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屬下林城有急事求見大長老清元子!煩請大人通報一聲!”聽到城樓上傳來的喝問聲,城下的林城整整衣袍,仰頭向上面抱拳回道!

    “林城!你好大的膽子!你不知道閣裏入夜後無長老令牌不得進出嗎?”聽到林城的迴應,軍士的喝聲更嚴厲起來了!

    “屬下不敢!屬下清楚入夜之後內城嚴禁出入,但因爲事關重大,屬下不敢耽擱才無奈求見!”聽到軍士的怒喝,林城也是趕緊俯身回道!這玄天閣裏是有這個規定,入夜以後,不管是內城之人,還是外城之人,無長老令牌是不可以隨意進出的,違者斬立決!但是這次葉琅等人的到來,事關重大,無奈纔過來求見長老稟報的情況!

    “既然知道禁令還敢前來,你是在藐視閣裏的禁令麼?”值夜的軍士可不管來者是何意要求進出,只知道當自己值守的時候不要出現任何問題,所以對於林城說的緊要事情根本就不關心,就算聽到林城說事關重大,軍士也還是冷冷的責問起來!

    “不知今日當值的兄弟是哪位?王龍統領可在?”聽到上面傳來的冷喝聲,林城臉色驚變了幾下,低頭沉思了會兒後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神色也冷了下來,擡頭向上朗聲問道!

    葉琅的到來對玄天閣來說事關重大,每多耽誤一刻鐘,老閣主就多一分危險!今日看來只有冒險了!

    “今日就算是王統領在你也別想進去!勸你即刻離去,否則休怪本統領按閣規處置於你!”見林城態度忽然大變,硬朗起來了,金甲軍士也詫異起來,玄天閣數十萬幫衆,哪個見了守城軍士不懼怕三分?因爲得罪了他們,以後進出都很不方便了!但是卻聽到林城在問王龍統領在不在,心裏也明白了來者估計和王龍很熟悉!所以再次開口的時候語氣也是緩和了不少!

    “統領大人,我再三強調事關重大,如果你今日不讓我見清元子長老,那老夫說不得只有硬闖了!”聽到軍士說要按閣規處置自己,林城也是心裏一驚!想就此離去,但是再想到事情緊迫,牙根一緊,向上抱拳致意了一下後,也是大聲冷喝道!

    “爾敢!”聽到林城說要硬闖,不僅是城上的軍士,就是城門口的軍士也是刀槍相向指着林城,金甲軍士更是帶着數位隨從躍身而下!

    “何人在此喧譁!?”就在林城和守城軍士劍拔弩張之時,漆黑的夜空上突然傳來一道嬌嫩清冷的喝聲!而隨着喝聲落下,在守城軍士和林城的目光注視下,一道略顯瘦小的身影緩緩降落下來!身後跟着數位勁裝大漢也是緩緩現身!

    在燈光的照耀下,來人一襲略微緊身的黑衣將完美的身材展露無遺,亞麻色的頭**亮得讓人咋舌,長着一雙清澈明亮,透着靈氣的眼睛、挺直的鼻樑、頸脖處露出光滑白皙的皮膚、薄薄的嘴脣呈現可愛的粉紅色,精緻絕美的五官……

    “參見少閣主!”看清楚來人,林城和守城的金甲軍士們全部單膝跪地大禮參見!

    “都起來吧!”眼神淡淡的掃視了一下黑壓壓跪着的軍士,來人揮手輕聲吩咐道!話音明顯是女子的聲音,但是這聲音卻透露出絲絲的威嚴,像是久居高位自然而然就有的!

    “林叔,何事這麼晚了還要進城?”來人可能是認識林城,等衆人都起身後,女子眼神略顯奇異的看着林城輕聲問道!

    “回少閣主,屬下確實是有緊要之事求見大長老,因事關重大,不宜。。。。”聽到女子的問話,林城身形邁前一步,抱拳回禮輕聲回道!

    “哦?現在都這個時候了,玄天閣裏還有不宜對人言的重大事情?”見林城一副不願多說的樣子,女子更是驚訝起來,眼前的林城也是玄天閣裏的常客了,雖然是外門弟子,但是卻因爲身份的原因經常進出玄天閣,所以玄天閣裏的人基本上都認識他!都知道林城辦事牢穩,像今天這種情況可還是第一次見到了!


    “唉!小姐既然出來了,屬下還是簡單的說點吧,屬下此刻求見大長老實因事關老閣主的安危,其它的就不宜多說了,所以還請小姐帶屬下即刻前去求見大長老!”見女子雖然驚奇的樣子,但是眼神卻透露出淡淡的憂傷,林城也是感覺心裏堵的慌,眼前之人是老閣主的孫女玄玉兒,也是玄天閣的少閣主,自己也算是看着她長大的了,自從老閣主病倒後,閣裏大小事情都是她在操勞着,現在事情緊急,林城也就連少閣主都不叫,直接叫小姐了,因爲人多嘴雜的,欲言又忍的看了看附近的軍士們後,嘆氣說道!

    “什麼?!林叔說的是真的嗎?”雖然林城只是透露出了一點點話語,但是對於女子來說卻像是晴天霹靂!這多少年來都沒有聽到關於老閣主安危的事情,卻不想在這麼一個平常的夜晚聽到,秀目緊緊的盯着林城,渾身微微的抖動着,語氣急切的問道!

    “是的!”林城重重的點頭應道!

    “走!隨我進去!”見林城這麼肯定,玄玉兒深吸了口氣,玉手重重一揮,沉聲喝道!

    見少閣主都同意林城進去,守城的軍士也不好再阻攔了,所以在玄玉兒帶着衆人升上空中後,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林城跟着升空進內城去了!

    內城正中間的大殿裏,燈火輝煌,大殿正中間高臺上站着玄玉兒,正眼神緊緊的看着林城,一邊聽着下方林城的細細稟報,臉上的表情也是在不停的變化着!

    “來人!鳴金鼓!”林城的稟報沒有多久,就看見玄玉兒擡起頭來揮手向殿外射出一道藍光後嬌聲喝道!喝聲帶着絲絲的興奮和急切!

    “嗵!嗵!嗵。。。!”玄玉兒的喝聲落下不久,殿外就傳來九道沉悶的擊鼓聲,每一道鼓聲都沉悶異常,遠遠聽着就像是擊在了胸口般的難受!

    “何人膽敢私鳴金鼓!?”九道鼓聲還沒有完全落下,漆黑的內城各處就閃射出數十道身影來,流星般的射到大殿前面,站在最前面的一位麻衣老者看着殿前還在鳴鼓的身影沉聲呵斥道!

    這金鼓不是隨意可以鳴響的,只有閣裏出現重大事故了,要緊急召見十大長老的時候纔可以擊響,而且還必須要持有閣主令牌纔可以,不然誰敢胡亂擊鼓的話是會被無條件格殺的!

    “回大長老,是少閣主吩咐擊鼓召見諸位長老到此議事!”鼓聲落下,擊鼓的武者可能也知道這鼓擊打後的後果,聽到老者的喝聲後,急忙轉過身來,翻手亮出手心裏握着的一枚藍色令牌來,恭身回道!

    “玉兒召見?”聽到迴應,麻衣大長老心裏一沉,疑惑的眼神向身後的數位老者掃視了幾下後確認似的問道!這麼晚緊急召見自己等人,不會是老閣主出什麼事了吧?

    “少閣主正在議事大殿等候諸位!”擊鼓的武者再次小心回道!

    “走吧,先進去再說!”聽到說玄玉兒此刻正在裏面等候,清元子大長老扭頭向後面的諸位長老吩咐了一聲後,帶頭向殿裏行去!因爲心裏想着的事情,腳步也是異常的沉重了!

    “參見少閣主!”一行十人進到大殿,一身緊身黑衣的玄玉兒快步下來迎上前去,清元子等人看見後俯身叫道!

    “玉兒不敢當,諸位長老快快請起!”見諸位長老俯身參見,玄玉兒也是趕緊扶起前面的清元子說道! 玄天閣十大長老位高權重,如果不是面對老閣主或者太上長老的時候是不需要向誰大禮參見的,現在老閣主病倒,玄玉兒代理閣主之位,所以纔會向其參拜的,這點玄玉兒也清楚,所以纔會說不敢當的!

    “屬下林城參見諸位長老!”這廂長老們和玄玉兒互相見禮完後,早已經站起身來的林城也是快步上前向諸位長老見禮了!

    “林城?”見林城此時出現在玄天閣裏的議事大廳,清元子等人也很是詫異。

    “清伯伯,諸位長老且先坐下,容玉兒慢慢細說!”玄玉兒自然知道清元子等人眼裏在狐疑什麼,素手輕擡,招呼着衆人先坐下再說。

    “玉兒這麼晚了緊急召見我等,是不是老閣主。。。。。。?”衆人坐下來後,清元子率先忍不住的先開口問詢起來,半夜擊響金鼓的事情在玄天閣裏可是好多年沒有出現過的事情了,上次鳴金鼓可還是黑袍客來犯的時候了!

    “林城,詳細經過還是你來說吧!”見清元子着急詢問,玄玉兒輕擺了一下手,轉首向林城說道!

    “是!”聽到玄玉兒的吩咐,林城再次抱歉應了一聲!

    “諸位長老,事情的經過是這樣子的。。。。。。!”向玄玉兒見禮後,林城才轉身向坐在一排的諸位長老把葉琅等人的到來詳細的細述了一遍!

    “什麼?!你說妖神域的殿主到來了?還把火龍槍和令牌帶來了?!”還在林城娓娓道來的時候,諸位長老的臉色就在急劇變化着,好不容易等到林城說完,清元子第一個忍不住的站起身來,話音急促的追問道!

    其實不僅是清元子神情激動起來,就是其餘諸位長老也都全部站起來了,個個眼睛驚疑的瞪着林城看,眼神有驚疑,詢問,也有激動和緊張!

    玄天閣老閣主病倒已經近十年了,現在的情況越來越不樂觀,長老會爲此已經決定等老閣主哪天萬一隕落了就封族,把玄天閣封印起來那也是沒辦法的辦法了,黑袍客十年前和老閣主一戰後就像是在這個世上消失了一般,沒有任何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死了還是隱藏起來了!如果老閣主走了,玄天閣也就再無人可以抗衡他們,那還不如把玄天閣封印了,等以後有實力了再出世了!想不到現在事情卻出現了驚天的轉機!這等天大消息能不讓衆人驚喜嗎?


    “屬下說的句句都是真的!”不光諸位長老激動,就是林城激動的心情也同樣再次被感染起來,重重的點頭回道!

    見林城再次確認事情是千真萬確的,大廳裏的氣氛卻突然沉靜了下來!彼此都眼神不敢相信似的看着!

    我給神仙發紅包 天不負我玄天閣啊!”沉靜了會兒,清元子突然仰頭大喊一聲!喊聲包含着悲憤,委屈,也有欣喜,更多的是壓抑了許久後的釋放!兩行渾濁的老淚順着佈滿皺紋的臉頰滑落下來!

    這是玄天閣十年來最讓人激動,振奮的消息!自從老閣主倒下後,雖然少閣主頂起來了,但是大小事情還是清元子在操持着,一方面擔心老閣主的安危,一方面還要擔心黑袍客的再次進犯!這每天沒有主心骨的日子,所有重擔都壓在了清元子的身上,就在大家已經不報任何希望的時候突然出現轉機,壓抑了數年的心情也算是決堤的口岸,一發不可收拾了!

    “老閣主有救了!”

    “玄天閣之福啊!”

    。。。。。。

    隨着清元子那吶喊似的哭喊起來,其餘諸位長老也都老淚縱橫着的嗚咽哭訴起來,整個大廳完全沉浸在一種既是喜悅又是悲憤的氣氛中!

    “林城!這次你爲玄天閣立下了曠世奇功,回頭重重有賞!”大廳裏衆人釋放完了心裏壓抑多年的心情後,清元子先恢復正色,向林城大聲喝道!

    “屬下不敢!屬下一貫對玄天閣忠心耿耿,老閣主有難,屬下效力是應該的!”聽到清元子的喝聲,林城心裏也是欣喜異常,這大長老既然說有賞,那賞賜的東西自然是不會差也不會少的了!按捺住激動的心情,躬身抱拳大聲回道!

    “快快召見葉琅!”林城話音落下後,清元子又迫不及待的吩咐道!

    “是!”林城也沒有多想,沉聲應了一下轉身就欲出去了!

    “等等!”林城正要轉身出去時,卻聽到清元子在後面有急聲喊道!

    “大長老?”衆人都不明白清元子爲何吩咐林城出去召見葉琅了又讓人家等待了,林城更是轉身疑惑的看着清元子。

    “呵呵,看來我也是高興和心急之下亂了分寸了,像殿主那等人物怎可派人前去召見了?諸位還是隨老夫一同前去迎接爲好,那也顯得尊重了!”見衆人都疑惑的看着自己,清元子也是輕笑一聲解釋了要林城等等的原因!


    剛纔是因爲太激動了,沒有細想就吩咐林城去找葉琅,轉念之間卻想到葉琅乃妖神殿的殿主大人,也是妖神域的主宰!千年前的事情雖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是玄天閣的人卻是心裏清楚的很,當年妖神殿的殿主炎武帝君可是海靈域的主宰大人,玄天閣更是其直系麾下!現在葉琅的身份是妖神殿的殿主,那按理來說也是玄天閣的殿主大人,又怎麼可以隨便就召見的了?

    “理當如此!”聽到清元子的解釋,諸位長老也都像是恍然大悟般的應和起來!清元子能想到的,其餘的長老也都是成了精的老怪物了,又怎麼能不明白了?

    “走!”見衆人都和自己的想法一致,清元子也不再廢話了,大手一揮,和玄玉兒一同帶領着諸位長老和林城出殿而去了!

    經過一番折騰,黎明已經來臨!清元子等人出到殿外,身形拔地而起,直往上空射去!那在內城上空來回巡視的軍士老遠看見少閣主和十大長老急匆匆而來,都不敢阻攔和詢問,自動迴避兩旁!

    遠威商會裏一處僻靜的小閣樓裏,葉琅和紫魚正在盤腿打坐,隔壁的房間,瘦小的靈童子也同樣是在閉目打坐着,修煉者永遠都會抓緊時間去修煉,因爲業精於勤的道理誰都懂得,特別是像葉琅這種受盡磨難後才成長起來的強者更是如此!不勤奮修煉就會被淘汰,就會捱打! 透視人性弱點22招

    空中數道破風聲由遠急速而來,絲毫沒有掩飾自己氣息的樣子!

    “呵呵,貴客來臨了啊!”房中打坐的葉琅率先睜開眼神,妖異的紫色光芒在眼眶裏閃逝了一下,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望着窗外輕聲自語道!

    這裏是遠威商會的地盤,所以就算是有強敵來犯,也自然會有遠威商會的強者去探詢的!不然的話,葉琅早就上去查看了!

    “唉,麻煩事來了啊!”葉琅的話音剛落,隔壁的靈童子也是睜開了眼皮,眼神掃視了一下,也是嘆氣自語道!靈童子雖然修爲比葉琅強悍了不止一個等級,但是靈魂力卻是比不上他,所以等清元子等人再靠近了些,靈童子才發覺。

    “少爺?”急速而來的數十道身影眨眼間就快臨到了遠威商會的上空時,紫魚才睜開眼睛來,美目看着邊上的葉琅疑惑叫道!

    “噓!”知道紫魚在疑惑什麼,葉琅沒有說話,在嘴脣上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來者何人?!”上空出現這麼大的動靜自然是引起了遠威商會強者們的注意,數道身影從各個角落怒射升空,爲首的王伯和和烏雷如臨大敵般的看着遠處射來的身影大聲喝問道!相隔還有點距離,面目也不是能看的很清楚,所以王伯等人一時間沒有把清元子等人認出來,再加上林城是走在後面就更沒有注意了!

    “王供奉,不得無禮!還不快快拜見諸位長老和少閣主!”來人身形極快,來到王伯等人前方不遠,林城從隊伍後面來到前面,向王伯等人沉聲說道!

    “會長!屬下參見少閣主!參見諸位長老!”看到林城現身,王伯等人都是老江湖了,林城的話音剛落衆人的身形就在虛空伏下大禮參見起來!

    “起來吧,殿主大人安排在何處歇息?”林城揮了揮手讓王伯等人站起身來後開口問道,昨晚走後,也不知道王伯把葉琅等人安排在什麼地方歇息起來!

    “在靜園裏!”昨晚王伯去安排葉琅等人的住處去了,所以沒有聽到後面林城和葉琅等人的談話,那當然也就不知道林城昨晚是去進內城去了,現在林城一大早就帶着數十位長老前來,也不知道是何意了?心裏雖然驚疑,但是王伯還是指了指葉琅那般的小閣樓回道!

    “好了,你們先退下吧!”知道了地方,站在最前面的清元子輕聲吩咐王伯等人先下去了。

    “玄天閣清元子前來拜望殿主大人!”王伯等人下去後,清元子帶着衆人來到小閣樓前,落下身形後,站在門前抱拳輕聲說道!聲音雖輕,但是能傳出很遠,所以也不用擔心裏面的人聽不到。 “呵呵,貴客臨門,有失遠迎!”聽到外面傳來的聲音,葉琅攜帶着紫魚推開竹門,輕笑回禮道!那邊,靈童子也是出來了,開始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他們的來意,不先出來的原因也不過是禮節性的矜持一下罷了。

    “清元子見過殿主大人!”望着出來的三人,十大長老和玄玉兒都暗感吃驚,要不是林城先說過三人的特徵,衆人還真的會當着是小兩口帶小孩出來玩的了,男的玉樹臨風,女的絕美如仙子下凡,後面還跟着個小童,場景很是搞笑。但清元子也只是愣了一下後就再次上前一步見禮着!

    “清元子前輩無需多禮,老閣主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不要浪費時間,我這就隨你們去看看!”葉琅再次回了下禮後,開門見山的說道!這林城昨晚去玄天閣就是爲了救老閣主的事情,所以現在見這麼多人到了,不用說也知道是來迎接自己的了。

    “呃!好,請!”衆人一沒有想到妖神殿的殿主會這麼年輕,二沒有想到葉琅竟然這麼爽快就答應去救老閣主!愣了一下,清元子率先回過神來側身擡手邀請道!

    “請帶路!”葉琅無意再廢話,牽着紫魚的小手過來直截了當的說道。

    帶路的事情在這種場合下,依衆人的身份來排,當然是非林城莫屬了!所以在葉琅說完後,林城也是很自覺的在前面引領着葉琅往內城行去,清元子等人則與葉琅三人相隨而行!

    衆人不緊不慢的行進,也不過就是個把時辰的樣子,林城帶着衆人就又回到了玄天閣的議事大殿!

    “少閣主,清長老,據林會長說,老閣主是在十年前和數位來路不明的黑袍客大戰後就陷入了昏迷之中?而且每到月圓之夜就會渾身冒出黑煙?”衆人在大殿裏分賓主落座後不久,葉琅站起身來抱拳問道!

    “唉!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五位來路不明的強者突然來到玄天城,挑戰了城裏所有門派的強者,也殺了不少人,那時我們玄天閣還沒有出門干涉,還以爲是其它域遊歷的強者到來,過幾天就會離去,誰知道那些賊子到後來的時候竟然是要直接挑戰玄天閣,並且指名道姓的要挑戰老閣主,老閣主不理會他們的挑戰後,那些賊子就開始不停的追殺玄天閣人,至此,老閣主也知道那些人就是衝着玄天閣來的了!無奈之下,老閣主才應戰了,老閣主的修爲已經是半隻腳踏進帝元境界的人了,但是就算憑老閣主半步帝君的修爲竟然還無法戰勝那些黑袍客!那役過後,老閣主身負重傷,當我們在冰靈谷找到他的時候就已經是昏迷狀態了,而五位黑袍客卻不見了蹤影!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逃走了!”聽到葉琅的問話,清元子滿臉愁容的長嘆口氣後,把當初的經過細說了一遍!

    “玉兒莫哭!”清元子再次描述當初的場景,所有人都可以想象到那番大戰的慘烈,不然的話憑老閣主半步帝君的修爲也不會落到這般下場,大家都還沉浸在其中的時候,邊上的玄玉兒卻是在嚶嚶哭泣着,清元子溺愛似的輕輕拍了下玄玉兒因爲哭泣還在微微輕聳着的香肩,細聲安慰道。

    “那些黑袍客在施展功法的時候是不是會伴有黑霧出現?那種黑霧聞之令人慾嘔,久了皮膚出現大面積潰爛?還會偶爾出現神志不清醒的狀態?”大殿裏氣氛沉默了會兒,葉琅略有所思的再次開口問道。

    “殿主也和他們碰過面?”聽到葉琅的問話,除靈童子外,包括紫魚在內,玄玉兒和十大長老都目光驚疑的看着葉琅,清元子更是狐疑的發問道。這葉琅所說的怎麼就像是他身臨其境當初也在場看過似的?

    “呵呵,如果真的是那樣子的話,應該和遺留在這大陸的異魔族有關了!”看清元子等人臉上的表情,葉琅和靈童子對視了一眼,輕笑說道!

    數千年前的帝君大戰,異魔族毫無預兆的出現在這大陸上攪渾水,後來又一夜之間消失,時間流逝到現在,能想起來的人已經不多了,參與過當初那場大戰的人更是鳳毛麟角了!而當今大陸,要說和異魔族打交道最多的人非葉琅莫屬了!所以對清元子所說的情況,心裏已經有一半的肯定那五位黑袍客就是遺留下來的異魔族了,但是就不知道這些異魔族是從什麼地方而來的?

    “異魔族?!我們怎麼就沒有往那個方向去想呢?”聽到葉琅提起說是異魔族,十位長老都大吃一驚!清元子像是突然醒悟過來似的,看了看其他九位長老驚呼出聲道!

    “不對啊!當年帝君大戰之時,海靈域裏沒有出現過異魔族人啊?”就在清元子驚呼身後,有位長老像是回憶般的嘀咕道。

    “海靈域裏沒有出現過異魔族?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對於那位長老的嘀咕聲,葉琅卻是聽清楚了,也是驚疑問道!當年帝君大戰,那麼多的異魔族出現,竟然沒有波及到這海靈域?

    “當年帝君大戰時,據說炎武殿主來海靈域徵召了不少強者,帶去了中域參戰,其中有消息傳回來說戰場出現了外族勢力,說是異魔族人,但是等大戰結束了,海靈域也沒有出現過異魔族人!”聽到葉琅的疑問,清元子解釋道。

    “那就搞不明白了,當年這裏沒有出現異魔族人,爲何十年前會冒出如此相像之人了?”半信半疑的聽着清元子說完,葉琅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了。按以往碰到的情況,出現異魔族人的地方,都是因爲異魔族人當年在那裏參戰過,也有些是被封印過的。

    “還是先去看看老閣主的情況再說吧?”坐在那些想半天沒有想出什麼可能的答案來,葉琅想來想去還是去問當事人了,站起身來看着諸位長老說道。

    “好吧,冰宮不適宜太多的人進去,一次最多三人,還是老夫和少閣主陪同殿主進去吧?”太多葉琅說先去看老閣主的情況,清元子也是站起身來向葉琅詢問似的說道。

    “無妨,就由二位陪我去一趟好了!”聽到清元子說那對方一次不能去的人多,葉琅也是輕輕拍了拍紫魚的肩膀再和靈童子對視了一眼,擺手說道!而靈童子在接到葉琅的目光後也是微微的點了下頭。

    見葉琅同意,清元子也不再多說,轉身和玄玉兒陪同着葉琅就出大殿來往老閣主的養身之地冰宮而去了!

    玄天閣雖然是在內城,但是佔地面積極大,有山有水,有街道,四周的城牆也是高大厚實。冰宮的位置在城中央,從議事大殿出來,要經過數條街道,那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各自生意在忙碌着,不仔細看的話和外城的街道沒什麼兩樣,但是細看之下卻會發現這內城裏遇到的每一個人所穿衣袍的左胸前都有個圖案標誌,一座迷你型的小閣樓處在雲霧之中!

    認識清元子大長老的人不多,但是認識少閣主的人還是不少,見三個人過來,人羣基本上都會自動分開來的,一路所過,雖然不認識被少閣主和大長老所陪的少年是誰,但是都在議論紛紛,在這內城的玄天閣裏,門下弟子不會少於五萬人,能讓平日裏難得一見的大長老所陪,想來那少年不是尋常人物了!

    對於三人的到來,門下弟子感到好奇,但是對三人所去的目的地大家更是好奇,有人已經看出來了三人所去方向正是內城禁地¬——冰宮!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