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好的。”陳師傅便說便打通了林萬豪的電話。

    “林總,二小姐被高揚就出來了,現正準備去醫院。”陳師傅激動道。能不激動嗎?萬一林然這個二小姐有什麼三長兩短,自己的飯碗丟了不說,有可能還要承擔點責任,還要被高揚這個少年就出來了,這個少年果然與衆不同,不簡單,我老陳看人的眼光一向很準,陳師傅心中想道。


    “什麼?醫院,然然受傷了?”林萬豪緊張道。

    “沒有,林總,二小姐完好無損,只是嚇着了,我們正往一院趕呢。”陳師傅道。

    快到龍城第一人民醫院的時候,林然竟然暈了過去。

    這可把高揚嚇得不輕,也是啊,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哪裏經得住這般恐嚇呢。

    不能,堅決不能讓她暈過去,這嚇也能出大事的。

    怎麼辦?

    人工呼吸!

    高揚也股不了那麼多了,對陳師傅道:“快點開,林然暈過去了,我現在要給她做人工呼吸!” 高揚不再多想,就隊長林然的櫻桃小嘴親了下去,然後開始人工呼吸,一口一口的,高揚很是賣力,這種事,不賣力能行嗎?

    果然,高揚的賣力有了效果,在轎車開到龍城第一人民醫院的時候,被驚嚇暈過去的林然慢慢醒了過來——

    可是,林然睜開眼見到的第一件恐怖的事就比剛剛搶匪劫持自己還要恐怖,這個壞小子高揚竟然正親吻着自己。

    天哪!我的初吻!竟然被這個小色狼給奪走了!

    林然甩起一巴掌打了高揚一個嘴巴子。

    這巴掌頓時把正在賣力做人工呼吸的高揚打蒙了,什麼情況?這丫的醒了?

    “幹嘛打我?”高揚鬱悶問道。

    躺在高揚懷中的林然,紅着臉坐正身體,不悅道:“你對我幹什麼?”

    “我……我……”高揚支吾着不知道說什麼好,說人工呼吸吧,不太好,急救?說急救!

    正想說,陳師傅已經停穩車子,道:“二小姐,你剛剛暈過去了,在半路上,還沒道醫院呢,是高揚救了你。”

    這時,醫院的急救牀,出來了,估計是林萬豪提前聯繫了醫院。

    林然道:“我已經沒有事了,不用了吧?”

    高揚道:“不行,必須全面檢查。”說完配合着醫生將林然弄上急救牀,然後推進醫院,檢查去了。

    林萬豪在幾名保鏢的簇擁之下匆匆趕到醫院,得知林然被高揚救下,並沒有什麼大礙,激動握着高揚的手道:“高揚,幸虧有你,虹虹推薦,果然沒有錯!”

    高揚卻很淡定,自己是特工唐小龍重生,什麼場面沒有見過,什麼槍林彈雨沒有闖過,什麼樣的****沒有殺過,這樣的搶銀行場面,對高揚來說,可以說是小兒科!

    ————————

    再說,龍城商業銀行,一羣警察蜂擁而入。

    警察叔叔們卻驚悚地看到這樣一幅畫面:一名銀行職員穿着的年輕男子,正左手拿着槍,右手拿着一把裁紙刀,正用腳使勁地踢着地下一名收拾的頭戴肉色絲襪的估計是搶匪的男子。

    男職員邊踢邊罵道:“我讓你搶銀行!我讓你搶銀行!我讓你搶銀行…………”

    領頭警察喝道:“不許動,把槍放下來,舉起手來!”

    男職員這纔回過頭,一臉慘笑道:“別,別,我不是搶匪,我是銀行職員,這槍是搶匪的。”男職員說完慌忙丟下槍和裁紙刀。

    警察道:“這些搶匪是你打倒的?”領頭警察用懷疑的眼光問道,明顯地不相信啊。

    男職員一聽,立馬收起笑容,嚴肅道:“這些搶匪全是我打倒的。”

    領頭警察聽了,還是有點不相信。

    這時,幾名膽大的顧客已經站直身體,向警察道:“我們親眼看到,這三個搶匪,就是這個銀行帥哥幹掉的。”

    還有其他的顧客都隨聲附和,弄得警察不相信還不行。

    男職員還隨即做了個李小龍的招牌動作,“啊~啊~”李小龍的招牌聲音學得也像模像樣,這時,衆人聽到了一聲慘叫,原來男職員擺姿勢時,一不小心踩那名受傷搶匪的,只被高揚飛刀擊中過的手!

    據說,後來那名受傷被捕的搶匪,也交代了是那名男職員打傷打死自己和同伴,實在是搞笑之極。男職員因此,出名了,報紙,電視臺,各種採訪,男職員成了龍城的英雄,但他永遠忘不了那名少年高手離開銀行對自己的一抹微笑!

    林然經過醫院的全面檢查,證實林然身體很好,發育正常,才准許出院。高揚和林然又回到了溫莎伊頓高中繼續校園生活。

    林萬豪對高揚能力再次肯定,更加覺得林然有必要被保護,而高揚顯然是優選。

    對於高揚提議的讓林虹公司的保安孟二柱來親自保護自己的建議,林萬豪也覺得很有必要。

    孟二柱來到帝豪集團報道,林萬豪安排孟二柱做了他的貼身保鏢,雖然林萬豪覺得貌不驚人,而且個頭不高,但是,聽高揚介紹過,說其身手不在高揚之下,高揚說的應該不會錯。

    而林萬豪在一家保鏢公司請來的六名保鏢,個個都一米八十以上的塊頭,一看就是保鏢的樣子,幾個保鏢見到孟二柱時,都不禁露出鄙夷的眼神。尤其當林萬豪讓孟二柱貼身陪同時,幾名保鏢更加醋意大發,決定要教訓一下孟二柱。

    這天,林萬豪在辦公室休息,幾名保鏢和孟二柱都在外面站崗。

    領頭的保鏢早就看孟二柱不爽,此時,囂張道:“小子,你要不是仗着有關係,林總會看上你?”

    孟二柱望了望這名保鏢,沒吱聲。

    領頭的保鏢繼續開涮道:“只是不知道,你手底下有沒有點真功夫,能不能保護得了林總。”本來貼身保護林總的一直都是這名領頭保鏢,而如今被孟二柱取而代之,心中難免不服。

    孟二柱繼續望了望兩眼,還是沒有理睬這個保鏢。

    孟二柱都懶得搭理他。

    這時,另一名二十出頭的年輕保鏢不悅道:“我們龍哥問你話呢,你是啞巴啊?”

    見孟二柱還是不江湖,上前想推孟二柱一把。

    可這名年輕保鏢的手剛剛觸及孟二柱的衣角,就只聽“嘭”的一聲,自己就被這名不起眼的傢伙摔倒在地,頓時哀號起來。

    另兩名保鏢見狀,這才知道這個孟二柱不是弱手,一起攻向孟二柱,一個攻上,一個攻下,只見孟二柱輕輕一躍,一腳踹中攻下盤的那個保鏢,然後就勢一拳擊中攻上三路的那名保鏢,兩個保鏢應聲倒地。也就是幾秒鐘的時間,孟二柱就很輕鬆地擊敗了這專業保鏢公司的三個保鏢。

    領頭的龍哥,更是吃驚不已,這才重新審視面前這位不起眼的孟二柱,想不到這個孟二柱倒是個狠角色。

    不待由於,龍哥率先一腳踢向孟二柱,孟二柱側身一避,讓了一下,龍哥的後手拳又接着攻了過來。

    孟二柱想不到這個龍哥還有兩下子,原來這個龍哥是個退伍軍人,後面加入保鏢公司,自以爲會那麼兩下子,很少將人放在眼裏,直到遇到這個孟二柱。

    孟二柱知道不可大意,使出了三分力道,硬接了龍哥這一拳,就這三分力道,已經將龍哥震開數米,龍哥心底更加震驚了,知道自己跟這個孟二柱不是一個級別的差距。孟二柱正欲揉身而上,給點顏色讓這個龍哥看看。

    龍哥卻喊道:“二柱哥!” 一聲“二柱哥”,生生叫住了孟二柱。孟二柱停下了進攻。

    龍哥等人也是捏了一把冷汗,就是六個人同時上,估計也是輸得很慘,身手根本不是一個級別上的。

    “不要叫我二柱哥,叫我老孟吧!”孟二柱徐徐道。

    “那就孟哥吧!以後還要多多指導兄弟們……”龍哥笑道。

    而孟二柱的目光望着遠方,彷彿穿過帝豪大廈的玻璃,回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家鄉。

    孟二柱是山東人,出生在一個叫丁家莊的小山村。孟二柱從小就很善良老實,什麼事都處處忍讓,這樣反而讓村上的同齡人欺負,孟二柱可謂是從小到大被村上的丁姓兄弟欺負慣的。

    孟二柱身體矮小瘦弱,家裏又特別窮,幾乎無法跟丁姓的孩子抗爭,就是連父母在得知自己被欺負時,也不敢去找人家說理去。

    這樣的情況一直維繫了二十多年,終於有一天,孟二柱決定要去學武,有了武功就不怕這幫壞蛋欺負了。但孟二柱不敢說自己是出去學武,而是說出去打工,這樣父母也就不擔心了。

    就這樣,孟二柱揣着母親煮的十幾個雞蛋,去了河南等地,經過一番艱辛,終於拜得一位內家高手爲師,學得一身本領,一般的高手已經不是孟二柱的對手了,臨走的時候,師父看出了孟二柱的心思,告誡孟二柱:“學武,不是爲了鬥勇好狠,而是學以致用,幫助弱小。”孟二柱也謹記在心,然後離開了師父。

    這個時候,孟二柱身上一無所有,沒有錢,就算自己的拳頭再硬,回到老家,別人還是照樣看不起,這個年頭,是勢利的金錢社會,孟二柱覺得自己應該先賺錢,然後才能回去。


    孟二柱有經過一番遊歷,火車站扛過包,地下拳館打過黑拳,餐館洗過盤子……

    ……

    幾年後,孟二柱回到了闊別多年的家,此時,村裏也是今非昔比,大多人家都蓋了二層小樓房,孟二柱用賺來的錢將自家的舊屋翻新了一下。

    此時孟二柱的年齡也年近三十,父母四處託人張羅孟二柱的婚事,終於,有親戚介紹了鄰鎮上一個姑娘,叫燕子,二十五歲,也是因爲家裏經濟條件不好,把年紀拖大了。

    孟二柱和燕子,見面後都還滿意,就結婚了。第二年,孟二柱的寶貝兒子也順利出世,孟二柱一家過着幸福的生活。

    就在這個時候,孟二柱這個幸福的家庭終於有了麻煩。

    孟二柱去縣城打工,而小時候經常欺負孟二柱的丁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這個丁全就是欺負孟二柱的主要人物之一,孟二柱曾想着回來報仇的第一個人,就是這個丁全。

    這個丁全竟然趁孟二柱到縣城打工的期間,非禮燕子,雖然沒有得逞,但是當孟二柱回來後,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孟二柱決定討個說法。

    然後孟二柱就去了丁全家,打死了丁全,將燕子安排回了孃家,而孟二柱自己則逃到了龍城。然後做了高揚手下的一名保安。

    剛來龍城的時候,每每遇到警察,孟二柱總會心底驚慌,害怕是來抓自己的,後來,也就淡然了,慢慢也就習慣了。

    不過,這個心結,一直沒有解開。

    林萬豪辦公室的門外,孟二柱心事重重。

    而林萬豪躺在辦公室內,也休息不定,原來,在剛剛的一塊地皮的拍賣上,帝豪集團已三十八億的價格拿下了那塊地,而朱建國再次失敗而回,到目前爲止,意欲進軍龍城房地產的朱建國,竟然連塊像樣的地皮都沒有拿下,這讓朱建國的臉面很難堪。

    畢竟,朱建國是黑白兩道通吃的人物,雖然經濟實力沒有自己強,但是歪門左道,可是比自己強,這點不得不防,所以林萬豪才僱傭那麼多保鏢。

    ————————

    在朱建國旗下的一間會所包廂內。

    朱建國惡狠狠道:“不給點顏色,給那個林萬豪看看,他不知道我是幹什麼的!”

    邊上的貼心心腹阿兵道:“上次給他私生女的警告,好像沒有作用,他還請了人保護,看樣子,我們要弄點真格的了,不然會以爲我們沒有人。”

    朱建國想了想道:“要不要請東面的人出手?”

    朱建國說的東面的人,指的就是日本人,本來朱建國的經濟實力在龍城起碼五十名開外,根本沒有資金搞房地產這個領域,正是有了日本人的支持,朱建國纔敢進軍房地產。

    與朱建國接頭的一家叫三井的日資商貿公司,這家公司平時就是將日本的服裝賣到華夏,再將華夏的服裝等產品賣去日本,

    三井商貿的老闆叫三井次郎,此人表面上是個商人,實則是個間諜,長期利用在華夏做生意爲掩護,竊取華夏的機密情報。

    同時,三井次郎還控制着一個殺手組織,叫血百合,這個血百合是名列世界十大殺手組織的一個組織,這個血百合一個典型的特點就是,血百合的成員多是年輕貌美的日本美女,這些美女看着像天使,實則出手狠辣,從無活口,不然也不會名列殺手組織排行榜第三位。

    血百合除了接世界各地的殺人單子外,還從事間諜活動,近年,血百合在華夏的活動愈發頻繁,這也引起了華夏國安局局長李笑天的注意。

    而龍城,是江南的繁華名都,沿江靠海,是各方勢力祕密爭奪的中心城市,血百合在華夏的活動,就是從龍城開始登陸。


    在朱建國提出要不要讓三井派人出手時,阿兵道:“暫時還不要爲好,這個高揚,還有最近貼身保護林萬豪的孟二柱,我都要會會,我就不信,我解決不了他!”

    阿兵是聽說高揚等人,年紀輕輕,可身手不弱,但是隻是聽說,並沒有親自過招,看樣子,需要自己親自出手的時候了。阿兵已經很久沒有出手了,因爲在龍城,阿兵還沒有碰到一個值得自己出手的人,高揚等人會不會讓自己失望?

    朱建國點頭讚道:“你要小心!”

    ————————————

    一個無風的夜晚,天上連顆星星都沒有,要是沒有路燈,可謂伸手不見五指。林萬豪的座駕防彈的勞斯萊斯緩緩駛進紫金城這個別墅區。

    勞斯萊斯慢慢開到林萬豪家別墅門口,開車的阿龍和副駕駛的保鏢阿飛率先出來,站在車的兩邊,四下盯着。

    接着坐在後排的孟二柱開始打開車門,四下望了下,然後出來,然後道:“林總,出來吧!”

    林萬豪這才移動身體,正欲下車。

    別墅前面的花叢裏躍起一道黑影,撲向林萬豪! 林然心有餘悸地道:“有小強!它鑽我被窩裏了,還爬我臉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