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孟菲菲和武小茜也在王歡的話音落下后同時說道。「不行,向東(仙道哥哥)。」平時有些爭鋒相對的兩人,此時竟然異口同聲,不過並沒有在意,而是一臉認真的看著向東。

    「向東,你這個計劃太冒險了,雖然成功后得到的收穫很誘人,但…一旦失敗,你的處境只怕會命懸一線。」萬江緊接著開口說道,很理性,一方面點出了萬江計劃成功后能夠帶來的收穫,但也道出了失敗後會出現什麼情況。

    「對,向東,這個計劃我不同意,凝魂草雖然珍貴但是對我們來說,你才是最重要的。」郭東也變的嚴肅起來,一向嬉皮笑臉的模樣消失不見,展現出罕見凝重的表情。

    向東見此,沒有說話,他能夠感受到眾人對他的關心,以及重視,他知道大家都是真心的,可是這個家戶是目前來說最好的辦法,時間不等人不能再拖下去了,如果情況在變只怕最後的結果會發生什麼,都無法預料。

    「好了,我已經決定了,你們放心,我可是非常珍惜我的性命的,不會拿我的性命去開玩笑,就算是最後失敗了,我也有辦法逃離,你們放心好了,只要把場面弄得越混亂越好。」向東最終還是拍案決定,準備實施自己的計劃。

    萬江等人見此,雖然想要說什麼,但是話到了喉嚨卻怎麼也發不出來,他們知道向東一旦做出了決定,那麼恐怕是改變不了了,所以還不如全力配合向東,至少要保證他們這裡不出錯。

    「你一個人小心點。」萬江等人沒有在多說什麼,看向向東的眼神滿是凝重,關心,最後拍了拍向東的肩膀緩緩說道。

    見此,向東心中一喜,他明白,萬江等人是同意了自己的計劃,霎那間心中有些開心,不過更多的是感受到了萬江等人對自己的信任,於是也不在多說什麼,朝著眾人點了點頭,隨即飛快的朝著四周遁去,隱藏在了人群中。

    萬江等人見狀,也紛紛開始著手準備,首先萬江幾人分散開來到了各處去準備製造混亂。

    按照向東的計劃那就是把懸崖頂端的戰況加劇,使這裡更加混亂起來,這樣向東也就有了絕佳的出手環境,隱藏在暗中,伺機盜取凝魂草。

    這就是向東的計劃,十分簡單,很直接,不過卻是現在最好的辦法,也是最冒險的,一旦成功,那麼在混亂的情況下,很難察覺到是誰盜取了凝魂草,不過前提是向東對機會得把握好。

    因為不管場面多混亂,總會有人注意凝魂草那裡,所以在這之前向東要干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向東並沒有告訴萬江等人,他害怕說出來萬江等人根本就不會同意,猶豫都沒有。

    向東隱藏住身形朝著不遠處的厭風等人疾行而去,一路上把身法運行到了極致,在不少人之間穿梭,戰鬥中掠過,十分驚險的靠近了厭風等人身旁,此時厭風依然和那兩方勢力戰鬥起來。

    竟然以一敵二,格外的囂張以及猖狂,不過厭風也確實有囂張和猖狂的本錢,一個人獨戰兩位小周天中期的強者而不落下風甚至隱隱在壓制他們,雖然這裡的情況引起了不少人的矚目,但大部分人都已經陷入了自己的戰鬥中,沒多少人矚目這裡。

    向東也是察覺到了這一點,所以才突發奇想的準備實施這個盜取凝魂草的冒險計劃,當然首先必須要厭風幫一個忙。

    想到這裡,向東嘴角一列,慢慢上揚,如果郭東在這裡見到,一定會心想,「不知道誰又要倒霉了。」(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 ps:看《永生路》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ps:看《永生路》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雖然向東對厭風心存敵意,但不得不說厭風的實力很強大,強與他,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單憑此刻厭風一人獨戰兩個小周天中期的強者就可以看出來,絕對是十分危險的人物,與劉嫣等人一個層次。

    不過,想到這裡,向東危險的忘了一眼厭風,心想「哼,這一次就先讓你付出點利息。」向東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計劃,並沒有因為厭風的強大而退卻,因為這一次行動,厭風才是其中的關鍵點。

    到處都是血腥的戰鬥,殘肢斷臂更是數不勝數,此刻,在這裡已經演變成為了百人大戰,戰場進一步的擴張,不說外圍還有不少人朝著這裡趕來,相信再過不久,可能會演變成千人大戰。

    當然一些人的目的並不全是凝魂草,大多數人還是看的清楚,小命相比凝魂草來說肯定是小命重要,雖然凝魂草有讓人拚命的誘惑,但是相對實力強大的人才會拼此一搏。

    厭風一行六人與那兩方勢力戰做一團,幾乎是壓倒的優勢,好在一時半會兒還無法擊敗這兩方勢力,與此同時,向東和萬江等人也相繼出動。

    向東躲藏在戰場中,時不時的插手一番,然後在隱去,隱約間將這裡的混亂加劇,並且身形也越來越朝著厭風等人的戰場靠近,根本無人發現,如此混亂的戰鬥就是厭風等人也沒有能力左顧右盼。

    趁此,向東抓住了機會,飛快的接近,不過厭風這裡的戰鬥格外激烈,遠比不是其他地方能夠相比的,這不向東才剛剛混進來結果就遭受到了一個小周天境界強者的攻擊,好似是那兩方實力的人。

    為了不讓其他人注意到自己,向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殺了這人,然後迅速的離開這裡,好在那個地方並不引人注目,偶爾有一兩人發現,但是也被激烈的戰鬥給刺激的沒有多管,陷入自己的戰鬥中。


    在另一個方向,向東假裝參與在一個混戰中,戰鬥著,可是額頭上卻布滿冷汗,方才那一幕太驚險了,差一點就被人發現,甚至向東都感覺到厭風朝著那裡望了一眼,好在那時候自己已經離開。

    「這傢伙竟然這麼警惕。」見到厭風的狀態,向東有些躊躇起來,他萬萬沒想到在如此混亂激烈的戰鬥中厭風還能夠注意四周的情況,這不得讓向東震驚。



    小心翼翼的躲開眼前一人的襲擊,向東回擊一掌,沒用多大的力氣,被那人很輕鬆的阻擋上,面上不見聲色,變現的很艱難的樣子實則心中平靜毫無波瀾,同時壓根一咬,最後還是決定實施計劃。

    向東的這一番糾結,萬江等人毫不知情,就連向東計劃中最關鍵的厭風他們也不知道,只因為向東偷梁換柱把厭風說成了自己,雖然也有道理可是把其中的危險性降低了不知道多少。

    此刻,萬江悄然來到通道口這裡,身上不知道何時多出了厭風等人的衣著,面龐也帶上了高傲囂張,蔑視一切的神情,直截了當的對著通道口一陣劈砍,血色大刀瞬間斬倒不少人,甚至一些人都掉入了萬丈深淵之中。

    頃刻間,萬江就吸引了通道口數百人的怒視,甚至一些人已經開始靠近萬江,聯合出手,然而萬江面不改色,依然瘋狂的朝著通道口劈斬過去,強大的靈氣以及神魂使得萬江的攻擊十分強大犀利。

    在如此艱險狹窄的通道口上完全就是致命的攻擊,就連一些小周天強者也無法硬悍,唯有儘可能的閃避,但是就算這樣,也依然有不少人被萬江劈斬重創,掉落懸崖。

    嗖嗖!眨眼間,更多的人出手了。圍攻萬江,情況開始危機起來,而通道口上好似是被萬江的行動給震驚住了,沒人敢在通道口上大打出口,變得有序起來,一瞬間湧入懸崖頂部的人增多了不少。

    不過這些人第一時間都把目光凝聚在了萬江的身上,其中怒吼不斷,與萬江有不共戴天之仇,紛紛湧上去,要把萬江大卸八塊的樣子。

    嗬嗬嗬!萬江渾身上下的靈氣一片涌動,氣罡浮現,化形,手中的血色大刀連連揮動,萬江竟然使出了瞬斬,眨眼間就把圍攻他的數十人劈成重創,受了不輕的傷,而他的壓力也減輕了不少。

    見到更多的人對他怒目而視,萬江面露不屑,眼角一抖,俯視眼前的人大喝道。「爾等速速離去,這裡已經被我厭龍一族控制,識相的趕緊滾蛋,否則一縷殺!!!」

    最後一個殺字,萬江氣沉丹田,咆哮而出,夾雜著無匹的氣勢,席捲向四方,崢攝住了不少人,至少有些人開始退縮了,不敢在向前,顯然是在猶豫,當然還有一部分人完全不管不顧,依然兇悍的朝著萬江襲擊過去。

    這些人大部分都是背景不俗的強者,皆是小周天境界,雖然對於厭龍一族有懼意,不過並沒有被那些人一般嚇退。

    「無那小子,你休要猖狂,厭龍一族雖然強勢,可也不能行那霸道蠻橫的行徑,我等家族宗門雖然不及厭龍一族,但是我就不信你厭龍一族敢和我們眾多勢力對抗。」圍攻萬江的幾人中有一人面色平靜,一臉陰狠,朝著身旁大喝道。

    這句話一出口,瞬間讓不少人放下了心中的顧慮,紛紛開始行動,要知道方才萬江的行為已經激起了眾怒,要不是他爆出了厭龍一族只怕早就被人圍剿了。

    萬江見此面露慌張的神情,不過心中確是一喜,但是演戲還需要繼續,好在這個情況下也不需要多麼高超的演技萬江假裝面色難堪的樣子,聲音尖銳的大喝道。

    「你們想幹什麼?挑釁我厭龍一族的後果你們要想清楚!」萬江聲色俱厲不過手底下也沒有放鬆,血色大刀橫在身前,大有一番血戰的意思,不過這個時候眾人都已經沒有在理會萬江說什麼了。

    凝魂草暫且不說,其他珍貴的藥草至少還是能夠獲取到的,這裡就好似一個葯圓,一個寶藏,等待人們挖掘,所以單憑一個厭龍一族是無法崢攝住他們的。

    嗖嗖!數百人朝著萬江而去,這個場面不得不說格外的震撼人心,至少萬江自己是感到全身上下氣血的沸騰,在洶湧,一個興奮的感覺席上心間,強烈的戰意在心頭迸發,雙手無法抑制的顫抖。

    漫天的靈氣朝著萬江撲來,壓力巨大,然而萬江依然無懼,好似這個場面已經點燃了他心頭最深處的血液,屬於他祖先的氣血,血色大刀一陣,強烈至極的靈氣和神魂撲散開來。

    萬江閉上了雙眼,感受到越來越近的攻擊,忽然大手一番,血色大刀嗡嗡直顫抖,一股龐大的能量四溢,四面八方都凝聚出強大的刀光,隨著萬江大手的下擺,瞬間暴動,朝著身前的靈氣劈砍。

    轟隆隆!強大的衝擊,產生了巨大的能量,萬江在全力爆發的刀光威勢足以想象,這是他當初感受霸三刀的春秋刀法悟出的屬於自己的刀勢,並沒有完全掌控,不過威力讓人心顫。

    數百人的攻擊霎那間被萬江一擊給破除,當然並沒有完全擊散,也不是萬江太強了,而是他們的攻擊太分散,看似強盛實則不堪一擊,只要找打了漏洞,很輕鬆的就能夠擊潰。

    不過萬江的任務已經完成,沒有必要在待下去,所以當他發出這一擊驚天刀法后,趁著場面混亂以及揚起的漫天煙塵,迅速退去,離開了這裡。

    當煙塵散盡后,那數百人才發現萬江已經跑了,但是這更加劇了他們心中的憤怒,要知道萬江在一開始的攻擊讓不少人都險些喪命,甚至他們的好朋友熟人都死在了萬江的刀下。

    數百人瞬間凝結成了一個龐大的勢力,朝著懸崖頂而去,心頭皆是帶著對厭龍一族的怒火,已經滔天,熊熊燃燒。

    此時,在她們不遠處兩個身影徐徐出現,正是方才逃離的萬江以及接應他的孟菲菲,他們靜靜的望著這數百人勢不可擋的朝著懸崖頂而去,眸子里有開心,但是更多的確是擔憂。

    「萬江,你說向東的計劃能成功嗎?」孟菲菲美眸中滿是對向東的關懷,忍不住的詢問起身旁的萬江,好似希望得到萬江的肯定。

    萬江聞言,嘴角淡淡一笑,回過頭看了一眼孟菲菲,語氣充滿肯定的回道。「放心吧,向東一定會成功,我相信他,他可從來都沒有失敗過,曾經是,這一次也是。」

    彷彿萬江的氣息感染了孟菲菲一般,心頭的鬱結好了不少,俏麗的面容上浮現出了一縷微笑,好似已經看到了向東勝利而歸的樣子。

    除了這裡,郭東和武小茜那邊也已經布置到位,懸崖周邊峭壁上的岩石都被二人設置了不少的機關,以備不時之需,當然也是為了最後的退路阻撓追擊的手段。

    郭東和武小茜的任務比起萬江和孟菲菲的就要輕鬆許多,當然也不能馬虎,完成的很快,還不能被人發現,所以稍微耽擱了一點時間,不過並無大礙。

    最後王歡那裡也已經準備就緒,她與向東一樣都潛入到了懸崖最前方,目光盯著厭風所帶的族人。(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 ps:看《永生路》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ps:今天就一章了!

    烈日當空,在混元神洞中根本沒有夜晚一說,永遠都是白日,不然懸崖這裡戰鬥這麼長時間早就過去了大半日,可依舊好似午時沒有一點點夜幕降臨的意思。

    王歡已經準備就緒,美眸悄然的盯住了厭龍一族的一位少年,小周天初期的實力,也是厭風一行人中最偏離隊伍的傢伙,所以王歡第一時間就把目標打在了他的身上。

    也就在這個時候,萬江孟菲菲兩人所造成的影響也開始逐漸的反應開來,輻射到了這裡,王歡見此,沒有在猶豫,身形一閃朝著那厭龍一族的少年而去,此刻他少年方才擊退兩人,正猖狂的發出一聲怒吼,就在王歡強勢的攻擊下戛然而止。

    這少年目光一震,好似不致信一般,頭顱緩緩地下,看著胸前突出來的一柄長劍鋒芒,穿刺自己的心臟,劇烈的疼痛已經麻痹了他的大腦神經,嘴巴微微張開但是卻說不出來什麼話。

    渾身的靈氣一散,身體癱軟,最後憑著最後的一絲力氣轉過頭去,瞧見了飄然離去的王歡,連正面都沒有見到,而穿刺過他心臟的那柄長劍也被王歡抽出,頓時間鮮血好似開了閥門一般,噴射而出,而這少年也閉上了逐漸暗淡的眸子。

    碰!這厭龍一族的少年就這樣隕落,引起了四周不少人的震動,不過他們都彷彿打了雞血一般咆哮起來,彷彿一針興奮劑讓這些人振奮,但是對於厭風等人來說卻不亞於一場驚變,轉眼間就死去了一位夥伴,這讓厭風從開始一直平靜的面龐出現了明顯的變化。

    一股怒火席捲面龐,顯得有些猙獰,手法上也強勢了不少,打的那兩個小周天中期的強者毫無還手之力,被動挨打,而其餘的厭龍一族少年也爆發了起來,出手狠辣,不留餘地。

    但是厭龍一族這樣的行為卻激起了那兩波勢力的凶性,毫不畏懼的衝殺起來,比起一開始的畏畏縮縮,要強硬了不少,厭風等人的優勢頃刻間崩塌,可強大的實力依然佔據上風。

    除卻厭風一人外,其餘人都開始聯合起來,組成一道陣法抵禦攻擊其他人,造成的損失大大增強,一時間這裡的戰鬥完全進入了白日話的程度。

    飄然離去的王歡見狀,再一次的開始選擇自己的目標,向東給王歡的任務就是襲殺厭龍一族的人,方才那一手由於那厭龍一族人的驕傲自大所以讓王歡輕鬆的得手,並且在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迅速離開,只讓其他人知道是一位女子襲殺了那厭龍一族的少年。

    至於是誰,那就不得而知了。

    情況瞬間變化,而策劃者,也就是向東,此刻已經悄然的靠近了厭風這裡,他渾身破爛不堪,身體上一些部位也傷痕纍纍,不過氣血卻處在鼎盛,表面上看似萎靡,可實際上狀態十足,再見到萬江孟菲菲以及王歡都已經得手后,也開始著手準備。

    至於郭東和武小茜那裡,向東完全不擔心,他們的任務最為輕鬆,恐怕早就已經完成,只待自己把厭風擊傷,然後進一步加劇混亂的場面,在等郭東和武小茜引爆懸崖各處的機關,到了那個時候計劃也就完成的那不多了。

    如今最關鍵的部分就是他這裡,一切都要看他是否能夠成功,可不可以將厭風擊傷,造成震動,不知不覺間,向東的手心都已經布滿了冷汗,雙眼一動不動的盯著厭風,好似一隻潛伏著的獵物尋找機會,能夠將目標一擊斃命的機會。

    不過向東可沒有殺死厭風的把握,最多造成一些困擾麻煩,然後讓自己的家戶能夠順利完成罷了,至於厭風後面竟會面對什麼,那就與向東無關了。

    轟轟!強大的靈氣在四周洶湧咆哮,強大的能量充斥在四周,而厭風彷彿因為之前受到同伴的死亡,變得強勢,打的那兩個小周天中期的強者艱難招架,苦苦抵擋,向東根本找不到機會。

    因為這個時候的厭風,注意力和精神都處在最鼎盛的時候,身旁的一點動靜都會引發他的注意,向東此時出手根本不可能擊傷厭風造成理想中的結果,所以向東不得不謹慎。

    甚至向東都把希望寄托在了那兩個小周天中期強者的身上,足可見此時的向東已經束手無策了,計劃進行到了這裡,向東也沒了辦法。

    好在萬江那裡造成的影響開始蔓延到了這裡已經開始對厭風等人造成了影響,一瞬間數百人的加入對厭風的討伐,讓那兩個小周天中期強者心中大振,手下也凌厲了起來,至少開始聯合全力對抗厭風,讓情勢變得可觀起來。

    碰!厭風大手一揮,強大而霸道的靈氣激烈的碰撞在了那兩個小周天中期強者的凝聚出來的氣罡上,發出一陣強烈刺耳的轟鳴,以至於厭風的身體都朝後退去一兩步,而那兩個小周天中期強者也後退了數十步。

    打到了這個份上,厭風已經動用了全力,認真起來,而那兩個小周天中期強者早就已經全力以赴,但是現在依然沒有逼出厭風的武器,足以可見厭風的實力有多強,至少向東感覺自己根本無法在厭風的手下走過幾招。

    當然如果厭風全力出手的話,可如果厭風以之前的姿態對付向東,那麼向東還是不懼的,至少不會落敗,當然能就算厭風全力出手,向東也自信打不過跑還是能夠跑掉的。

    就在此時,隱藏在暗中的王歡可沒有忘記向東布置的任務,已經再一次的尋找到了一個機會,迅速出手。

    不過這一次對手是三個厭龍一族的強者聯合組成了一個簡單強大的陣法攻擊四方眾人,也就在方才四周人聯合起來,發起了一股強大的攻擊,看看突破了這三人的陣法,引起了短暫的混亂。

    但是厭龍一族的這三人好似早就有所準備,十分的迅速,陣法才剛一崩潰,就在一次的準備凝聚起來,每一個人手掌心都握著一顆奇異的石頭,王歡並不陌生,這東西在王家也有不少,名陣心石,將他窩在手心,以靈氣灌入其中,可以在短時間內使陣法凝聚的速度加快,增強陣法的效果,不過陣心石也分等級。

    「怪不得這三人匯聚的陣法如此強大。」王歡在心頭劃過這麼一個念想。

    強大的小周天中期勢力全面爆發,王歡也是第一次把自己的武器拿了出來,一面鏡子,通體瑩白,鏡面模糊混沌一片,與普通的鏡子能夠照應不同,這鏡子鏡面中彷彿蘊藏著強大的能量。

    神魂帶動自身的靈氣灌入這面鏡子中,瞬間鏡面上發出一陣強烈的瑩白光芒,巨大的波動從中噴出,一束強大的能量朝著那三個厭龍一族其中靠王歡最近的少年而去。

    王歡這一手已經是拼勁全力,沒有絲毫的放鬆,機會也抓的非常准,那三人正重新凝聚陣法的時刻。

    突然背著一股強大的能量擊中後背,那少年身軀一陣,嘴角一張,一口鮮血噴出,在空中形成一層血霧,並且渾身的靈氣躁動起來,在筋脈中衝擊,大片大片的筋脈被自身的靈氣給摧毀,一瞬間變為重傷之身。

    而另外兩人也是一般,雖然有陣心石的相助能夠加快陣法的凝聚,但是陣法打斷造成的反噬也極其恐怖,那兩人不過是被波及,渾身的靈氣都出現躁動的跡象,好在全力壓制下來,可終究還是受了一些輕傷。


    又是那個女子,這兩人轉過頭來,望見了正站在他們面前不遠處的王歡,心下大怒,但是卻沒有說出來,只是泛著濃烈恨意的目光看向王歡。

    之前他們同伴的隕落,雖然沒有看清楚王歡的真面目,但是卻瞧見了王歡的身姿,知曉是一位強大少女乾的,但是沒想到這麼快就把目標放在了他們身上。

    突然發生的變化,就好似之前那厭龍一族少年身死一般,眨眼之間,甚至一些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但是大多數人還是看在了眼中,沒有絲毫的由於,全力出手,瘋狂的朝著那兩個厭龍一族少年撲去。

    就彷彿許久沒有吃過肉食的凶獸一般,很瘋狂。

    王歡也在這個時候緩緩褪去,四周人沒有認得她的,因為王歡貼上了一張人皮面具,改變了原本的面貌。

    頃刻間厭風等人的形勢更加嚴峻,厭風也受到了影響,情緒變的波動起來,甚至讓那兩個小周天中期強者找到了機會,反打了厭風一波,只因為那兩個小周天中期強者也察覺到了形式的變化。

    到了這個時候,傻子也知道有人在幫他們,不過他們卻並不知道是誰,但這沒有關係,俗話說得好「敵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朋友」所以這兩個小周天中期強者相視一笑,完全不顧自身的瘋狂攻擊向厭風。

    厭風壓力瞬間加大,竟然隱隱約約的落在了下風,而那兩個被王歡擊傷的厭龍一族少年在數十人的圍攻下重創逃離,另一邊兩個厭龍一族少年雖然還能夠勉強的堅持下去,可是很明顯撐不了多久了。

    甚至這兩人已經有了退意,轉眼間懸岩頂的形勢大變,從一開始厭風一行人的強大優勢,變成為現在的落魄,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與此同時,向東也已經找到了機會,此刻的厭風雖然如同受創了的凶虎,可向東已經不懼,厭風的心神已經開始混亂了,所以這是一個機會,向東怎麼能夠放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