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平原君眸色平靜道:「這些,我知道。」

    趙太后溫言道:「你知道,為何還要這麼做。」

    「我這麼做,也是為了太后考慮。」

    「為我考慮。」

    「燕國南下伐我,我國舉兵抵抗,燕、趙兩國就會徹底交惡。燕王勝,自然大喜。若燕王輸了,必會不服,又會導致燕、趙全面開戰。燕王也會將怒氣發泄在燕後身上。燕后在燕國的地位就不保了。」

    趙太后聞言,沉默了良久,也想了很多。趙太后自然不想因為兩國的戰事,害了苦命女兒的性命。可,燕國出兵南下,若不抵抗,也會辱了國威。秦國伐趙,她已經將最愛的兒子長安君送去了齊國。燕國伐趙,處理不好,就會失去一個女兒。親情和家國又一次擺在了趙太后的面前。

    正所謂,身在君王家,家與國,難能共存。

    趙太后見平原君信心十足,想必是有辦法化解這個難題,問道:「平原君能為我考慮,想必也有辦法退燕,保全燕后。」

    平原君語調慢慢道:「燕國以宋人為將,來者不善。我們若用本國將領,只會升級戰事,加大燕、趙兩國的仇恨。燕國伐我,不是為了亡我,而是因為先王插手燕國內政,燕王心中有怒。對待燕國,我們以震懾為主,令其退兵。」

    「你說的倒也不錯。能讓燕國害怕的人,也只有安平君。」趙太后語調平穩道:「安平君,不僅名動諸侯,也是燕國的噩夢。我們以安平君為將,既可以緩解燕、趙兩國的矛盾,同時也能解了國難,還能有效的震懾燕國南下,令其退兵。」

    平原君見太后想得比自己還要深遠,恭維道:「太后所言,正是臣所想。」

    趙太后問道:「平原君打算以何地,換取安平君。」

    平原君見太后答應換將之舉,忙道:「濟東三城。」

    趙太后怔了少許,問道:「這會不會犧牲太大了。以這麼多城池,換取安平君伐燕,這樣值得嗎?」

    「我們以安平君一人,震懾燕國,保持燕、趙數十年和平。還能與齊國交好。從長遠考慮,很合算。」平原君又道:「我們不以巨大的誘餌,齊王又怎會答應換將。再者,我們失去的土地,還可以從燕國哪裡得到補償。」


    「好吧!平原君之計,我答應了。」趙太后又道:「安平君是齊國的柱石,齊王會讓他來趙嗎?」

    平原君道:「太後放心,臣有主意。臣相信,安平君定會來趙。」

    趙太后相信平原君的能力,放手道:「好吧!這件事,我就交給你了。」 齊王田法章正在齊宮,處理內政,接到來自安平君的書信。信上的內容很簡單,那就是安平君幫助趙國擊退秦國,並收復失地,不日即將歸國。

    齊王手中拿著這封書信,沒有半點喜悅之情,相反心情多了點凝重。齊王本想趁著安平君助趙擊秦,不在國內這段日子,穩定內政,樹立君威。他怎麼也沒想到,安平君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擊退秦國,返回母國。

    若論諸侯戰力,秦、趙、齊、楚皆是強國。齊國曆經亡國,復國之後,國勢大不如以前。齊國君臣要的只是和平,不想捲入中原戰事。

    楚國雖大,楚懷王入秦被囚,楚頃襄王繼位,既不迎接父王歸國,反而任用奸佞,打壓屈原等中直之臣。楚頃襄王對秦的妥協,沒有換來秦、楚和睦。相反,秦將白起,攻破郢都,踐踏楚王陵,被封為武安君。

    楚頃襄王後半生勵精圖治,收復了楚國淪陷的部分疆土。楚國,終究離大國之夢,強國之路,越走越遠。

    齊王田法章想著秦、趙皆是強國,兩國相伐,至少要半年甚至是數年的時間才能分出勝負。可,齊王怎麼也沒想到秦國會不戰而退。

    安平君擊退秦人,名聲更加顯赫,也讓齊王坐立不安。安平君歸國,無可阻擋。齊王還是用最隆重的禮節,迎接凱旋歸來的安平君,併當著文臣武將的面,對他讚不絕口。

    齊王越是厚待安平君,反而令安平君感到毛骨悚然。君臣雖各懷心思,表面上還是其樂融融。

    安平君歸國,不足十日。趙國使者又快馬來到臨淄,面見齊王。並送上了國書,以及趙太后的家書。


    齊王先看了國書,國書的內容,皆是稱讚安平君的功績,以及齊王的大義。齊王看了國書,心中不快,臉色卻默不作聲。齊王又打開趙太后的家書,書中的內容只不過是嘮家常而已。

    齊王看了國書、家書,對著趙使問道:「趙太后,可好。」

    趙使李言恭敬答道:「趙太后一切安好。」

    「趙太后安好,寡人這就放心了。」齊王臉色歡喜地問道:「趙太后,有什麼話對寡人說的。」

    李言道:「趙太后請齊王,替她照看長安君。」

    「趙太后不說,寡人也會照看長安君。」齊王淡笑道:「按輩分,長安君還得喊寡人一聲舅舅。」

    李言恭敬道:「外臣,代替太后,謝過齊王。」

    齊王見趙使儀錶不俗,問道:「大使,姓甚名何。」

    李言沒想到齊王會問這個問題,忙道:「嬴姓李氏名言。」

    齊王腦海想到了一個人,問道:「李疵乃你何人。」

    李言忙道:「此乃我祖父。」

    齊王點頭道:「果然有其先祖之風。」

    李言胸中激動不已,問道:「齊王,知曉先祖。」

    齊王頷首道:「遙想當年,趙武靈王赫赫英名,雄心萬丈,身邊彙集了大量的賢臣、名將和外交能臣。楚國亡越,欲飲馬黃河,挑戰天下諸侯。趙武靈王五使入諸侯,被傳位佳話,天下何人不知。李疵是趙武靈王五大外交能臣之一,負責燕、中山兩國邦交之事。」

    李言聽見齊王說起先祖的往事,內心澎湃不已,拜謝道:「齊王能記得先祖之名,實乃先祖之幸。」

    「可惜啊!趙武靈王一代雄主,卻被宵小之徒暗算,殞命沙丘。」齊王選擇點到為止,否則又要談到趙國的內政,以及趙國伐齊之事,影響兩國邦交,話鋒一轉道:「今,趙文有藺相如、虞卿、平原君等賢者,武有馬服君、廉頗等悍將,三晉大地,果真是人才輩出啊!」

    李言激動地說不出話來,躬身行禮。

    齊王說出這番話后,心情也舒暢不少,問道:「寡人看了趙國送來的國書。趙國剛平息秦國之禍,燕國又南下伐趙。趙太后想要寡人做點什麼。」

    李言道:「太后說齊王是賢君,能急人之所急,想人之所想。秦國伐我,若非齊王助趙擊秦,趙豈能平息秦國之禍。 燦然好時光 ,燕國伐趙,太后想王上助趙擊燕。」

    「你說什麼。趙太后想要寡人助趙擊燕。」齊王驚道:「大使,寡人沒有聽錯吧!」

    李言躬身道:「齊王沒有聽錯,外臣也沒說錯。」


    「趙國武力強盛,豈會怕了燕國。」齊王搖頭道:「趙太后真愛給寡人開玩笑啊!」

    李言正色道:「請王上,助我伐燕。」

    齊王問道:「趙有馬服君、廉頗、藺相如,還有許歷、樂乘、樓昌等人。趙太后是怎麼想的,竟然要寡人助趙伐燕。」

    「趙太后所想,豈是外臣能知。」李言倒也是說的實話。趙國人才濟濟,為將者大有人在,難道就沒有人為將伐燕。要說秦國伐趙,趙內政不穩,沒有信心與之一戰。那麼,燕國的戰力,遠不及趙國。燕國伐趙,趙何懼之。

    齊王瞥了一眼面前的國書和家書,他雖想不通趙國為何要齊國助趙伐燕。但,趙國之舉,倒是給他解決了一個難題。

    齊王語調平穩道:「齊、趙已結盟,燕國伐趙,趙太後有所請,寡人也不能不幫。」

    「這是趙太后給齊王的謝禮,請齊王過目。」李言見齊王答允,但齊國朝臣卻不贊同。為了堵住齊國朝臣之嘴,忙從大袖之中拿出一份堪輿圖,雙手舉國頭頂。

    齊王示意宦者令取過觀看,問道:「這是什麼。」

    李言高聲道:「齊王助趙伐燕,我國願將濟東三城及周邊的小邑,送給貴國。以感謝齊王助趙伐燕之恩。」

    齊王放下手中地堪輿圖,問道:「說吧!趙國有什麼條件。」

    李言簡潔說了四個字道:「助趙伐燕。」

    齊、趙兩國為了濟東令廬、高唐、平原陵地五十七座城邑。可謂是犧牲了無數將士之軀。今,不用交戰,就能得到這些疆土,齊王豈能不歡喜。齊王轉念一想,趙國國力遠勝燕國,卻大費周章,不惜割裂疆土給齊國,想必是有什麼條件。

    齊王雖暫時想不明白趙國此舉為何,但齊王想了想,只要出兵助趙伐燕,就能得到趙國這些城池,自己兵不血刃就開疆拓土,建立千秋功業。

    齊王也被趙國這些條件所誘,忙道:「助趙伐秦,寡人派了三萬。今,助趙伐燕,寡人願出兵十萬。」

    齊王出兵十萬也是大手筆,然,李言不為所動,溫言道:「趙太后說對付燕國,趙國國力足矣。趙國不足之處是缺乏良將。」


    齊王見對方話中有所指,笑著問道:「不知,我國那位良將能夠讓趙國以濟東之地,作為交換條件。」

    「安平君田單。」李言四下看了看,沒有見到熟悉的人,問道:「齊王,外臣怎麼沒有看到安平君。」

    齊王按捺住心中的不快,溫言道:「安平君去了趙國,回來就水土不服。這幾日,正在府中休息。」

    李言問道:「趙國願以濟東等五十七座城池,換取安平君為將,不知齊王意下如何。」

    李言話語一出,齊臣一片嘩然。趙國竟然以濟東之地,換安平君為將。看上去是齊國佔了便宜,但仔細一想,齊國吃了大虧。安平君是齊國的柱石,也是震懾諸侯的武器。安平君去了趙國伐燕,如何能震懾諸侯。

    齊臣有的人認為齊國不廢一兵一卒,便能開疆拓土,實乃大功一件。又有的人認為,安平君若走,如何能夠震懾諸侯。

    齊王見朝臣有異,也不急於表明自己的意見,含笑道:「寡人雖是齊國之王。換將一事,還要問問安平君。」

    「這是自然。」李言看出了齊王的心意,也知換將不是件小事,齊國君臣也需要緩和的時間。

    「你出使齊國辛苦了,先下去歇息。此事,寡人商議之後再回復。」齊王招手道:「來人,帶大使下去,美酒佳肴招待,不可失了禮數。」

    「外臣,謝齊王。」李言躬身行禮,轉身離開齊宮。


    齊王拿起趙國送來的堪輿圖,對著朝臣問道:「諸位,這裡沒有別人。趙國以濟東三邑五十七座城池為交換條件,你們是什麼想法。」

    齊臣對於換與不換,各抒己見。爭論了大半日,也沒能商議出結果。齊王不想與朝臣就這樣耗下去,插話道:「大司馬,辛苦你跑一趟,將趙國的國書送給安平君觀看。」

    大司馬田鶡領命道:「喏。」

    「等等。」齊王又道:「趙使說的話,以及朝臣的態度,全部告訴安平君。」

    田鶡深知齊王是想要安平君自己做決定。換,齊國則可以得到趙國濟東的疆土,建立萬世基業。不換,齊國得不到趙國贈送的疆域,甚至兩國也會交惡。

    田鶡心想,「王上走了一步好棋。安平君不答應,處理不善,導致齊、趙交惡,落下罵名的也不會是齊王。安平君答應,齊王開疆拓土,建立萬世基業。齊王也不會落下排擠功臣的惡名。」

    大司馬田鶡來到安平君府邸,並將趙國的國書,以及趙使的話,還有朝臣的態度,簡明扼要地說了一遍。並問他,有什麼想法。

    安平君以病體未康復為由,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並讓他回去告訴齊王,給他三日的時間考慮。

    大司馬走後,安平君之子田勛見父親看著國書眉宇不展,問道:「父親,怎麼了。」

    「想我一生為國,竟會落得如此下場。」安平君見沒有外人在場,也不用顧慮太多。

    田勛沒想到父親會有如此感慨,忙道:「父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安平君又盯著趙國國書看了一眼,嘆息道:「難道你還不明白,王上對我不放心啊!」

    田勛見王上和朝臣對父親禮遇有加,父親卻說出這些話來,太過敏感,問道:「王上對父親恩遇有加,會不會是父親想多了。」

    安平君心中悲涼,感嘆道:「非我多想,實乃王上容不下我,齊國也容不下我。」

    田勛聞言,臉色嚇得不輕,支支吾吾地道:「父親,為何會說這些話。」

    安平君也不顧孩兒善意地提醒,問道:「你好好想想,秦國伐趙,王上為何派我助趙擊秦。」

    田勛想也不想,恭維道:「父親戰功赫赫,也是齊國最善戰之人。王上不派父親助趙擊秦,何人敢去。」

    「起初,我也是這樣想的。可,冷靜下來想了想,總覺得不對勁。」安平君說出了心中的不安,「趙武靈王之後,趙國能征善戰之人不少。趙惠文王也給趙國留下了雄厚的基業。齊國曆經大難復國,也不缺善戰之人。齊、趙結盟的消息傳到咸陽,秦王得知,自然會退兵。王上派我助趙擊秦,豈不是殺雞用牛刀。」

    田勛想了一會,回道:「父親這麼一說,很有道理。」

    安平君淡淡地問道:「燕國伐趙,趙國向我國求助,王上本可以直接回絕。王上不但沒有回絕,反而讓我自己做主,這說明了什麼。」

    田勛道:「趙國將濟東贈送給我國,換取父親為將。王上,豈能不答應。」

    「非也。」安平君長嘆道:「王上是忌憚我。」

    「父親會不會多想了。」

    「王上對我不滿,由來已久。若不是貂勃等賢能的人為我求情,我現在還能和你說話。」安平君想起貂勃等處士之人,感慨頗深。

    貂勃守莒城6年而不失於燕國大軍。在梧桐宮以三寸不爛之舌和才能,戰楚國使臣,捍衛了齊國和國君的尊嚴。齊王寵幸奸臣,幾次想刁難他,若非此人,他豈能活到今日。只可惜,現在的齊國,敢於說真話,進言的大臣已經很少了。

    田勛自然知道父親和齊王的那些往事。但他怎麼也沒想到,齊王和父親表面上相處和睦,暗地裡卻是角逐爭鬥。田勛似乎明白了,父親歸國之後,進宮與齊王飲酒,第二天就病了。原來,父親自覺功高震主,是為了避禍啊!

    安平君心寒道:「此次燕國伐趙,趙國有馬服君。區區燕國,豈能撼動趙國。」

    田勛問道:「馬服君乃何人,竟得父親如此推崇。」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