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她顫抖着手接過錦盒,那個男人卻走了出去,但在門口處又停止了腳步,他沒有回頭,輕聲道:“這個藥丸可以保證軒兒肉身不腐,但是你若還想保住軒兒靈魂的話,你就需要做出犧牲,犧牲朕和你的另一個孩子。”

    說完,皇上便離開了,僅留下拿着錦盒、抱着兒子的一位十月懷胎的母親。

    後來,流言四起。

    有消息稱,太子薨是因爲天妒英才,不願縹緲雲國變得更強。

    又有傳言說,是剛剛出世的小公主命太硬,剋死了自己的哥哥。


    還有傳言曰,公主乃災星降世,以後必定禍亂朝廷,爲禍人間。

    ……

    無論傳言如何真實,都猜不出真相。

    那個公主體內的靈魂正是他們敬重的太子……

    “後來,我通過密道逃出,卻發現世道已經變了,原本的攝政王解御因爲壓不住民間勢力翻了船,縹緲雲國分崩離析,其實民間勢力內部也並不團結,先前有共同的敵人存在,民間勢力之間尚能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可是就在攝政王解御死的當天,內亂真正開始了。”

    “我逃出來後,因爲身上的服飾被人認出,我只能東躲西藏,母親臨走之前,讓我去歸來山尋求援助,後來的事情,你應該也知道了。”

    縹渺靈擡起頭,一雙眼睛淚汪汪,但是眼神卻變得堅毅起來,以前的她一直不願意接受自己就是哥哥的事實,可現在,在她將這個故事講給別人聽後,她反而釋然了。

    源塵瞠目結舌的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少女,想起對方的原始本能,膽小、依賴?

    搖了搖頭,源塵實在無法將眼前公主與太子聯繫起來。

    過了片刻,源塵問道:“所以?”

    縹渺靈擦掉眼中的淚,笑道:“去皇陵,我要復活過來,女子的身體做很多事情都不方便。”


    源塵依舊問道:“比如?”

    縹渺靈看向窗外的縹緲雲霧,嘴角依舊帶着微笑,幽幽道:“比如當個皇帝……”


    九匹天馬扇動潔白的翅膀,帶着馬車在雲霧中飛馳,前方黑雲密佈,有雷霆不時從黑雲之中閃過,像是黑雲中有某種怪物,正在朝源塵露出鋒利的獠牙。

    九匹天馬止住腳步,在原地不安的走動,外面焱天火的聲音傳來:“源小駱,前方似乎有古怪,你出來看一下。”

    源塵走出馬車,看到坐在老闆子上的歐陽靈兒和焱天火,還有在一匹匹馬上跑來跑去的源初。

    歐陽靈兒挑了挑眉,不悅道:“你還知道出來啊,我還以爲你把我們忘乾淨了呢,當了掌門就是不一樣哈?”

    焱天火一臉欠揍表情,似乎想要朝源塵勾一勾手指,但是仔細想了想,又看了看自己懸空的雙腿,吞嚥下口水,決定還是放棄。

    源塵也不在意,笑道:“前面應該就是縹緲雲國的皇陵,我們下去吧。”

    源塵跳在一匹馬的背上坐了下來,歐陽靈兒和焱天火毫不示弱的也各自找了一匹坐下。

    將縹渺靈講述的故事重新爲兩人講了一遍,果不其然,源塵看到了令他心悅的一幕,兩人的表情和他當時一樣的精彩。

    頓時,源塵就覺得渾身輕鬆。

    “皇陵要這麼多守衛幹嘛?”天馬降落在一處隱祕的樹林中,透過樹葉,源塵眼中倒映出皇陵外的情景。

    縹渺靈從車廂中走出,虛弱道:“叛賊們應該是想要打開皇陵,奪得裏面的寶藏,我的身體就在主墓室中。”

    源塵突然回頭笑道:“縹緲軒太子,你的請求是復活你是嗎?”

    縹渺靈猶豫了片刻,堅定道:“當然,如果你能扶持我復興縹緲雲國,我定當……”

    源塵擺了擺手,笑容收斂,淡淡道:“誰來做縹緲雲國的皇帝我並不在意,因爲不歸派的規定是我只能允諾你一件事情,這件事情辦成了,我就會離開。”

    染血少女黑色髮絲飄動,雖然嘴脣緊緊抿着,但是眼神卻變得異常寒冷。

    不知道是不是被氣得,她聽到自己這樣說道:“離開不歸派的弟子是沒有辦法迴歸的,他們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只能在地界中生存,可是我發現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即便他們離開了不歸派,即便他們回不了不歸派,他們依然每天都穿着不歸派的服飾,後來,不知道是何時出現了一種潮流,只要殺掉身穿不歸派服飾的弟子,就會獲得各大仙門的垂青……”

    源塵突然笑了,笑的暢快無比:“走,先完成你的允諾,至於後來的事情,誰又說得準呢,說不定我一時興起,會讓這天下伏屍百萬、血流成河……”

    縹渺靈打了個寒顫,剛纔被源塵注視着,她發現自己的血液有一瞬間竟然凝固了。

    “又來了一羣人?呵呵,竟然是盜墓賊,有意思了。”

    黑雲籠罩下的皇陵不過是一座不起眼的山,這裏常年在黑雲雷霆的籠罩下,非常詭異古怪。

    據傳言,黑雲在這裏,是爲了鎮壓這裏的詭異,不讓裏面的東西出來。

    還有人說,裏面有不可見之物,專門吸食人的鮮血,進去的人沒有一個能出來。

    衆說紛紜之下,那羣盜墓賊被身穿鎧甲的士兵抓到了這裏,幾個青年吩咐手下的士兵看好盜墓賊,然後進入了樹林中。

    “真是一羣賊,溜得賊快,抓了那麼久,連方便一下的時間都沒有。”

    “舒服~你們說老大要這些盜墓賊幹嘛,該不是這皇室陵墓中有什麼寶貝?”

    “管這些幹啥子,咱們只需要跟着老大幹就行了。”

    “老大成了皇帝,我們最少不也是將軍嗎?”

    四個青年方便完後,準備再次穿上鎧甲,就在這時,一道湛藍色光芒出現,幾人的身體都冰凍了起來。

    令人驚恐的是,他們的身體凍成了冰雕,寒氣刺骨,但是衣服卻還散發着絲絲熱量。

    就在他們意識陷入沉寂的一瞬間,有四道身影走了出來。

    其中一道人影似乎有些調侃的笑道:“你們如果怕長針眼的話,就將他們敲碎了,放心吧,我可以保證敲碎之後,他們都會化作齏粉。”

    然後他們就看到一道烏光從他們眼前略過,那便是他們生前最後的畫面。

    “他們罪有應得。”源塵雙眼一藍一紅,看到歐陽靈兒身後有一個小金人正在變得清晰,那是在積攢功德。

    果不其然,四個青年變成了齏粉,衣服也從空中滑落,四人各自找了一件衣服換上,然後又穿上鎧甲。

    源塵手指分別在歐陽靈兒、焱天火、縹渺靈臉上移動,三人的相貌都發生了變化,源塵輕輕撫摸胸前的令牌,一股涼意在臉上蔓延,湛藍色面具碎掉,浮現出一張有些陌生但卻算得上俊秀的面容。


    四個青年身穿鎧甲,手持武器,走出了樹林。 源塵還未來到那幫盜墓賊面前,就有一個士兵抓着一個邋遢少年跑了過來。

    “首領,這臭小子想要逃跑,被我給逮回來了。”士兵也是個少年,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源塵總覺得對方看自己的眼神不對勁,難道是自己暴露了?

    源塵大笑道:“幹得漂亮,不錯。”說罷,源塵在士兵肩膀上輕輕拍了一下,拍過之後,士兵就感覺自己和首領之間有了某種聯繫。

    因爲這種聯繫,讓他下意識忽略掉了首領根本沒有像平時一樣稱呼他的代號。

    源塵看向邋遢少年,有些驚訝,這孩子眼睛好生奇怪:“你叫什麼名字?”

    注視着源塵的湛藍色眼眸,邋遢少年宛若陷入清澈的湖泊中,不想也不願沉默以對。

    “我……叫張楓。”邋遢少年晃了晃腦袋,驚醒過來,不敢再看那雙眼睛。

    “張楓,跟我一起吧。”源塵走出數十步,張楓才‘啊’的一聲醒悟過來,屁顛顛地跟上來。

    那名士兵本來心中還有一些怨念,但是有一個血色小印將他對源塵的負面情緒全部消除,不僅如此,他對源塵的好感,也在不斷‘+1、+1’的增加着。

    某一瞬間,源塵感應到自己的右手食指正在不斷的搖動,似乎是被什麼線拉扯,並且還有一絲怨念從線的另一端傳來。

    源塵輕輕擺動食指,有些哭笑不得,這次出來沒帶上源初,這小鬼一定是生氣了。

    源初剛剛出世,便與源塵定下了因果線,他們兩個可以相互感應對方的心情。

    “別鬧,有左右護法保護你,你還擔心什麼,你說擔心我,放心吧,我會平安回來的。”

    見因果線消失,源塵轉身帶着一羣盜墓賊進入了黑雲籠罩之下。

    幾個士兵上前,攔住了源塵的路,道:“前面的人停下,說出口號,方能入內。”

    天色本來就已經入夜,再加上黑雲之下更加黑暗,前來的幾個士兵根本沒有看到源塵的臉。

    源塵二話沒說,上前就賞了他們一人一耳光,並且話語冰冷道:“這纔多久沒見,就認不出我來了?”

    源塵信念一動,那個被他施展了血傀妖印的士兵身不由己的來到源塵身邊,低聲對攔路士兵道:“神軒降世,一統八荒。”

    攔路士兵聽到打自己的聲音,便覺得耳熟,剛纔一道閃電亮起,照出對面人的那張俊臉,現在又聽到首領身邊的貼身侍衛說出口號,頓時大腦空白癱軟在地,他知道自己完了。

    “做的不錯,繼續加油。”

    被扇巴掌的那幾個士兵是圍困皇室陵墓士兵中幾個小隊的隊長,而這幾個隊長,現在也成了源塵的人了。


    黑洞洞的古墓入口,源塵站在那裏良久,沒有第一時間進入其中。

    源塵本來打算直接進去,卻被自己的貼身侍衛攔住了,或許是怕自己暴露,他沒有直接伸手去攔源塵,而是握住了源塵的手。

    源塵站在那裏良久,並不是在發愣,而是在接收貼身侍衛傳給自己的記憶。

    通過記憶,源塵才明白, 自己嘴中的老大竟然從未真正出現過,而是一直躲在這個古墓之中。

    而眼前的黑暗,不能輕易踏足,因爲進去的人根本無法出來。

    也就是說,他方纔不小心殺掉了縹緲雲國動亂的元兇,而且還一鍋端了?

    不過源塵也並未放鬆下來,因爲縹緲雲國的禍亂絕不會這麼簡單,源塵所見的這羣人,不像是追殺縹渺靈的那個組織,倒像是縹緲雲國的正規軍隊,那麼他們的老大又會是誰呢?

    答案呼之欲出,源塵嘴角微笑,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老大,盜墓者被我帶來了。”源塵如是開口喊道。

    一道身影從黑暗中走出,站在洞內,忽有一道閃電在源塵身後的天空中浮現,電光剎那撕裂了黑暗,照出了男孩那蒼白的臉。

    縹渺靈驚呼出聲,嚇了一跳,源塵卻是依舊嘴角帶着笑:“老大,接下來我們需要怎麼做。”

    “這個你拿着,依照地圖挖洞,切不可出差錯。”男孩退入黑暗,源塵急忙擋住驚駭欲絕的縹渺靈,不讓黑暗中那個依然還在偷窺的男孩看到。

    “大哥又不辭而別了。”

    “大家過來看一下,老大的地圖,先看看地圖上是不是有什麼寶藏。”源塵招呼焱天火和歐陽靈兒將黑洞擋住,呈半圓狀陣勢將想要衝進黑暗中的縹渺靈逼退。

    遠離黑洞,源塵並未第一時間組織人探墓穴,而是皺眉看着縹渺靈。

    現在縹渺靈扮成的青年男子,不敢置信的幾乎要哭了,還有一種羞恥感,在山洞中,她竟然看到了哥哥,或許說是她自己。

    原本她非常堅信自己就是哥哥,因爲那是她母后親口告訴她的,可是現在,她懷疑了,難道她的母后只是爲了讓她有活下去的希望才這麼說得嗎?

    如果自己是哥哥,母后又爲何要死?

    “我要找哥哥問清楚,我要找他問清楚。”縹渺靈嘴中呢喃的朝着墓穴洞口而去。

    啪!

    縹渺靈身體騰飛了出去,鮮血從她嘴中噴出,剎那間她從夢魘中清醒過來,她在‘喚醒’之地看到的一幕幕再次浮現,那是一個嬰兒出世後,一直到五歲的時光,那是一個男孩子的記憶,那是她的記憶。

    ‘喚醒’之地可不止能夠判斷原始本能,還能喚醒塵封的記憶,只不過源塵非常成功的與‘喚醒’之地的這個功能錯過。

    “醒了,醒了就趕快乾活。”

    縹渺靈睡了一晚上,早晨剛一起來,就看到了源塵那張還算英俊的臉。

    源塵伸手將縹渺靈拉起來,笑道:“想通了?有些事情只有你自己能夠解決,我只能起到調節作用。”

    “混蛋,你敢打我,從小到大,我還沒被一個人扇過臉,你給我站住,別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