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如果當真淡泊,當初圍場之中的事情怎麼解釋?今日又為什麼要費盡心思的入宮打探消息?

    扮豬吃虎,隱忍蟄伏。

    所圖更大。

    周錄拿著手裡的拂塵,抬頭望了望天上,忍不住嘆了口氣。

    今兒個西暖閣中,璟王和元成帝等於是撕破了臉。

    璟王雖然暫時退去,看似不再追究十四年前的往事,可是殺父之仇,殺兄之恨,以璟王的性情怎麼可能當真就這般放下,一時隱忍不過是因形勢所迫。

    況且今日璟王以陳王的事情逼迫元成帝,許了他那三個條件,虎口奪食搶了那千萬銀錢,以元成帝的脾氣又怎麼可能會善罷甘休?

    這兩年元成帝的脾氣越來越難以捉摸,多疑善忌、陰晴不定不說,動輒更是要人性命,就像是今天,那棋盤如何傷人?可偏偏元成帝開口,便成了辦事不力。

    內官監的掌事太監不過是替璟王受過遭了遷怒,而這幾年裡如內官監這種遭受魚池之殃的更是數不勝數。

    周錄想到這裡,耳邊彷彿又出現之前姜雲卿說過的那些話,忍不住露出抹遲疑之色來。

    陛下如此陰晴不定,太子、璟王勢大,三皇子和其他幾個皇子也不是善茬,他是不是也該替自己找一條退路了?

    如果真的有朝一日……

    他也好能夠保全性命?

    ……

    圍廊之下,看著周錄頭也不回的離開,李廣延臉上才沉了下來。

    「老東西!」

    李願上前,低聲道:「殿下,璟王為什麼會把陳王的事情交給大理寺?而且陛下居然還允了,他就不怕查出什麼不該查的東西來嗎…」

    李廣延面色冷沉:「你以為父皇會讓他們查出來?」

    「那黃雲和君璟墨交好,可今日卻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就足以見得他要麼是早就知情,卻一直瞞著璟王,要麼就是他心向著父皇,與璟王交好都是作偽。」

    「可觀他當年替璟王保住太子,甚至替太子爭來儲君之位,他就不可能是父皇的人。」

    「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十四年前的事情,黃雲早就知情。」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 「知情多年卻沒提及半句,就足以見得黃雲並不想讓璟王知道當年的事情,更不想讓璟王和皇室決裂,所以就算讓他去查當年的事情,黃雲也一定不會一查到底,波及皇室。」

    李願聞言疑惑道:「那璟王為什麼還要讓黃雲來審?」

    李廣延面色森寒:「因為他根本就沒想要查出罪魁。」

    李願面露不解。

    李廣延寒聲道:「當年陳王出賣君家,事後那些與此事相關之人,不起眼的那些早就已經被滅了口,而能夠活下來的,都和陳王一樣,如今在朝中身居高位。」

    「君璟墨之所以要求大理寺來審,不過是知道黃雲隱瞞君他父兄死因,會對他心中有愧,事後定然會竭力替他周全,所以他想要借黃雲的手除掉那些人而已。」 當太陽升起時,眾多的普通人,沒有修鍊資質的小人物、白領精英、走卒販夫等等繼續開始自己一天平凡的生活,局勢的變化與他們似乎沒有一絲關係。

    但這一天,北省與帝城的普通人們發現不同了。

    這一夜的變故太大了,大到連這些默默無聞的底層人物都感到了震撼,一夜發生的事情根本瞞不下來,頃刻間就傳遍了整個夏國乃至東南洲。

    此時,哪怕是再愚昧的人,也知道。

    出大事了!

    驚天動地的大事!

    「誰能想到,張凡竟然會有回來的一天,整整消失十年的人物,驀然歸來,還能整出如此鬼哭神嚎的事來?」

    北省各方心有餘悸,望向秦城的目光變了又變,當初沒有在天陽宗中手上分一杯羹的勢力們如今都紛紛慶幸。

    「這張凡不愧為殺神降世,一回來就宰了近萬人,真是瘋狂啊!」如今的北省位華應龍代表了北省官方最高地位,在天還沒亮就驅車趕往秦城拜會張家張老爺子。

    他這一系列的大動作,讓其他倖存的勢力、家族紛紛備上厚禮趕往秦城張家,一時間張家別墅外門庭若市、熱鬧非常。

    與此同時,一道秘聞也在此刻宣了出來:近五十年沒有離開帝城的周老將軍從帝城乘坐私人飛機直飛北省秦城。

    「當真是榮耀無匹啊!張將軍一個人活成了千軍萬馬、舉世無雙啊!」一夜奔襲千里,連殺數千近萬人,此乃是萬軍辟易之能。

    至昨夜之後,世人都明白了一件事情!

    在張凡面前權勢、財富、地位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他無任何顧忌、行事狠辣、手段更是凶戾,彷彿世間無他不敢殺之人!

    他一回來,就用近萬條生命闡述了一件事情: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輕則神魂盡滅!

    重則滿門屠戮!

    當張凡從帝城返回北省張家的時候,他的直系親屬都聚集在別墅之內,至於其他旁堂系沒有他的允許,誰也不敢踏足。

    張君曉接了一個又一個電話,收了一條又一條信息,從最開始的震驚到如今的麻木,老人臉上的笑容都快成雕刻了。

    張凡的歸來,預兆了張家的翻身,或者不該用翻身來形容,此刻是踏上青雲路,一步登天闕!

    駱冰雲一見到張凡就立即沖了過來,將張凡緊緊的抱在懷中,深怕再次失去他一般,哪怕此刻的張凡已是無敵於世間的強者……

    「老媽,別怕,我這不是沒事嗎,你放心吧,在這顆星球之上,沒有人能夠傷害到我的,別擔心!」張凡輕輕的擁著母親,手掌在她的後背輕輕拍動,安慰著說道。

    一旁的張天擇與張平就站在那裡,目光凝視著張凡,父親兩鬢已經花白了,他一個先天後期的存在也白了頭,可見這十年來,這個不善表達自己的男人承受了多少壓力、又壓抑了多少的情感與思念……

    即便只有三十多歲的張平,神色間的憔悴難以遮掩,只是他們都不願意多言罷了。

    見到張凡平安歸來,兩人只是默默的點點頭,眼中閃過了一絲輕鬆的欣慰。

    「小凡,你下次千萬不要再出去了,一晚上老媽都在提心弔膽的,老媽不要什麼修仙、報仇的,只要你平平安安就好!」

    駱冰雲說著,淚水直接劃過臉頰,掉落了下來。

    權少的貼身翻譯官 張君曉、張天擇幾個大男人側過了臉,沒有開口勸說。

    「老媽,放心吧!」

    張凡安慰著母親說道:

    「如今天地已變,靈氣將徹底復甦,到時候末法時代將徹底結束,進入新的一個時代,如果不修仙、不掌握力量的話,我們張家終究會走向滅亡的,修真的法則就是這樣、很殘酷,你兒子我擁有了別人窺視的力量,哪怕交出去也換不了平安,想要真正的安穩,只能靠自己!」

    「道理老媽都懂……」

    駱冰雲也知道自己只是愛子心切,連忙抹了抹眼淚,破泣為笑說道。

    正如張凡所說,天地已變!

    豪門冷少:恩寵新妻 強如白家、向家也沒入了歷史浪潮,即便是東方世家、顧家也是風雨飄搖!

    歸根究底就是實力不如人。

    「冰雲,小凡說的一點沒錯!何況如今夏國之中,又有誰是我們小凡的敵手,你大可放心,小凡何時讓我們失望過?」

    張君曉老懷安慰讚歎道:「今日之後,只怕天下再無人不識我們小凡了。」

    聽著張君曉的話,其他人也紛紛點頭。

    「崑崙墟的降臨是我沒有料想到的,而且如今踏入凡俗的門派放在崑崙墟中不過是二流門派罷了,與真正強大宗門差距還很大!」

    張凡卻微微搖頭,沉吟片刻說道:「如今凡俗靈氣依舊在不斷恢復,只怕不久后連崑崙仙宗、太元門這些一流宗門也會降世,再加上魔修、妖修,甚至是異族神靈的回歸,恐怕到時候天下將大亂!」

    張凡的話讓整個大廳安靜了下來,沒有人去質疑張凡所說的,眾人紛紛聚精會神,等著下文。

    張凡環視大廳,目光落到陳若風身上,朗聲說道:「之前家族內部問題太多了,如今大勢之下,我們不可能再依賴家族的模式立足於北省,只有真正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力量,方能在未來的大亂中扎穩根基,抵禦風暴!」

    張君曉等人默默點頭:「小凡,你的意思是?」

    「建立宗門!凝結真正的核心力量,不再以家族的形勢發展,將真正忠於我們的勢力合併起來,而那些三心兩意的族人全部排除,分化出去!」

    張凡眼中閃過寒光:

    「像張天烈、張顧羽之流全部趕出張家,這些白眼狼根本無需留下!」

    「像東方世家、江河一帶的勢力,在危難時沒有放棄我們張家的盟友拉攏起來,凝聚成真正的核心力量,只有同心同力,才有機會在大勢之中穩如泰山!」

    確定了這個想法后,張凡與陳若風護送他們前往祖祠那邊,煉化了天陽宗的眾多修士,血龍滅生趨近於化神後期的實力,再加上它幾乎是不死不滅的存在,安全問題基本不用擔心。

    況且,如今張凡凶名在外,誰又還敢欺上門來呢?

    至於那些前來登門拜訪的人,從來就不放在張凡的心中,這種打馬虎的太極還是他爺爺張君曉最為擅長……

    解決完這些問題后,張凡與陳若風直接御空北上,前往方家。

    (本章完) 李廣延臉色難看至極。

    「等到那些人因此事被貶黜,他們所空缺下來的位置,便會全數落在君璟墨手裡。」

    身處朝中,起起落落是常有的事情,可當一個人到了一定的地位,便能竭盡全力保全自身,想要隨意更換怎麼可能?

    無論是六部中人,還是宮內宮外。

    想要拉攏一個身居高位手握實權的朝臣,所花費的心思精力不計其數。

    可君璟墨只憑藉這一手,便能名正言順的讓自己的人將那些人取而代之,等到陳王之事審完之後,怕是朝中各部都會大換血,到時候君璟墨在朝中的勢力便會更加強盛。

    李廣延寒聲道:「陳王的那些東西,怕是都落在君璟墨手裡了,還有姜雲卿……」

    元成帝居然要給他們賜婚!!

    李廣延眼底滿是戾氣,暗恨不已。

    他猜到元成帝怕是誤解了君璟墨和姜雲卿的關係,再加上那二人故意誤導,讓元成帝以為他能夠拿姜雲卿牽制君璟墨,甚至要挾於他,所以才生出了賜婚的心思來。

    李廣延想起剛才見到姜雲卿時,她曾說過的那些話,緊握著掌心。

    他決不允許…

    決不允許她嫁給旁人!

    姜雲卿只能是他的!!

    李願在旁看著滿是陰戾之氣的李廣延,看著他眼底積聚的殺意,不由有些心驚膽顫。

    他總覺得眼前的殿下越來越陌生。

    以往殿下醉心山水,從不涉足朝爭,更無心於皇位,可是年前的時候,殿下因替五皇子擋災大病了一場之後,醒來便換了性子,不僅開始想盡辦法的招攬朝臣,布局親近陛下,甚至還弄倒了大皇子一脈。

    如今的殿下,遠比往日厲害的多,但是卻也沒了往日的和煦。

    離開外人眼前之時,他整個人便好像是完全換了一個人一樣……

    「你在看什麼?」

    李廣延突然抬頭。

    李願神情一怔,連忙說道:「沒什麼,奴才只是在想,前幾日宮中傳來消息,周姑姑那邊可能暴露了,皇后已經起疑。」

    李廣延眉心緊擰,寒聲道:「怎麼會突然暴露?」

    「奴才也不清楚,周姑姑只是讓人傳了消息,說皇后不再服用您送進宮的東西。」

    李願低聲道:「殿下,小心為上,要不然奴才先想辦法將周姑姑接出宮來?」

    李廣延冷聲道:「不必,既然暴露,還留著何用?」

    「可是殿下,周姑姑她……」

    是您的奶娘……

    「恩?」

    李廣延沒等他說完,一聲輕「恩」,便將李願嘴裡剩下的所有話全壓了回去。

    李願臉上微白,觸及他眼神,便知道李廣延動怒,他只能垂下頭來低聲道:「奴才明白,奴才會處理乾淨。」

    李廣延沉著眼看了李願一眼,這才收回目光沉聲道:「先出宮,出去后叫楚臨來見我。」

    ……

    君璟墨從宣政殿出去之後,從小太監的口中得知,姜雲卿已經去了武直門那邊,就直接朝著那邊走去,去和姜雲卿匯合。

    只是沒想到他到的時候,就發現之前還和他一起呆在宣政殿的太子,居然跑了過來,和姜雲卿在一起。 帝城驚變后,在各方極力的控制下,並沒有對凡俗造成太大的恐慌!

    帝城,方家!

    此時方雨霖正靜靜倚在莊園之內的涼亭邊上,她穿著束腰修身的米黃色長袍,即便是在深秋之季,她絲毫不覺得寒冷,如今的方雨霖已經趨近金丹後期,自從修鍊之後,方雨霖越發的出塵如仙,一靜一動之間散發著一股動人心魄的魅力。

    擁有張凡的本命飛刀,她是唯一一個敢百分之百肯定張凡依舊安全的人,並且因為本命飛刀,她在星極之路上一日千里。

    當日李新歡第一次見到方雨霖時也是驚為天人,一個沒有修為的普通人竟會擁有他一生追求的本命飛刀?

    寵妻狂魔:傲嬌男神溫柔點 當他真正看清時更是感慨萬分,竟然有人願意將自身的本命飛刀轉嫁於別人,或者其他修士未必明白其中的意義,但他作為真正的星極創始人又豈能不懂!

    將本命飛刀轉嫁於人等於是放棄了原主的靈魂融合,時間一長,張凡的本命飛刀將融入方雨霖的靈魂之力,漸漸被方雨霖的靈魂之力同化,化作屬於她的本命飛刀。而至張凡離開已是十年了,本命飛刀雖然還有一絲張凡的靈魂之力,但控制權早已不屬於張凡了。

    天色才微亮,一抹身影穿過方家的長廊,快步沖向方雨霖,朱紫色的輕紗隨風擺動也遮掩不住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她正是顧瀟瀟。

    顧瀟瀟本就天生麗質,隨著年齡長大、修為加深,越發妖嬈動人,而且在衝刺奔走之間,高聳的雙峰在輕紗內跳動,下半身又是黑色超短裙,兩條又白又細的長腿在擺動中直接讓方家一眾下人露出了痴迷在的神色,顧瀟瀟如今活脫脫就是一個絕色妖孽。

    「雨霖、雨霖!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可千萬別生氣啊!」

    顧瀟瀟氣憤著說道:「張凡那個王八蛋回來……他一回來就先去招惹了那個東方家的未婚妻,然後又跑去幫他的紅顏知己白竹音報仇,到現在都還沒有來找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