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封華拉好窗簾回過頭,就見方遠滿臉通紅,一腦門的汗。

    “熱啦?那把衣服脫了吧。”這屋子也是有炕有地龍的,而且是經過她設計改良的,取暖性能非常好。

    她也覺得有點熱呢,封華說完三兩下脫掉棉衣外套,只穿着裏面一件自己織的、薄薄的修身羊絨衫。

    水粉色的高領緊身毛衣,把封華完美的身材勾勒得一清二楚。

    方遠的呼吸立刻緊促了,從不會抖的雙手竟然有些微微發顫地脫了大衣,伸手去解軍裝的鈕釦。

    封華看着他,愣了一下,突然就嘻嘻笑了起來,眼裏閃爍着淘氣的光芒。

    “哥哥,那個王正澤是什麼人啊?”

    這時候提那個討厭的人幹什麼?方遠含糊地應了一聲,繼續解釦子。

    “他喜歡你啊?”封華又問。

    方遠……這個就不能不回答了。

    “沒有的事。”

    不過他的表情有一絲的猶豫,封華敏銳地抓到了。

    “哇!還真的喜歡你啊?跟你表過白?什麼時候?怎麼說的?”封華驚訝道。

    方遠鬆開手,擡起頭來,終於看清了她眼底的淘氣。

    哎!

    “你就要跟我說這個嗎?”方遠問道。

    “是啊,不然呢?”封華說完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

    方遠又囧又悶,撲過去把這讓他心癢難抑的小人狠狠地蹂躪了一頓,在他要失態之前,才起身鬆開她。

    算了,現在也真不是吃她的好時機…..還是等到了新婚之夜再說。

    封華紅着臉整理好毛衣,跟喜歡的人在一起,感覺就是不一樣….

    “那個王正澤來頭不小,軍人世家,家裏幾乎所有親人都在部隊,爺爺父親都身居高位。”方**息了一會說道正事。他們現在還是聊聊那個定時**般的王正澤更合適。

    “現在還在高位嗎?”封華問道。

    方遠頓了一下:“這個還沒聽說,實際上他的父親爺爺是誰,在什麼位置,都是傳言,至於王正澤自己從來不說,也問不出來。”

    封華笑了:“那會不會跟我們一樣,是裝的?”他倆走出去,誰都以爲是大家出身,說是貧下中農,人家以爲那是在侮辱他們的智商。

    憑王正澤影帝級的演技,真要裝,也不是問題。

    方遠搖搖頭:“這個應該不會,他平時的吃穿用度都不一般,我們首長對他也很客氣。”首長對他不是提拔欣賞關愛什麼的,是客氣。

    “而且首長還暗示過我,讓我跟他交好,不要得罪他。”方遠說道。

    封華點點頭,那看來真不一般了,不過這不是她關心的重點。

    “他真的喜歡你啊?你是怎麼知道的?”封華追問道,眼裏竟然有些笑意。

    方遠無語地彈了一下她光潔的腦門:“有人喜歡我,你就這麼開心?”

    “有女人喜歡你我自然是不開心的,有男人喜歡你嘛,就挺好笑的了…..”封華說完嘻嘻哈哈地笑了半天。

    有女人喜歡他,她會酸,但是有男人喜歡他,她怎麼也酸不起來,因爲知道方遠是1萬個不會喜歡對方的,心放得妥妥的。


    “別打岔,說重點!他跟你表白了?怎麼說的?”封華追問道。


    按理一個直男,是很遲鈍的,如果是女人的好感,他也許能很快察覺出來,但是男人的好感屬於思維盲區,不發生什麼很勁爆的事情,直男是察覺不出來一個男人喜歡他的。一切都會被劃到兄弟情裏。

    確實如此。

    方遠無奈地嘆口氣:“就你聰明…他確實跟我表白過。說的什麼不記得了,大概就那意思吧。”他有些不好意思說。被一個大男人表白了,對他來說,真是太尷尬了。

    而且王正澤可能是真的喜歡他….說得那些話更是讓他尷尬。

    那是一天夜裏,他又一次贏了王正澤,把他打倒在地,他按例伸手拉他起來,結果王正澤突然用力拽了他一把。

    方遠自然是沒有如他願般摔倒的…..王正澤意外了一下,立刻順勢攀上了他的胳膊,拉着他表白了一番,還唸了一首肉麻的酸詩。

    唸的什麼他是真沒記住,當時他頭皮都炸了,雞皮疙瘩起一身,王正澤說得什麼他都沒往腦子裏去。

    當天甩開王正澤之後,又是一段時間的糾纏,直到他狠狠收拾了他一頓,再三表達了無法接受他的“好意”之後,王正澤才老實了。

    本來他以爲他跟王正澤的事情就到那爲止了,現在看來,似乎並沒有。

    封華卻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眼睛眯了一下問道:“他沒放狠話威脅你嗎?比如說不跟他好就別想在部隊混什麼的。”

    方遠點點頭:“沒有這麼直白地說,不過說過類似的話,跟了他可以飛黃騰達什麼的。”說完諷刺地笑了一下。他會靠着一個男人飛黃騰達? “那不跟他好呢,是什麼後果?”封華追問道。

    方遠瑤瑤頭:“這個他沒有明說,我以爲沒什麼後果,不過今天看他的表現,我錯了。”

    這不是沒有後果,是後果很嚴重。他執意要拉封華去靶場,是什麼意思?

    靶場可不是什麼好地方,他們自己去,都要再三交代紀律,就怕出什麼意外。而想製造什麼意外,也不是難事。

    反正他要是想的話,可以讓任何人意外。

    王正澤雖然不如他槍法好,但也只是不如他而已,實際上王正澤放到哪裏,也是個兵王,也是個神槍手。

    想製造點意外,也不是難事。

    “我槍法也不錯呢。”封華嘟着嘴:“我製造意外更拿手了,都不用槍。”逼急了她可以天降隕石!隕石容易出破綻那就換一個地陷!

    幾十年後都解釋不了地陷爲什麼突然出現,就不要說現在了。

    “槍法?”方遠挑眉問道。他可不記得他教過小丫頭槍法。

    封華吐吐舌,大意了,說吐露嘴了。她的槍法真的挺厲害的,百發百中的女神槍手。前世出國狩獵學習的~

    “**給我們發的,防身用的,外面那麼亂。”封華說道。

    外面是真亂啊,**爲了社會安定,也爲了自己的安全,不用喬陽去抄哪個部門,自己就把槍支彈藥奉上了。

    在全面造反之後,他們省會是太平的,周邊也是太平的,但是再遠一些的地方,哪怕還是他們省的,都出現了一些動亂。

    而部隊和警察,是不可以參與、管轄、制止紅衛兵造反的,因爲造反有理。這是合理合法且被提倡的事情…..

    但是危害還是太大了,**商量了趙永喬陽,趙永喬陽又彙報了封華,最後無敵聯盟的人出去一半,平亂去了。

    遠了管不了,自己的地盤還是要管好的。

    武器自然要發一些,外地的紅衛兵很多都是有武器的。

    現在槍支彈藥管理的不如幾十年後嚴格,有的工廠裏的保安都是配槍的,所以造反的紅衛兵很容易獲得武器。

    人家大城市的紅衛兵造起反來都能開坦克大炮呢~至於怎麼獲得的,封華沒看見。

    不過**發武器的時候跟他們約定好了,到時候要上交的,而且絕對不能濫殺無辜。

    這個其實他是很放心的,封華很正,封華手下的人也很正,不會做這種事情。哪怕有一兩個不服管教的手下出了點意外,也翻不出大浪來,他放心的很。

    方遠聽說這槍還是**發的,真是無語了。

    “那都成你的天下了。”方遠寵溺地點了點封華的額頭,沒有再說什麼。

    小丫頭有了槍,他心裏更踏實,他本來就打算等結婚以後時間多了,就教她槍法的,現在她已經學會了,沒什麼不好。

    封華卻有些走神:“哥哥,這麼多年,就沒有女人喜歡你嗎?”

    方遠瞄了她一眼:“有啊。”

    封華一下瞪大眼:“誰啊?!”她怎麼從來都沒聽說!

    “你啊。”

    “……”

    封華笑了半天。

    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就是這樣,笑點會被無限拉低,一點點小事,很平常的事,都會讓人莫名其妙地發笑。

    甚至看對方一眼,不需要說什麼,都可以笑起來。

    封華笑完又嚴肅起來:“說正事呢,嚴肅點!這幾年有沒有其他女人喜歡你?”

    “我除了你,就沒見過其他女人了。”方遠說道。

    “少花言巧語,你還出任務呢,路上總能看見其他女人….算了算了,不說這些。我問你,有沒有領導的女兒喜歡你?有沒有領導給你介紹對象?”封華問得很認真,她在想一個問題。

    方遠見到她的臉色,也認真想了想:“首長的女兒我最多都是一面之緣,沒有接觸過,不過確實有兩個首長有過給我介紹對象的意思,不過那時候我們都結婚了,他們知道情況就都沒有再提。”

    現在的社會還是非常承認事實婚姻的,告知了鄉鄰,辦了酒席,就是夫妻了,跟結婚證一樣有用,哪怕不夠年齡。

    封華又笑了,她今生這章蓋得比較早,很多情敵沒出場就敗了。

    不過現在有個問題。

    前世方遠66年就退伍了,被退伍的原因明面上是作風不正,強J她這個YOU女,當初方家人差點打死她,她自己也愧疚得要死。


    方遠纔跟她說了實話,說是有個人喜歡他,想要跟他在一起,他不同意,那個人就懷恨在心報復他,讓他身敗名裂。

    封華回想當初方遠的用詞,確實有些含糊,他說得是有個人,而不是有個女人,是跟他在一起,而不是結婚。

    她記得當時她還驚訝地追問過他,爲什麼不同意。能讓他身敗名裂的女人,肯定是大官家的小姐,是不是長得太醜?脾氣太爆?

    方遠當時苦笑了一下,沒說話。

    她前世根本沒往這方面想,後來追查的時候還把目標放在了另一個首長家的對方遠有好感的女兒身上。

    前世還偷偷給人家使了不少壞……

    現在想想,真是對不住了。

    封華有些過意不去,決定這輩子要再找到她,補償她一下。

    而方遠此時所在的部隊,就是她前世打聽過的,他最後所在的部隊。

    命運並沒有因爲她的出現,而一下子變得面目全非,很多事情,還跟前世是重合的。那方遠在這裏依然遇見了那個人,一點都不意外。

    而這個人,現在看來十有八九就是王正澤了。這個不擇手段,第一天就想給她吃槍子的男人,幹出誣陷人的事情一點都不奇怪。

    那她對王正澤,要更加小心了。

    “我去給樑青山打個電話。”封華說道。

    她走之前,樑青山就告訴她,他申請的電話被批准了,現在算算時間,應該已經安裝好了。

    封華像樑青山打聽,最近村裏去沒去過陌生人,打聽她的事情。

    “我正要跟你說呢,還真來了一個,說是部隊來的,政審你的。”樑青山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