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姐!快想個辦法,秦陽的實力太強了,必須儘快除掉啊。”許天說道。他雖然是個紈絝,但也知道,必須儘快除掉秦陽。

    現在他們許家和秦陽站在了對立面,而秦陽的實力又出乎想象的高,若是不能儘早解決,恐怕以後會是家族的麻煩!

    而且,他也擔心,秦陽若是來報仇,恐怕第一個就是殺他。

    “呼~”許曼青長出一口氣,臉色恢復了平靜,說明她已經徹底冷靜下來。

    她恢復了自信,並且開口:“不過是死了八個怪物而已,有什麼可惜的,只要我想,我可以造出一百個,一千個。”

    她承認自己剛纔被震驚到了,但現在她重新規劃了她的實力,也就平復了心情。

    “不過是實驗失敗的炮灰而已,真正的強大手段,是那些成功的實驗體啊!” 禽獸,放開那隻女王!

    許天大驚失色:“什麼?姐?你說有成功的?”


    “沒錯!”許曼青淡淡道:“並且,上層對實力有一套劃分。”

    “根據古武者的境界,將實力分爲了鍛骨期和伐髓期。那些失敗的怪物,充其量只是鍛骨後期罷了!”她緩緩敘述。

    “而成功的實驗體,那是真正的鍛骨圓滿!”

    許曼青說完,許天在愣着,這些消息,對他而言是新情報,他需要極力消化。

    不久,許天笑了:“也就是說,只要咱們讓成功的實驗體出動,就可以碾壓秦陽!”

    “不!”許曼青搖頭,他眼中充斥着寒光,極盡冰冷:“單是實驗體還不夠!”

    她又道:“還記得覺醒實力榜嗎?”

    許天一愣:“姐,你說指位於榜首的四大天神,那個覺醒者實力排名榜?!”

    “沒錯!”許曼青道:“四大天神的實力無可置疑,他們是,伐髓!”

    “一個伐髓期,足以殺掉數十個鍛骨期!”

    “什麼?!”許天很震驚,伐髓期居然如此強?

    他顫抖着,似是在思索:“如果這麼說,我們和一個伐髓強者有聯繫!”

    “嗯。”許曼青淡淡道,似是不想回憶起那個人,但她還是說道:“你大姐,樊家少主母,御空神王背後的支持者!”

    “可是……大姐早就脫離許家了啊。”

    “不,藕斷絲連!只要付出足夠的代價,足以讓她派出御空神王,我要讓伐髓降臨,確保殺死秦陽萬無一失!”許曼青冷聲道。

    她準備付出大代價,以無可匹敵的力量,摧毀秦陽!


    濟城郊區,山坡上。

    尚且不知強敵即將來臨的秦陽,已經在接近小鎮了。

    他一路上,心裏都在捉摸着許家。

    毫無疑問,許家是個龐然大物,跟這樣的家族對抗,是難以在很短的時間將它摧毀的。

    “但絕不能這麼算了!許天和許曼青,就先當做和許家對抗的前奏吧!”他默默道。

    他想了想,決定從明天開始就埋伏,以各種手段,幹掉許天和許曼青。

    最後,他走到了小鎮街上。

    “先回家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做好準備,一天不在,也不知道鹿餓着沒有。”他自語。

    猛然愣住。

    他想起來,他答應給鹿帶食物,而且是那種最貴的,最豪華的食物。

    秦陽發懵,約會的時候,誰會專門考慮帶飯的事啊?

    所以,他現在忘記了,兩手空空!

    他有些發愁,這要是空手回家,指不定鹿會怎麼鬧脾氣呢。

    怎麼辦?

    秦陽左右扭頭,想看看路邊還有沒有開着什麼店鋪,給鹿帶一些回去。

    但路邊所有店鋪早已關門。畢竟生意不怎麼樣,郊區又危險,沒人會留在這裏開店鋪。

    猛然間,一陣吆喝聲傳來:“精緻點心,祕製小漢堡來嘍!”

    秦陽一愣,心裏一喜,莫非有轉機?

    他尋聲望去,只看到街道盡頭,有一小攤,還在營業。

    那聲音,正是從那邊傳來:“祕製小漢堡嘞~!快來吃嘞!還有奶茶嘞~!”

    秦陽跑過去:“老闆,給我來十個漢堡!”

    “啥玩意兒?十個?”老闆十分震驚,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一次性要吃十個的!

    “怎麼?十個都沒有?”秦陽反問,他想着,怎麼也得給鹿帶十個,纔夠意思。

    老闆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但還是很迅速拿出十個小漢堡,並且裝在一個袋子裏。

    “再給我來五杯奶茶。”


    “好嘞。”

    說到奶茶,老闆沒有猶豫,很快就包裝好了。 半下午的街道很空曠,就算有很多大勢力盯上了王屋山,濟城的郊區小鎮還是依舊冷清。

    秦陽提着一袋子食物,美滋滋的回家。

    大概估計,有這麼多吃的,鹿應該不會有脾氣了,畢竟花了他好幾百呢。

    一進客廳,秦陽就喊道:“死鹿,我給你帶了很多吃的,可不能說我不夠義氣啊。”

    鹿一聽,撒開蹄子就衝過來,一天沒吃點肉,它嘴裏都要淡出鳥來了。

    而後,它就看到了秦陽手裏一大包東西,頓時眉開眼笑,合不住嘴。不過它還是極盡嚴肅,擺出一副秦陽始亂終棄的表情。

    “你這是什麼表情,我說了給你帶好吃的就決不食言!”秦陽一臉正氣。

    鹿不管他,伸蹄子搶過去一大袋吃食,這幾天,它在抖聲刷到的山珍海味可不少,什麼龍蝦鮑魚,饞的很。

    然後,它就看到了一袋子小漢堡。

    頓時,臉色垮了下來。

    他耳朵都豎起來,直接比劃:爲什麼都是漢堡?說好的山珍海味呢?龍蝦鮑魚呢?起碼得來幾個菜吧!

    秦陽心裏一咯噔,抖聲真是太害人了,以前多麼純真的一頭鹿,現在居然如此勢利。

    但他還是硬着頭皮解釋:“死鹿,你知不知道現在物價漲成什麼樣了?啃一口鮑魚得好幾千啊!”

    “現在最經濟實惠又管飽的,就是這種祕製漢堡,不信我給你嚐嚐。”

    秦陽說着,打開一個漢堡盒子,直到此刻,他才發現,這漢堡有些古怪啊,夾的都是些什麼玩意兒?

    但他還是很冷靜的下嘴,並且開口:“這可真是……口…區……太美味了。”

    鹿很疑惑,他剛纔好像聽到秦陽發出了什麼古怪的聲音,但看秦陽還在咀嚼,並且閉着眼睛,好像真的很美味的樣子。

    它心動了。

    按奈不住,它也打開一個漢堡盒子,用蹄子抱起,鹿嘴一張,半個漢堡就是進去。

    秦陽眯着眼,去看鹿的表情。

    “阿巴!嘔!”

    鹿瞬間跑到廁所,看起來十分緊急。

    這是秦陽從鹿嘴裏聽到的第三個字,前兩個是阿巴,第三個是嘔!

    他也終於忍不住,一把拉過垃圾桶,對着裏面狠狠的嘔吐。

    “嘔~”

    神他麼祕製小漢堡,直到這漢堡進了嘴裏的時候,秦陽才明白,爲什麼他要買十個的時候,那老闆的表情那麼古怪了。

    這簡直就是魔鬼食物,那是難以言喻的味道,破壞每一個味蕾,帶給人死一般的感受。

    “阿巴阿巴!”

    鹿從廁所跑出來,渾身毛都炸起來,看得出來極其憤怒。

    他跑到秦陽臉前,激動地指責他:這是什麼東西?這就是好吃的?你明知不好吃還要我嘗試!?

    看得出來,它很憤怒,蹄子都快蹬到秦陽臉上了。

    秦陽心虛,嘴硬:“這叫有難同當!”

    鹿更激動了,快速的在本子上寫到:你去約會的時候,怎麼就不見得帶上我,有福同享呢?

    秦陽更心虛了,他快速的打開一杯奶茶,插上習慣,想要給鹿賠罪。

    但鹿根本不理他,一臉“你又想害我”的表情。

    秦陽摸摸祈禱,奶茶千萬沒問題。然後直接吸了一口,嚥了下去。

    確定過口感,是正宗的珍珠奶茶。

    “這個真沒問題,不信我再來一口。”秦陽道,說着又喝了一口。

    鹿覺定信任秦陽最後一次,嚐了一口,微微愣住。

    而後,一把將剩下的奶茶都抱走,拐回了房間,看起來不準備給秦陽留下了。

    見此,秦陽心裏鬆了一口氣,總算是平息這死鹿的怒火了。

    又看到桌子上的漢堡,心裏也是生氣,這他麼是什麼玩意兒?心裏打定主意,一定要找那老闆去算賬。

    至少要看着那老闆吃下去十個,這事情才能算完!

    最後,鹿從房間扔過來一個紙團。


    秦陽打開,上面寫着:抓到一個可疑人物,地下室鎖着呢!

    他心裏一驚,莫非還真有許家的人趁着他離開,來家裏?

    也是震怒,許家還真是各種手段齊出,不但路上埋伏他,還要派人來家裏搞事!

    端着手裏僅有的奶茶,秦陽大步趕往地下室,他要好好會會這許家人!

    “嘎吱~”

    地下室有些潮溼,伴隨鐵門發出一聲長鳴,秦陽走了進來。看向那用鐵鏈捆成一團的人,臉上帶着冷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