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就在三人議論紛紛時,沈歆忽然微微笑道:“不管是不是冕哥哥做的,我無條件相信他,如果是他做的,那他一定有他的理由,我只用在這裏耐心等着他來就行了。”

    其餘三人怔怔地看着沈歆,而後面面相覷,這個執法部年紀最小的長老最近幾年笑容越來越少,只有在說到那個人時纔會露出一點真實的笑容。

    “林冕,你快點來吧。”

    沈飛凌厲凌然三人同時在心中說道。 風陸鎮,林家廢墟中。

    林冕立在破舊的院落當中,林芊羽的身形凝現在他身邊,兩人都是有些沉默,片刻後,林芊羽終於是開口道:“小冕,走吧,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嗯,知道了姐姐。”

    林冕微微點頭,踏步走出廢墟,卻見到沈宏正在門外等着,林冕微微一愣,拱手道:“沈叔。”

    沈宏擺手笑道:“沒事,我就過來看看,打算什麼時候離開?”

    “現在。”林冕頷首答道。

    “嗯,一路小心,見到歆兒和沈毅幫我問聲好。”沈宏笑笑,頓了頓,繼續說道,“王家的事情我會幫你善後,你只管離開就行。”

    林冕神色一凜,還沒來得及開口,只聽沈宏的語氣突然是變得凝重起來:“王青陽和王雷雖然死了,但是王林和王川還在南帝學院,尤其是王林,據說他的實力已經強到了一種深不可測的地步,連老城主都不是對手。”

    “他什麼實力?”林冕疑惑道。

    “一重心劫境巔峯。”

    沈宏冷笑一聲,接着道:“王林已經有了三級城主的實力,不過尚未參加過城主評定會,要不然,這鷹城,恐怕沒人敢動他王家。”

    “該來的總會來的,既然選擇了向王家復仇,王林和王川,凡是當年動過手的,我絕對不會放過。”林冕神色平靜道。

    聽到“城主評定會”這幾個新鮮的詞語,林冕繼而好奇地扭頭問道:“城主評定會,那是什麼?”

    沈宏呵呵一笑,解釋道:“凡是自認實力足夠之人,便可以參加城主評定會,只要通過大會的考驗,便能夠成爲一城之主,雖然能夠管理一方勢力,不過卻少了很多自由,所以要不要做一名城主,也是有利有弊取決於個人。”

    “原來如此。”

    聞言,林冕點點頭,看向沈宏:“那沈叔,我就先走了,南帝學院招生大會還有兩個月就開始了,我得趕緊動身。”

    沈宏微微頷首,林冕再度拱手同他告別,一腳躍上小狼的背上,轉眼便是消失在森林邊緣。

    風陸鎮距離南帝學院上萬裏,全力趕路的話,至少也要三個月左右才能夠趕到,兩年前沈歆他們乘坐南帝學院的飛行獸,也是一個月時間才堪堪抵達南帝學院境內。

    不過林冕也不會傻到全靠腿走路,三級城市之前也是有低階飛行獸到二級城市,只要到了二級城市,便能夠通過空間傳送法陣省下一大段距離。

    從鷹城出發,林冕就做好了長途趕路的準備,在路上,順便可以開始學習學習那煉魂祕法,如果能夠修習成功,自己便能夠隨心所欲地控制怨靈人偶,再也不用擔心使用靈力操控被反噬。

    也不知道那魂老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這煉魂祕法,雖然煉製屍體的方法極其殘忍,但其上所教授的靈魂力控制之法卻十分神奇,有了林芊羽從旁指導,再加上林冕本身靈魂力強悍,所以修習起來倒是事半功倍,僅僅一個月時間,林冕已經是能夠比較熟練地掌握這種靈魂控制之法了。

    而就在這種每天刻苦修煉當中,林冕也是逐漸發現了上次同鷹天厲對戰時的神祕力量來源,那就是自己手臂上的黑色魔紋,自己曾在妖獸天墓中的一個前輩口中知曉,這魔紋來歷不俗,似乎是與林冕修煉的踏天決有關。


    伴隨着每次林冕利用踏天決強行吸收天地靈力,自己手臂上的魔紋也日漸加深,最後竟是快要覆蓋到整個手臂,平時隱藏在皮膚下,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時刻纔會出現。

    那些特定的時刻,應該就是在林冕的心緒出現極度波動的時候,魔紋能夠將林冕的力量徹底翻倍,並且,還不止是翻倍。

    上一次令得林冕直接從融靈境小成突破到一重心劫境,這樣的跨度實在是恐怖,就連林芊羽也被嚇了一大跳,不過之後林冕似乎沒有什麼後遺症,加上這踏天決和魔紋來歷神祕,姐弟倆研究一陣之後也只能放棄。

    “小冕,這黑色魔紋,以後還是不要輕易動用爲好,雖然不知有什麼弊端,但姐姐總覺得這魔紋有一種令人不太舒服的感覺。”巨大的飛行獸身上,林芊羽的聲音在林冕心中想起。

    林冕自身雖然感受不到魔紋的特別氣息,不過林芊羽的話,自己是百分百會聽,當即也是點點頭,將袖口放下,看了一眼身下遼闊的山脈和逐漸出現熱鬧的村莊城市。

    “姐,我們是不是要到了?”

    趕了一個半月時間的路程,期間跳躍了一個空間傳送法陣,乘坐了各種各樣奇特的飛行獸,終於是在南帝學院招生大會前趕到了南帝學院所在的帝臨省。

    林芊羽輕聲道:“嗯……我們的終點是距離南帝學院最近的一個二級城市,這飛行獸正在下降,說明應該要到了。”


    果不其然,十幾分鍾之後,一道巨大的城市輪廓出現在林冕的眼前,飛行獸鳳羽鳥一聲輕鳴,最後緩緩落下,停在一座高大的城門之前,城門前立着一塊高達數十米的石碑,石碑上赫然雕刻着三個大字——“邊合城”!

    從飛行獸上下來,林冕抱着小狼跟隨着絡繹不絕的人羣順利地進入了城中,長途跋涉的辛苦讓林冕也不禁有些承受不住,趕緊是找了一家客棧住了下來。

    舒舒服服地洗了一個熱水澡,換上乾淨舒服的衣服,林冕帶着小狼走出客棧,休息了一個下午,是時候該去城裏逛逛了,順便打聽一下招生大會的事情。

    在邊合城中轉了一大圈林冕才發現,這城裏果然是多了許多年齡與自己相仿的少年少女,大部分都是成羣結隊,獨自行動地很少,不過凡是那些獨自行動的實力都是不弱,林冕能夠感覺到許多年齡比自己稍大一些的人,身上氣息也是非常恐怖,同樣的,即便自己刻意隱藏,似乎也躲不過一些目光的探視。

    不過對於這些目光的探視,林冕也絲毫不懼,有林芊羽在身邊,除非是五重心劫境的強者,否則很難一眼便看穿林冕的實力。

    而那南帝學院的招生大會,也確實馬上就會開始,所以邊合城中到處都能夠看到南帝學院的巡視人員。

    “放開我,你放開我!”

    正當林冕準備進入客棧之時,不遠的突然是有着一道帶着羞憤的聲音傳來,同時還有着幾道得意的譏笑聲。

    林冕目光投去,卻發現竟然是一隊南帝學院的巡視人員同另外來參加大會的少年起了衝突,這種瑣事本來林冕是不想管的,不過那人羣中,突然是傳來一道低喝之聲,令得他不由得停下了腳步。

    “狂山,別跟他們廢話,動手!” “狂山,別跟他們廢話,動手!”

    聽到熟悉的名字,林冕停下腳步,再度是朝那人羣中看去,一道熟悉又模糊的身影擋在那南帝學院巡視人員跟前,臉色鐵青。

    這人,竟然是三年前自己在風陸鎮結交的好友,陳狂山,當初他們倆皆是因爲沒有能夠進入南帝學院而離開獨自歷練,沒想到今天還能在這邊合城再見。

    南帝學院巡視人員中,一名不過二十一二歲的短髮男子身持執法棒,居高臨下地俯視着身前幾個來參加招生大會的少年,眼中閃動輕蔑之色,這些人需要爲進入南帝學院而爭鬥,自己卻已經是南帝學院的人,在他們看來,兩者的身份似乎從根本上就要相差一等。

    “剛纔是我們的不對,我替他向你們道歉,不好意思。”爲首的陳狂山看着那短髮男子,低聲說道。

    “閻隆,你跟他們廢什麼話,結結實實暴打一頓,給這些來參加大會的小子們一個警告,免得丟了南帝學院的威風。”短髮男子身後,另一名巡視人員不懷好意地掃視了一圈四周圍觀的少年們。

    此時,那被閻隆抓住的女孩也是猛地掙脫束縛,跑到自己隊伍中間,眼眶紅潤道:“明明是你們故意撞我,還讓我們道歉。”

    “小鈺,別說了!”陳狂山輕聲喝止,似乎想早點平息閻隆爲首的巡視人員的怒火,再次拱手道,“幾位,我們剛剛入城,冒昧衝撞了幾位,真的很抱歉,希望你們看在我們是來參加招生大會的份上,原諒小妹這一次。”

    那閻隆幾人聞言不由得冷冷一笑,看着陳狂山幾人:“你們說原諒就原諒,那我們豈不是很沒面子,要是被其他學員聽到,我們還怎麼在南帝學院混?”


    面對咄咄逼人的閻隆等人,陳狂山也是緊緊咬牙,問道:“那你們到底想怎樣?”

    “怎樣?”

    閻隆對身後幾人使了個眼色,手中執法棒悄然緊握,對着陳狂山等人當頭砸去!

    “挨頓打再說!”

    嘭!

    執法棒猛然而至,陳狂山等人反應竟也不慢,體內靈力立刻涌動而出,在身體表面凝聚成一道靈力光膜,擋在身前,幾人的氣息,都是達到了通靈境小成的境界。

    “還敢反抗?!”

    普通一擊被擋開,閻隆幾人臉色變得難看起來,見陳狂山等人運轉靈力抵擋,當即也是不再客氣,身體之中靈力爆發開來,靈力灌注與執法棒身,化作重重棒影將幾人籠罩,而這幾人的實力,也有着通靈境大成的程度。

    砰砰砰!

    畢竟實力上相差一個等級,陳狂山等人招架不到幾回合,身體四周的靈力護罩便是被擊潰,執法棒攜帶着巨力,重重地落在幾個少年身上,將之擊飛而去。

    見到這種場景,周圍的少年都是不再敢說話,生怕把麻煩再惹到自己身上,這些巡視人員雖然態度令人厭惡,但實力卻是擺在那裏,讓人不敢反抗。

    “小子,下次記得走路長點眼睛!”

    閻隆手持執法棒,見爲首的陳狂山正怒目盯着自己,當即心中更爲不爽,執法棒再度掄下,竟是要砸向陳狂山的雙腿。

    “狂山!”

    那名叫小鈺的女孩赫然衝上前去,想要擋住這一棍,那閻隆眼神微微一凝,並未停下執法棒,眼見執法棒就要落在小鈺身上。

    啪!

    就在執法棒即將落在小鈺身上的瞬間,一道身形飄然而來,立在她和陳狂山身前,手掌輕描淡寫地微微一擡,那包含着閻隆怒火的執法棒戛然而止。

    “真的是仗勢欺人,好一條南帝學院的狗!”

    林冕手掌握住閻隆即將落下的執法棒,嘴中淡淡吐出一句,下一刻,手掌一甩,那閻隆便是跟着執法棒一同倒飛了出去,狠狠砸在客棧前的石獅子上,令得閻隆一聲悶哼,看起來體內也是氣血翻涌,極度難受。

    周遭的人羣望着這一幕,解釋目瞪口呆,剛纔還作威作福的閻隆,突然便是被人像甩垃圾一般甩了出去,戲劇性的變化讓所有人一時間都有點反應不過來。

    “小子,你知不知我們是誰,敢對我們動手?!”閻隆從地上爬起來,喉嚨一口腥甜,但立即被他忍了回去,看向不遠處的林冕,大聲喝道。

    林冕眼皮一擡,呵呵笑道:“南帝學院巡視的狗嘛,動手了又如何?”

    哄!


    絲毫不給閻隆等人面子的話令得周圍的人一陣鬨笑,他們也很難見到敢這樣跟南帝學院學生說話之人。

    閻隆猛一咬牙,招呼身邊幾個人:“給我上,把這傢伙押回執法部,取消他參加大會的資格!”

    幾名巡視人員聞言,立刻爆發出強悍的靈力波動,握着執法棒衝了上去,轉眼間便是靠近林冕身邊。

    面對氣勢洶洶的幾人,林冕微微搖頭:“一羣不入流的東西。”

    說罷,手臂一揮,靈力化作一張巨大手掌,狠狠地扇在了那幾名巡視人員的身上,頓時勁風席捲,幾人都是倒飛而出,其中兩人竟是重重地砸落在地昏死過去。

    一擊便是擊敗三名通靈境大成強者!

    場面立刻變得鴉雀無聲,許多準備來參加大會的學生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人,恐怕就是這次大會最強之人了吧?

    林冕一步步走進閻隆身邊,後者握着執法棒擋在胸前,驚恐道:“你真的敢打傷我們南帝學院的人,你死定了!”

    “你剛纔說你是南帝學院執法部的是吧?”林冕眯縫這眼睛,看着閻隆問道。

    閻隆見林冕如此一問,立刻冷笑出聲:“怕了是吧,識趣就趕緊磕頭認錯,否則——”

    啪!

    沒等閻隆說完,林冕猛地一巴掌扇在閻隆的臉上,雖然不重,但卻把他給打懵了,接着只聽林冕繼續道:“老子打的就是你執法部的人,如何?”

    “你——”

    啪!

    閻隆剛一張嘴,又是一巴掌扇了過來,兩邊臉頰火辣辣地痛,又聽林冕說道:“參加大會的資格不是你執法部說取消就取消的,實力爲尊,這個道理,在哪裏都適用。”

    “回去問問你們執法部的安東老瞎眼現在好不好,到時候我會給他一個驚喜,滾吧!”

    林冕提起閻隆的衣服將其丟開,閻隆見狀,立刻是和另一人攙扶着昏死過去的同伴狼狽地離開了,周遭的人羣也是慢慢退去,只剩下林冕和陳狂山幾人。

    “你是……林冕?” 林冕笑看着陳狂山,輕聲道:“狂山,好久不見。”

    “真的是你!”

    陳狂山看着眼前這個渾身散發着強悍波動的少年,絲毫不敢同三年前那個孱弱少年聯繫在一起,沒想到只是不到三年時間,林冕已經把自己徹徹底底甩在了身後。


    林冕掃視了一眼陳狂山身後那幾名少年,發現雖然這幾人只有通靈境小成的實力,但是他們之間又有一種極爲奇特的感覺,像是連呼吸的頻率都完全同步,似乎是很嚇人的默契。

    “你們的實力,如果真要動起手來,不一定會輸吧?”林冕眼皮一擡,扭頭問道。

    陳狂山一撓頭,憨厚的臉上露出頗爲自豪的笑容,說道:“沒錯,他們都是我這去年遇到的朋友,雖然實力不算出衆,但是我們之間的默契很好,如果再施展出武技陣法,那些南帝學院的人也不會贏得那麼輕鬆。”

    “狂山,他是誰啊?”那名叫做小鈺的女孩突然是閃身出來,水靈靈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林冕,好奇地問道。

    “他是我在家鄉認識的朋友,很強。”陳狂山回道。

    那叫小鈺的女孩朝林冕伸出手:“謝謝你剛纔幫忙,我叫秦小鈺,那幾位是我的堂兄們,秦真秦升秦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