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好吧!冤有頭債有主。今天就讓你死個痛快。我是冰天傭兵團的戰士。今天來就是報五年前封魔山之戰那一仇。”冷毅冷冷地答道。

    “小子!好狂妄。就憑你一人,想滅血狼幫?做夢!”那男子已提起體內深紫色的聖光,怒吼一聲:“氣旋波!……放!”

    話音落,從體內飄忽出一團赤紅的氣旋。

    冷毅心中一驚:此人不過是一個七級聖光武師,爲何卻能擊打出一級聖光宗師的氣旋波來?

    冷毅帶着滿腹的疑問,最終將目光落在了對方的脖子上閃爍着赤紅光芒的項鍊上。他明白了,這傢伙脖子上的項鍊一定是件靈器。

    冷毅心中不禁升騰起一股強烈的征服欲: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將這人斬殺,將項鍊弄到手。

    正當冷毅猶豫之際,氣旋波已朝他飛了過來。冷毅一個飛身,迅速躲過。只聽“蓬!”地一聲巨響,那赤紅的氣旋波將他身後的一株兩丈來高的雪彬攔腰轟斷。

    “好傢伙!果真厲害。”冷毅飛上樹梢,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了九宵神鞭。他舉鞭一揚,只聽“劈啪!”一聲巨響,一道赤光閃過,銀鞭將一棵碗來粗的銀彬攔腰折斷。

    緊接着,冷毅將九宵神鞭在半空中一揮,“啪!”地一聲脆響,一道紅光閃過,銀鞭落在眼前的血狼幫弟子身上,只聽一聲聲慘叫,五六名血狼幫弟子倒了下去。

    好在那血狼幫幫主躲得快,纔沒有被抽中,不幸讓幾名手下當了冤死鬼。

    冷毅揮舞着手中的九宵神鞭,一路殺過去,不多時便有數十名血狼幫弟子倒下。那血幫幫主恨得牙流血,再次聚體內聖光朝冷毅發射出氣旋波。

    然而冷毅並不直面應,一會兒飛到樹上,一會兒落在雪中,任那血狼幫幫主怎麼努力也殺不着。

    幾番拖戰後,冷毅反而越鬥越有勁了。

    只見他一個近身朝對方殺了過去,這時小考拉也落在了他身後的一棵雪松上,朝那血狼幫幫主發射出一道道火光飛箭。

    冷毅以遊鬥之術與那血狼幫幫主糾纏了許久,那血狼幫幫主被這一人一獸,戰得筋疲力盡。最後竟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用手一揮:“血狼幫弟子聽令!給我殺了那臭小子。重重有賞!”

    隨着幫主的一聲令下,不斷有白衣少年朝冷毅射箭,冷毅只是揮舞着手中的九宵神鞭,一鞭一鞭抽下去。

    只聽“噼啪”作響,一道道紅光閃過,只在片刻時間內,便有數十名血狼幫弟子倒了下去。

    總裁的冷寵情人 ,他再一次起身,召集了五六名聖光武師,朝冷毅大聲喝道:“用風刃,給我射!”

    冷毅見風刃射來,將鞭一收,一個飛身又飛到了對面的叢林當中。

    “在那邊。快給我射!那傢伙不行了。快!”血狼幫幫主見冷毅飛得有些吃力,心中一陣狂喜。

    這時,只聽遠處傳來一陣馬蹄聲。

    “毅哥!我們來了。兄弟們上!”話音落,已從東面的叢林中殺出一支數百人的隊伍。正是陳虎帶着冰天傭兵團的戰士們趕來了。

    那血狼狼幫主,見了臉色大變,驚慌失措地調轉馬頭。“冰天傭兵團的人來了。快!放狼煙。” 剎時,數百名冰天傭兵團的戰士蜂擁着衝上了山頭。原來陳虎回到冰天傭兵團後,正巧碰上了冷毅與血狼幫的人打了起來。

    收到兩名戰士報信後,便騎着快馬帶兵殺了過來。

    冰天傭兵團有了冷毅和陳虎這兩員大將,勢如破竹,很快便殺到了血狼幫的老巢。

    那血狼幫幫主,嚇得沒命似的逃。冷毅稍稍恢復體力後,便提着流雲劍飛了過去。只見他揮舞着手中的九宵神鞭,朝那雪狼幫幫主身上一鞭子抽了過去。那血狼幫幫主,一個不及時,沒有躲過,緊咬着牙,用體外的聖光鎧甲硬接了冷毅一鞭。

    “噼啪!”一聲脆響,那血狼幫幫主身上的聖光鎧甲,被九宵神鞭一下擊破,瞬間掉了一層像蛋殼一樣的東西。

    “好傢伙!原來是高攻攻低防啊!果真是靈器的作用。”冷毅心中一陣狂喜,心道:這人果真只有七級聖光武師的實力,殺他不難。

    血狼幫幫主凱孟德,見聖光鎧甲已破,暴露了自己的真實力,嚇得臉色一陣青紫,丟了魂似的,轉身便逃。

    然而,剛一轉身,卻被冷毅一鞭子捲了過來。

    “想逃?沒門。”

    冷毅重重地一鞭子抽在對方身上,只聽那血狼幫幫主發出一聲慘叫,身上滲出大量的鮮血,倒在地下表情痛苦地望着冷毅。

    冷毅一個飛身便衝到了他面前,從手中抖出龍影刺,一刀對着對方的心臟刺了過去。“去吧!今天爺爺送你一程。”


    血狼狼幫主中刀後,發出一陣殺豬般的低吼,仰身倒了下去,雙腿抽搐了兩下,便一動不動了。

    冷毅彎下身子,伸出右手將那血狼幫幫主脖子上的項鍊,取了下來。

    只見那項鍊,金色鏈子,血玉紅墜,中間嵌了一隻血紅狼頭,旁邊刻了一行小字“狼血項鍊”。狼血項鍊通體閃爍着七彩光芒。冷毅將項鍊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這時,從遠處傳來一聲尖叫。冷毅回頭一望,正是血狼幫幫主之女凱倫。只見她身着一襲白裳,騎着一匹黑鬃烈馬,沒命似的往前逃去。

    冷毅並沒有去追。此時冰天傭兵團的勝勢已明顯,就讓她去報信吧!正好在這裏與對方來個正面交鋒。

    這時,血狼幫弟子已死傷大半,剩下的只是一些殘兵敗將,不堪一擊,一個個舉手投降。冷毅迅速叫人清理戰場。


    然而,就在這時,從叢林的北面殺出了一支數百人的部隊。

    冷毅聚眼一瞧,爲首的是一名騎着白毛烈虎的中年男子。正是五年前殺死陳若雷的雷天。冷毅一咬牙,二話不說,便從體內同時發射出五道青光風刃。

    只聽“咻!”“咻!”數聲,五道青光風刃擊打在雷天的身上。只見他臉色一凝,眉頭一皺,顯然在忍受着巨痛。

    “小子!果然是你。想不到五年不見,就升到五級聖光武師了。我真後悔五年前沒有殺了你。”說罷,那雷天凝聚體內聖光,在體表外立即凝聚了一層藍色聖光鎧甲。

    “六級聖光武師?一別三年,升了三級。進步不小啊!”冷毅從鼻間發出一聲冷笑,凝聚體內聖光,揮舞着流雲劍,便殺了過去。

    “殺!烈虎的兄弟們上。”雷天大喝一聲,數百名烈虎傭兵便朝冰天傭兵團的兄弟們殺了過來。

    冷毅一揮手,身後冰天傭兵團的兄弟們也朝前殺了過去。這是一次最爲直接的短兵相接,沒有陣式,沒有過多的花招。一對一對真刀真槍地幹了起來。

    “吞雲吐霧!”冷毅手中的流雲劍身一閃,從劍鋒處噴射出一團白色霧氣。

    雷天驅虎一閃,快速躲過劍氣攻擊。

    又見他一拍虎尾,那烈虎猛然躍了起來,發出一陣“嗷嗚嗚!”的吼叫聲。烈虎尾巴一剪,朝冷毅的眼部掃了過來。

    冷毅輕輕提起流雲劍往上一擋,只聽“叮”地一聲脆響。 我的契約萌妻免費線上閱讀_紫月亮_95總裁小說 ,沉重有力。

    冷毅騰飛而起,向前飛掠而去,那烈虎,身子朝前一撲,便追了上來。

    然而,畜生跑得再快,也趕不上飛。冷毅片刻間已將那烈虎遠遠甩在了後邊。冷毅猛然一個轉身,立即又從體**出五道青光風刃。

    只見那烈虎,仰頭咆哮,不停地晃動着腦袋,體外表立即結了一層厚如樹脂的聖光鎧甲,青光風刃擊打在那畜生身上,卻沒有絲毫的反應。

    看來,這一虎一人還不好對付。冷毅拍了拍小考接,道了聲:“射!”小考拉便翹起屁股,從尾部射出三道火光飛箭,直奔那烈虎身上。

    火光飛箭落在烈虎身上,熾熱的箭光將那畜生的體毛炙烤得發出一陣陣“哧啦啦!”的聲音,一股體毛燃料的臭味,瞬間迎風飄了過來,直刺人鼻。

    冷毅凝聚體內聖光,準備來一次大的攻擊。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只見他脖子上的項鍊閃爍着一陣陣藍光。冷毅心中一喜。

    這項鍊果真是寶貝,可以將攻擊力提升一個等級。冷毅提起精神,凝聚體內聖光同時從體**出六道藍光風刃。

    雷天一見,立即臉色大變。難以置信地自問:“怎麼可能?剛纔還是青光,怎麼瞬間便漲了一個級別?”

    他當然不知道這是冷毅脖子上的狼血項鍊起的作用。

    然而,更爲恐怕的事還在後面。就在雷天還未完全反應過來時。冷毅一個飛身,已朝前掠了過去。

    他揮舞着流雲劍,朝那雷天殺去。


    雷天心中一凜。他萬萬沒有想到,冷毅居然會飛。難道對方的真是實力是聖光大宗師?正當對方還在猶豫時,冷毅已從體內抖出一道龍影刺,刺了過去。

    雷天一個閃身從虎背上下滾了下來。

    此時冷毅的龍影刺正好扎進了那隻猛虎的腹部,只聽一聲虎吼,那烈虎便倒了下去,發出一陣低吼,便一動不動地躺在雪地上。

    雷天臉色大變,拼盡了全身力氣,朝冷毅怒吼一聲:“殺!”提起青銅便朝冷毅殺過來。

    冷毅腰身一閃,躲過攻擊,就在對方來不及收勢之際,已將手中的龍影刺刺進了對方的心臟。

    只聽“啊!”地一聲,短促而低沉的吼叫。雷天倒在地上,便一動不動。

    烈虎傭兵團的戰士們,見副團長被冷毅擊殺。一個個嚇得臉色蒼白,已開始往後撤去。這一幕正好被冷毅看在眼裏。

    只見他目光一聚,再次揚起九宵神鞭,朝那些烈虎傭兵們一鞭一鞭抽了下去。鞭聲響徹雲宵,一名名烈虎士兵倒下去。

    不多久,戰場上冰天傭兵團的優勢已明顯。冷毅揮舞着手中的九宵神鞭,朝身後的兄弟們大聲喊道:“兄弟們!殺!爲五年前封魔山之戰報仇。”

    隨着冷毅一聲令上,數百名冰天傭團的弟子們一個個怒紅着眼,殺了過去。在兩邊實力失衡的情況下,很快,成片成片的烈虎傭兵倒了下去。

    烈虎傭兵團節節敗退,冷毅帶着冰天傭兵團的兄弟們,趁勝追擊。“兄弟們!一個不留,全部殺光。”

    正當,冷毅殺得起勁時。

    忽見,叢林中殺出一支數百人的隊伍,正是烈虎傭兵。看來,烈虎傭兵團傾巢出動了。

    冷毅冷冷地道了一聲:“正好!一起解決了。省得我們再跑一趟。”

    只見他淡然一笑,從儲備戒指當中緩緩取出了百花弓和一支百花箭。他仰起頭,臉上露出了微笑,笑容中充滿了仇恨與得意:“來吧!新仇舊恨一起了。”

    冷毅右手手指輕輕一鬆“啵!”地一聲,射出一枚百花箭。白色羽箭朝前面,正殺過來的烈虎傭兵射了過去。

    隨着“砰!”地一聲巨響,百花箭在半空中炸裂開來,像煙花一樣,化成無數的星火。一箭化百箭,紛紛朝那烈虎傭兵們射去。

    頓時,慘叫聲、呼喊聲、虎吼聲、馬嘯聲匯聚成一片,成片成片的烈虎虎傭兵倒了下去。一時之間,亂作一團。騎着紅色烈虎,走在隊伍最前面的中年男子大聲喝道:“快!起盾。”

    烈虎傭兵們一個個取出一面一人高的方盾,擺在身前,弓着腰身,一手盾一手刀或劍,朝冰天傭兵團的兄弟們殺了過來。


    這時溫吞教官和科德爾也趕來了。科德爾望了冷毅一眼,“你看這陣如何破?”

    “強攻!”冷毅向前掃了一眼。此時兩邊的實力已旗鼓相當,強攻是最好的辦法。冷毅一個飛身先衝了過去。他從半空中發射出一道道藍光風刃,肩上的小考拉則不停地發射出火光飛箭。

    “快!給我把那臭小子射下來。”烈虎傭兵帶頭的那名中年男子用手一指半空中飛行的冷毅命令道。

    頓時, 頂級豪門:重生腹黑妻 。冷毅早已凝聚體內聖光,身形一掠又飛到了另外一處。

    科德爾見狀,大喊一聲:“兄弟們,上!”一聲令下,數百名冰天傭兵團的戰士向前殺了過去。

    烈虎傭兵團受到冷毅在半空中的干擾,注意力被分散。此時,冰天傭兵團的戰士已從正面殺了過來。

    面如突如其來的進攻,走在最前面的烈虎傭兵們,一個個驚慌失措,慌亂應戰。而冰天傭兵團的戰士們勢如破竹般,舉刀殺了過去。只聽一聲聲“慘叫”一個個烈虎傭兵倒了下去。

    那名騎着紅色烈虎的中年男子,滿臉怒容,一咬牙,揮舞着手中的長槍,朝前殺了過去,嘴裏不停地呼喊:“科德爾!你這老賊,竟敢偷襲我血狼幫盟友。我饒不了你!”

    此人正是烈虎傭兵團的團長孟遠,只見他體內閃耀着橙色光芒,胯下的烈虎如風般向前衝去,虎身上的紅色體毛,像波浪一般隨風流動,甚是威風。 科德爾團長提起體內紫色聖光,舉起手中的****,朝前殺了過去。烈虎傭兵團長孟遠,一個撤步,拉開架式,暗運體內聖光已從體內發出一團橙色氣旋波。

    氣旋波呈螺旋狀,朝科德爾團長壓了過來。

    冷毅一個飛身衝了過去,揮出流雲一劍朝那孟遠刺了過去。

    “流雲劍……第二式……烏雲追月……殺!”

    流雲劍閃耀着藍色的劍芒夾着陣陣勁風直奔孟遠咽喉。孟遠見突如其來地刺出一劍,一個分心,原本飄忽的氣旋波在空中的抖了抖,猛地放了出去。

    只聽“砰!”地一聲巨響,氣旋波將遠處一棵古鬆攔腰轟斷。衆人不由得一陣驚訝。聖光宗師的實力竟恐怖如斯。

    科德爾團長心中一凜,深深地爲自己嘆了口氣。若方纔不是冷毅干擾,這一道氣旋波砸在身上只怕早已魂飛魄散。

    冷毅向前望了望,看來眼前只有他才能勉強和那烈虎傭兵團的團長孟遠對抗了。殺!冷毅猶豫之間,已揮舞着手中流雲劍,再次殺了過去。

    “吞雲吐霧……放!”

    一團白色氣霧朝孟遠噴射而出。


    只見那紅毛烈虎身子一躍,竟快速躲過了冷毅的劍氣攻擊。緊接着那畜生尾巴一剪,朝冷毅的眼部掃了過來。

    冷毅一個翻身,快速躲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