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左歡點頭道:“是啊,三個歹徒,我把他們丟到警察面前了!”

    飄飄高興地撲到左歡懷裏,狠狠的親了他一口,高興地說道:“我老公太棒了!”

    左歡經不住誇,飄飄給了一點陽光,左歡馬上就燦爛起來:“我晚上更棒!”

    兩人一路上說着知心的話,準時來到了飄飄說的那家西餐廳。

    按着泊車員的指揮,左歡把他開來的軍用吉普停在了一堆豪車中間,從停車場就能看出這家餐廳的檔次,絕不會是普通人能消費得起的。

    左歡怪不好意思的下車,左邊是一輛小牛,右邊是一輛敞篷糞叉,拆個輪胎下來都夠買好幾輛左歡開來的吉普了。

    飄飄挽着左歡,說道:“知道你是個吃貨,這裏有正宗的Sevruga閃光鱘魚子醬,今天好好慰勞慰勞你!”

    “Sevruga魚子醬?聽說很貴吧,一小勺子就得上千美金!”左歡摸了摸褲兜,錢包還在,頓時安心不少。

    飄飄笑着說道:“也沒那麼貴吧,不過我們這頓吃下來得幾萬個大洋,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左歡在飄飄屁股上拍了一下,說道:“我從來不怕花錢,就怕忘了帶錢!”

    飄飄對左歡的話嗤之以鼻孔,哼了聲說道:“你和劉傑還有段燁,哪個不是鐵公雞一樣的人物?一會讓你買單,眼淚還不流得嘩嘩的!” 這間西餐廳裝修上採用的是英倫皇室復古綜合風格,這種尊貴和高檔的設計讓人一看就上檔次,很有品味。

    踏進餐廳裏,就聽見裏面傳來悠揚的鋼琴聲,寬闊的大廳裏稀落的擺放了數十張餐桌,在引位員的帶領下,來到了飄飄訂好的卡座上。

    剛坐下,黃豔濃妝豔抹,擰着個小包就來了,張口就說:“差點趕不上,聽說發生了爆炸,封了好多條路。”

    “爆炸?”左歡心裏咯噔一下,隱隱有不安的感覺,他趕緊搶過飄飄的電話,打開瀏覽器搜索起來。

    找了很久,終於在一個本地論壇上找到了剛剛發出的爆炸現場的帖子,裏面還配了圖片,從拍攝角度來看,是在爆炸現場不遠處的樓上照的。

    照片上有十多輛警車歪歪斜斜的圍成了一個圈,爆炸就發生在那個圈裏,一輛黑車底盤朝上擺在中間,周圍俯臥着不少穿警服的人,身周都有血泊,現場一片狼藉。

    這就是剛剛左歡制服那幾個歹徒的地方。

    怎麼會這樣?自己明明已經把三個歹徒都打暈丟到警察面前了,他們怎麼會有***?警察們也是第一時間控制住了他們,不會讓他們做出這樣的舉動啊!

    左歡的目光停留在爆炸中心那輛底朝天的黑車上,心裏冰涼,當時他自己只顧快速的解決歹徒,卻忽略了那輛Q5,**肯定就在車上!

    自己的一個疏忽,造成了多少傷亡啊?從照片上看,光是躺在地上的警察都有十多位,左歡懊惱地低下頭,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

    飄飄看見左歡的樣子不對,拿過電話也看見了那些照片,馬上明白了左歡爲什麼會突然沮喪,飄飄也不知道該怎麼勸慰他,只是握着左歡的手,輕輕的拍着。

    左歡現在是心亂如麻,他又想到了在婚禮上逝去的那些親友,他們都可以說是因自己而死,今天又讓這麼多無辜的人失去了生命,自己的超能力到底帶來了什麼?

    如果自己沒有異能,那現在可能已經畢業,找了個工作勤勤懇懇地早出晚歸,過着普通的生活,魅靈和新生命體都會和自己無關,那些親友和今天的這些警察可能也會好好的活着。

    左歡的腦海裏不斷的閃現出那些親友的模樣,中間還夾雜着今天倒在血泊裏那些警察的樣子。

    左歡就這樣鑽進了牛角尖裏自責,連他期盼了很久的神戶牛排吃在嘴裏都如同嚼蠟,抹着厚厚一層Sevruga魚子醬的麪包片碰都沒去碰一下。

    黃豔和後來的方寧看出左歡有心事,也不便出言相詢,只好低頭吃着自己的東西。

    一頓饕餮大餐,被左歡毀了氣氛,幾人草草吃完,都沒有再去玩樂的心思,打了個招呼就各自駕車離開。

    左歡把車鑰匙丟給飄飄,自己縮在副駕上,飄飄看他的樣子實在難受,拉住他的手說:“這不能怪你,你又不是無所不能的!”

    左歡緩緩搖頭,說道:“那是你不知道我的能力,如果我願意,我可以聽見周圍每一個人說話的聲音,可以看清楚附近每一個角落,可是我偏偏大意了,沒有去檢查一下那輛車,那些人都是因我而死!”

    飄飄有些傻眼,這還是左歡第一次在她面前坦陳自己的實力。

    左歡皺眉閉着眼,靠在椅背上說:“就在今天上午,我打斷了這個世界上最厲害那個人的鼻樑骨,我還在沾沾自喜,認爲我自己的實力已經可以和他並駕齊驅了!”

    左歡睜開眼,抓住飄飄的手,繼續說道:“一年前,我還是個普通的學生,喜歡玩遊戲,喜歡和朋友一起打打鬧鬧,但從我得到了異能開始,我的生活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左歡眼中又有些溼潤了,這次不是打呵欠引起的,他趕緊轉頭望向窗外,說道:“從那時候開始,我就不停的看着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在我眼前逝去,現在我都還清楚的記得,第一個被怪物殺死的那個民工兄弟的樣子!”

    一滴眼淚從左歡的眼眶裏滑落。

    左歡的聲音變得越來越沮喪:“我的能力越來越強大,但我卻沒有很好的保護我身邊的人,在我面前死去的人越來越多,有我的朋友、親人、戰友!甚至連我的新娘都差點死在我面前!”

    “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我現在擁有的實力是你無法想象的,我可以避開子彈,我甚至可以比子彈跑得更快,如果我願意,我更能毀掉一座城市!但我卻一次次的犯下錯誤,沒有做到我應該做到的事,就算我能毀天滅地,又有何用!”

    眼淚從左歡眼裏不停的流下,在他得到異能的一年多時間裏,發生了許多別人幾十年都不一定能碰上的事,很多人在他面前死去,他甚至也親手殺了好幾個人,雖然左歡平時總是吊兒郎當沒個正形,但生活方式發生了這麼大的改變,他心裏的壓力早就到了一個崩潰的邊緣,這次因他的疏忽又死了人,最後一根稻草落在身上,左歡終於忍不住大哭起來,現在他需要的是宣泄自己的情緒!

    目前在左歡這個年紀的人羣,大多數整天想的不是買名牌,就是追星,要麼就是玩遊戲,最多也是剛開始工作,暫時還沒有成家立業的束縛,基本上都是過着無憂無慮的生活。哪裏會像左歡一樣,揹負的是生命的壓力,稍有不慎,付出的代價就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再堅強的男人,也有一顆脆弱的心,人前威風八面的英雄,人後也有傷心失落的時候,在飄飄面前,左歡終於卸下心防,嚎啕大哭起來!


    飄飄從駕駛座上移到中間,把左歡摟在懷裏,她的眼淚也跟着往下滴,在她的眼裏,左歡就是個大大咧咧,直率幽默的陽光男孩,左歡的身份和能力她也瞭解一些,但哪裏會知道左歡還揹負了這麼多的心理壓力。

    “別哭了!就算有人因你而死,但更多的人也是因爲你的付出才活了下來!”飄飄用手拭去左歡臉頰上的淚滴,心痛的說道。

    左歡抽泣着說道:“我沒辦法忘記那些因我而死的人啊!”

    飄飄猛地把左歡推在車門上,嚴肅的說道:“那你就更要好好地使用你的能力,來保護我們!我不會安慰別人,從來都是我哭讓人家來安慰我,你心裏鬱悶,哭過這一次就好了,記住!你是個男人!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左歡看着飄飄,慢慢止住了哭泣,突然把飄飄攬入懷中,堅定地說道:“從現在開始,我會認真對待每一件事,我發誓要保護我身邊的人,我發誓,不會讓你死!”

    飄飄使勁的捶了一下左歡,生氣的說:“我纔不會死呢!我還要和你這個大色狼一起生活下去,再生一堆小色狼!”

    左歡吻上了飄飄的嘴脣,在心裏再次發誓,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一定要找到讓飄飄活下去的辦法!

    哭過這一場,宣泄掉了心裏的壓力,左歡纔算是徹底長大成人了!

    在飄飄家渡過了浪漫溫馨的一夜後,一大早左歡就被吳大軍的電話召回的基地,原因無他,極少受傷的世界第一人鼻子很痛,心情很差,他也要找對象發泄!

    沒有意外的,左歡又被揍得遍體鱗傷,耗光了精神力,倒在地上喘着粗氣。

    吳大軍的樣子也很狼狽,鼻子上又被左歡碰到,包紮好的紗布上滲出了血跡,濃密的寸頭被左歡的技能燒焦了一大片。

    吳大軍也累得不行,根本沒有多餘的精神力去治療左歡,他盤膝坐在地上,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我才發現…你…你小子蔫壞…蔫壞的,還專往我鼻子上招呼!”

    左歡艱難地翻了個身,仰躺在地上說道:“攻…攻敵必防之處,就是你教…教我的啊!”

    吳大軍摸了摸鼻子,苦笑道:“真是教會徒弟,打死師傅!”

    左歡躺着哈哈大笑。

    待左歡笑完,吳大軍認真的說道:“我們對練了這麼久,你的進步是相當快,說說你有什麼心得吧!”

    左歡想了想,說道:“其實我和你的差距很大,因爲是在基地裏,受場地限制,我們一直是比拼的拳腳,要是都能放大威力的技能的話,可能我一個照面就躺下了!”

    吳大軍點頭道:“說得很好,繼續!”

    其實吳大軍心裏在苦笑,他自己的攻擊技能可不多,真正擅長的也正是近身搏擊,現在在自己最佔優的方式下比拼,差距都被快速拉近,照這樣下去,自己還沒有升到8級的話,不出半年,這世界第一的頭銜就要姓左了!

    左歡繼續說道:“我的優勢就是速度,但是持久性太差,你的優勢是精神力充沛,但速度相對較慢,現在你也只能在我精神力快要耗盡的時候,才能打到我,如果我的精神力再充足一些,力量再大一些,先倒下的肯定是你!”

    吳大軍贊同地說:“能認識到自己和對手的優劣點,很好!有個實力相近的對練,我們的提升都很明顯,你這個隨時沸騰精神力的鍛鍊辦法也值得我借鑑,你就這樣堅持下去,體質和精神力會很快提升的!”


    吳大軍恢復了一些精神力,走到左歡跟前爲他治療,這時從跑來一個士兵,遠遠的喊道:“報告兩位首長,盧局長請你們馬上過去!” 局長召見,可不好怠慢,吳大軍迅速給左歡處理了傷勢,兩人一起來到基地裏的辦公室。

    上次遇襲後,盧北京就把工作地點搬到了這裏,異能局在市區的人員和設備也在慢慢往這邊搬遷。

    來到局長辦公室門口,吳大軍敲了敲門,和左歡一前一後走了進去。

    盧局長靠在椅子上,示意兩人坐下後說道:“那張紙條的筆跡鑑定沒有異議,是小左寫的,關鍵就是那顆牙齒,國內最頂級的生物學家用了最先進的儀器進行檢測,得出的結論是那顆牙齒不屬於任何的已知生物,嗯……這也肯定了小左的猜測,紙條和牙齒都是來自未來!

    所以,崔青婷,也就是蓋雅,我們下階段的工作重點,就是要解決掉這個值得小左穿越時空,來提醒自己的麻煩!”

    吳大軍攥緊拳頭,說道:“這個月我和左歡對練,我們的實力提升都很明顯,我相信現在就算單獨對上蓋雅,我也不會落敗!”

    有一點吳大軍沒有說出來,在這個月裏,他7層精神力都已經充盈,隨時都有可能變成8層精神力,要是升了級的話,對上十個蓋雅他也有獲勝的把握。

    盧北京點點頭,說道:“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二件事,軍方對蓋雅的搜索一直沒有結果,小左也不能無限期在這裏等下去,你先回去等待警方對廖雲澤的搜查結果,這邊有葉遠秋配合大軍就可以了。”

    軍營的生活是很枯燥的,左歡早就呆得發黴了,聽到能回家,不用呆在這裏天天捱打,不禁喜不自勝,點頭不停。

    盧北京繼續說道:“我們依靠那個島國女人提供的證據,已經通報給了各國異能局,現在整個世界都在給島國施壓,要求他們停止進行這類研究,近期會由各國聯合成立一個評估小組,去島國督促他們處理此事。”

    吳大軍問道:“怎麼處理那個女人呢?”

    盧北京說道:“她們這類人必需每隔十天服用一種穩定藥劑,在那個被你撕掉的殺手身上一共搜出了6顆藥丸,現在還剩下3顆,也就是說最多四十天以後,她就會因體內的能量過溢而死亡。”

    島國來的這幾個人雖然已經不是人類,畢竟還是擁有人類的外形,直接處死這個俘虜來研究還是有很大的心理障礙,但如果她自己死亡,也就怨不得誰了。

    盧北京從抽屜裏面摸出本帶着金色國徽的證件丟給左歡,說道:“這是國安部特發的證件,有需要的時候會方便很多,切記不要濫用!”

    左歡接過證件,認真的說道:“知道了!我會對得起這上面的國徽!”

    盧北京微微笑道:“聽遠秋說你想要個軍職?東南軍區有個參謀的職缺,少校銜,你先掛着,等年後讓大軍運作一下,弄箇中校上校都可以。”

    要是幾天前這樣告訴左歡,他肯定會高興得跳起來,但經過這次爆炸事件,左歡成熟了很多,他搖搖頭道:“受之有愧!我現在只想多做些有用的事,這些虛名我就暫時不要了!”

    盧北京點頭道:“那你就收拾一下準備返回CD市,機票已經給你訂好了!記住保持電話暢通,如果有突發情況,會有專人來接你去附近的軍事機場。”

    左歡答應了一聲,和盧局長道了個別,回身過去對吳大軍伸出手,想握手再見,吳大軍卻不配合,冷着臉說:“我道別可不興握手!”

    左歡的手僵在半空,好不尷尬,他心想這吳大軍也忒小氣了點,不就打破了你的鼻子麼!正在不滿時,吳大軍咧嘴一笑,上來給了左歡一個擁抱。

    “我們是戰友!這纔是戰友道別的方式!”

    左歡突然被吳大軍抱着,本來還有些抗拒,聽到戰友這兩個字,瞬間感動,雖然這個月受盡了吳大軍的折磨,加上吳大軍爲了文倩的事,時不時還要冷嘲熱諷下左歡的私生活,可以說左歡現在對吳大軍是相當的不滿。

    但左歡知道,在面對危險的時候,吳大軍絕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絕對是一個可以放心把後背交給他的戰友!

    兩個大男人也不會抱得太久,左歡在自己的雞皮疙瘩炸開前趕緊分開,一溜煙跑出了局長辦公室。

    左歡走後,吳大軍拉了把椅子坐在盧北京對面,問道:“你剛纔有些話沒有說吧?”

    盧北京有些詫異的說:“你都看出來了?哎!人家是越老越穩重,我怎麼越老越藏不住事了!”

    “大事?”吳大軍問道。

    盧北京猶豫了一下:“可以說是大事!剛纔我給你們說關於那顆牙齒的檢驗結果,根據報告來看,它的確不屬於地球上的已知生物,其實報告上還有一段話。”

    他把報告遞給吳大軍,說道:“負責那顆牙齒檢驗的正好有第三組的專家,他們很偶然的把手裏的資料和那顆牙齒對比了一下,得出了是同一類生物的結論。”

    第三研究組在基地裏,負責解剖研究左歡殺死的那隻四級魅靈,他們手裏的資料,就只有那隻魅靈了。

    果然,吳大軍翻到報告的最後一頁,那上面有用紅筆圈出的一行字:“此生物DNA樣本接近於研究樣本的DNA簡化形態!”

    吳大軍有些看不懂,便問道:“這說的是什麼意思?”

    盧北京嘆了口氣,解釋道:“那些專家難得的給出了一致的結論,那顆牙齒是魅靈多次進化後生成的!”

    吳大軍沉默了,很久纔出言問道:“這就代表在未來還會出現魅靈,而且是多次進化後的魅靈?”

    盧北京點頭道:“也許未來的左歡,就是想留下這個信息。警告我們還會有魅靈出現!”

    吳大軍臉上堆滿了焦慮:“我就知道那個干擾裝置靠不住!”

    盧北京苦笑着說:“不是干擾裝置靠不住,而是掌握這個技術的人靠不住,51區至今都不肯把生產這個裝置的技術公佈出來!”

    吳大軍站起來氣憤地說:“我們也有科學家,自己研究就是!”

    盧北京搖搖頭,說道:“相關的研究一直在進行,現在中科院都指派了大量的相關專家在進行技術支持,但這麼久了,還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