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宋離瞪大了眼睛,每個月收購自家的兔子一百五十隻?這該不會是自己聽錯了吧。

    「你說的可都是真的?」宋離問道。

    何淼點頭,「我說的當然都是真的。」

    宋離為了測試何淼跟自己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還偷偷掐了自己一把,當然大腿處傳來的痛告訴宋離這確實是真的。

    一百五十隻兔子啊,而且還是每個月一百五十隻。只是不知道何淼會給自己怎麼樣的價錢。

    「每隻兔子給你一百文錢。」何淼道。

    每隻兔子一百文錢,那就是說每個月一百五十隻也就是十五兩銀子,恩,雖然不算多可是這一年下來也有一百八十兩銀子,比起往年的收入可是翻了三番。宋離很滿足了。

    何淼見宋離沒有說話,還以為是宋離對這個價錢不滿意。

    「宋姑娘要是不滿意這個價格的話,我們也還是可以商量的。」

    宋離眼睛一亮,這就是說還有加價的可能了,雖然宋離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沒有人會嫌錢多的是不是。

    就算是為了宋離的這眼神,何淼也樂意再給宋離加價。

    「每隻我再加二十文錢。」這也是當初何淼心裡的價位。

    居然又給自己加了二十文錢,看來這何淼可真是個大老闆。如今宋離看向何淼的眼神已經完全是對於財神的愛慕了。 葉天的手腳很是麻利,根本是沒給這玄琴尊者多少的機會。

    這傢伙說來也是倒霉,在這一群玄字輩的高手之中,實力本事能夠穩穩的拍在第二,然而,卻是被葉天全方位的剋制,弄得頗為的有些狼狽。

    原本,他最擅長群戰,靠著聲波攻擊,他能輕易地將整片戰場都給覆蓋在他的攻擊範圍之中,讓得戰圈之中的人吃盡苦頭!

    然而葉天一個法陣把他關了。

    原本,他的聲波攻擊無跡可尋,隱蔽性極強,能夠讓人防不勝防,其密集程度和殺傷力,就連那六劫涅槃境的玄央尊者都要小心對待!

    單純少女淪爲豪門玩物:貼身小女傭 然而葉天根本免疫這樣的攻擊。

    原本,這傢伙還有一手怨龍絲作為最後的底牌,靠著這奇門寶物,他甚至是能夠在三十米範圍只能,與那玄央尊者有效的周旋,讓得對方難以從他手中取勝!

    然而葉天有生命能量,完全不懼怨龍絲。

    他的所有手段,都被葉天給克制了,剋制的死死的,儼然就像是……

    一位慈愛的老父親,在拿著鞋幫子抽他不爭氣的孩兒……那叫一個慘絕人寰……

    而最終的事實證明,在葉天的面前,這玄琴尊者僅僅是個中看不中用的傢伙,算不上什麼高手,那一身的本事丟給別人來對付可能確實是有些棘手,但在葉天的手上,這傢伙根本不值一提……

    當得葉天的身影從高速律動之中重新顯現而出的時候,那玄琴尊者身上古琴變化而成的外甲,都是已經破碎了超過八成,那古琴變成的外甲本就是用來鎮壓怨龍絲的,要說防禦性,還真不如舉一塊青石板在手裡,起碼它還硬點,葉天一道看上去,還能聽個響。

    這一身的木頭殼子,面對靈墨刀能有什麼用……

    當得葉天重新站定,那玄琴尊者的身軀,已經是變得搖搖欲墜了起來,此時此刻,他也是基本上再用不出什麼手段來了,想要反抗,都是無能為力!

    那兩股怨龍絲,此時此刻也是有些癱軟了下來,其上那暗紅色的靈魂能量,此刻已經是損失過半,那玄琴尊者自身的靈魂修為都是受到了不小的衝擊,此刻,也是顯得頗為的有些面色慘白!

    「還有什麼手段或者寶貝的,快亮出來吧,不然你就沒機會了。」

    葉天望著那玄琴尊者努了努下巴笑道,心想著這傢伙身上會不會還有什麼好寶貝,能夠被他所用。

    這怨龍絲,聽聞涅槃尊者說可以凈化怨氣煉成玉龍絲,葉天倒是也心中頗有興趣,這玄琴尊者本身修鍊的就是奇門之法,用的也是奇門寶物,說不上,身上還能有什麼別的奇門之物,能夠讓他開開眼界呢。

    然而,這玄琴尊者最終也是只能讓的葉天失望了……

    他倒是真的很想自己再有點別的手段,能夠寓意抗衡,起碼讓自己從現在這種被動挨打無力還手的局面中解脫出來。

    然而他沒有,一切手段,都已經被葉天死死的壓制了……

    「呵呵……小子,算老夫認栽了,什麼寶物直流你喜歡便拿去吧,不過你也享受不了多久了,很快,我們就會在下面想見的!」

    那玄琴尊者此刻也是放棄了繼續抵抗的念頭,兩道怨龍絲直接是飄然落在了其上,而在他的手中,赫然便是有著一桿骷髏尖錐出現,與當時那陰玄老人賜死幽炎尊者的那一桿一模一樣!

    沒等葉天搞清楚狀況,那玄琴尊者,便是直接高舉著那骷髏尖錐,用力的刺進了自己的胸口之內,瞬間擊碎了自己的心脈,讓得那骷髏尖錐開始瘋狂的吮吸他的心血!而其身軀,赫然便是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萎靡乾枯了下去!

    「這傢伙,居然自殺的這麼果斷!」

    瞧得這一幕,葉天的眉毛也是忍不住一皺。

    那骷髏尖錐,可是鬼宗陰字輩的高手方才具備的東西,顯然,這玄琴尊者也是深知自己不敵葉天,索性是直接了結了自己的性命,將自己的靈魂和心血紛紛灌入了那骷髏尖錐之中!

    顯然,這鬼宗分壇,暗地裡同樣是有著鬼宗陰字輩的高手存在!

    葉天咽了一口唾沫,先是飛快的將那兩段足有三十米長的怨龍絲給收入了靈巢空間,交給榕兒溫養著,將其上的陰怨之氣消除,讓其變成真正的玉龍絲,一邊,便是緩步的走上前去,試圖想要觸碰那詭異的骷髏尖錐。

    只是,沒等葉天靠近那骷髏尖錐,便是明顯的感受到了一股滲人的陰寒死氣從那骷髏尖錐上傳遞而來,那股氣息,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極端相反的能量氣息,與她身上的一切能量都是相衝的,光是感受著那股氣息,便是讓得葉天渾身的不自在,更別說是上前去觸碰了!

    那骷髏尖錐上籠罩著的血氣和死氣,就像是一層天然的屏障一樣,將葉天隔絕在外,絲毫也無法靠近,這東西,可說是葉天所見過的所有東西之中,至陰至邪之物了,光是望著那染上了幾分血色的詭異骷髏,就是讓得葉天心中一陣陣的發毛……

    「好了小子,別去管那東西了,找著那個女的下手,別的戰圈你去恐怕會影響到別人,抓緊些,要是這些傢伙都顯得頹勢,那陰字輩的老怪物就該被逼出來了!」

    涅槃尊者此刻也是立即提醒道,若是再不抓緊一些,等到那陰字輩的老傢伙出現,恐怕是想動手,也沒什麼好的機會了!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用力的點了點頭,手中的靈墨刀一引,直接便是朝著一側攻殺而去!

    葉天第一個選擇的目標,便是林軒兒和粱笙正聯手對付的那個高挑女人,這女人名叫玄月尊者,雖說在這玄字輩高手之中算是最弱的一個,但其手段卻是頗為的有些鬼魅異常,這女人最擅長用一對摸約五寸長的金叉,這一對金叉在她的手中時而是迅捷靈動,時而又是力道驚人,可謂是變化繁多,極其的詭異,即便是粱笙和林軒兒二人此刻聯手進攻她,這玄月尊者也依舊是一副遊刃有餘的模樣!

    「刷!」

    忽然間,一道詭異的黑影閃爍而過,那玄月尊者方才是逼退了粱笙的一道進攻,欲要反手還擊,便是被那忽然閃爍而出的身影給猛然的攔住,伴隨著一聲破空之聲,入銳利的刀氣陡然間便是撲面而來,嚇得這玄月尊者當即便是腳底抹油,飛快的朝後一閃,方才是驚險萬分的躲開了葉天手中的靈墨刀,幾縷長發從她的額前飄落而下,若是方才慢了半步,帶著那足以讓得傷口不斷撕裂的傷門刀氣的靈墨刀,就要直接劈在她的臉上了!

    「葉天(葉天哥哥)!」

    瞧得葉天忽然出現,粱笙和林軒兒的臉上皆是一喜,葉天空出手來幫助他們,說明那玄琴尊者,已經是栽在了葉天的手上了!

    而此刻,瞧得葉天的出現,那玄月尊者的臉色卻是變得異常的難看了起來,當她瞧見之前葉天與那玄琴尊者交手之處懸浮著的骷髏尖錐的時候,其臉上也是陡然間浮現出一陣驚悚與恐懼各自參半的神色來。

    他們當中實力排行第二的玄琴尊者就這麼敗了,在葉天的手中敗得那麼迅速,此時此刻,葉天又是找上了她,她還能有幾分的勝算?

    恐怕,是連一成的機會都不到吧……

    不過此刻,這玄月尊者,也是全然沒有就此放棄的打算,反而是將手中那一對金叉朝著葉天一指。

    「小子,來啊!讓姑奶奶看看你有多少的本事,即便戰不過你,姑奶奶也要讓你破點皮,流點血!」 「那就多謝何公子了。」宋離懂得什麼叫做適可而止,剛才何淼已經跟自己加過價了,要是自己還不懂得什麼叫做滿足,惹惱了何淼,恐怕這樁生意就該黃了。

    何淼的動作迅速,已經擬寫好了兩份一模一樣的合同。

    「宋姑娘在這上面簽字之後,咱們這合約就算是成了。」

    宋離當然不會這麼草率的就在合約上面簽字畫押的,一貫的習慣告訴宋離自己應該好好的看一看。

    何淼見宋離居然很是認真的把合約看了一遍,難不成宋離也是識字的?是了,宋離肯定也是識字的。當初自己不是還在翰文軒看見過她嗎?

    「可有什麼問題?」何淼問道。

    宋離搖頭,何淼擬寫出來的這份合約基本上都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簽字之後一人一份,這合約就算是完成了。

    「宋姑娘留下來吃頓飯吧!也算是為我們第二次合作慶祝一下。」何淼道。

    哦,是了,之前何淼還在自己這裡買過狼皮,這還真是他們之間的第二次合作了。

    宋離沒有婉拒何淼的好意,適時的跟未來額財神爺打好關係這也是很有必要的。

    「既然何公子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天香樓的菜她可是早就知道的了,只是一直捨不得錢袋子裡面的銀子,所以每次路過的時候都只是看一眼,現在能免費吃到自己怎麼可能會拒絕。

    何淼為了招待宋離上的都是天香樓的招牌菜。

    宋離看著桌子上琳琅滿目的一大桌子佳肴,心裡簡直是在滴血。這就是萬惡的資本主義,她們不過才兩個人而已,這何淼居然就弄出這麼大一桌子的菜,這根本就是在炫富,赤裸裸的炫富。她鄙視這樣的人,等會兒她一定要把這一桌子的菜都吃了,才行。

    何淼可不知道宋離是這樣打算的,看著宋離目不轉睛的盯著桌子上的飯菜,何淼覺得自己一定是準備了宋離喜歡吃的東西,要不然宋離怎麼會這麼高興,就是不知道宋離喜歡的到底是什麼。

    宋離最先下手的就是那一盤看起來就很是誘人的醬肘子,醬肘子好啊,吃了之後就養顏的作用。

    不過宋離好歹還算是顧忌著自己姑娘家的身份,沒有直接上手去抓。

    何淼見宋離就算是吃東西都能吃得這麼認真可愛,忍不住就笑起來了。

    許是因為宋離吃得太過認真了,所以就連自己的嘴角沾了醬汁都不知道。

    何淼情不自禁的就想伸手幫宋離把醬汁就擦去。

    宋離看著突然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忍不住就往後退。何淼這是幹什麼?難不成是因為看自己吃的太多了,所以不想讓自己吃了? 極品總裁,嬌妻不要太野蠻 可是這一桌子的飯菜都是何淼自己點的啊,要是不想讓自己吃的話,就不應該點這麼多的東西不是。

    何淼哪裡知道這麼一會兒的時候,宋離的腦子裡面已經想了這麼多了。不過宋離躲避自己的動作到底還是讓何淼有一點難過的。

    「你嘴角沾東西了。」何淼把手縮了回去,伸出食指指了指宋離的嘴角。

    宋離現在很尷尬,超級尷尬。原本人家根本就不是嫌自己吃的太多了,而是因為看見自己嘴角沾東西了,可能覺得噁心才會提醒自己的。

    宋離胡亂拿起旁邊的毛巾摸了一把自己的嘴。

    咦,要死。這下丟人丟大發了。這何淼也真是的,難道就不能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嗎?為什麼一定要提醒自己呢?自己一定都不想知道好不好。

    何淼見宋離的嘴動來動去的,卻什麼聲音都沒有發出,也覺得很是好笑。

    一頓飯下來宋離覺得自己的精神都快要衰弱了,跟有錢人吃飯真的是太難了。而且自己的醜態應該都被何淼給看完了。

    肉足飯飽之後,宋離就想跟何淼說再見了。

    「宋姑娘,不知道能不能請你跟我一起去踏青?」終於說出來了。

    宋離偷著翻了個白眼,大哥現在已經快十一月了,您居然還想著要踏青果然是好興緻。

    「我家裡的事情比較多,恐怕沒有時間跟何公子您踏青。」說不定現在用的糖衣炮彈就是為了給他表妹報仇,所以自己一定呀堅守住自己的底線。絕對不能被糖衣炮彈打到。

    對於宋離的拒絕,顯然何淼心裡也是有數的。畢竟還是自己太著急了,更何況宋離如今也不過才十三歲多,什麼都還不知道,自己這麼激進她未必明白。

    「既然宋姑娘沒有時間也就算了。趙峰送宋姑娘出去。」

    大哥,雖然我剛才拒絕了你,可是你也沒有必要這麼快就翻臉不認人吧!當然宋離自己還是很高興的,合約已經到手了這難道還不足以讓自己高興嗎?

    回了宋家,宋離第一時間就是把這件事情告訴趙氏了。

    趙氏捧著合約,看了又看。

    「老頭子,你瞧我們阿離就是有本事。」

    宋老漢兒也很滿意,沒想到阿離這麼快就把合約給談下來了。

    「不過咱們家現在一個月可還不能供上一百五十隻的兔子。」宋老漢兒道。這合約在手,宋老漢兒當然是高興的,可是每個月一百五十隻的兔子那可不是什麼小數目。

    宋離點頭,「這一點我也想過了,所以現在我們每個月供上五十隻兔子就行了。」宋離道。之前買回來的兔子都下小兔子了,一隻兔子一窩就能生四到十隻不等,而且這一次的帶回來的兔子都是沒有生過兔崽子的,所以比較少只有四到五隻的樣子。中間還因為照顧的不周到死了七八隻的樣子。剩下來的小兔子大概有八九十隻的樣子,如今一個月已經過去了,只要在等二個月這些兔子就能長成,到時候賣一半,剩下的一半留作兔種。這樣只要前面三個月一過去。 藥香逃妃 就不會出現兔子不夠的情況。

    「對了,家裡的兔子最近怎麼樣?」宋離道。

    「放心吧,上次死了幾隻之後我們幾乎就是每天都輪流著照顧兔子,確保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

    上次一夜之間就死了四五隻兔子,確實把人給嚇著了,所以大家現在才會對兔子這麼緊張的。 原本有些無法恢復的經脈,此時甚至比他巔峰時的狀態還要好上千倍。

    「多謝岳父大人!」

    宮佑冥一臉恭敬的對著沐衍行了一禮,這樣的恩情,無異於再造之恩。

    沐衍見狀,似是找到了博得女兒開心的竅門一般,一臉讚許的點了點頭。

    「不錯!火雲燼靈丹的藥力居然被你盡數吸收了,看來你的天賦也是非比尋常啊!」

    沐靈夕見沐衍終於不再針對宮佑冥,頓時開心的笑了起來。

    「這就對了嘛!以後我們會好好孝敬爹和娘的,你要老是針對他,我可就生氣了!」

    沐靈夕一邊說著,一邊親密的挽著沐衍和雲鳳靈的胳膊,滿臉的幸福甜蜜。

    沐衍終於得到了女兒主動的親近,原本還想繃住岳父的架子,結果卻是瞬間崩潰。

    直笑得見牙不見眼,心滿意足的跟著沐靈夕,朝著餐桌前走去。

    宮佑冥看到沐靈夕一家其樂融融的樣子,心中亦是為沐靈夕感到高興。

    這輩子,他最大的夢想,就是讓沐靈夕永遠都能笑得如此幸福甜蜜。

    幾人來到殿中落座,棲木輕靈的一揮衣袖,一顆古樹頓時出現在了大廳之中。

    沐靈夕好奇的看了過去。

    「棲木姐姐!這棵樹是用來做什麼的?」

    雲鳳靈見沐靈夕那一臉好奇的樣子,不由得笑了笑,然後說到。

    「這可是棲木最寶貝的酒泉靈木,出的酒,比上上品的洗髓丹還好!一年才出一滴,她都捨不得喝,說是要留到你成親的時候當賀禮,今天娘可是沾了你的光了。」

    沐靈夕一聽,感動的看著棲木。

    「多謝棲木姐姐!你為我做了那麼多,今天我真的太幸福了!」

    總裁追妻:追一送一 棲木見沐靈夕那開心的樣子,也是不由得紅了眼眶。

    「少宮主開心就好!這些年老奴都沒能幫到少宮主,是老奴愧對少宮主才是。」

    雲鳳靈見兩人感情如此深厚,心中快慰不已。

    「今天是咱們團聚的日子,以前的那些痛苦,都過去了,現在,我們即將迎來最美好的日子,就讓我們一起舉杯相慶,從此以後,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

    沐衍聞言,立刻配合的拿起酒杯。

    「對!今天我們定要一醉方休!」

    沐靈夕看著自己身邊,每一位最親近的人,心中無比滿足。

    開心到無法言語,沐靈夕只是拿起酒杯,就著自己那快要溢出的甜蜜,一仰頭,就將杯中的酒水喝了下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