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小冬姐,你先閉上眼睛,我現在就把你救出來。”冰雅閣說道,手中的大刀猛地一斬,鏈鎖斷開

    鄭小冬看着恢復自由身的自己,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了起來

    “沒事啦,沒事啦,我們回家。”冰雅閣將鄭小冬抱了起來,安慰道

    “小子,你很強,不過,到此也就結束了,全力出手,擊殺此人。”馬廣文大喝一聲,眼中殺機充斥,氣息猛地暴漲,他打出了一套武技,拳上泛着絲絲霞光,殺向夢道臣

    “殺。”獨眼與血鷹大喝一聲,也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領,

    “今日死在我們的手上,也算是死而無憾了,哈哈。”馬廣文冷冷地笑道,似乎已經看到了夢道臣的下場

    “那便來試試,今日究竟是鹿死誰手。”夢道臣大喝一聲,眼神變得凌厲,氣息不停地翻滾而出,他擡起手臂,泛着淡淡的光芒,當他手臂猛地一張的時候,光芒達到了頂峯,掌心靈力匯聚,似乎是一個小型的漩渦,寂靜無風,頭髮,衣襟微微飄動

    “散雲掌。”夢道臣大喝一聲,一掌帶着全身的氣勁,殺向三人

    “砰。”碰撞聲傳出,悶響之聲讓一些小嘍囉都身心顫慄,一股勁風也隨之傳出,落葉飛舞,灰塵驟起,擋住了幾人的視線

    四道人影猛地倒飛而出,砸到了地面上

    “咳咳咳。”馬廣文吐出了一口逆血,勉強地站了起來,看着前方

    “那小子應該死了吧。”

    他看了一眼身後的獨眼和血鷹二人,兩人同樣受了些傷


    “咳咳。”夢道臣感覺他的五臟六腑都在翻滾,丹田幾乎被耗盡一空,他感覺他的修爲正在跌回原來的狀態,臉色迅速變得蒼白,心一橫,將口中的血嚥了下去,站了起來

    “媽的,再來。”夢道臣眼中綠瞳閃動,看見馬廣文三人正在步步走來,氣息再次翻滾,殺向他們

    “還沒死?”馬廣文等人大吃一驚,再次殺向夢道臣

    短暫的交手過後,夢道臣被一掌打飛了出來,而馬廣文也被一拳砸碎手骨

    “再來。”夢道臣立馬起身,再次殺來,他就像是一隻打不死的小強冰雅閣還沒出來,他不能退,這是夢道臣此刻的全部想法

    “還沒死。”獨眼跟血鷹驚訝道,揮舞着拳頭打出

    夢道臣一掌猛拍過去,他渾身氣息翻滾,愈戰愈狂

    三人再次交手在了一起

    “砰。”面對着攻殺而來的拳頭,夢道臣不管不顧,一拳打向獨眼的下巴

    “咔嚓。”骨裂聲傳來,獨眼痛苦地大叫一聲,表情扭成一團

    “砰。”夢道臣再次被打飛,而後,他再度衝了上來

    他的身子已經有好幾處凹了進去,但,他的戰意更甚

    “小天。”冰雅閣看着衝向敵人的夢道臣,眼淚忍不住地奪眶而出

    “哭個屁,快來幫忙,我快頂不住了。”夢道臣有氣無力地說道,再次衝了過去,他手掌一拍,震開了馬廣文,“這個就是你的了。”

    “好。”冰雅閣將鄭小冬放下,衝了過來

    血鷹怕了,他看着獨眼的慘樣,又看了看再次衝來的夢道臣,戰意全無,他腳掌一踏,便要離去

    “現在知道怕了?晚了,我說過,今晚我定要踏平這裏。” 總裁貪歡,先做後愛 ,腳下氣息翻滾,身影連連閃動,一拳打向了血鷹的後背上

    “噗。”血鷹噴出了一道長長的血霧,飛出去五六米

    夢道臣轉身看向獨眼,獨眼正想逃走,可夢道臣由得他嗎?

    他的身影閃動,扣住獨眼的肩膀,用力掄起後,狠狠地砸到了地上

    “砰。”

    獨眼五孔滲出血液,沒了動靜

    “你給我去死。”冰雅閣大喝一聲,腿上傳出陣陣波動,銀白色的光芒覆蓋,一縷寒意傳來,她的氣息猛地暴漲,一腳猛地擊向馬廣文的腰上

    馬廣文根本來不及阻擋,整個人被踢出十多米遠,血霧噴出,砸倒在了地上,他的手連撐了幾下,最後無力地倒了下去

    “打掃戰場,然後跑路。”夢道臣說道,託着重傷之體再次行動起來

    “嗯。” 夢道臣與冰雅閣一身殺氣,警惕地奔走着,回到住處的地方時,天色已經漸漸亮了

    遠遠地,夢道臣就發現了門外站着三名不速之客

    青雲城三害,王虎,林清,黃衝

    冰雅閣厭惡地別過臉,不去看他們,徑直地走向屋內

    “雅閣,你真是讓我驚訝啊,兩年多沒見,你竟然已經成爲了一個修者,而且還能有實力踏平青幫分堂。”王虎自顧自地說着

    “你跟蹤我?”冰雅閣眼神不善地看向王虎,說道

    “和你旁邊這位有很大的關係吧。”王虎沒有回答,繼續說道

    “我的事不用你管。”冰雅閣冷冷地說道,“而且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王虎的眼中閃過一絲黯然,自嘲地說道,“是,我是沒權力管,可是你們太張揚了,你們這樣做是在將你們的村子推向深淵。”

    “村子,村子怎麼了?”冰雅閣情緒變得激動,質問道

    “黑蛇的黃鱗蟒應該是你們打死的吧,前些天黑蛇苦於沒有證據,而且我也出面干預了這件事情,他們礙於我的面子不敢動作,可是你們太張揚了,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你們是最大的嫌疑,我已經收到消息了,他們已經要對村子出手了。”王虎如實地說道,他的眼中滿是欣喜,如果冰雅閣是修者的話,就可以堵住那些人的嘴了

    “什麼?”冰雅閣的臉色變得慘白,與鄭小冬對視了一眼,而後不可置信地看向王虎,眼淚不爭氣地涌了出來

    黑蛇的行事風格她早就有所耳聞,那就是一羣人渣,惹到他們的人都死了,有的整個村子的人都會被殺光

    王虎說了黑蛇要對村子動手了,那麼必定是屠村

    林清在後面猛扯了王虎幾下,黃衝也趁機推了推他,這一切都被夢道臣看在眼裏,不過他什麼也沒說,就靜靜地看着,腦袋裏不斷地思考着對策

    “你的村子正因爲你的任性,而在走向滅亡。”

    “我王家可以幫你,還能讓你們村子內的人全都搬過來這邊生活,讓他們都過上好日子。”

    王虎步步逼近,盯着冰雅閣的眼神一字一句地說道

    冰雅閣哭得更大聲了,悲苦無助,可憐得讓人心疼

    王虎所說的她都知道,只是不知道要怎麼選,她無從選擇

    “只要…只要。”王虎深吸了口氣,鼓足了勇氣,確實幾番欲言又止

    他怎麼也說不出那種趁人之危的話,最後他只是無奈地輕輕嘆了口氣,王虎再次說道

    “只要你現在趕回去,應該還來得及,我幫你到這麼也算是仁至義盡了,往日的錯誤也請你就此忘記吧。”

    說罷,王虎大跨步地走了出去,眼中盡是傷感

    “希望你能回來。”

    王虎的聲音遠遠地傳了過來

    “嗚嗚嗚。”冰雅閣與鄭小冬一齊失聲痛哭了起來,想起了那些熟悉,和藹的鄉親,兩人哭得更加的厲害

    夢道臣則是看出了更多的東西,這王虎還有冰雅閣之間一定有着很大的關係,而且這王虎,分明是喜歡着冰雅閣

    剛剛要是他再逼迫一把,冰雅閣一定會順從的

    可是他沒有,這是個還不算是真的壞透,或者說是他的做法不對,但他的每一句話夢道臣都能聽見他的真情實意

    這是夢道臣對王虎的重新的認識

    “王虎,你白癡嗎?剛剛要是再堅持一下,雅閣就是你的人了。”不遠處的一處拐角,三人停了下來,林清大聲罵道

    “可是我不能啊,你知道嗎?”王虎看着林清,聲音都在顫抖地說道,“我真的不能啊,一看到看到冰雅閣那麼絕望的表情,我就難受,我真的很想對她說,我明天去派人,把黑蛇,白蛇的全部殺光,我又怎麼能逼她呢?”

    王虎憤恨地捶打着牆壁,面容露出痛苦之色

    “算了吧,林清,王虎的事,你我皆是不懂的。”黃衝制止了林清

    林清也看得出王虎在掙扎,滿懷歉意地說說道“王虎,不好意思,我剛剛說得太過了。”

    “沒事,這是我自己的事。”王虎說道,眼睛睜得老大,頭高昂着,長長地呼了一口氣,勉強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後,說道

    “走吧,先早個地方歇腳。”黃衝提議道,三人漸漸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見冰雅閣她們一時間是停不下來了,夢道臣索性走了出來,他需要更多的情報,來構思更好的對策

    他一邊走着,一邊換掉帶血的衣物,隨意地仍在路旁的垃圾堆裏

    走着,走着,夢道臣拐了個彎,來到了那個熟悉的街道,就是在這裏他和冰雅閣買掉了木屑

    他停在了夢氏商行門口,敲了敲門

    現在的他,要想得到情報只有一條路可走,藉助家族的力量

    “客人,我們還沒開張呢。”一聲倦意的聲音傳來

    “大夢未醒,我卻早已在人間。”夢道臣對着裏面說道

    “什麼大夢未醒,我卻….啊”裏面的人碎碎念着,突然他驚呼一聲,立馬開門將夢道臣迎了進去

    這是夢家專屬的暗號,而且一級一級,大夢未醒,這是說夢家,我卻早已在人間,說的是夢在人間,那麼這個人就是姓夢

    夢氏商行的本家,夢家之人到來

    “少爺,你先在這麼等一下,我去叫我們行長出來。”說完,這名夥計便轉身小跑而去

    不一會兒,在他的陪同下,一位中年男子走了出來,濃眉大目,眼裏透着一股乾淨利索,立體的五官看上去英氣十足

    “在下是這裏的管事陳榮通,請少爺拿出令牌確認身份。”陳榮通恭敬地一禮,不卑不亢地說道

    “抱歉,我的令牌被人毀了,我要對口訣。”夢道臣不好意思地饒了繞頭,說道

    他自己的那塊令牌,在被人劫走的時候就被他們毀掉了

    “您請跟我來。”陳榮通恭敬地說道,不過他的眼神一下子變得凌厲,警告道,“如果你對不出口訣來的話,就算你是本國的皇子,也必須付出代價。”


    “走吧。”夢道臣笑了笑,說道

    在陳榮通的帶領下,夢道臣來到了一處密室,這裏四處被厚厚地精鋼封閉,就是爲了不讓口訣的內容傳入第三人之耳


    “江湖如何?”

    “塵世如潮忍如水,幾嘆江湖幾人回。”

    “天地”

    “天地有情皆白髮,人間無意了滄桑。”

    “帝王。”

    “若能提酒入鬧市,管它江山幾易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