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小夜啊,纔剛分開就想念曲哥我了?”

    從交情來看,夜星魂算是凌朝輝和葉煦陽的晚輩,這兩人一個是整個東海軍區的老大,另一個則是東海政壇數一數二的人物,更是自己的老領導,曲方當然不敢將自己擺着和這兩個大佬平級的地位上,自然也就用哥稱呼自己了。

    “曲哥你想多了,不是想念,而是想到。”聽到對面的打趣,夜星魂扯了扯嘴角。

    “哦?發生什麼事了?”聞絃歌而知雅意,多年政壇的摸爬滾打,如果這點言下之意都聽不出來,他曲方這十幾年也就白混了。

    夜星魂也不繞彎子,直接將事情起因經過和曲方說了一遍,當然也少不了簡略說了下有關上一次白家晚宴的事。

    “小胡啊,先去趟工業園區,”電話那頭,曲方直接給司機下達了指示,而後對夜星魂說道:“小夜,我就趕過去,我們在那匯合?”

    不愧是東海政壇的新星,做事果然雷厲風行,夜星魂暗自腹誹,“曲哥下午不是還有會?不會影響你吧。”


    “這點事花不了多少時間,如果還認我這個曲哥的話就別再和我客氣!”對面果斷傳來了笑罵的聲音。

    “好吧,曲哥,那我們廠區見!”

    掛了電話,夜星魂一踩油門,蘭博基尼在馬路上劃過一道藍色的炫影消失在茫茫車流中。

    趕往工業園區的路上,曲方也沒有瞎等,而是撥打了王一凡的手機,沒想到聽到的居然是手機關機的提示音,至於座機,他是不屑於去撥打的。

    難道他堂堂一個市長還要到處去找下屬?!

    早已在政壇中成精了的他,自然也能體會到其中釋放的信息,王一凡確實是打定主意要整白家的人,不然一個**官員在上班時間關機是很不正常的,就算是開會也只需調到靜音,根本就不需要關機!

    至於他一個大市長,解決這種事情只需要一個電話就行,但是曲方還是毫不猶豫的選擇的親自前往工業園區。

    這是他在表態,表達他曲方對夜星魂的重視!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曲方能否解決這件事情並不重要,他相信以夜星魂的能量,想要解決這個事情有的是辦法,而對方找到了自己,就是給自己釋放了友好的信號,對方已經開始認同接受自己了!這正是他夢寐以求的!

    所以他親自前往廠區就是在給夜星魂迴應,迴應對方對自己的認同!

    和王一凡打電話也是希望事情能提前一步得到控制,別等自己到場了,弄的場面太難看,到時候誰都下不了臺,但看樣子王一凡是要把事做絕啊!

    有的時候你不給別人活路,恰恰就是斷了自己的後路啊!

    冷冷一笑,曲方閉上眼,直接靠在後座上閉目養神。司機透過後視鏡看了眼閉目養神的曲方,輕輕將冷氣關小了些,同時駕駛的更加平穩了……

    工業園區,白氏製藥廠區的門前,一道藍色的炫影劃過廠區大門,在停車坪前甩出一個大大的漂移,貼着一輛紅色的寶馬停在了停車位。

    那從急速到靜止的衝擊,以及那猶如電影中特技的誇張漂移,瞬間吸引了廠區前所有人的注意力。

    藍色蘭博基尼的車門被從內推開,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從中跨出,迎着午後的驕陽,有種說不出的絢爛。

    跨出跑車,夜星魂將目光落在了廠區前“迎接”自己的一衆人。

    這一大羣人幾乎可以分成幾大組成部分,首先映入眼簾的自然是一道嬌媚的白色身影,但此時的白芯滿臉的慍怒,眼角還帶着一縷倔強的晶瑩,讓夜星魂嘴角溫和的弧度瞬間冰冷了下來。

    人羣的另一部分是由肖美芳和白嘉祥組成,雖然只是一面之緣,但夜星魂對於兩人的刻薄嘴臉可是記憶猶新。

    而此時這兩人正和白芯對持着,而白樺楓則站在一旁似乎在從中協調者什麼,但很明顯,肖美芳母子似乎並不買賬。

    人羣剩下的兩個組成部分,其一是三個臨檢部門的人員,他們正好整以暇的觀看着這一場現場版的家庭倫理劇。其二,也就是最後一個成分,工業園區的其他八卦愛好者,華夏人愛看熱鬧的傳統,促使着他們圍觀着白氏製藥發生的一切。

    看着來人,白芯瞬間有種軟弱了下來的感覺,倔強的晶瑩幾乎要突破眼眶的防線!

    這並不是說她真的變得軟弱了,而是她覺得只要在這個男人的身邊,就讓她有種不需要爲任何事煩惱憂愁的感覺,這個男人就是她的天,可以爲她遮風擋雨!

    目不斜視的看着咬着嘴脣的佳人,夜星魂沒有理會周圍的那一大票人,彷彿周圍的人都是空氣塵埃一般,不值得他投注哪怕一絲的關注。

    徑直的穿過人羣,輕輕的將白芯摟在懷中,溫暖的大手輕輕撫摸着懷中佳人的粉背,“我來了!都交給我吧!” 時間往前推移,在掛完電話後,白芯就火急火燎的趕往了工業園區。

    剛到白氏製藥的廠區,白芯就與贏面而來的一羣人遭遇了,爲首的自然是林康等一行領隊的檢查人員以及白家的三人。

    對於白芯別人也許不太清楚,只覺得是一個風韻無限的漂亮女人,但林康可是知道這個女人本來是要成爲自己頂頭上司媳婦的人。

    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事情發生到了這一步,但既然對方都送上門來了,豈有不教訓一番的道理?

    雖然林康不能拿白芯怎樣,但眼前不是有一個白氏製藥嘛,這不,他又臨時捏造了幾個白氏製藥莫須有的不合規範的地方,幾乎明面上讓白氏製藥恢復生產的時間無限期的後延了。

    白家人自然是知道這些都源於白芯,確切的說應該是源自於他們自己想要攀高枝,結果馬屁拍在了馬腿上,被王一凡這批老馬踢得七暈八素的,可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承認的。

    在林康的又一翻打擊報復下,白樺楓倒是沒有說什麼,只是看着女兒形單影子獨自前來,卻沒有看到他想要看到的那個人,覺得無比失望,出於對女兒的愧疚,也不好說什麼。

    但肖美芳母女兩可管不了那麼多,白芯還沒來的時候,就已經成爲了他們兩人的主要攻擊對象了,如今本尊到了,又怎麼逃得過這兩人惡毒的語言攻勢。

    於是就出現了夜星魂看到的這一幕。


    “你是什麼東西?沒看到**機關公幹嗎?!”

    夜星魂的到來,讓肖美芳母子瞬間閉上了嘴。正是因爲之前白芯的獨自前來,才讓肖美芳誤認爲夜星魂對白芯只是玩一玩而已。

    對於那些大少的作風,她還是有些瞭解的,可萬萬沒想到最終夜星魂居然還是出現了,她已經後悔自己剛纔的刻薄了。

    但是林康可不認識夜星魂,他只看到一個臭屁到不行的癩蛤蟆摟住了一隻讓他都垂涎不已的白天鵝。

    “垃圾東西說誰呢?”頭都沒擡, 娛樂圈頭條

    “垃圾東西說你呢!”

    “知道自己是垃圾東西就乖乖閉嘴!看在你逗笑了我家小芯兒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計較了!”

    看到懷中的白芯破涕而笑,夜星魂大方的赦免了林康。

    “你!”

    雖然對於夜星魂給他設圈套讓他中招極爲憤怒,但林康還真拿夜星魂沒辦法,畢竟他們的權利只限於這些要巴結他們的企業,對於這種 “普通市民”他們還真沒辦法。

    夜星魂旁若無人的和白芯溫存調情,除了林康看的牙癢癢外,白樺楓也在一旁坐立不安。

    因爲從夜星魂到達爲止,就沒有爲白氏製藥說任何一句話,而且還和林康起了衝突,讓白樺楓一顆心七上八下的,但又不敢擅自追問對方,畢竟連曲方都對其恭敬有加,他白樺楓又怎麼敢對他指手畫腳?

    “星魂,你看這事……”

    雖然很享受小男人的寵溺,但是一方面是大庭廣衆之下,又加之一旁焦急的父親,白芯還是羞紅着臉,脫離了迷戀不已的懷抱,低聲問道。

    “呵呵,放心吧,曲哥正在趕來的路上,我想他馬上就要到了吧。”

    嘀鈴鈴,嘀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刺耳的鈴聲響起,隨後只見,林康趕緊打開手機,恭敬的低聲說着什麼。

    冷冷一笑,別人不知道是誰打來的,夜星魂卻聽的一清二楚,無非是王一凡這個幕後黑手打電話來視察進度了!

    果不其然,掛完電話,林康立刻對身邊的人大聲說道:“白氏製藥存在各種重大隱患,現在給予封廠整頓!”

    聞言,白樺楓心中一緊,忐忑的看向不遠處,彷彿遺世獨立的那道身影,他真的見死不救?

    然而就在林康帶着手下準備給廠房貼上封條的時候,一道身影擋在了他們身前。

    “讓開!難道你想要妨礙執法?!”

    看到來人,林康非但沒有憤怒,反而雙眼一亮,正愁找不到理由整你,居然還自己送上門來了。

    雖然之前他拿夜星魂沒辦法,但是如果對方妨礙干擾執法,那麼他就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了! 權少痴纏高冷妻 ,又有誰能說他的不是?

    “干擾執法?!他王一凡算什麼法?”

    冷冷一笑,夜星魂深邃的雙眼直刺林康眼底。

    “你!你說什麼?!我不懂你在亂說什麼!我們只是接到舉報,說白氏製藥存在生產隱患,隨意纔來檢查的!”

    那兩道深邃的目光彷彿銳利的寶劍,直接刺進了林康心靈深處,而對方居然公然說出了王一凡的名字,更是狠狠刺激到了他內心的薄弱。

    官場就是這樣,很多事都是不能被說破的,就算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來自於王一凡的指示,但他林康還是要找出各種合理的理由來執行王一凡的指示。

    如今居然被人公然指出,自己此番行爲是來自王一凡的示意,又豈能不讓他亂了分寸。

    “別聽他瞎說! 武者中的最強吃播 ,貼封條!!!”

    驚怒的同時,林康立刻做出了指示,他已經感覺事情有點脫離他的掌控了,他必須儘快解決這件事!

    臨檢團隊的人員相互對視了一眼,他們也不是菜鳥了,自然之道這種大規模的臨檢不可能只是因爲舉報,舉報什麼的他們接到的還少嗎?爲什麼那些被舉報的工廠還是好好的運行着?不都因爲他們關係走的到位嘛!

    所以明眼人都知道這個白氏製藥一定是得罪了誰,所以才通過這種方式來整對方,但他們萬萬沒想到,這個指示居然是來自商檢局的一把手——王一凡!

    雖然都從別人眼中看到了驚駭的神色,但衆人還是很快回過神來,開始按照林康的指示行動。

    白氏製藥得罪了誰,這次行動的指示來自誰,都不是他們這些小嘍囉能插嘴多言的,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執行命令!

    夜星魂冷冷的站在人羣的前方,看着一衆向自己逼來的執法人員,眼中神光閃爍!

    那些想要按照林康指示拉開夜星魂的執法人員,不約而同的頓住了腳步,彷彿被兇禽猛獸盯着,沒有轉身逃跑就算膽大了,哪裏還敢往前?

    結果現場出現了驚奇的一幕,所有執法人員都繞開了擋在中央的那道挺拔身影,在夜星魂身周形成了一片真空區域,爭先恐後的去貼封條,至於拉開夜星魂的事誰愛做誰做,反正他們不想找死!

    “你可想好了!這個封條貼上去就不是那麼容易能拿下來的!我看你最好還是再問問王一凡!”

    無視前去貼封條的執法人員,夜星魂只是冷冷的看着和他對峙的林康,冷傲的聲音緩緩響起。

    同時夜星魂眼睛的餘光已經看到一輛黑色的奧迪車已經開進了廠區,然而如今廠區一片混亂,倒是沒有人注意到。

    “你算什麼東西!王局的名字也是你能直呼的!”

    看着眼前彷彿一切都在掌握的年輕人,林康就有一種想要狠狠的踩對方臉的衝動,曾今的他也是恃才傲物,總以爲憑藉自己的本事能夠闖出一番事業。

    但殘酷的現實讓他磨平了棱角,讓他學會了圓滑和隱忍,卻失去銳氣和最真實的自己,所以對於夜星魂他是越看越不順眼,就像是看到了曾今自己想要成爲,而卻又再也不可能成爲的那個影子!

    “那你又算什麼東西!”

    這次夜星魂沒有反擊,因爲一個沉穩磁性的中年男聲在林康的身後響起。

    “哈!居然還有人不怕死,還敢管閒事,你……”


    聽到身後突兀的聲音,林康更是憤怒了,今天是怎麼了,那些膽肥的土包子難道都聚集在了這個園區?!

    然而回頭想要教訓對方時,林康徹底傻眼了,“曲,曲……曲市長,您怎麼來了?” “我不來又怎麼能看到我們執法人員如此精彩的表演呢?!”

    冷冷一笑,曲方直接越過林康,走向了對面的夜星魂。

    “曲哥,真是麻煩你跑了一趟,希望沒有耽誤你的正事。”看着向自己走來的曲方,夜星魂出聲道。

    “看你這話說的,你這是不把你曲哥當自己人啊!”曲方假裝嗔怒的瞪了夜星魂一眼,而後轉過頭瞥了眼林康,“再說還有什麼正事比清理人民公僕中的敗類更重要呢!”

    雖然曲方目光並不銳利,語氣也很是平淡,但話語中的內容卻是讓一旁的林康幾欲癱倒在地。

    雖然曲方只說兩句話,第一句明顯表明了他和夜星魂非同一般的關係,甚至不知是否是錯覺,林康甚至能從中感受到曲方對對方的重視和一絲尊敬!沒錯!就是尊敬!

    僅僅是這第一句話就已經讓林康大汗淋淋的不知所措了,而第二句話更是猶如驚雷,幾乎讓林康失聰。

    這是紅果果的表示對自己,甚至對自己身後的王一凡的不滿啊!甚至還將自己等人定性爲了人民公僕中的敗類!

    到了曲方這種地位和身份是不會輕易表態的,但是一旦表態,那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這不單是他曲方的面子和威信問題,更是代表着整個深滬市**的面子和威信!

    這下不單是林康傻眼了,就連之前爭先恐後去貼封條的執法人員也傻眼了,看着那一張張白色的封條別提有多刺眼了。

    所有人當中只有白樺楓滿懷興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果真和自己想象的一樣,他居然能請動曲方爲他辦事,更爲重要的是,曲方不是簡單的打個電話,給王一凡下達指示,而是親臨現場,這其中的區別,以及代表的意義更是令白樺楓振奮不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