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好吧,既然你不想說,我也不強求你了。”見聞,眼前的少女不想提起,葉晨便不好追問。

    最終,抵達依然喧譁的小鎮,穿梭在人羣中,尋找一處就餐之地。此刻,白霧籠罩着大地,朝陽隱藏在悠悠白霧中,光芒顯得模糊了許多。

    “我看就這裏吧。”來到一處名其醉幽閣的酒樓,葉晨起步走了進去,藥老則是無所謂的走了進去。紫月微微輕點着頭,緊跟着走了進去。

    尋到一處較爲僻靜的地方,要了幾道菜,酒樓中,食客甚多,所謂龍蛇混雜,自然少不了就事而論。

    “聽聞,此次前往魔崖絕地尋找不死神藥的五百多人,出奇的回來了五十多人。”

    “多少年了,踏入魔崖絕地者,無人生還。”

    “是啊,終於有人打破了無人生還的傳說。”

    “聽說,紫靈山白衣長老,乾坤級別,隕落在魔崖絕地,一代絕世高手,從此世間除名。”

    “好像還有一個皇朝強者,乾坤巔峯,終究也隕落在魔崖絕地。”

    “哎哎–”

    臨近葉晨三人的旁邊,四個食客議論紛紜,對這次前往魔崖絕地中隕落的兩大強者紛紛嘆息。

    “小月月,你怎麼哭了。”突然,旁邊的紫月,雙眸中晶瑩的淚珠緩緩的劃過蒼白的臉頰。葉晨焦急的問道。

    “白衣長老,從小看着我成長,教我學識,如今爲了妹妹隨同我前往魔崖絕地尋找神藥,沒有想到–”紫月白皙的玉手微微擡起擦拭着眼角的苦澀。

    “事以如此,人死不能復生,即哀順便吧,你的妹妹?”葉晨聽聞,紫月有一個妹妹,此次前往魔崖絕地,竟然是爲了妹妹而去。可想而知,紫月和她妹妹的感情。

    “她患的一種奇異的怪病,聽醫師道聞,需要不死神藥解救。”紫月擦拭掉溢流的苦澀之珠,恢復以往的神色。

    “或許,我可以救治你妹妹。”看着紫月這幅模樣,葉晨淡淡的說道。

    “你可以救我妹妹麼?只要你能救我妹妹,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聽聞葉晨的話,紫月激動的站了起來,雙眸中散發着一種柔情。

    “嘿嘿,真的?什麼都答應?不管什麼?”葉晨壞壞的看着紫月,瞬間將紫月的那俏美的臉頰看得嬌羞,露出淡淡的緋紅。

    而後,羞澀的臉頰,微微低頭,片刻,猶如小雞啄食的點了點頭。看着這幕,葉晨覺得眼前這個妮子,其實並不壞,就是喜歡凌駕於別人之上。

    “好了,紫月小妞,趕緊吃飯吧,我們是來慶祝的,忘掉那些苦澀的記憶,你的妹妹,我儘量幫你。”葉晨微微一笑,走到紫月旁邊,說道。

    “嗯,謝謝你。”

    藥老雖然在旁邊,但是卻一直沉默,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老頭,你在想什麼?”看着沉默的藥老,葉晨道。

    “在想,魔崖絕地內,是否還存在着猶如火麟金蟒一般的靈獸存在。”藥老略有所思的道。

    “你想幹嘛?”葉晨感覺眼前的藥老,似乎還想進入魔崖絕地。

    “尋找神藥”藥老露出笑意,眼睛一絲得意,看着葉晨和紫月的眼神,緊接着道:“我開玩笑的,那鬼地方,猶如地獄,再以不去了。”

    葉晨翻了一個白眼。然後側頭看着外面來去的行客。旁邊的紫月,則是安靜的雙手支撐着下巴。

    “老頭,紫月,你們在小鎮等我時日,我去辦理一些事,回來以後,我同你去紫月山,救治你妹妹。”葉晨突然道,站了起來,慎重的看着紫月和藥老。


    “你要做什麼?”紫月漆黑的眸子疑惑的緊盯着葉晨。

    “你們在次等我時日即可,最多十日”葉晨微微一笑,沒有回答紫月,此次前去,兇險難測。他只想獨自前去。

    “那小弟弟,你小心點,我等你回來。”紫月乖巧的點了點頭。

    “小子,小心點,給我帶點煉藥的材料。”藥老看着葉晨,一臉祥和的說道。

    “媽的,老頭,你知道我想去什麼地方?”葉晨心裏問道,看着藥老,這老頭,能窺探心術。

    藥老示意的微微點頭,笑了笑。葉晨沒有在理會他,隨便和紫月和藥老說了幾句,便離開了小鎮。

    一時間,葉晨來到一個熟悉的石牌前,上面那蒼勁的字跡,總能攝人心魂。

    雙眸看着四個大大的字跡‘魔崖絕地’露出一絲微笑。隨後邁開步子,走了進去。

    葉晨來到昨晚大戰火麟金蟒的地方,開始搜索着自己想要的東西,找了許久,終於見到一個藍色的晶石。幸喜的跑了過去。撿起藍色晶石,露出淡淡的笑意. 藍色晶石,是葉茹給葉晨預防未知危險,在昨晚的戰鬥撤離中,不甚丟失。葉晨拿起藍色晶石,撫摸着這個淡藍色的圓球,着眼見得球內那騰昇的氣息,蘊含着極道靈韻。

    稚嫩的臉頰,浮現出一張陽光的面孔,微微聳了聳略有疲憊的肩膀,就地而坐,拿出九黎壺,飲上一口清泉,體力緩慢的恢復。看着手中的九黎壺,葉晨想道,家鄉的古代,難道真的存在神靈?倘若存在,又在何地?上古軒轅黃帝,真正的陵墓處於何地?爲何建造古墓扭曲時間與空間,開啓一道另一個世界的道路?

    一切的一切,讓得葉晨微微皺眉,身處這個玄幻世界,生活節奏變化,人生觀,處世觀,自然不一樣。

    陽光瀟灑的照耀大地,它總能讓世人不一樣的感覺,變化莫測的心情,同時也是一股給大地暖暖的愛意。

    享受着陽光的洗浴,微微緊眯着眼眸,雙手枕着腦袋,身躺地上。此刻的魔崖絕地,顯得異常的寧靜,葉晨並不擔心出沒猛獸,如今軒轅劍已經被喚醒一部分。對靈獸和猛獸有着獨特的感應。

    “是否應該收幾個小魔獸當寵物呢?”葉晨躺在地上,兩片綠色樹葉遮着眸子,嘀咕道。

    隨即,猛然的頓起,環視着四周,查看是否有魔獸出沒,但是失望的搖了搖頭,周圍動物蹤跡都沒有,或許昨晚的戰役,影響了這片區域。

    “嘰嘰–”

    四周探尋的葉晨,突然聽聞腳下傳來叫聲,微微低頭,將目光移到聲源處,愣神的看着腳下的小東西。

    蹲下身子,抱起毛柔柔的小動物,葉晨這才道:“你這個小東西怎麼來到魔崖絕地了呢?你不是應該在葉家麼?”

    出現在葉晨腳下的動物,便是當初葉晨留在葉家的小乖,如今此刻,竟然出現在魔崖絕地,着實讓得葉晨微微愣驚,此地相隔龍神帝國幾十萬裏,這小東西尋到此地,確實不簡單。

    這時,小乖委屈的看着葉晨,一雙大大的眼睛,波光流轉,看着這幅模樣的小乖,葉晨微微一笑,想必這傢伙是離不開自己,探尋到此地。

    “小乖乖,好了好了哦,不要這麼委屈的看着我,我都感覺心酸了。”葉晨舉起這個超級可愛的小傢伙,輕微的撫摸着那毛柔柔的小腦袋。

    “磨嘰–”

    小乖此刻,似乎興奮的叫到,跳到葉晨的肩上,用那毛柔柔的小腦袋摩擦着葉晨的臉頰。

    葉晨只是微微一笑,驚訝這個靈獸般的小乖,肯定有着非同尋常的能力。能尋到此地,定然不簡單。

    “嘰嘰-”

    此時,小乖躍下葉晨的肩膀,興奮的看着葉晨,似乎要帶着葉晨去某一個地方。

    見聞,葉晨拿起軒轅劍揹負在身後,便跟隨在小乖而去。一路上,小乖蹦蹦跳跳,四處穿竄,不時的看着身後緊跟的葉晨。

    這時,在一個被昨晚那場戰役燒燬的地方,礁石滿地,淡淡的散發着一股若隱若現的氣息。這是一種極其奇特的氣息,霸氣似如外泄,靈韻而神韻。

    葉晨見到小乖在不遠處的焦土中,不斷的挖掘,似乎在挖掘被埋藏在焦土之下的東西。


    緩慢的走去,蹲下身子,掀起一塊烏黑的礁石,悠然自得的看着小乖,而此時的小乖,見聞烏黑的礁石被除去,又開始繼續挖下去。見到小乖不顧一切的挖掘,葉晨感覺到一絲奇怪,裏面應該埋藏着什麼吸引小乖的東西。

    隨後,葉晨抱起小乖,親自動手挖掘,不多時,一顆散發着紅光的圓球,出現在挖掘的小坑中。葉晨表情微微一愣,快速的挖掘,取出紅色的圓球。

    “這是什麼東西?”拿起一顆圓形如球的東西,細細打量。

    “難道是靈獸精元?”葉晨看着圓球,那赤紅的色彩,渲染着一股淡淡的氣息,極似傳聞中的靈獸精元。也不知,被埋藏地底多少個歲月。

    小乖緊緊的盯着葉晨手中的靈獸精元,有絲疑惑的看着,血紅的精元,內涵着強烈的靈韻。葉晨低頭看着小乖,緩緩蹲下身子,將靈獸精元遞給小乖。

    而小乖則是微微搖頭,眸子中閃現出一絲激動,隨後舉起毛柔柔的小手,指着葉晨身後的軒轅劍。

    “小乖,你是想讓我把此劍取出來嗎?”葉晨道,小乖跳躍到肩上,雙眸盯着軒轅劍,示意着葉晨。

    看着小乖點頭,葉晨取下軒轅劍,隨後將其放置於地,與此同時,小乖竟然刁着血紅的靈獸精元,緩慢而謹慎的走向軒轅劍。

    看着這一幕,葉晨疑慮的看着,並沒有打擾小乖。歪歪曲曲,顛顛倒倒,最後將其靈獸精元鑲嵌在軒轅劍,頓時,靈獸精元光芒大盛,徹底覆滅軒轅劍,紅色的光芒異常耀眼。

    一時間,天地靈氣,匯聚而來,強大的氣流流轉在叢林,覆蓋軒轅劍的紅色光芒,緩慢被金色光芒代替。

    見聞此慕,葉晨震驚的看着,漆黑的眸子,不敢相信的看着軒轅劍的變化,此刻,軒轅劍樹立在空中,吸取着靈氣,散發中一股威壓的氣息。

    旁邊的小乖,依偎在葉晨的肩膀上,淡淡的看着眼前所發生的一切,眼眸中,顯得異常激動。

    半響,懸浮的軒轅劍,終於緩慢降在地面,散去金色光芒,恢復原有的形態。

    葉晨警惕的走去,拾起軒轅劍,仔細查看,震驚的發現軒轅劍上竟然出現一條血紅之龍紋,栩栩如生。散發着一股源自天地的正氣,可謂正氣秉然。

    “難道這是傳說中的龍魂精元?這個世界存在真龍?”葉晨緊盯着軒轅劍,這一幕,深深震撼了他。

    此刻的軒轅劍,多了一股正氣秉然的氣息,讓得黃金劍氣更加恢宏,軒轅劍那股毀天滅地的能量緩緩被喚醒。

    葉晨收起軒轅劍,抱起小乖,向着魔崖絕地深處走去。想着,尋找幾個強大的魔獸馴化,同時尋找神藥。

    儘管魔崖絕地危機四伏,兇險難以莫測,葉晨也是不顧一切的往前而去。有些事,儘管危險重重,敢於邁步,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儘管風險太大。

    警惕走向魔崖絕地深處,葉晨感覺到隱隱約約出沒着猛獸。旁邊的小乖,一雙大大的眼睛警惕的掃視,它似乎有着對危險先天的預知。

    此地,綠樹成蔭,沒有半點陽光可以透過樹葉的細縫而照射進來。讓得擡眼望去,昏昏暗暗。充滿了未知的兇險。

    “這地方,天地靈氣濃郁,卻如此幽暗”葉晨看着眼前的一切,觀望着。濃郁的靈氣,讓人渾身精氣充沛。而幽暗的叢林,卻顯得暗藏殺機。時刻警惕。

    警惕步行在幽暗叢林,葉晨微微皺緊了粗大的眉梢,雙眸環視四周,在魔崖絕地,什麼事,什麼情況,都有可能出現,不得不,提高十分的警惕。

    “轟-轟-轟”

    幽暗叢林,葉晨的腳下,感覺到強烈的震盪,每隔幾秒,便傳來似乎野獸般沉重的腳步聲。讓人感覺到野獸般的狂野。龐大的身軀。

    聲音越來越臨近,葉晨的微微喘着粗氣,愣神的看着即將出現的生物,發出如此震撼心魂之音,定不簡單。 幽暗叢林,落地之音,停停頓頓,間隔勻稱,節奏緊貼。葉晨肩上的小乖,如同葉晨,雙眸瞪得猶如圓寶石,看着遠處那轟隆隆的聲音,呆呆的看着。

    終於,葉晨看清楚了,眼前百米處,高二十米,長五十米的生物,拖着緩慢的步伐,點點推移,緩慢前進。攔截的古樹,紛紛倒下。巨獸前進,無物可擋。

    “尼瑪,這特麼是恐龍?霸王龍?”眼前的巨獸,讓得葉晨瞬間演化急速術向後退去,眼前的巨獸猶如地球遠古時代的王者–恐龍。此前的巨獸,和葉晨知道的恐龍無疑,身形相似,體積龐大。散發着狂野的傲氣。

    肩上的小乖,嚇得躲在身後,微微探出那毛柔柔的小腦袋,眼神中流露出恐懼的神色。


    龐大的巨獸,散發的恐怖氣息勝之火麟金蟒,可見眼前的巨獸有多麼強大,葉晨愣神的道:“地球遠古時代的恐龍,散發的氣息有如此強勢麼?太恐怖了”

    巨獸幽藍的眸子,淡淡的掃視幽暗叢林,那般似如尋食的眼神,流轉視線,四處探查。

    魔崖絕地,地跨百萬裏,出現如此巨獸,不足爲奇。

    葉晨躲在巨大的樹木之後,靜靜的看着眼前的巨獸,清晰的看見巨獸鋒利的齒輪,佈滿森森可怖氣機。葉晨呆在巨樹之後,並沒有打算出手,畢竟眼前的巨獸比火麟金蟒更加傲氣十足,沒有把握斬殺。

    倘若出手,或許會牽引出附近更加恐怖的生物,到時將陷入絕境。此時,只能等待巨獸離去。

    看着如此龐大的巨獸,葉晨百感震撼,他並沒有真正的見過恐龍,但是此前的巨獸,和恐龍十分相似。

    “轟-”

    一聲巨大的聲音,徹底將大地深深震顫,龐大的巨獸,竟然倒地,將其周圍的塵埃掀起。頓時塵埃風揚。

    “咦?不對,這隻巨獸,似乎受傷。”葉晨看着巨獸轟然倒下,頓時鬆了一口氣。緩慢警惕的接近巨獸。想要探過究竟。

    “呼呼–”葉晨警惕的來到巨獸身前,巨獸喘着粗大的氣息,顯得十分困難。每一呼一吸間,並不是那麼舒暢。龐大的巨獸那幽藍的雙眸見到葉晨的出現,並沒有露出兇光,而是淡淡的看着葉晨。

    “乖乖,太震撼人心了,這傢伙如此龐大。”葉晨道,巨獸的頭,正疲憊的趴在地面,顯得筋疲力盡。生機漸漸散去。頻臨死亡。

    葉晨仔細的查看巨獸,想要探尋受傷的地方,圍繞巨獸查看一圈,這才發現,巨獸全身滿布傷痕,鮮紅的血液有的已經凝固,有的還在溢流着淡淡的鮮血。

    “大傢伙,我試試能否治好你,你能聽懂我說話麼?”葉晨停留在巨獸的眼前,想要治好這個龐大的生物,馴化爲自己的魔獸。

    巨獸此時竟然雙眸微微眨了眨,似乎想表達什麼,巨大的腦袋吃力的微微上下搖動。

    此刻,葉晨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巨獸,極其震撼,巨獸竟然有了靈識,能聽懂葉晨的話語。可見,眼前的巨獸,在世間存活了多少年,修得如此靈識。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