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布萊克摩爾被天上掉下的餡餅砸暈了,“誓死效忠洛丹倫,莫雷夫大人,請下令。”從此埃德拉斯.布萊克摩爾晉升爲洛丹倫上層社會,雖然貴族們都不屑與這個平民暴發戶往來,但是不可否認,他的確是洛丹倫上層社會的一份子。

    莫雷夫點點頭,他十分看到這個英勇的平民中隊長,“第十一大隊協助瓦羅菲斯特將軍防守北部防禦,確保北面萬無一失。”

    莫雷夫繼續部署城牆裂口和城牆南面的防禦,一條條命令從他口中發佈,傳令兵再次匆忙奔跑起來。但是有了一個堅定的總指揮官,他們的心內也慢慢堅定起來。

    洛丹倫,是不可戰勝的。爲了洛丹倫。

    米奈希爾國王陛下此時並沒有回到他的宮殿,他依舊滯留在城牆上。他在城牆東北部的角樓高臺上,俯看城牆的情況,他依舊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雖然他不是一位軍事家,而且由於他錯誤的判斷,王城一度陷入絕境。

    “陛下,莫雷夫好像穩定了北面的局勢。”阿加曼德領主小心翼翼地說道。

    米奈希爾點點頭,沒有說話。

    莫雷夫和加里瑟斯是最早追隨他的兩個將軍,與其說他對兩個將軍寄予厚望,不如說兩個將軍對他寄予厚望。當他們兩個將軍找上他時,正是宮廷法師團勢弱的時候。他們希望國王主導國內政治,向宮廷法師團索要一定的權利,宮廷法師團出奇地答應了國王的要求,這也是米奈希爾二世成功掌握洛丹倫大權的第一步。

    隨後的事情可謂是一路順風順水,宮廷議會的成員莫名地減少,對國家的事物把控越來越弱,國王的權利也越來越大,當聖光教會找上國王時,兩個將軍反對和聖光教會合作,因爲宮廷法師團依然掌握了國家大部分日常事務,但是他力排衆議,和聖光教會正式合作,這也是米奈希爾二世最成功的一步。他因此獲得了東洛丹倫大郡斯坦索姆的貴族支持,同時宮廷法師團洛丹倫實際控制人伊瑞爾去世。他完全掌控了這個國家的大部分權利,除了西洛丹倫法師議會掌控的地盤的領主們的效忠,也就是以巴羅夫家族爲首的法師議會。

    毫無疑問,莫雷夫和加里瑟斯同樣優秀,當獸人進攻洛丹倫王城時,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位禁衛軍平民指揮官,隨後纔想到加里瑟斯這個貴族指揮官。他必須爭取貴族們的支持,正如他招募阿加曼德領主當他的顧問一樣。

    當他舉足無措時,莫雷夫站到他的面前,責斥他,如果是加里瑟斯的話,他必然能用更委婉的語氣勸告他,他也能體面地走下指揮台。

    “陛下,急救牧師傳來消息,金劍大法師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但是,她無法踏上戰場了。”一個傳訊兵向國王彙報。

    米奈希爾聽到這個消息,不禁捂着頭,如此關鍵的時刻,王城又丟失了一個重要戰力,這對洛丹倫王城來說簡直是一個噩耗。

    看着紛亂地戰場,雖然城牆北面的獸人被擊退,但是城牆裂口和城牆南面,獸人在城牆上的數量越來越多,越來越無法遏制了。因爲女巫的負傷離開,部落的攻勢更加嗜血狂暴起來。


    難道王城真的會在聯盟軍隊趕來之前,就被獸人攻陷嗎?

    今天的太陽真是調皮,不斷地出入雲層,此時陽光又從西南照在衆人身上,米奈希爾舒服了一些,如果沒有獸人那該多好。

    “陛下!”一個哨兵喊叫道,“那是什麼?”

    米奈希爾順着士兵手指的方向,那是王城東北方向,西洛丹倫壁壘的方向。

    “弓箭手準備。”國王陛下下令道,他心想這難道是獸人的新科技?他已經被獸人的攻勢打得杯弓蛇影了。

    阿加曼德領主也在仔細觀察這些空中單位,空中單位正好面向陽光,它們身上一些東西反射的光芒,“放下弓箭。”阿加曼德領主喊道,“陛下,那是我們的援軍,那是獅鷲騎士。”

    米奈希爾也仔細分辨起來,你突然想到,圖拉揚的戰報中有說起過,辛特蘭有一支矮人部族進入了聯盟,他們個個都能乘騎在獅鷲在天空戰鬥。

    “哈哈哈哈,太好了。”國王陛下指使着他的侍衛揮舞他的王旗,指引獅鷲騎士順利下降。這支空中小隊很快發現了他們下方揮舞的旗幟,領頭的獅鷲往這邊靠近着。獅鷲的形狀逐漸清晰起來,它們的羽毛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耀着金色的光芒,巨大的羽翼不斷扇動,產生強大的氣流和噗噗的聲音,它的羽翼伸展開來至少有二十英尺。

    下方的守軍恐懼地後退着,即使國王陛下說着是他們的援軍。當他們接近後,守軍發現,獅鷲開始不再扇動翅膀,它們開始滑翔下來。

    第一隻順利下降寬闊的沒有發生戰事的洛丹倫北邊城牆上。第一個下來的是身穿法師長袍的巫師,當他轉頭迎向國王的注視時,他白色的短鬚讓國王陛下認出了來人。

    國王陛下迎了上去,主動和這位法師握手道:“卡德加,太好了,你們是趕來支援王城的嗎?”

    卡德加肯定了國王陛下的詢問,他堅定而有力地迴應國王陛下的握手,他笑着“是的,國王陛下,圖拉揚指揮官命令我們先行過來支援。”

    剩下的獅鷲也慢慢降落下來,每隻獅鷲上都載着兩個人,一個矮人和一個人類,或者高等精靈。矮人都身穿着看上去非常堅固沉重的盔甲,但從他們輕快地行走可以發現,他們的盔甲實際上非常輕便。米奈希爾吸了口氣,矮人身後的人類或者是高等精靈都是身穿法師長袍的人,卡德加帶來了一個魔法團?

    一個滿頭金髮身材高挑的高等精靈走了過來,卡德加熱情地爲國王陛下介紹,“這位是庫德蘭,蠻錘矮人的領主,也是獅鷲軍團的主人。”

    “感謝矮人們對聯盟的幫助,你們英勇的事蹟將會傳遍整個洛丹倫大陸。”

    庫德蘭發出矮人式豪爽地笑聲,“陛下您堅守王城阻擋整個部落大軍,早已傳遍這個洛丹倫大陸,您纔是真正的英豪。”這個矮人的恭維另國王陛下倍感舒爽。

    “洛裏安.火影,陛下您見過他。”

    “我是吉娜.金劍大法師的追隨者,聯盟軍奎爾多雷法師團團長洛裏安.火影。向您致敬,洛丹倫的王者。”

    在希爾斯布萊德丘陵戰役之中,米奈希爾幾乎無視掉的高等精靈法師,當然除了奧蕾莉亞那種無法忽視的存在,此時米奈希爾緊緊地握着高等精靈法師的手,“感謝奎爾薩拉斯,感謝奎爾多雷人民,感謝吉娜.金劍大法師,吉娜.金劍?女巫?”

    “是的,我是女巫大人的追隨者,聽說她在洛丹倫王城獲得了風暴女王的稱號,哈哈,我以我的主人爲榮。”洛裏安笑了起來。

    米奈希爾眨了眨眼睛,“很遺憾地告訴你,尊敬的金劍閣下在戰鬥中被部落刺客突襲,身負重傷。所幸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米奈希爾巧妙地避開巨魔刺客的話題,將洛裏安仇恨的目標導向獸人部落。

    如他所願,洛裏安瞬間升起的氣勢,另這位國王陛下也嚇一跳,洛裏安憤怒地說道:“洛丹倫的王者,我們聽從您的指揮,請下令吧。”他躬身向國王行禮,這是面對指揮官的禮節。

    他蹭蹭的怒火,隔着岸看着對面東牆上的獸人,米奈希爾相信,只要他一聲令下,他和他手下的奎爾多雷法師會毫無猶豫地衝向部落。

    卡德加和庫德蘭也同洛裏安一樣,向國王陛下行禮,“陛下,請下令吧。”

    在那一瞬間,米奈希爾就想直接下令,命令他們摧毀所有在城牆上的部落戰士,一支獅鷲騎士,聯盟的人類法師團和高等精靈法師的精銳都在他的面前,等待他的命令。

    他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他不能再犯錯誤了,將他們交給莫雷夫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請跟我來,我僅僅是洛丹倫的國王而非將軍,指揮軍隊的任務應該交給專業人士,我的禁衛軍統領莫雷夫將軍,他現在是王城代理總指揮官。他的前任是聖騎士莫格萊尼領主,莫格萊尼領主也在上次戰鬥中身負重傷,現在還躺在病牀上。”

    所有人都知道王城之戰非常慘烈,想不到慘烈到如此地步,上一次他們知道的王城軍總指揮還是加里瑟斯將軍。同時他們開始敬佩國王陛下的知人善任,敢於如此放權的國王,讓他們心生敬佩。

    卡德加由衷地說道:“陛下真是一位知人善任的仁義君主。”其他聯盟軍成員也點頭稱是,即使是高傲的高等精靈們,也用敬仰的目光看着這位王者。

    米奈希爾第一次發現,原來放權居然能收到這種效果。他再次全身舒爽起來。

    米奈希爾將一行人帶到王城防守軍指揮台,一路上,法師們看到遊離在城牆上的獸人,一個簡單的手勢,獸人便掉下城牆。

    莫雷夫獲得了這支強大的部隊,也是喜出望外,他正好需要這支部隊解決他的燃眉之急。他將這支部隊分成三隊,矮人獅鷲隊,由自己親自指揮,對還在攀爬城牆的獸人以致命一擊;高等精靈法師一隊,因爲女巫負傷,所以交由牧師雲之傷大師指揮,雲之傷大師慨然受命,洛裏安也沒有異議;人類法師卡德加一行,他將這個指揮人交給國王陛下,協助加里瑟斯防守南面城牆,國王陛下也高興地接受了代理總指揮官的任命。

    洛裏安的奎爾多雷法師部隊,狂暴地魔法力量,配合阿比迪斯、雲之傷的聖光之力,將死亡騎士的突擊隊死死壓制住,他們退卻了。大勝利。

    毀滅之錘吹響了收兵的號角。他默然地看着王城,這座數次差點落入部落之手,最終令部落折翼的城市。

    所有的酋長都異常地沉悶,聯盟的法師已經趕到了,部落的施法部隊呢?術士們呢?他們的紅龍軍團呢?

    毀滅之錘下令,準備迎戰聯盟主力,等待部落的施法部隊和紅龍軍團。他知道龍喉氏族絕不會背叛部落,他清楚龍喉氏族的酋長祖魯希德,那是一個和他一樣把部落的榮耀放在自身利益之上的獸人;但是他開始懷疑古爾丹的暴掠氏族,他不該給予這個自私鬼自由的空間,是的,他被古爾丹麻痹了。

    很快毀滅之錘收到了雷克薩的回報,聯盟大軍派出了空中部隊支援王城,聯盟的軍隊在幾個小時後也會到達洛丹倫東面。獅鷲飛行的速度超過戰狼的速度,並且狼騎傳令兵被一些詭異的冒險者牽制了。

    真是該死的老鼠,他們也是這次部落失利的原因之一。他們殺之不盡,一批又一批。難道這就是北方人類不屈地精神嗎?他們沒有南方人類的善戰,卻比他們更加堅韌。

    “是時候和聯盟進行一場正面的大戰了。部落會把他們引以爲豪的主力軍徹底擊垮。” “他們來了。他們趕上了。”瓦里安眼中熠熠生輝,“我們成功了,羅伊。”他伸出手來。羅伊被這逆轉感染了,他熱情地迴應瓦里安和他擊掌慶祝,“是的,我們成功了。”羅伊低調卻掩飾不住他的興奮地回答。

    他們默契地笑了起來,沒人知道,是他們發出求援信讓援軍快速趕到的。

    聯盟最精銳的法師團趕到了王城,他們用他們強大的法術驅趕着城牆上的獸人。

    “天上飛的是什麼?”阿爾薩斯興奮地問道。

    “那是獅鷲騎士,我的暴風城的時候見過他們。小時候伯父還帶我騎過它。”瓦里安回答道。卡德加帶來的法師團同時,還捎帶上了加入聯盟軍的矮人獅鷲騎士,他們飛在空中,不斷起伏,打擊着攀附在城牆上的獸人。

    隨着戰爭倒向王城一方,大家的談論氣氛也還是熱烈起來。

    “哇喔,我也想騎着獅鷲,飛在天上。”芬娜嚮往地說道。

    看着芬娜一臉嚮往的樣子,羅伊笑着說道:“等我魔法造詣提升起來,我也可以利用魔法飛行起來,到時候我帶着你飛。”


    阿爾薩斯插嘴道:“真的嗎?帶上我,我也想飛。”

    …..抱着一個男人在天上飛?這樣真的好嗎?羅伊想着那個畫面,不禁惡寒。

    部落開始後撤了。

    毀滅之錘眼中含着不甘地怒火,所有的部落戰士都同樣心有不甘。他們一次又一次地衝上城牆,一次又一次地即將攻陷城牆然後佔領城市,然而一次又一次在他們的聖光和魔法面前退卻。

    兵種壓制。他們有聖光,我們卻丟失了薩滿之道;他們有魔法,我們的術士卻沒有趕到戰場。死亡騎士有着簡單的施法能力,但是他們畢竟是近身戰鬥職業。

    “結束了嗎?不,戰鬥纔剛剛開始。”在戰士們都沉迷在懊惱、不甘、憤怒、無奈的心情時,毀滅之錘再次激勵着部落的戰士。

    “部落是不會失敗的。我們會堅守在這。”

    “我們還有援軍,龍喉氏族和暴掠氏族還在路上。龍喉氏族的龍騎士會壓制住人類的獅鷲騎兵,摧毀他們城牆上的防禦;暴掠氏族的術士毀滅他們的法師,壓制他們的聖光。”戰士們重新燃起了希望,對的,部落並不是眼前這些人,我們也有強大而令人恐懼的空中部隊,我們還有曾經是部落薩滿現在是術士的施法者,等他們趕來時,面前這些敵人根本無法抵抗部落的怒火。

    “曾經,我們在南方大陸的絆腳石暴風城是多麼的強大,我們在他們面前也吃了不小的虧,但是最終,他們倒在部落的狂暴怒火之下。現在這座城市讓我們受到一些小小挫折,這比起在暴風城遇見的困難,簡直不值一提。”戰士們想起了南方的那座城市,是的,暴風城都被部落攻陷了,這座城市的守軍是如此的羸弱,只要我們的後援一到,頃刻便能攻陷它。

    “首先,我們要堅守在這,和他們的聯盟主力幹一仗。”毀滅之錘頓了頓,他露出他野蠻而狂放的笑容,“在平原丘陵上,我們會失敗嗎?”

    戰士們的鬥志被重新喚醒,正面戰場上,他們不畏懼任何敵人。

    “幹翻他們。”“我們會把他們踩碎。”“他們會被我們碾着殘渣。”

    “哈哈哈哈,很好,我們會堅守在這裏,等待他們到來,然後打敗他們。讓城牆上的懦夫看到,部落真正的力量。”

    正當羅伊準備見識部落真正的力量時,他早就想見識一下這個世界當下最強大的兩支軍隊是如何戰鬥的,當然是本大陸,兩一塊大陸的暗夜精靈除外。


    一個衛士匆忙跑了上來,“金劍大法師閣下遇刺,現在正在軍中接受急救。”


    羅伊先是一楞,然後他幾乎忘記呼吸,他眨了眨眼睛,努力平復心情,“芬妮,我們走。”他拉着呆滯的芬娜轉身離開。甚至忘了和其他人道別。

    瓦里安看着離開的二人,他的眼中滿是哀悼,他想起了他的父親,他完全可以理解羅伊此時的心情。當他聽說他父親被刺殺的時候,他和羅伊芬娜是一樣的,完全不知所措。


    阿爾薩斯同情地看着羅伊,剛纔他們還在熱情地談論戰事的發展,轉眼之間,氣氛就徹底冷卻下來,瓦里安也完全變了一個人,就好像他第一次見到他一樣。

    “這個秋天也不太令人喜歡。”瓦里安冷冷地說道。

    路上正好遇見祈禱一半就回來的莉安王后和卡莉婭公主,羅伊微微點頭向她們致意就和她們錯身而過。她們詫異地看着這對半精靈少年。

    到了王家庭院門口,卡爾斯通的馬車已經停好,等待着他們。

    馬伕是媽媽吉娜的護衛之一,當羅伊走到馬車前準備上車,“等等。我和他們打個招呼。”羅伊叫停了,他拉着芬娜走到王庭禁衛身邊,然後大喊道:“抓住他,這個馬伕。”

    護衛們一愣,那個馬伕用力策動繮繩,馬匹用力蹬着地板開始要狂奔起來。一陣風從羅伊身旁衝過,那是一個人,王庭衛士法理克,阿爾薩斯日後的親衛。他抓住了馬車的車廂,只聽他一聲大喝,馬車生生被他掀翻,連帶前面的馬也嘶鳴地倒在地上。上面的馬伕尖叫地從上面摔了下來,護衛們衝了上去,制住那個猝不及防的馬伕。

    羅伊認得這個馬伕,他是媽媽吉娜的護衛之一,倫道夫。這個奧特蘭克人的熱切眼神出賣了他,他看着羅伊和芬娜的眼神是如此的熱切,好像大灰狼看到小紅帽的眼神。

    芬娜緊緊抓着羅伊的手,她從來沒有這麼無助過,媽媽吉娜、艾婭阿姨不在身邊,又聽到吉娜遇刺的消息,再接着是來接她的馬車是一個敵人的陷阱。

    法理克走了過來,他經常跟隨阿爾薩斯出行,他熟悉這兩個半精靈,他向兩人點頭致意道:“我們會仔細拷問這個間諜。”他又稱讚道:“金劍小少爺真是機敏過人”

    羅伊回了回神,真是個強大的戰士,阿爾薩斯真是好運,他轉頭稱讚這個戰士:“您真是神力過人。”

    法理克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嘿嘿,在禁衛軍中比我厲害的人大有人在呢。”接着他又嚴肅起來,“你們兩位最好還是留着王庭吧。”

    羅伊正在猶豫間,芬娜拉了拉羅伊的手臂,“羅伊,我想去媽媽和艾婭阿姨身邊。”

    法理克想了想,說道:“這樣吧,我親自送你們去急救營吧,順便把這件事情向國王陛下彙報一下。”

    “多謝了。”

    馬車上,芬娜像一隻受到驚嚇的小松鼠一樣,抓着羅伊的手臂,她是那麼的柔弱和無助。她急切地想回到吉娜身邊,在獸人衝破城牆的防禦的時候,她無動於衷;但是當她聽到媽媽受到刺殺的時候,她恐懼得不得了。

    是啊,羅伊理解姐姐這種情緒,他和芬娜的內心其實是一樣的,都是那麼的無助。

    他們都還是少年孩童,他們真正經歷的事情太少了。同時,他們身爲私生子女,他們從小缺乏父愛,只要母親吉娜一人撫養他們,對他們來說,母親吉娜就是他們的天空,就是他們的庇護所。當他們聽到唯一的直系親人金劍遇險時,他們的內心的天空是灰暗的,一旦他們失去了這個親人,他們將失去所有的庇佑,直面這個世界所有事物的衝擊。

    那簡直是末日。 窗外充斥着黑色暗影,他們變幻着各種形狀。他們可能是一顆樹,在晨風中晃動搖曳,發出噝噝的聲音;可能是一隻野貓,他原來的主人們都戰死在疆場,他們無人收養,只得在此時搜索他們的食物;也可能是一隻老鼠,原本他們在城內安逸的生活,戰爭爆發後,他們安逸結束了,城內沒有食量的人,他們費勁一切心思捕捉一切可以吃的東西,他們遭殃了,他們只能躲進一些富貴人家,尋求庇護。

    聽說這次戰爭中,王城平民區餓死了上千人,可能更多。起初他們幾乎演變成暴民,西門的守軍發現了這個勢頭,守軍打倒了他們,把暴民們關進一個角落,據說那裏最後成爲一片地獄,聽有人說,人們靠近那邊總能聽到有人在哀嚎,兩個詞語在那個地方迴響,飢餓,和食物。戰爭結束後,那裏變成一片死寂,即使是聖騎士阿比迪斯,看到那個場景,也沉默不言地走了出來。主教韋爾斯利把雲之傷請過去,兩人合力才終於淨化了那裏。戰爭總是發生這樣的事情,這是不可避免的。

    黑暗之門六年七月末。

    戰爭結束了,至少洛丹倫王城之戰結束了。它持續了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從部落突襲洛丹倫到他們離開洛丹倫。

    東門城外,只剩下了一片殘骸,破爛的旗幟,破損的木製物品,破碎武器盾牌盔甲,甚至是殘肢。地面由原本的灰白色變成浸血的黑色,散發着詭異的味道,引來了許多食腐動物和飛禽。

    部落進攻洛丹倫的最後一天,王城幾乎被攻陷,幸好聯盟軍派來了他們的法師部隊和一支飛行的獅鷲部隊,扭轉了戰局。但是部落並沒有放棄,下午部落和剛趕來的聯盟主力又轟轟烈烈地幹了一場,他們旗鼓相當,不分上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