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山巒欲阻雨水蔓延之勢,所以激起了洪水,洪水毀滅山川,奔流之勢幾乎無可阻擋。

    這些都是「逆水之勢」,從而使得水流產生了驚人的破壞力。

    奧義九字之一,列字,本就象徵著分裂一切阻隔……所以,葉峰才藉此創造出了他的第七劍。

    隨著葉峰一劍刺向元霸的手掌,四面八方的水元氣全部倒流向了元霸,化作了一道道劍氣,轉瞬之間,元霸就被劍氣籠罩了起來。

    這些劍氣就好像滔滔不盡的洪水,又好像摧石斷崖的海浪,破壞力無比驚人。

    元霸瞳孔一縮,手中刀光一閃,他祭出了自己的霸刀,霸刀一出,刀氣縱橫,一層層刀氣猶如一層層巨網,把他嚴嚴實實的護了起來。

    「轟隆……」

    刀氣與劍氣碰撞,可怕的元氣風暴席捲四面八方,其他王座上的人紛紛出手,化解了劈向自己而至的劍氣與刀氣。

    當一切歸於平靜的時候,眾人朝著元霸瞧去,元霸已經變得狼狽不堪,渾身都是被劍氣割破的傷痕。

    除了那些老一輩的強者之外,幾乎所有人都動容了。

    這一刻,沒有人再敢小覷葉峰。

    元霸雖然受了傷,可是他卻根本毫不在乎,他舔了舔滿是血的嘴唇,笑道:「這一劍不錯,你也接我一刀!」

    他大步沖向葉峰,一刀砍向了葉峰,刀芒四溢,竟化作了無數道風暴絞殺向了葉峰。葉峰瞬間就陷入了風暴中,眾人根本看不見風暴之中的葉峰。

    突然,兩道交叉成「十」字的劍氣斬開風暴的包圍,以難以想象的速度斬殺向了元霸!

    這一劍實在太快,且元霸根本沒有料到葉峰能這麼快破掉他的攻擊,所以當劍氣斬殺而至的剎那,元霸根本來不及閃避,只能舉刀格擋。


    「碰!」

    一聲巨響,劍氣劈在了霸刀之上,元霸悶哼一聲,倒飛出去,虎口崩裂,血流不止,手中的霸刀也驟然縮小,化作一個黑點消失在他的掌心。

    綜英美之鐘婷

    還沒等眾人封印過來,葉峰已經催動迦樓羅之翼殺到了尚未穩住身形的元霸,一劍刺向了元霸的喉嚨!

    眾人根本沒有想到葉峰居然想殺了元霸。

    眼看元霸即將被殺,造化門的一個太上長老忽然開口:「點到為止即可,何必殺人?」

    說話間,那個太上長老突然探出了手,他距離元霸雖遠,可是他的手卻好似可以虛空挪移一樣,瞬間就把元霸抓走,並放在了第十三王座之上,救了元霸一命。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除了六大門派的太上長老之外,誰也沒看清元霸是如何被人救走,又是如何被人放到第十三尊王座之上的。

    葉峰看著造化門的太上長老,笑道:「前輩恐怕誤會了,我可沒說要殺人。」


    造化門的太上長老一笑,「葉小友,以後出手的時候留些餘地,免得又讓老夫誤會。」

    葉峰一笑,轉身飛到了第十二尊王座之上。

    「剛才那一劍……」

    就在葉峰迴到王座上的時候,精武書院所在看台上,精武書院的太上長老忽然色變。

    這個精武書院的太上長老看上去年紀不大,大概四十來歲,濃眉厚唇,外貌很是粗獷。他是這次代表精武書院來觀看神將選拔的人當中修為最強的,在精武書院,他的輩分也極高。

    他的名字在中央聖域幾乎人人都知道,他叫做武青山,乃是精武書院的副院長!

    聽到武青山的驚疑聲,其餘精武書院的長老全部看向了武青山,其中一人問道:「武師兄,你怎麼了?」

    武青山皺著眉頭,說道:「剛才那小子所用的劍氣,你們不覺得熟悉嗎?」

    精武書院的長老們相視一眼,回想著剛才葉峰所用的那一劍,臉色漸漸變了。

    「我懷疑那一招劍法是老祖宗的絕學!」武青山正色道。

    「或許只是我們看錯了而已……」

    「剛才我確實沒有看到他出手,可是那一劍給我的感覺,和後山劍崖上的那殘留劍意給我的感覺非常相似。」

    「等神將選拔結束后,我們再去找他問個明白不就行了?」

    「也只能如此了。」

    精武書院的長老們點了點頭。

    這時,楊業再次開口了,他對元霸說道:「你已經輸了,還有一次挑戰的機會,你想挑戰誰?」

    他若想成為神將,只能挑戰現在排在第六的雷橫,否則他即便贏了其他排位在第六以下的人也無法成為神將! “平原兵!”我驚詫的道。

    露水陰緣 :“餘澤,你在裏面嗎,我龍文苑來看你了!”

    是龍將軍,他不在葫蘆城指揮三十萬大軍怎麼跑到這裏來了,軍中無主帥,萬一尚志離攻城怎麼辦?

    我推門而出,遠遠看見龍將軍向我行來,我趕緊道:“末將見過龍將軍!”

    “不用多禮,唉,我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老天開眼啊…我們進你房間去說話,我找你有事相商!”龍將軍走過來親熱的拉住我的胳膊再次把我拉進了我的房間。

    我向龍將軍把千筱和蘇瓷都介紹了一下,龍將軍目光炯炯的看了幾眼千筱,坐下對我道:“餘澤,葫蘆城戰事緊張,我也就不再多說其他話了,我大張旗鼓的來這裏只爲找你,是因爲我覺得你比葫蘆城的戰事還重要,問你個問題,你覺得…我是一個怎樣的人!”

    我經歷的事情很多了,心性自然早就變了,龍將軍的到來讓我有種不好的感覺,想到他對我的好,還有他棄城而去的決絕和先見之明,我竟然沒法總結這個人,但我也不再繞彎子,道:“將軍是個痛快的人,是個深謀遠慮的人!”

    龍將軍呵呵一笑道:“還是你知我,我是一個陰鷙的人,是一個陰險卑劣的人,我是一個身負血海深仇的人,我是一個早應該死去的人,我是一個悔恨和痛苦的人…!”

    龍將軍說到最後,眼裏竟然盈滿了眼淚,但他忍着沒有掉下來。

    我道:“將軍……!”

    龍將軍一擺手打斷我道:“我來找你,是希望你幫我個忙,準確的說,是希望你的娘子,千筱小姐能幫我個忙……!”

    我臉色一變道:“將軍,若是關於生死戰鬥之事,恕在下不能答應!”

    “哦,將軍果然陰鷙,說說你要讓我怎麼幫你吧,我最喜歡燒殺搶掠無中生有了……!”千筱攔住我嬌滴滴的說道,她的聲音甜的的如同加了蜜一樣。

    龍將軍嘆了口氣,我覺得他一下子變老了,但他的眼睛裏卻閃着野獸般的光芒,明亮鋒利的想把這個世界刺穿。

    他緩緩道:“二十年前, 修真少年混世界 ……一天夜裏,陛下胸口帶着一個血洞,口中大喊着魔鬼突然來到我的府中並昏倒,我大吃一驚,叫來府中的醫師還有一個巫師醫治陛下,醫師救醒了陛下但對傷口卻無可奈何,但巫師卻說,這種傷若想醫好,必須…要服用血統純淨的鈞山女人,纔有可能治癒,陛下第一時間把目光對準了玉兒,他賜給我的一個鈞山宮女,龍衡的母親,我大吃一驚,玉兒和龍衡是我的所有,我和玉兒相愛極深,說什麼我也不能讓他們受到點滴傷害的……!”

    “我哭求陛下,不要殺死玉兒,我馬上領兵去給他搶鈞山女人來,虛弱的陛下點了點頭,說讓我快去快回,我領兵一萬,偷襲了均山人的鐵羅城,搶了五百多工匠兩千多女人,冒着生命危險,口吐鮮血回到帝都,把兩千鈞山女人交給宮內,急急返回家裏時,卻只看到嗷嗷啼哭的衡兒,而我的玉兒卻不見了,我哭着問了府裏的每一個人,他們都說沒看見……嗚嗚嗚,最後一個玉兒最喜愛的丫鬟告訴我,我走後第二天,玉兒…嗚嗚嗚,玉兒就被陛下親手捏碎了腦袋,命人把她的屍體烘乾研成粉末……給他服用了!”

    龍將軍突然哭了起來,但他馬上停聲道:“因爲我的偷襲,鈞山人發動了戰爭,所有人把罪責都推到了我頭上,這些我都認了,我想去死,可是我嚶嚶啼哭的衡兒怎麼辦,剛出生就失去了母親,若再沒有父親,他將是世間最最可憐的孩子,我祈求深宮中的陛下,讓我活下來…於是,我被髮配到了琥珀城,整整二十年,我天天想着我的玉兒,我想去陪她,她一定在下面很寂寞,很想我和衡兒,她死的時候衡兒還那麼小……!”

    “衡兒越來越像他的母親,每個夜裏我都心如刀割,我恨啊,爲什麼這種厄運會降臨到我的頭上,龍衡每次說想知道母親樣子的時候,我的心都會被撕裂,我恨老天,我更恨陛下,是他毀了我的玉兒,是他毀了這個國家,他讓我偷偷的給他抓鈞山女人,後來這事被鈞山人發覺,因爲這事,平原人和鈞山人的仇在暗中已經結的很深很深了,但是陛下一次次的要我抓鈞山女人,兩國的矛盾早已鬧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他從此不理朝政不理國事,任由朝中爭鬥任由戰爭蔓延任由鈞山人越來越強大……因爲他一個人,整個平原國都要爲他陪葬!”

    “我想除了這個禍害,但是一直沒有機會,但老天有眼,這次他親自來這裏找鈞山女人,大皇子找我,希望和我聯手,一起除掉正德大帝,但是大帝在二十年前就已經是大宗師以上的高手,我們沒有太大的把我殺他…當我聽劉吉說見到了你,還有大宗師境界的千筱姑娘,我心裏又燃起了希望……!”

    那天晚上在帝都追殺我們的就是正德大帝,他的確惡貫滿盈當千刀萬剮,但是我絕不會讓千筱去冒險,他恐怖的身手我是親眼所見,大宗師境界的胡仲夏的攻擊,被他輕描淡寫的就化解掉了,千筱也一定不是他的對手。

    我道:“龍將軍,末將不同意,大帝武功蓋世,千筱會送命的!”

    千筱也這皺着眉在深思着。

    龍將軍看了我一眼道:“餘將軍,此事對不論是對我個人,還是對平原國的千秋萬代都大有好處,你鄙夷宮廷的暗黑,可是也要爲平原國的萬千百姓想想啊,只要他不死,平原和鈞山將永無寧日…前些天,琥珀城守軍扎住了三個叛逃的平原人,當時就要被砍頭,卻被我救了下來…!”

    我猛的擡起頭來,龍將軍深深的看着我的眼睛道:“你放心,我雖然痛恨朝廷和正德老賊,但我還是分得清誰該死誰該活着,我放了他們,給了他們後半生用不完的金子,派人送他們去了虎踞城,這是他們的地址……!”

    “餘澤做不了我的主,我同意去刺殺正德老賊!”千筱道。


    我抖抖索索的接過龍將軍手裏的地址,道:“多謝將軍,我和千筱一起去!”

    如果父母哥哥出了意外,我將傷痛欲絕,龍將軍這次算是真正的有恩於我,我的知恩圖報。

    “我也去!”蘇瓷斬釘截鐵的道。

    龍將軍慢慢露出了笑容,道:“我們一起去,我就算是抵押,若是你們中一位遭遇不測,儘可殺了我!”

    我們隨着一萬兩千大軍,浩浩蕩蕩的馳向葫蘆城,龍將軍說我們在更換了堅固鋒利的盔甲和刀槍後,曾獲得兩次大捷,當敵軍接近城頭時,我軍果斷灑出三萬騎兵,風捲殘雲般衝殺進毫無防備的敵軍中,敵軍萬萬想不到我們刀槍輕鬆的砍開了他們的盔甲,而且寬闊的大盾竟能抵擋火神,他們一時間被殺的人仰馬翻陣型大亂,如此兩次後,敵兵才吸取了教訓,重整了騎兵的剋星重甲兵,每每攻城便嚴陣以待,但他們準備好後我們的騎兵再也沒有出現過,尚志離爲此氣得暴跳如雷。

    因爲尚志離的攻擊不力,鈞山宮中派來了大皇子督戰,所以葫蘆城的壓力非常大,但龍將軍的表情卻極爲輕鬆,絲毫沒有把尚志離放在眼裏,從龍將軍的話語中,我聽出尚志離在葫蘆城下吃了不少癟,尚志離也許這次遇到真正的對手了,就是不知道到時誰會笑到最後,變成真正的贏家。

    我們三個被龍將軍的青牛營悄悄的送進葫蘆城,被安排在一處不起眼的民宅裏,這民宅周圍有無數打扮成路人的青牛營士兵看護着,別說是有人進來,就算是一隻蒼蠅飛進來,也會被發現。

    在這裏負責我們的是蔣明昊將軍,若是我們有什麼風吹草動,他必第一時間出現在我們眼前,凝火一層比我這個二層強了不止是一點半點,他的武功說是大宗師之下少有敵手毫不爲過。

    我們來的第三天敵兵再次來攻城,喊叫廝殺聲中混合着火神的怒吼,整個葫蘆城似乎都在顫抖,戰鬥從早上一直持續到晚上,好幾次我都聽到火神進到城裏面了,但最終戰鬥聲還有火神驚心動魄的轟鳴聲還是消失了,鈞山兵又一次被打退了。

    第四天下午龍將軍來了,他告訴我他和大皇子的計劃,把千筱和蘇瓷易容一下,送進宮中獻給正德大帝,我和龍將軍裝扮成大皇子的侍衛跟隨大皇子,大皇子會把一杯毒酒送給正德大帝,一旦毒發,我們一起出手擊殺正德大帝,然後大皇子順理成章的接管向陽城兵權,再向鈞山宮派出使者請和。

    我點頭應允,但我心裏想好了,一旦刺殺成功,或者失敗,我會第一時間帶着千筱和蘇瓷逃走,遠離這個是非之地,論謀略我遠遠不是他們的對手,難保到時他們會陷害我,我唯一的優勢就是自由,只要一擊不中,我就會立刻抽身而退,其他什麼亂七八糟的恩怨情仇都與我無關,只要我疼愛的人好好活着,我便心滿意足。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元霸看去,元霸究竟會挑戰誰?

    元霸朝著小魚兒瞧去,眾人暗想,莫非他想挑戰小魚兒?小魚兒的修為儘管只是陰陽境大圓滿,可是他的實力絕對不比萬象境武者弱。

    緊接著,元霸的目光忽然朝著司馬若水瞧去,有的時候,女人往往總是會被認為是弱者,毫無疑問,眾人以為元霸把司馬若水當做了十三尊王座上最弱的人。

    可是令人意外的是,元霸根本沒打算和司馬若水交手,即便勝了司馬若水又如何?他還是無法成為神將。

    最終,元霸把目光投向了第六王座之上的雷橫!

    他想挑戰雷橫!不少人暗自心驚。

    「我要挑戰雷橫!」果然,元霸說出了他想挑戰的人是誰。

    「哈哈……」雷橫大笑起來:「有意思,你既然想挑戰我,就要做好死的準備!」

    「那也要你殺得了我再說。」元霸舔了舔嘴唇,表情很是猙獰。

    「我就坐在王座上,如果你能把我逼下來的話,就算你贏!」雷橫笑道。

    「如果連你都逼不下來,我也不配在留在這裡了。」元霸突然起身,祭出霸刀斬殺向了雷橫,刀芒滿天,化作風暴,絞殺向雷橫。

    「你已經敗過一次,銳利不在,刀勢也減弱了,憑什麼跟雷某人斗?」雷橫大笑,開啟天火道種,一拳轟殺出去,拳上瀰漫著火焰,像是一個炙熱的火球。

    「轟隆!」

    一聲巨響,雷橫和元霸瞬間被刀氣和火焰籠罩了起來,耀眼的光芒輻射八方。


    「轟轟轟!」緊跟著,三道震耳欲聾的碰撞聲從光芒中傳出,當第三聲碰撞聲響起的剎那,一個人從光芒中倒飛出來,凌空吐出一口血。

    這人正是元霸!

    四拳,僅僅四拳元霸就被雷橫擊敗了,很多人都非常震驚、意外,元霸敗得實在太快了。

    「若你還有以前的銳氣,你應該能接住我十三拳!」雷橫搖了搖頭,「可惜,實在可惜……」

    元霸臉色一變,他深吸口氣,正色道:」一年之後,我會再去挑戰你的!」說著他已經轉身破空飛走。

    十三尊王座頓時有一座空了下來。

    這時,楊業的目光朝著小魚兒瞧去,笑道:「你想挑戰誰?」

    「可不可以不挑戰?」小魚兒嘻嘻笑道。

    楊業板起臉,「不可以!」

    小魚兒很無奈的看著王座上的眾人,他先是看向了白天寒,搖了搖頭,然而看向了冷凌天,又搖了搖頭……最終,當他目光落在了司馬若水身上。

    眾人臉色微變,莫非這小子想挑戰司馬若水?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