不需要…。”說到這裏他突然頓住了,不可思議的叫道:“這裏怎麼還有亞龍?亞龍不是巨龍一族的嗎?”說完這些,他一臉炙熱的走到了一隻巨大的亞龍面前。亞龍,巨龍的一種,強悍無匹,實力堪比藍色天宗。

    寧浮生哈哈一笑,對聖子說道:“這亞龍就送給你了!”

    聖子笑道:“多謝,多謝,只是爲何這亞龍看起來像是生病了一樣?”

    袁鐵牛叫道:“如果它不生病,就要了我們的命了。”


    此言一出,衆人鬨笑。

    “寧統帥,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獲得的戰利品應該按比例上繳,然後由總帥分配,現在你就分上了,算什麼意思?”奧博冷冷的說道。 夜幕降臨,萬家燈火。大陸夜空有一銀色月亮一蔚藍色月亮,藍色月亮較大銀色月亮較小,雙月當空相映成趣,兩個月亮皎潔的月光照耀著下面這片安靜的大陸,這是這大陸再普通不過的夜晚。這片大陸也因此而得名,名為雙月大陸。

    雙月大陸分藍月大陸和銀月大陸,中間有怒海相隔。藍月大陸其中最為廣闊的土地為藍熙王朝所掌握。藍熙王朝分九州。中都所在的京州、東面的遼州、西面的青州、南面的海州、北面的安州、東北的冰州(又名雪世界)、西北的夏州、東南的震州、西南的涼州。王朝中間由東向西連綿一萬一千里黑雲山脈,黑雲山脈野獸、陸地凶獸的搖籃。山脈外圍還時有悍匪出沒。搶劫、殺人屢見不鮮。山脈深處更是兇險重重,能進得黑雲山脈深處的都是大陸的巔峰級別人物。傳說那裡還存在著上古凶獸,還有擁有人一樣智慧的上古神獸。

    由東北源頭向西南斜下入海的浪蒼江像把利劍鬼斧神工般把黑雲山脈分割東西兩段,因為浪蒼江為大陸第一大江,浪蒼江的寬廣浪蒼江深度更叫它成為大陸由北至南最終入海的主要航道。浪蒼江能行五十丈商船,各州都有支脈或者修有運河,互相連接,形成了一張大網。為當朝商貿建立不世之功。

    位居東面的遼州,遼州大小三十六郡。陽郡為首,最為繁華。遼州的最高掌權人的州府也設在陽郡。在陽郡城要說第一大宅,就要說是田家了。三丈院牆就給外面的人感覺到一種壓迫,在田家門前。門口護院的眼神都會叫經過的平民感覺呼吸困難。田家大宅內更是美輪美奐,亭、台、樓、閣、水榭、池塘、假山一應俱全。互相搭配是那樣的自然。

    楚烈就出生在這田家。不過他不是出生在這人工美景的院子里,而是出生在這片園林東面牆外的小四合院。小四合院整理的還算清潔。中間一口水井供應這院子里的人的生活用水,走出四合院的月亮門,是一條兩邊都是林子長達百丈的小石路,小石路的盡頭就是田家內府的側門了,大宅東面的側門是專給府中下人出入,那小院子就是田家府中最底層的下人居住的地方。楚烈的父親楚百慕是田家的車夫,在田家辛苦了一輩子,現已有五十一歲,楚烈才剛剛十歲。楚百慕與妻子徐氏也算是老來得子,對楚烈倍加疼愛,可這份疼愛僅僅是在這個院子里,出了院子對他們來說就是心酸的無奈。因為楚烈是田家最出名的,在那些公子嫡系少爺圈子裡赫赫有名的「開心果」。

    海賊之血旗天下 。濃眉像兩把利劍,叫人感覺到這孩子的剛強,可看這孩子的嘴唇鼻樑卻又叫你感覺到俊秀的像個小書生,可當你看到他那深邃的眼神又覺得這不應該是一個孩子的眼睛,堅毅、深沉、犀利,竟然還有一絲冰冷。差異很大的五官在一起看起來竟是那樣的搭配。楚烈身高四尺有八,身穿著母親把父親的舊衣服改過的洗得發白的褂子。楚家生活的很節儉,楚百慕希望用自己一生的辛勤勞苦能換來兒子這輩的出人頭地。楚百慕在田家的工錢一個月才二十星辰幣。雙月大陸的錢幣一百星辰幣等於一雙月幣,一百雙月幣等於一金烏幣,可見楚家的收入的低微。楚百慕每月除掉家裡花銷還要給田家的擎天書院里負責附屬雜事的總管十星辰幣叫楚烈去書院打掃院子。這樣楚烈就可以一邊打掃書院一邊聽到那些公子們所學的課程知識。就這十星辰幣還是總管看在田府老人的情分上意思一下少要點。擎天書院的學費根本就不是楚家這樣的家庭所能負擔得了的。書院每個學生一年的學費對楚家來說都是天文數字。楚百慕能把楚烈送進書院做小工在這小院子里是叫別人很羨慕的事情。

    這天是藍熙五十六年六月的一天,楚烈和往常一樣吃過早餐向擎天書院走去,穿過林間小路進入田家內府側門向南走不遠就能看見一座有著矮矮圍牆的院子,裡面有座三層樓閣。院子里有幾棵古樹不規律的種植在各處,就是這種不規律給院子里更增添了書院特有的古風優雅的意境。院子里還有一塊小場地,擺放著有大有小的強身健體的器戒,還有各種兵器。雙月大陸崇尚戰道,在這裡也要有學習武技的課程。楚烈進入書院就要先去書院東面靠牆的廂房換到自己的衣服穿上書院下人穿的固定小衫。然後聽從每天值班的分配去打掃哪裡。楚烈每天要比來這裡上課的公子們早來半個時辰,要保證先生和聽課的公子們來時一個整潔的環境。書院的這座三層閣樓名為清風樓。一層用來給入學三年以內的公子們聽課,二層為偏大點的入學也在三年以上的公子們聽課,三層一半為先生們休息的地方一半為放置各種書籍的地方。楚烈對於每天的分配區域都做的非常好,雖然年歲小,可一點不比那些成年人乾的慢。那些做工的都說楚烈幹活細的像女人,快的像爺們,那勁頭根本就是一個小牛犢子。

    楚烈做完早上來的打掃工作,離那些公子上課還有將近兩刻鐘。楚烈向他更換衣服的也是他休息的東廂房走去。打開房門,一條腿剛剛邁進屋子另一條腿還沒有跟上。就這一剎那一條速度像毒蛇吐信,纏繞楚烈的小腿像有生命的繩索一下就把他拉倒。楚烈這時用盡雙腿的所有力氣,緊収前腿猛蹬後腿,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不要讓雙腿大尺度的拉開造成更大的傷害。後退蹬進房門。 ?女好養活 。就吊在那房梁之上。就在這時候暴起一陣哄堂大笑。楚烈的面上出現了穿著一看就是貴重料子衣服的公子小姐們。有**人之多。

    「哈哈哈哈,我就說我王叔送我的這生靈鎖最是好用,一甩就綁人。怎麼樣?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田哥真厲害,往後我們抓開心果就更好抓了。」

    「這開心果越來越像猴子,越來越難抓了。往後有了田哥這生靈鎖就好玩多了。嘿嘿。」

    「好了,田豹。放楚烈下來吧!別玩了,先生看見就要罵了。」

    「噗通!」鬆了繩索,楚烈摔到了地上,楚烈解開了那該死的繩索。起身向屋裡最裡面走去,在這些公子小姐面前沒有顯示出來一絲他的疼痛,淡漠的眼神好像這樣的事情已經不足以給他傷害,好像這樣的事情已經叫他習慣。楚烈什麼都沒有說,走過他們身邊,所有人都只是看見楚烈的背影的時候。楚烈那淡漠眼神瞬間閃出一道寒芒,並且是紅色的寒芒,這道寒芒裡面彷彿存在著實質性的暴戾。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