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她犀利的回答讓我一時無話可說。

    她是會所的主人,這麼說來,她一直一個人在商海拼搏。

    這麼多年來,我一個大男人創業都是歷盡艱辛,嚐盡世間冷暖。

    如今生活纔剛剛有點起色,何況她一個女人呢?

    她的經歷,估計也會充滿心酸吧?

    想到這,我再次仔細打量了一下她。

    蘭姑的模樣沒有什麼變化,但是歲月已經在她的臉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

    她注意到了我的注視,默默的低着頭泡着茶,輕輕地清洗茶具。

    如同一個安靜羞赧的小姑娘。

    沉默了一會兒,她嘆了口氣。

    算是給我了一個明確的回答。

    “怎麼說呢,你說過的很差吧,也沒到那個份上,你說過的好吧,更談不上好,馬馬虎虎吧,一個人創業,苦辣酸甜,也算什麼都經歷了。”

    話說得輕描淡寫,但是,這其中包含着怎樣的情緒,我能完全領會的到。

    看來她的境遇和我差不多,草根的奮鬥史都是伴着血淚成長。

    一無所有的人創業,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一帆風順。

    草根一族,磕磕絆絆的在社會底層掙扎,起點低,要做成一件事的代價註定都會比別人大很多。

    總體來說,我們也算幸運的,趕上了國家發展的好時候,雖然經商過程很困難,但至少堅持下來了,而且也有了一點成績。

    我喝了一口茶,同時品味着她說的話。

    “你呢?你過得怎麼樣?”,蘭姑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茶,再次飛快的看了我一眼。

    “你比原來胖了,也精神了很多。”,她補充道,似乎回想起我們初次相逢,那個青澀的高中生的模樣。

    “你現在的生活應該比原來好多了吧?”

    “我?我剛剛解決自己的溫飽問題,這麼些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

    我老老實實的回答。

    “我和你一樣,也在做生意,過去吃了好多苦頭,現在馬馬虎虎,算有了一點成績吧。”

    “這個我知道。”,她微微一笑。

    “沒什麼成績的人是成不了我會所的座上賓的。”,她說完,又會心的笑了。

    “不過以後你可以例外了,姑姑還是給你開綠燈,不用預約,隨時來我這裏喝茶。”

    她風趣的玩笑話,逗得我哈哈的笑了。

    和蘭姑聊天溝通,永遠都是漸入佳境,每次促膝長談,都有聊不完的話題。

    親和力是蘭姑特有的過人之處。

    能有一個人和你愉快的推心置腹閒談,是天底下最愉快的事情。

    “大志在你這裏花了多少錢成爲高級會員?”

    我逗她,有點調侃的語氣。

    不過心裏還是挺好奇的,會所至今與我而言,依然蒙着一層神祕的面紗。

    我很想了解一下蘭姑商業運作的模式。

    意外的是,她單指捂住嘴,“噓—”了一聲。

    “這個是商業機密,你也是經商的,這個事絕對不能和你說實話。”

    她玩笑是善意的,卻讓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別誤會啊,我本人也想成爲你的會員呢,剛纔問這個事,是想知道怎麼個入會方式?”

    蘭姑見我是真的想了解她的經營方式,便耐心的和我交流起來。

    “我這種生意,其實挺小衆的,會員制, 女神的近身狂兵 ,商會,聯誼等各種方式,通過熟人介紹熟人入會,而且有限制規模,地方太小,不會發展很多會員,要確保服務品質,保證正常運轉就行了,所以一直做不大,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圈子內也逐漸有了一點名氣了。”


    她說的毫無保留,也完全點破了其中的奧祕。

    所有成功的商業模式都是講究“精巧”二字,所謂“精”,就是要精明,精細,做別人做不了的事情;所謂“巧”,就是要巧妙,善於投機,運作模式要巧妙,只有這樣,纔會有機會取得成功。

    蘭姑的會所運作模式的精髓就在這兩個字上了。

    她會所的服務能夠吸引大志成爲會員,說明經營確實有獨到之處,以我對大志的瞭解,他是一個講究品質,卻從來不會亂花錢的好男人。

    像大志這樣的人都甘心成爲會所的座上賓,且極力爲我推薦他們的服務,說明蘭姑會所的經營模式應該很不錯。


    我和蘭姑聊起了很多相關的話題,不知不覺之間,時間過得很快,夜色已經很深了。

    我看了一下表,與大志約定的兩個小時相約離店的時間越來越近了。

    蘭姑敏感的看了我一眼,猜到了我的心思。

    “你不停的看錶,是不是和你朋友有約定,你是要走了嗎?”

    言語中似乎有些不捨。

    “是啊,和我一起來的哥們,他做得游泳和健身項目,時間快到了,估計他應該出來了,天色也晚了,我確實該走了。”

    我老老實實的回答。

    總裁又把醋罈子打翻了 噢,這樣子,那你走吧。”,她應了一聲。

    又給我倒了一杯茶,淡淡的說道:

    “那就喝完今天的最後一杯茶吧。”

    我端起茶杯,看了蘭姑一眼。

    和她開了個玩笑。

    “你剛纔說的話,怎麼聽起來這麼耳熟?”

    “是嘛?什麼話?”

    “就是“你走吧”那句話。”


    這是幾十年前,暴風驟雨之夜後,老家旱水河邊小屋裏蘭姑和我分別時,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話一點破,立刻有點後悔了。


    當年,橋頭小屋纏綿繾綣的離別之際,那句話是多麼的讓我神傷不捨。

    蘭姑冰雪聰明,一下子領會到了我的話外所指的情境。

    她低下了頭,臉上泛起一陣紅暈。

    燈光下,她看上去如當年的小姑娘一樣,嬌羞嫵媚。

    一瞬間,茶室裏的氣氛有些曖昧。

    “ 這個玩笑開大了!”

    看着蘭姑羞赧的神情, 我有點尷尬的不知所措。

    愣在那,連手裏的空茶杯也不知放在那裏好了。

    沉默良久。

    “你還是當年的傻樣!”

    蘭姑嬌嗔道,像在對我說,也似乎在自言自語。

    “如果我今天對你說的話改變一下,變成你別走了,你回去後,老婆會不會吃了你?”

    她隨即和我開了個玩笑,說完,臉紅的如同被剛剛染過一般。

    “老婆?我哪裏來的老婆啊!”

    我想起了剛剛拋棄我的林雪兒,不好意思的苦笑了。

    “我的老婆還不知道在哪裏呢?沒人看得上我啊。”

    我在蘭姑面前,永遠表現的像個孩子,連各種各樣的情緒都毫無保留。

    “你呢?我記得你當年說要嫁到很遠的外省。你最後嫁過去了嗎?”

    說完,再次陷入懊悔之中。

    見到蘭姑後,我一直口無遮攔。

    滔滔不絕,話說起來毫無保留。

    我的大腦有些短路,我知道,不管是玩笑也好,事實也罷,這些敏感話題,統統屬於不該問的,不該說的。

    蘭姑沒有馬上回答我,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長長的嘆了口氣。


    “我如果說我一直沒嫁,你信嗎?”

    看來在感情上,我們都是失敗者。

    她盯着我的眼睛。

    頭上的燈光映在她的雙目內。

    她眼神中似乎有一團火在燃燒,隨即又被一層水樣迷霧遮掩住,逐漸消失散盡。

    我在對面女人如此灼灼的注視中低下頭。

    如同一個做錯事的孩子,爲自己唐突的問話感到羞澀而愧疚。

    分別十幾年,音信全無,突然相遇,聊起這樣的話題,是十分不應該的。

    而且,我對於她,是不是也是一種情感上的辜負呢?

    我沒有爲人家做一件事,甚至連一個問候都不曾有過。

    我在和別的女孩卿卿我我的時候,又何曾想過她呢?

    她一個女人在外艱苦創業,吃不飽睡不暖的時候,我又身在何處?我又何曾給過她一絲關心呢?

    作爲一個曾經和她有過簡短故事的男人,我有什麼權利瞭解人家十幾年的過往呢?

    “我….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