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就這麼看着靠着自己已經是昏昏欲睡的姑娘,這一張容顏的確是令人心動,可是相比劉佳玲來說,這隻算個普通貨色。

    羅齊勇嘆了一口氣,快速的離開了凳子。

    “你這是要做什麼?”

    靠在旁邊的姑娘也是感覺到了不對勁,情緒有些不愉快。

    “總裁,你就放心吧。這件事我一定給你做好了。畢竟我也做你祕書這麼多年了,這麼一點小事還是可以做好的。只要是你的吩咐我都會全力以赴去做。總裁,現在要是沒有什麼事情我就先過去忙去了。”祕書立馬拍着胸脯保證說道,畢竟這也是在總裁面前表現的機會呢,不管怎麼說都要把這件事情給辦好了。

    “嗯呢,行,這件事情趕緊去辦吧。他可是我兄弟,以後他有什麼事情就相當於是我的事情,不要怠慢了。”殷炟再一次提醒。

    “好的,總裁。我知道了,那我先去忙了。”祕書繼續說道。

    殷炟隨即於是便示意祕書下去趕緊做去。

    …………

    另一邊的陳長壽,不管平時再怎麼冷靜鎮定,但是第一次出現這麼多女生在這對自己扶手弄騷,這也實在是受不了,所以便有一些尷尬的就跑了出去了。由於一個人尷尬的跑了出去以後,也沒有什麼其他好的地方可以去,於是便回到自己在車上坐着。其實在車上坐了這麼一會兒,便思考了很多的事情,更多的是坐在車上以後想了想自己近期的這段遭遇。

    這段時間自己遇到的事情很多,算不上有什麼驚心動魄的,但是其實這段時間的經歷有好有壞,好的是因爲這段時間因爲自己治療了不少的人,並且這些人還大部分都是臨海市數一數二的有錢人物,因此現在自己也算是有車有房的有錢一族了,就像現在豪車別墅自己全部都有。

    但是還是有不好的事情,這就是因爲自己現在年輕,哪怕是給人看病治療的話,還是會被人輕視,這一點雖然讓陳長壽整個人都感覺十分無奈,但是有沒有辦法。就像對於救治鄭家的孫子來說,如果最開始他們願意相信自己的話,孩子可能就不會受那麼多委屈了,也就不會受那麼多病痛的折磨了。但是就因爲自己太過於年輕,說出來的話都沒有幾個人會信服,因此,白白的讓孩子多遭受了那麼多的病痛,雖然後面經過自己的全力治療,孩子以及遠離了危險。但是畢竟在現在這個社會時代,所有人對於中醫的瞭解都是年齡大的醫生纔有能力,甚至很多人都認爲中醫只有年齡大的纔有那些什麼經驗以及行醫資格。自己這段時間也是因爲年齡的問題而吃了不少虧。但是,陳長壽從來也不後悔,因爲哪怕你現在不相信,但是之後你總會遇到這類事情,最終還是會因爲畢竟而找上自己的。

    陳長壽由於這段時間簡單的幾次治療,認識了不少有錢的人,其實也就像今天的這個殷炟,其實,陳長壽也知道他做這麼多是爲了和自己結交,畢竟在現在的這個社會時代,一個醫生能夠救治一家人的生命。而且,殷炟願意花費這麼大的代價,其實還有因爲自己不僅僅是隻會醫術,就拿他那天的風水問題,自己也給他解決好了。

    因此這也是他願意花這麼大代價來結交自己的原因。 棄婦驚華:腹黑王爺寵萌妃 ,陳長壽根本想都不敢想。因爲陳長壽和殷炟基本上就屬於兩個世界的人,其實在這一點上陳長壽還是十分感謝系統的,自從自己擁有系統的第一天起,他就已經讓自己的生活變得翻天覆地了。畢竟是因爲系統帶給自己這麼多榮華富貴,帶給了自己別人想都不敢想的生活。以前的自己或許有一些膽小,但是現在,陳長壽根本不會去畏懼身邊的所有不好的語言,因爲他足夠相信,自己會是一個優秀的個體。


    坐在車上又思考了一會兒,好不容易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陳長壽打算開車去步行街看一看殷炟送給自己的那套門面房,本來剛剛想到要去看着他們面放的時候還有一些開心,但是仔細想了一下,自己當時只顧着看他們面房的地理位置以及它裏面的裝修風格,甚至,自己也只知道他是在街上。其他的,好像對於他的具體位置並沒有太瞭解。就只是知道他在步行街,是屬於步行街的一套門面房。但是步行街有那麼多即將出售或者已經出售的門面,自己也根本不知道他具體是哪一個,最終陳長壽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因爲沒辦法去看他自己擁有的第一個門面房,自己也不知道具體地方。

    本來想着直接也回家裏,但是忽然之間就想到今天鄭鳳榮給自己送來的那套別墅鑰匙,畢竟那套房子現在已經屬於自己了,所以現在不管是怎麼樣,自己也應該過去看一下。並且鄭鳳榮說這套房子也已經裝修好了,包括裏邊的所有的傢俱擺設全部都已經放置完畢就等着陳長壽過去驗收一下。並且鄭鳳榮還告訴陳長壽,到達別墅之後看一看還有什麼傢俱需要改變的以及周圍的花園的什麼裝飾不管是哪一點,只要需要修改的都可以聯繫鄭鳳榮,他隨時派人過來。

    鄭家就他們在臨海市的產業來說,涉及面也比較廣泛。就拿鄭鳳榮送給陳長壽的這一套別墅來說,這整個的這一天的整個別墅區域都屬於鄭家的產業,陳長壽通過手機大概確定了一下這套別墅的所在區域,於是開車變行使着像這套別墅過去。

    這一整套的別墅區域名字叫做琳琅別墅區,周圍的環境可以用山清水秀來形容了,陳長壽看了看這是一整題的環境,其實心裏有一些感慨說的:果然是有錢人住的地方呀!就我這麼一個窮小夥子,居然也住上了這套別墅,簡直就是造化弄人呀!這是以前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沒想到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實現了。 本來 最開始陳長壽看到外面一層一層的安保設施,還有那來回不停巡邏的保安,還覺得自己進入這裏比較麻煩的,因爲自己目前只有這套別墅的房產證所有權以及這把鑰匙,其他剩下的什麼都沒有了。並且這裏的保安根本都沒有見過自己,所以,陳長壽總覺得進去的話比較困難。

    他硬着頭皮走到了保安室,準備把這件事情解釋一下,誰知道陳長壽剛一張嘴開口說話,說了自己的來意,保安就立馬知道了,並且還和陳長壽說了一下,扁直接讓他進入別墅區了。

    原來是鄭鳳榮早已經安排自己家的管家過來和這邊的保安說了,不然的話,陳長壽這一次進入別墅區也沒有這麼輕鬆呀!保安還細心的把陳長壽的個人信息以及指紋都錄入到了這一片區域的檔案裏,方便下一次陳長壽直接進入別墅區域。

    進入別墅區以後,陳長壽此處觀察了周圍的環境,的確是平常小區所達不到的這種環境。依山傍水,甚至還有小公園以及各種的噴泉,環境可以用一幅畫來形容了。

    往前走了幾步大概也就是鄭鳳榮送給陳長壽的這套別墅了,這一套別墅屬於整個的中心區域,不論是往哪邊走,路程都比較便捷方便。

    恰好手裏帶着鑰匙,於是便直接打開門,進去別墅裏邊看一看。其實在剛一進去以後,陳長壽就已經被着豪華的裝修風格給吸引了,三層樓的別墅,整個的裝修都是偏歐式風格的,怎麼看都是一副貴族氣息,本來前面陳長壽就已經有一些感嘆到了。誰知道現在進入這個別墅以後更加的感慨:果然這纔是富人過的生活呀!我這一個平民老百姓居然還可以住這麼好的房子。簡直就是造化弄人呀!

    陳長壽從一樓到三樓,每個房間都挨個走了個遍,包括廚房,書房以及臥室這些都看了一下,看到這每個房間的擺設都感覺還是挺不錯的。

    整個從一樓走到三樓以後,在這整個房間溜達了一圈,居然感覺到走累了,想了想,反正這畢竟是自己的房子,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於是又回到二樓走到了主臥,看見那一張兩米大的大牀,忍不住一下蹦過去跳在牀上,最後就躺了下來,躺下來沒幾分鐘之後便感覺到了睏意。

    本來打算直接睡一會兒,隨後在忙其他的事情呢,可是就在陳長壽感覺自己剛剛睡着差不多也就半個小時以後,可是這個時候不湊巧的是手機卻響了起來。

    陳長壽直接按了一個掛斷鍵,隨後便繼續睡覺,可是當他掛了沒幾分鐘以後,電話又一次響起來了。

    陳長壽無奈的揉了揉頭髮,又揉了揉自己睡眼惺忪的眼睛,最後沒辦法,只能把電話接起來,不過接電話的時候語氣並不太好。

    “誰呀幹啥呀?有什麼事情就快說。”陳長壽帶着一些起牀氣的說道。

    “哈哈,你這是在睡覺吧?是我今天咱們剛在機場見過啦,羅文強。這次清醒了一點沒有。”羅文強雖然聽到這個不太好的語氣,但是也並沒有生氣,畢竟在一起相處了三年,也是知道他的一些習慣的。


    經過羅文強的這麼一提醒,陳長壽這纔有一點清醒了,有一些不好意思的回答說到:“抱歉啊,剛剛睡着,不知道是你。怎麼了?打電話有什麼事情嗎?”陳長壽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對於打電話這件事情有些莫名其妙。

    羅文強立馬提醒說道:“你瞧瞧你這個腦子,那會兒我還在機場和你說呢,正好我不是現在也過來這裏了嗎?把咱們班的些老同學呀,都教育教咱們聚一聚,聊聊天說說話。畢竟這都這麼多年沒見了。現在給你打電話就是這個原因。我已經聯繫咱們班以前的大部分人啦。後天晚上聚會。就是問問你這個時間點,你有沒有時間?”

    “後天晚上嗎?”陳長壽尤其是再次確認了一下。

    羅文強也沒有說比較煩躁,而是再一次重複又說了一下:“嗯,是的,就是後天晚上。就是問問你有沒有什麼其他的安排,要是沒有安排的話咱們就過去聚一聚。要是有其他安排的話,你也看看能不能排開一些,畢竟呢,咱們這一次聚會也比較難得。你說對吧?”


    陳長壽想也沒有想便立馬回答說道:“好的,後天晚上我過去。那時間地點呢?這個定了嗎?”

    “既然能給你打着電話,說明都已經定好了呀!你放心,現在電話掛了,我立馬把地點和時間全部都發給你。保證呀,在你來之前把事情都辦的妥妥的。”

    “嗯呢,行了,那你把地址還有時間都發給我吧。除了這件事情還有其他什麼事情嗎?要是沒有什麼事情我就繼續睡覺了。”

    羅文強無奈的笑了笑,說道:“行,行,行,你是大哥。沒有其他什麼事情了,就這一件。那掛了吧,你再睡一會兒。我把地址發給你就行了。”

    陳長壽聽完羅文強把這話說完之後直接就把電話掛斷,立馬躺在牀上安然的入睡了。這一次覺也是這幾天來睡得最安穩的一次。

    這一覺睡的時間也比較長,醒了以後也沒有其他什麼事做,於是便窩在這個別墅裏邊待了兩天,一直到聚會的當天晚上,聚會的前一個小時,陳長壽這才慢吞吞的收拾東西準備趕往羅文強給他發的地址。

    這一路上的行駛速度也不算太快,大概過了20分鐘左右,陳長壽就已經到達羅文強所說的目的地了,從車上下來以後,看着漸漸暗下來的天色,還有這路邊人來人往的街道,甚至還有在馬路上依舊在堵車的紅綠燈,都讓陳長壽充滿了各種感慨,其實在初中的時候,陳長壽和班裏面的同學大面積的關係並不是特別好,本來他比較安靜的人,雖然對待個別事情上或許有一些放蕩不羈,但是平時和班裏面的同學基本上是沒有什麼交集,有的也只是那麼三兩個關係比較好的,一想到羅文強這一次叫了班裏面大部分的同學,陳長壽心裏就不僅有一些忐忑,不知道以自己現在的狀態,怎麼去面對原來的老同學。

    雖然開始還是有一些不自信,但是,還是覺得默默地加油,告訴自己自己可以的。

    於是在門口站了兩分鐘便走進這個豪華的大酒店,一進去之後果然是五星級的酒店,裝修的就特別氣派,而且門口迎賓的這幾位服務生態度也特別好。並沒有因爲陳長壽穿的比較樸素就拒之門外。 剛走到前面的前臺,前臺服務員就立馬微笑着詢問:“先生您好,我是咱們酒店的前臺服 務生,請問您是過來吃飯還是有預約呀?”

    “哦,我是有預約。請問你們這邊的包間6666,這個包間在哪裏呀?可以帶我過去嗎?”陳長壽有禮貌的回答。

    “嗯呢,好的,先生,那我帶您過去。6666包間是在咱們這個酒店的六樓左手邊的第二個,你跟我過來這邊有電梯。”說完,彎着腰,用另一邊的手指着電梯的方向。

    過了沒幾分鐘,服務生已經將陳長壽該到了這個包間門口,於是便下去了,離開之前還微笑着告訴陳長壽,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打前臺電話,說完以後便繼續下樓去了前臺。

    陳長壽站在門口整理了自己的衣服,整理衣服的時候聽見裏面的聲音特別雜。聽見有的人在誇讚自己最近的狀態,還有的人在講述自己的事業,包間裏邊好不熱鬧呀!


    “葉磊,好久不見呀!看你今天這一身簡直春光滿面呀!看來是最近的生活過的不錯呀。”羅文強在一邊笑着詢問,和老同學的距離,就這麼一句話就給拉近了。

    “哈哈,你這話說的我可是有點受寵若驚了呀。的確是跟你生活過的還不錯。尤其是事業上,你看這不總裁又給我佈置了一個新的項目,前一個項目才小小的掙了將近100萬,這個項目估計也差不多。”葉磊一聽到有人誇讚自己,自然忍不住得瑟一番。想要在這羣老同學的面前衝一衝門面。

    葉磊前面剛意思的說了這幾句,立馬就有幾個劉旭拍馬的人跟着上去,繼續拍着馬屁說道:“磊哥,當年你就是這麼有遠見,現在你還是這麼優秀呀!能夠跟你成爲同學簡直是三生有幸了。”

    “對呀,還是磊哥你比較優秀。你也不要謙虛啦!剛纔你來的時候開的車我都已經看見了。那輛車一般人可都開不起呀。”

    “哈哈,你們不要這麼再誇了。在誇我可就真的要飄了。”葉磊雖然嘴上說着讓其他人不要恭維自己,但是其實心裏還是比較得瑟的。

    畢竟自己現在這一幫初中同學,結婚的結婚,忙事業的忙事業,自己現在也纔是20多歲,又沒有女朋友什麼的,更何況自己現在在這裏混的也不錯,因此初中同學裏面有一些現在還沒有結婚的單身女性,自然忍不住想要多多的誇讚葉磊一番,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引起葉磊的注意。

    前面剛剛有幾個人誇讚完了葉磊,誰知道接下來的拍馬屁的聲音就蓋過了這一波。


    “哎呀,杜經理,看你這一身西裝革領的,看來你對於這次的聚會也是很重視呀。快快快這邊坐。”這個人就是剛剛在陳長壽之前進入這個包間的杜凱可,年紀輕輕的自己已經開了公司了,甚至還和國家有一些經濟上的合作,所以現在也算是一個挺成功的人了。

    “本來就應該重視呀!咱們這同學聚會難得聚一起嘛,你們也都不要站着呀,坐着坐着就行了。”說完以後,走到了其中一個人面前,也就是剛剛給他把凳子拉開讓他坐這邊的那個人。

    杜凱可坐下以後還假裝有一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哎呀,陳劍華,你給我把凳子拉開,我多不好意思呀!下一次可千萬不要這樣了。來來來,你也坐下吧。”

    杜凱可剛剛坐在凳子上以後,前面還有一些對着葉磊溜鬚拍馬的人此刻立馬轉了方向,就像牆頭草一樣,現在又在拍着杜凱可的馬屁,讓前一秒還在衆星捧月般的葉磊,一下子就像被打入冷宮一樣。

    葉磊表面上還在微笑着歡迎杜凱可的到來,其實心裏面還是特別的不屑一顧:不就是自己開創了一個公司嘛,還以爲自己高人一等呢,你這公司也遲早倒閉。要不是你今天一直都被衆星捧月的,應該是我,可是誰知道你一來居然搶了我的風頭。哼,要不是礙於同學一場老子早都和你幹起來了。

    葉磊心裏想着覺得他已經搶走了自己的風頭,這一整張桌子上最重要的那個位置自己應該坐上去,心裏想着便直接過去坐了上去。杜凱可本來前面還被人恭維着,但是圍着這個桌子掃了一眼之後,看到原本屬於自己的位置卻被葉磊坐着,頓時也有一些不開心了。但是不管怎麼說也算是商場上混進了幾年的,還是有一些沉的住氣的。

    杜凱可微笑着和周圍的人打了一個照面,於是便對着羅文強說道:“咱們現在人已經來的差不多了吧?”

    “應該差不多了吧。剩下沒來的應該也是個別人。或許應該是路上堵車了吧,來的路上有點慢。”羅文強掃了一眼看到還是有幾個熟人還沒有到場,於是便解釋着。

    杜凱可纔沒有管他到底說的什麼,而是繼續把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又說了出來:“我感覺人也應該差不多了。畢竟你可是這一次的做東之人啊,咱們這一次的位置自然是由你來安排了。畢竟每一次商場上的飯局,這個作爲一次安排可是有很大的講究呢。你可是要好好給咱們安排一下呢。”

    本來前邊杜凱可說話,羅文強還沒有其他什麼想法呢,但是這個時候杜凱可把這個話說到明處了,羅文強就有一些犯難了,畢竟不管這個座位怎麼安排都會得罪一些人的。更何況現在葉磊已經坐上了那個最重要的座位,這讓羅文強不管怎麼安排都會得罪人的。

    如果雖然羅文強覺得這件事情比較棘手,但是表面上還是一臉泰然的說道:“杜哥先不要着急嘛!咱們現在的人還沒有來齊呢。等到人來齊了,咱們再說可以嗎?”

    杜凱可抓住了羅文強嘴裏的話柄,原來還有比自己晚來的人呢,於是有一些變了臉說道:“咱們這麼多人都來了,就差那一兩個了。意思是他們有那麼忙嗎?我這好歹還是自己創了一個公司呢,也沒有他們這麼忙呀。讓這麼多人都等着他們一兩個,好嘛?”

    杜凱可前面剛說完,後面立馬有幾個拍馬屁的讓請隨着就說了出來:“就是。就是的。一般最後來的都是說明人家身份比較高的。咱們這一幫老同學裏面居然還有比杜哥身份更高的人嗎?”

    羅文強這個時候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打圓場的,於是有一些不好意思的對今天過來的這些同學說道:“咱們這個時間應該也就是一般人都下班時間,所以呀,出門的話難免會堵車。而且後面來的這幾個同學也不是故意的嘛。咱們現在大家都是上班的,互相體諒一下就好了。” “算了算了。反正今天都是你做東。那就聽你的吧,咱們再等一等。”杜凱可仿 佛自己特別大度的一樣,說了這幾句話。

    葉磊也不甘示弱的說着:“嗯呢,沒事再等一等吧。反正也咱們來了這一會兒了,也不是差這三五分鐘的。”

    羅文強剛剛鬆了一口氣,想着這好不容易自己才逃過了一劫。

    這個時候就響起了敲門聲。

    “咚咚咚……”

    “真的很抱歉。讓大家等我等了這麼長時間了。因爲現在下班時間路上有一些堵車了。所以路上過來的也就比較慢。讓大家久等了,真的特別抱歉啊。”陳長壽瞧完門以後,便推開門進來,知道自己來的比較晚,所以剛以進包間門之後便立馬和同學們道歉。

    雖然都是老同學了,但是由於以前陳長壽和大家的接觸並不多,而且現在距離初中畢業已經過去好多年了,雖然有一些人已經不記得了陳長壽到底是誰了。所以這個時候不免有一些人已經開始悄悄私語了。

    “哎,這是誰呀?你還記得嗎?我怎麼都沒有印象了呀?”

    “額,我只是感覺有些熟悉,但是也不記得具體是誰了。你們誰認識嗎?”

    這個時候旁邊纔有一個人小聲的說道:“他就是陳長壽啊,這次你們應該想起來了吧?我之所以記得他還是當時有一次他幫過我呢。”

    “奧,原來是他呀!當時他總是在睡覺,但是成績卻一直都比較靠前。當時我還因爲這個嫉妒他好久呢。”

    “哈哈,你也是很優秀的。居然因爲這個還嫉妒。不過呀,當時他的確那個腦子挺聰明的,我倒是不嫉妒,就是挺羨慕的。”

    由於陳長壽的到來,讓很多人都開始竊竊私語在談論陳長壽了。

    其實上初中時候的陳長壽,學習成績並不差,甚至還在班上前幾名呢,但是羣裏很多人都比較無奈而且又無法接受的是陳長壽上課有2/3的時間都是在睡覺,其他人在努力學習的時候他在睡覺,其他人運動鍛鍊的時候他在睡覺,總之,他的初中幾乎都是在睡覺中度過的。

    但是一直在睡覺,成績卻不差。這就讓一些嫉妒他的人開始在背後傳他的壞話,有些話肯定也就是一傳十十傳百的就給傳了出去了,陳長壽當時也聽到了這些謠言,但是當時的陳長壽反正覺得這些並沒有實質性的傷害他,所以對於這些不切實際的話也就沒有解釋,導致那些謠言過去了這麼久,依然還在這些同學的耳中傳播。

    陳長壽的名字,現在在這個包間坐着的人幾乎也都知道了。尤其是剛纔那個牆頭草的姬治崗這個時候就像出頭鳥一般又站了出來。

    “哎呦,原來是當時咱們班的睡神——陳長壽呀。這都過去這麼多年了,還真有一些認不出來了。今天不管怎麼說都是同學聚會呢。你怎麼還是穿的這麼寒磣呀?不會是這些年過的不太好吧?過得不好你就說咱班同學這麼多呢。每個人給你捐點錢,咱們湊一湊,你的生活還是過得去的。這些呀,你不要不好意思說啊。畢竟咱們可是同學一場呢。”

    陳長壽雖然也是聽出了姬治崗話中的尖酸刻薄的語氣,但是由於陳長壽雖然過去這麼多年了,但是有一些性格還是沒有變的。比如說這個時候的表現就沒有改變,當時那麼多人瘋傳那個謠言陳長壽也沒有多少解釋,今天又遇到姬治崗這麼尖酸刻薄的諷刺,同樣也並沒有說其他什麼,而是用淡淡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就沒有再說什麼其他的。

    雖然陳長壽並沒有說什麼,但是羅文強心裏卻覺得十分不舒服,於是便有些生氣的說道:“姬治崗,你說這話什麼意思呀?不會說話就不要說。沒有人把你當啞巴。”

    姬治崗這個時候立馬有一些變化,因爲他這麼多年過的生活並不是特別好,難得看到一個陳長壽穿的比自己還差,所以自然忍不住想要多諷刺幾句,但是又因爲的話說的有一些過了,導致羅文強已經有一些不高興了。

    於是,姬治崗有一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哈哈,你可不要往心裏去呀!我這個人吧,平時說話也就這樣。性格呢,也算是比較直率了。咱們畢竟也是多年的同學啦,你也瞭解我的爲人。趕緊過來坐吧,畢竟呀,你看咱們這一個公司的大老闆都在這坐着等你呢,等會呀,這一桌子菜你可要多吃一點。這裏畢竟是五星級的酒店,這裏的一些菜品可是你見到沒有見過的呢。”

    雖然嘴上解釋着一些話,但是還是能從他的話裏面聽到一些貶低人的語氣。

    羅文強這時已經氣得準備想要上去打姬治崗了,但是被旁邊的一個女同學拉了一下,這個女同學就是當時他們班裏性格比較溫柔的王馨。

    “不要吵了吧!大家都靜一靜。咱們都畢業這麼多年了,今天能夠在這裏重新聚起來的畢竟都是老同學。更何況大家都是老同學,有問題嘴上說着不能解決呀?剛何況你還是這次邀請他們的人呢,你可是這次聚餐的做東人,你要是直接動手也有一些說不過去,這可是直接就讓咱們班出現了內訌呀。都安靜兩分鐘也不要吵啦,這件事情就先這樣吧。人家都到齊了,你先過去解決其他的事情吧。”王馨說完以後便支開了羅文強。

    “陳長壽,今天的事情你也不要往心裏去。咱們班的很多同學你也是有了解的。有些人呀,就是那樣。你也就別理他了。走吧,咱們過去桌子上坐下來再說。”說完以後,便拉着陳長壽往桌子那邊走過去。

    陳長壽本來就對一個跳樑小醜並不感冒,所以他說的很多話也沒有往心裏去。但是時隔這麼久,班裏面的這個王馨還是像以前一樣,會維護自己的同學,其實就在這一刻,陳長壽感覺心裏還是暖暖的,至少自己的初中還是有遇到幾個比較好的同學的。

    包間裏面由於剛纔陳長壽進入包間引來的一陣騷動已經過去了,可是這個時候,忽然包間外邊響起了一陣吵鬧聲,本來其他人並沒有因爲這個吵鬧聲而終止聊天,但是忽然間卻發生了一聲聲響。

    陳長壽由於自己有系統的緣故,所以在這些人在外面爭吵的時候,系統已經在提醒自己了。

    “叮……”

    “系統檢測的宿主意願,現在立馬爲您開啓系統。”

    “系統檢測結果:外面出現幾個人要強行爭取這個包間的使用權。可能會發生爭執。系統提醒您,請你遠離這個是非之地。以免發生一些其他不必要的麻煩。” 陳長壽聽到系統的提醒以後,本來想過去告訴羅文強的,但是還不等自己走過去告訴羅文強的時候,就已經發生了一聲聲響。

    “嘭……”的一聲,這個包間門就被踹開了。

    “6666包間的人,現 在的都給我出去。什麼叫你們提前預定了呀?老子想佔這個包間還沒有人敢說不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