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5 月 7 日 Comments (0)

    寧夜傲然一笑,道:“本聖子的意思是,在你們決戰之前,本聖子要先擒下秦天,拷問出飛舟的下落!葉鋒寒你放心,本聖子是不會阻止你們決戰的,等拷問完畢後,我們一定還你一個完整的秦天!”

    林小可也狠狠的瞪着秦天,叫嚷道:“沒錯沒錯!我們只是拷問一下秦天而已,大不了到時候浪費一顆九轉回生丹,一定讓秦天的實力恢復完好。”

    問天聖地和萬象聖地還沒爭論出個結果,大禹天朝的洪熙太子又跳出來插了一腳。

    “哈哈哈哈!你們這些藏頭露尾的傢伙真是沒勁,本太子就沒你們那麼虛僞!”

    洪熙太子狂笑一聲,倏然劍指秦,喝道,“秦天,交出青冥石,本太子可保你不死,否則即便你有九條命,本太子也會讓你不得超生!”

    轟!轟!轟!

    洪熙太子的話剛說完,一股股磅礴的氣勢沖天而起,葉鋒寒、寧夜、林小可、周雪凝以及數百名來自中州大地的年輕翹楚,都紛紛放開氣勢,刀劍出鞘,將氣機鎖定了秦天,大戰一觸即發。

    一時間,天地間的空氣都變得凝滯起來,數百年輕翹楚的氣機相連,彷彿形成了一片汪洋,虛空都隱隱扭曲。

    一些修爲弱小的少年受不了其中的壓迫,忍不住吐血斃命,肉身糜爛。

    然而,在這無數氣機交叉的焦點之處,秦天卻彷彿沒事人一般,臉上那看戲般的笑容一分未少。

    “秦天,這——”

    楚淺雪和花語面對這般陣仗不由的花容失色,甚至變得有些絕望。

    “放心,一切有我!”

    秦天微微一笑,揮手將楚淺雪和花語收進了天龍殿中。

    他則面朝衆人,嘴角的笑容慢慢擴大,最終變成了放聲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極了!想不到我秦天一個小人物,竟然能引得天下翹楚雲集!你們不是想要青冥石嗎?青冥石就在這裏!有本事就來拿吧!”

    轟!

    秦天手腕一翻,一杆氣勢恢宏的青石戰戟出現在手中,大戟長約三米,鋒芒直透霄漢,展現出一股無法言語的大道神韻,一看就不是凡品。

    “噝——這是青冥石?”

    “天吶!一個小小的螻蟻竟然將青冥石煉化成了一根戰戟?這怎麼可能!”

    “沒錯!這絕對就是青冥石,與上古典籍中記載的氣息完全一樣!”

    “咦!那青石戰戟中似乎有規則的氤氳!莫非已經成爲了絕世道兵?”

    混元斬一出現,所有人都呆住了,一個個無不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混元斬,眼中漸漸冒出了貪婪的綠光。

    “哈哈哈哈!好!太好了!這杆青石戰戟本太子要定了!拿來吧!”

    洪熙太子狂笑一聲,第一個出手了,他如大鳥一般飛上高空,身上散發着浩蕩的皇者之氣。

    他五指大張,隔空抓向秦天,狂風在他指間纏繞,幾欲抓碎蒼穹,勢不可擋。

    寧夜和葉鋒寒等人也不甘落後,紛紛揮動神兵,向着秦天撲去。

    一時間,天空中滿是刀光劍影,罡風交織,將秦天立身的百米方圓化作了一處絕域。

    這一刻,別說秦天一個小小的靈變境武者,哪怕是一名靈玄境大圓滿高手,在衆翹楚的圍攻下也難逃一死!

    然而,秦天卻毫無所懼,眼中戰意磅礴。

    “哈哈哈哈!好!既然你們要亡我秦天,那就別怪小爺不客氣了!”

    秦天長笑一聲,身軀轟然一震,當即震出一片青色雲幕,替代了豔陽天,籠罩百里方圓,幾乎將整個靈藥谷籠罩在內!

    這一刻,在這片青天之下,無論是靈變境還是靈玄境,甚至就連不世出的靈意境、靈域境強者,都統統被打落凡塵,全都境界驟降,降至靈變境初階。

    這一刻,他們的強大意境,他們幾百幾千年的武道感悟,他們對規則的領悟,統統都忘卻了,彷彿從來沒有得到過一般。

    “怎麼回事?我的修爲——”


    “天吶!發生了什麼?我失憶了麼?”

    所有人都慌了,茫然不知所措。


    最恐慌的莫過於直面秦天的洪熙、寧夜、葉鋒寒等人,他們本已經全力出手,勢必滅殺秦天,搶奪青石戰戟。

    然而,形勢在一瞬間逆轉。

    原本只能被他們所俯視的秦天,境界沒變,身高卻突然暴增,眨眼間變成了一具高達六七十米的金甲巨人。

    秦天靈變境初階的修爲,在這些翹楚之中優勢並不明顯,但混沌不滅體,卻足以令他對抗靈玄境後階強者。

    他居高臨下的俯視着一羣螻蟻的人影,心中怎一個爽字了得?

    他不是一個喜歡以德報怨的人,雖然現在強弱易勢,他也沒有收手的打算,眼前的傢伙們,他一個都不打算放過。

    他猛地擡起大腳,狠狠的踏向人羣!

    轟!

    天地巨震!

    洪熙太子連同十幾名天朝精英,連反應都沒來得及,便被秦天一腳踩成了肉醬,當即身死,只有幾縷戰靈逃逸遠方。


    “什麼!他殺死了洪熙!這怎麼可能!”

    寧夜和葉鋒寒等人都不禁驚呆了,周圍已經有人開始哄逃。

    “哈哈哈哈!才死了幾個而已,接下來該你們了!”

    秦天狂笑着,手中青石戰戟倏然脹大,變成了一杆長達百米,粗如水缸的擎天之柱。


    他雙手握住戰戟,高高躍起,然後又狠狠的貫在大地上。


    鐵象踏神州!

    轟!

    一聲天塌地陷的轟鳴巨響。

    在他元力與肉身力量的疊加之下,方圓數千米的大地轟然塌陷,一處處巨大的裂痕如同峽谷般蔓延向遠方。

    至於聚集在此地的中州翹楚精英們,一下子就有五百多人被震成了碎片,幾乎掛了一大半。

    就連寧夜、葉鋒寒、林小可等人也都大口吐血,耳鳴目眩,幾乎要昏闕,一個個驚得無以復加。

    突然,林小可似乎想到了什麼,她站穩身形,對着要繼續發飆的秦天大喝道:“秦天!你快住手!再不住手,本姑奶奶可要對你不客氣了!”

    話落,她伸出左手,一道黑色的流星錘影若隱若現,散發出一股股浩蕩的威勢。

    秦天俯首看來,不屑的笑道:“嘿嘿,一具混魔錘虛影就想嚇退小爺,你這小妞未免太天真了吧?”

    他動作不停,擎天長戟倏然掃過大地,將轉身逃命的寧夜一戟斬成了兩截,又瞬間轟成了糜粉。

    至此,又一位曠世天才隕落,給人十足的震撼。

    大風聖地聖子風凌天見狀,驚駭欲死,大吼道:“秦天!手下留情!我乃大風聖地的聖子,先前在下有眼不識泰山,還請秦兄高擡貴手,看在大風聖地——”

    “哼,大風聖地又如何?有本事就取來神器滅了小爺!不然就別窮咋呼!”

    秦天輕哼一聲,揮動大戟,刺出一道紫色罡芒,將風凌天轟成了飛灰。

    “秦天!既然你找死,本姑奶奶就跟你拼了!受死吧——”

    林小可咬了咬牙,心中一狠,終於祭出了混魔錘分影!

    轟!

    空間猛地一顫,一個巨大的流星錘虛影閃現在空中,向着秦天轟然砸去,彷彿無堅不摧,無物可擋。

    這一刻,所有幸存的人們都不禁露出狂喜之色。

    雖然只是一具神器分影,但所有人都不會懷疑,秦天必然難逃一死。

    然而下一刻,他們的狂喜僵在了臉上。

    只見那看似強大的流星錘,狠狠的轟在秦天的胸口,發出砰的一聲悶響,隨後,那流星錘便消失了。

    然而,秦天那偉岸的身軀巋然不動,甚至都不曾搖晃一下。

    “臥槽!這是怎麼回事?堂堂神器分影,竟然沒有幹掉秦天?”

    所有人都傻眼了,繼而無比的絕望。

    “哈哈哈哈!原來如此!”

    秦天也稍微呆了一下,但很快便明白了過來。

    無天領域,不僅僅是針對武者,也針對一切。

    在無天領域之下,任何強大的攻擊都會被自動將至靈變境初階。

    而秦天有着混沌不滅體,足以承受靈玄境後階的打擊,靈變境初階的打擊對他好比撓癢癢一般,自然構不成半點威脅。

    發現再也沒有僥倖,葉鋒寒開始展開極速,向着遠方逃去。

    只是, 搬山

    眼見葉鋒寒已經逃到了三十里之外,秦天一步踏出,瞬間擋在了葉鋒寒的去路上。旋即,他揮動大戟,將葉鋒寒一下子拍成了糜粉,捎帶着連葉鋒寒附近的楚玉軒也震成了飛灰。

    看到楚玉軒這個昔日的老對頭死的如此窩囊,秦天不由的恍惚了一下,但也再無其他感覺。

    他再回頭看去,那些倖存的少年少女們都嚇得跪在了地上,瑟瑟發抖,彷彿一羣受了驚嚇的鵪鶉,就連林小可也一臉的呆滯和絕望。

    他們已經被秦天的實力和手段徹底嚇呆了,再也沒有半分反抗之心。

    秦天不屑的笑了笑,他已經幹掉了中州來的九成精英,殺人殺得有點手軟了,這些已經失去了武道之心的可憐蟲,他也懶得動手了,就讓他們去向世人傳播自己的無敵威名吧。

    他翻手收起了混元斬,放出風雷戰車,便要離去。

    “站住!”

    突然,一個滄桑憤怒的聲音在後方響起。

    秦天轉身看去,不禁玩味一笑,這人他認識,竟然是萬象聖地的那位尊級強者。

    幾天前,秦天曾以林小可換取了一顆通天丹,而這位尊級強者,正是放置通天丹、佈置陷阱的那一位,名叫寧無生。

    只不過,此時這位堂堂的尊級強者再也沒有了幾天前的滔天威風,只展現出了靈變境初階的修爲,跟秦天一樣。

    “你有何事?”秦天戲虐的笑道。

    “你殺死了我中州數百翹楚,甚至斬殺了數位柱石之才,難道你不打算給老夫一個交代麼?”寧無生強自壓抑着怒火,質問道。

    “交代?嘿嘿,我給你!”

    秦天戲虐一笑,繼而臉色瞬間變冷,青石戰戟狠狠一揮,一道長達百米的弧刃激射而出,倏然掠向寧無生的脖頸。

    幾天前,他差點死在寧無生手中,今日既然佔盡了優勢,又豈肯放虎歸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