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就算葉家亡了,葉家的魂也不能丟!

    就算魂散了,葉家的精神也要永駐在天神大陸!

    然而,即便心頭如何鬥志昂揚,也不得不面前此時的現實,看著節節敗退的葉家眾人,葉天心頭的慌張也是越來越明顯,儘管拳頭之下的秦家軍一個個凄慘不已,然而葉天心頭卻依然是有著一抹難以掩飾的擔憂。

    而與此同時,葉天也是看到,葉鞘已經體力不支,他只有十歲半的年紀,實力也剛剛突破到靈力第五段,如今面對這般極致的戰鬥,他已經表現出一陣虛弱之感。

    此時此刻,葉天也是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開始逐漸產生枯竭之感,當即葉天便是轉頭看向葉家眾人,一個個皆是有著一抹明顯的疲憊!

    「葉少爺!堅持住!我們還等著你給我們找媳婦兒呢!」

    就在此時,人群之中那正在廝殺的幾名侍衛中,有著一名侍衛滿臉帶血的看著葉天,大聲吼道。

    聞言,葉天感覺自己的眼眶之中頓時便是一陣濕潤。

    這抹濕潤,只怕只有葉天自己心中清楚,那是怎樣的一種感受!

    那侍衛喊完之後,便是迅速轉頭,再度阻擋下一名秦家侍衛的大刀,便是再度陷入一場混戰。

    而與此同時,那侍衛卻是再度對著另一邊的人大喊道:「乾龍!你好好想清楚,我剛剛跟你說的話,究竟怎樣才是對的?!」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他頭頂之上的大刀便是再度下降一段距離,眼看著就要砍在他的腦袋之上,他那支撐著長劍的手臂已經開始一陣劇烈的顫抖。

    而與此同時,對面那被稱為乾龍的人也是突然轉身,旋即看著他那艱難的樣子,遲疑了良久后,大口大口喘了幾口粗氣,乾龍終於是對著他跑了過來。

    「咔!」

    乾龍手中的大刀對著他的方向砍了下去,然而砍的人卻並不是他,而是拿刀架在他頭頂的那個人。

    那個秦家軍一臉不可置信的轉身看著那對著他脖子砍下去的乾龍,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便是躺在了地上!

    隨著乾龍走向他,乾龍身後的幾個侍衛也是走向了乾龍。

    而與此同時,葉天也終於是抽出一絲時間,將目光投向他們,當即葉天卻是一怔,他乾龍赫然便是之前自己在半路上放走的侍衛領頭。

    旋即乾龍幾人的目光也是轉向了葉天,而後他們對著葉天抱了抱拳,雖然什麼話都沒說,但是葉天卻看得出來他們臉上那抹堅定的表情代表著什麼!

    當即i,乾龍再度轉身,只不過這一次他砍的人不再是葉家人,而是秦家人!

    見到這一幕,葉天眼眶之中的濕潤頓時更加明顯,然而那兩眶淚卻是始終沒有落下,然而葉天的心中卻已經是鬆了一大口氣。

    混戰依然繼續,夜色依然低垂,秦傲天和葉戰二人通幽境中期的靈力能量擴散而開,將周圍的樹木都是吹動的一陣「唦唦」作響,那般動靜,比冬夜的寒風都要凜冽!

    而隨著這裡的一片混戰,靈力能量也是不斷傳出到郾城的各個地方,不論是實力高的,或是實力低的,皆是不約而同的感受到葉家方向傳來的一陣陣或強或弱的靈力能量波動!

    與此同時,郾城眾人便是一個個從房間之中走出,紛紛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投向葉家的方向。

    最後,當他們確定葉家方向的確在發生著一場空前混戰的時候,他們終於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對著葉家方向飛奔而來!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郾城的所有人,不論什麼實力,紛紛對著葉家方向趕來!

    哪怕是平日不怎麼露面的一些隱士也是在此時現身,因為!葉家和秦家是郾城的兩大巨頭!

    此時,葉家發生混戰,不管是不是和秦家的混戰,都將意味著這場混戰之後,郾城的格局必定發生巨大的變化!

    今晚,將是葉家生死存亡之際!郾城的所有人怎能不上心?

    當初葉家剛從國都來到郾城的時候,那是轟動一方的存在,後來隨著葉家天才少爺葉天的光芒漸漏,葉家在郾城的地位直接是達到了不可撼動的地步!

    但是,就在半年前的家族比武之後,葉家便是徹底失去了之前的地位,就連之前一直不敢招惹葉家的秦家也是逐漸張狂了起來,近段時間秦家的所作所為,眾人個個看在眼裡,只是不敢再明面上明說而已。

    然而今晚,這一切都將隨著這一場混戰的結束而宣告結束,究竟是秦家張狂,還是葉家的確不可撼動?就在今晚過後,徹底揭曉!

    對於這一幕,郾城的所有都不願意錯過!當然,也包括藏寶閣的道淵和蓮姬!

    不過道淵此時心中所想的卻是另一件事。

    那就是,葉家的天才葉天已死,那麼整個葉家對道淵而言,也就顯得無足輕重了,他堂堂藏寶閣的煉丹師,之前之所以和葉家有著各種各樣的牽涉,都是因為葉天。

    但是現在在他的心中已經確定葉天已死,所以他今晚前來,也只是抱著一種看著葉家徹底隕落的心態而已…… 一旁的扁葫蘆瞅了眼圓葫蘆,再瞅了一眼地面,像是驚了魂般的炸跳起來。

    「有鬼啊!!救命啊!!有鬼啊!!」

    也顧不上管圓葫蘆怎麼樣了,連忙一邊瘋跑著,一邊嚷嚷。

    此時圓葫蘆似是也反映了過來,也顧不上喊疼了,連忙撿起地上的斷肢,見鬼了一般的跑出了沐靈夕的視線。

    直到兩隻葫蘆早已消失在沐靈夕的視線中時,沐靈夕還怔愣著,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主人! 帝少的專寵蠻妻 主人!他們走了!沒事了!」熟悉的鳴叫聲在耳邊響起。

    沐靈夕一轉頭,看到了茉莉正站在她的箭頭。

    「剛才是怎麼回事?」沐靈夕茫然的似是自語般說道。

    「主人!剛才有人出手救了你!」

    「我怎麼沒看到啊!就一眨眼的功夫,我就被救了?」

    「剛才茉莉也沒有看清,但是確實是有人暗中出手,將那人的手切斷了!」茉莉語氣堅定的說道。

    「那這麼說,就是有人在暗中保護我嘍!」沐靈夕不確定的說道。

    「主人!是否有人在保護你,以後你可以慢慢研究,但是現在你應該先離開這裡,這片樹林讓我感覺很不安全。」茉莉焦急的說道。

    沐靈夕一想也對,反正幫自己的什麼時間查都行,但是再在這裡呆下去,指不定又會發什麼情況呢。

    想到這裡,沐靈夕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帶著茉莉迅速的朝樹林外走去。

    就在沐靈夕離開不久,一個隱藏在一棵巨樹上的黑色身影正朝另一個方向掠去。

    只見那黑色的身影幾個縱身間,便來到了一處莊院的湖心亭中。

    亭內宮佑冥慵懶的躺在一張墨玉榻中,一隻指節分明的大手正執著酒杯,悠閑的一飲而盡。

    「殿下,那女子正如慕公子所說,非常神秘。屬下只能查到她進城那天的信息,其他消息,無法查證,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般。這幾天她除了和軒轅洛相識接觸過外,還與暮鬼的管理者辰意外之下一同去了沁雲山莊。與這二人皆是初識,所以屬下認為,她確實毫無背景。」

    「哦!憑空出現?毫無背景?她還真是神秘的讓人好奇啊!」

    宮佑冥從墨玉榻上起身,將手中的酒杯放回到桌案上,然後說道:「子夜的兌票她既然燒掉了,卻還是去了逸仙閣,又在逸仙閣中遇到了暮鬼的辰,然後又去了沁雲山莊,你覺得這全都是巧合嗎?」

    「屬下再去調查!」那叫子熏的黑色身影跪地一禮就準備再去調查。

    「不必了!子玉!你將準備好的東西送過去給她,既然她破壞了我們的計劃,那可是要負責的。」宮佑冥一想起那有趣的女人,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一拂袖,指了指旁邊另一名叫子玉的侍從說道。

    「屬下這就去辦!」子玉一臉嚴肅的跪地領命,然後離去。

    「殿下,屬下還有一事稟報。」 雲深曉夢 子晗見子玉離開,似是又想起了什麼,連忙說道。

    「說吧!」

    「屬下在調查的途中,遇到了另一撥人,對方似乎也是在調查她。」子晗想了想說道。 夜色徹底吞噬了整個郾城,從上空看下去,整個郾城安靜的有些詭異。

    然而在地面之上方才知道,那一條條街道上,皆是有著一眾人群紛紛對著葉家的方向呼嘯而去。

    人群之中移動速度各不相同,有實力較高者,速度自然快上許多,但是相同的是,他們都是動用了自己身上所有能動用的靈力能量,盡量將自身的速度提升到極致。

    而與此同時,葉家的院落之中,眾人依然是一片混戰,經過之前的戰鬥,已經有一大批人此刻已經是躺在地上的血泊之中,再也沒有了呼吸。

    葉天此刻也是明顯感覺到一陣虛弱之感,他有些艱難的拖動著自己的身體,在人群之中穿梭而過,拳頭之上的能量也是沒有之前那般充盈,然而每一拳下去,也依然是有著一道人影倒地。

    秦傲天和葉戰的戰鬥依然在持續,而葉蒙也是沒有絲毫的閑暇,葉戰雖然實力和秦傲天不相上下,但是他畢竟平時是一個膽小怕事之人,出手自然也沒有秦傲天那般心狠手辣,導致他的攻擊威力比起秦傲天著實是小了不少。

    而且秦傲天此時被暴怒充斥著頭腦,每每出手都是殺招,所以葉蒙也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雖然他並不能在秦傲天的手中落得什麼便宜,但是有了他的參與,秦傲天方才不能抽出時間再度對葉天進行攻擊。

    在戰鬥過程當中,葉天卻是時刻注意著人群當中葉家的軍力,此時此刻,葉家軍已經損失了一半有餘!在那混戰之中,雖然秦家軍也是有著不小的傷亡,但是很顯然,葉家的傷亡比起秦家,要眼中許多。

    之前在乾龍幾個人的幫助下,葉天本以為葉家有了一點點渺小的希望,然而現在看起來,那一點點希望也是再度變得渺茫了起來。

    秦傲天舉全族之力,只為徹底剿滅葉家,而現在看來,他的這個想法,其實也並不是多麼的天馬行空。

    葉天雖然已經感受到一股難以掩飾的虛弱,然而依然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現在的戰況讓得葉天的拳頭不能有一絲鬆懈。

    而與此同時,葉天卻是再度在人群中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人正是周珊!

    公主走紅之後 之前在藥房之中的周珊不知何時出來,現在已經是和秦家侍衛軍陷入了一場混戰當中。

    葉天看著她那虛弱的身形,以及她每一次舉劍臉上都有的那抹痛苦之色,葉天心頭也是再度震了震……

    然而,身邊依然有著密密麻麻的秦家軍,容不得葉天有絲毫的走心,當即葉天便是再度陷入一陣混戰。

    隨著體內的靈力能量越來越枯竭,葉天感覺自己的身體也是越來越虛弱,然而此時葉天卻是將目光轉向葉鞘。

    葉天知道,自己現在都這般虛弱了,那麼葉鞘一定更加虛弱!

    果不其然,就在葉天望去的時候,葉鞘的手臂之上已經是有了一道刀傷!而與此同時,葉鞘的身形也是有些搖搖晃晃起來,眼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就會在敵人的刀下倒地!

    見狀,葉天迅速沖向葉鞘,而後強行將葉鞘拖進房間之中,將葉鞘放在椅子上之後,葉天吼道:「不許再出來!」

    葉天舉著手掌,用手指指著葉鞘,然而手指指尖卻是滴落下一滴滴殷紅的血滴。

    此時的葉鞘看著葉天手指那一滴滴滴落的血滴,卻是再度笑了笑,旋即說道:「生是葉家人,死是葉家魂,我們葉家沒有貪生怕死之徒!」

    說完之後,葉鞘便是再度艱難的用手掌支撐著椅子的把手,就欲再度站起來。

    然而葉天見狀,卻只好是從一旁找出一根繩子,旋即將葉鞘的身形死死的綁在椅子之上。

    而後葉天方才是長長呼了一口氣,也不顧葉鞘那掙扎的身形,當即便是再度行出房間,進入到混戰之中。

    而與此同時,來自郾城各地前來參觀的人也是陸續到場,他們一個個站在葉家大門外,有些實力高強者直接是飛躍葉家大門,而後站在葉家院落之內的房頂之上,一個個面色各異的看著下方的混戰。

    剛剛行出房間的葉天抬頭看了看那房頂之上的眾人,旋即便是再度將目光轉向院落之中的秦家侍衛軍,旋即便是再度咬了咬牙,支撐著自己虛弱的身體沖了上去!

    道淵此時也是和蓮姬徐徐來到了葉家的大門外。

    道淵手中淡定的旋轉著他的兩顆乾坤珠,面無表情的朝著葉家的院落之中看了一眼,旋即便是再度閉眼,而後對著一旁的蓮姬問道:「你說,葉家氣數盡否?」

    聞言,蓮姬卻是微微怔了怔,而後再度朝著葉家院落看了良久后,方才是再度將目光轉向那閉眼的道淵,旋即說道:「回大人,蓮姬不敢妄自猜測。」

    聞言,道淵緩緩睜開一雙老眼,而後在蓮姬一身紅衣袍上掃過,旋即緩緩嘆了一口氣,說道:「你現在看到的是什麼?」

    蓮姬再度將目光轉向葉家院落,看著那落入下風的葉家眾人,旋即再度轉頭看著道淵說道:「回大人,蓮姬看到的是葉家處於下風。」

    道淵目光盯著蓮姬,旋即緩緩點了點頭,「嗯」了一聲之後再度說道:「看到的是什麼,就是什麼,有什麼話也儘管可以跟我講,不要每一次都吞吞吐吐。」

    說完之後,道淵也是不顧蓮姬那再度彎下去的身子,便是將目光轉向葉家的院落之中,旋即再度嘆了一口氣說道:「哎……畢竟葉家那小子已經不在了,葉家的時運也算是徹底到頭了,如若不然,此次絕非葉家滅亡之……」

    道淵話未說完,他的一雙老眼頓時一凝,旋即似乎是冒出一股精光一般,身形也是不由自主的微微一顫,就連手中的乾坤珠也是突然停止了轉動!

    蓮姬見狀,有些迷茫的抬頭看了一眼道淵,旋即看著道淵那雙充滿不可置信的眼神,蓮姬也是緩緩將目光轉向葉家院落。

    而後,蓮姬紅色衣袍下的身軀直接是僵硬在原地,那依然保持著躬身的姿勢似乎是突然之間凝固一般,她那張嫵媚的臉龐之上竟是流漏出一抹不加掩飾的驚駭之色! 「能確定是誰嗎?」

    「目前無法確定。」

    「不是軒轅洛的人?」宮佑冥微一抬眼道。

    「那伙人殺氣很重,不像是軒轅商會的人。」

    「還有人注意到她了嗎?還真是熱鬧呢!」宮佑冥執起桌上的酒杯,又斟了一杯酒,然後說道:「以後多注意點!」

    子晗得了命令,瞭然的說道:「屬下明白!」

    宮佑冥朝子晗揮了揮手,子晗行了一禮便悄然退下。

    看著眼前水汽氤氳的湖面,宮佑冥似是有看到了那個眼中滿是狡詐光芒的調皮女子。

    沐靈夕帶著茉莉,兩人匆匆忙忙的回到了宿舍,此時已經距離她離開這裡的時間一天了,一進門,沐靈夕就看到了眼眶下滿是青黑的穎月。

    「穎月,你這是怎麼了?」沐靈夕心疼的問道。

    「哎呦!你可回來了!小祖宗,我整整找了你一夜,你跑哪玩去了,這才回來,這彌城有多亂,你知道嗎?」

    穎月一看到沐靈夕的身影,情緒激動之下,嘴巴像是機關槍一般的嗒嗒作響。

    「我沒去哪啊!昨天找你去了,結果沒找到,迷路了。」沐靈夕隨便找了個借口遮掩到,她可不想穎月知道自己昨天以及今天所遭遇的那些子驚心動魄。

    估計穎月要是知道了,嘴巴要擔心的停不下來了。

    「迷路了你不會問人啊!連個宿舍都找不到,你以後在這彌城可怎麼活啊!昨天晚上我可是把彌城的三街十八巷都跑了個遍,也沒找到你,你在哪躲著呢?」

    穎月終於見到沐靈夕毫髮無損的回來了,昨天找人時的擔心終於爆發了出來。

    沐靈夕見狀連忙投降道:「我的好姐姐,我昨天怕老鼠咬了我的腳,爬到樹上睡了一夜。要是知道你昨天找了我一夜,那我就算被老鼠咬也不睡在樹上了。」

    穎月見沐靈夕確實沒受什麼傷害,這才放下心來。

    也顧不上自己休息,連忙將桌上溫熱的飯菜打開給沐靈夕吃。

    「靈夕,這是我早上剛做的粥和菜,想著你回來肯定會餓,你快吃吧!」穎月一邊說,一邊打開蓋在飯菜上的蓋子,沐靈夕看著她青黑的眼眶,頓時眼睛模糊一片。

    「穎月!」沐靈夕眼中泛著淚光,鼻頭微紅的看著穎月。

    「怎麼了?」穎月看到沐靈夕這樣一幅表情在看著她,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你好像……好像…….」沐靈夕哽咽著。

    「好像什麼?」穎月被沐靈夕說的更加的一頭霧水。

    「你好像我娘!哇……」說完,沐靈夕感動的一個熊抱就將穎月抱進了懷裡,失聲痛哭起來。

    「我有那麼老嗎?」穎月被沐靈夕抱得有些懵,但是腦中的本能反應卻下意識的說道。

    然而為了逃避她問題的沐靈夕,哭得更凶了。

    就在兩人正一個哭的傷心,一個一臉的懵逼的時候,門外忽然想起了一陣敲門聲。

    「咚咚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