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她有點怕,就往旁邊的位子挪了挪,剛挪開——

    江織開始咳:「咳咳咳咳……」

    不一會兒,他眼角便紅了,眸里也浮出一層薄薄的水霧來,特別惹人憐惜。

    周徐紡就短短看了他一眼,心便軟了,又挪回去,小心地問他:「怎麼了?」

    他嗓子是沙沙的,沒力氣似的,說:「不舒服。」

    主駕駛的阿晚嘴角直抽。

    太可恥了,用苦肉計也就罷了,一個家教嚴格的世家公子,居然對人家姑娘撒嬌賣乖!偏偏貼膜的周小姐心地善良高風亮節,很吃這一套。

    周徐紡露出了很擔心的表情:「你哪裡不舒服?」

    江織又咳了兩聲,病歪歪地倒在她身上:「讓我靠一下。」

    她就不動了,任由他靠著她。

    冬天的夕陽很溫柔,他眼裡的影子也很溫柔,主駕駛里的阿晚一腳踩了油門,哼,不要臉的浪蕩子,盡用美色禍害良家姑娘!

    託了阿晚的福,二十分鐘就到了御泉灣。

    車剛停下,周徐紡說:「我到了。」

    江織眼睫毛垂得很乖,嗯了聲,沒動,還靠著她。

    帽子底下她的臉早紅了:「我要下去了。」

    他又嗯了聲,捂著嘴咳嗽著坐起來,耳朵襲了紅,也不知是羞的還是咳的:「你還欠我一頓飯。」問她,「周六行不行?」

    上次那頓飯被車撞泡湯了,一直沒補上。

    周徐紡說:「好。」

    江織用漂亮的眼睛睇著她:「就穿這件粉色的衣服,嗯?」

    最後面一個字,又像勾引。

    她上鉤了,特別順從地全部答應了。

    下了車,她朝車窗里探,擺擺手:「江織,再見。」

    然後她背著背包走了。

    車還停在路邊,江織不吱聲,阿晚也不敢開走,他等周徐紡上樓了,才扭頭問:「老闆,回去不?」

    後面的人,哪還有方才的病弱,一雙桃花眼同融了火似的,炙熱地瞧著遠處的樓棟。

    「再等等。」

    「哦。」

    哎,今天的僱主也是一塊望妻石。

    約摸十多分后,江織電話響了,接通后,那邊傳來一聲『織哥兒』。

    是老太太打來了,江織應了一聲,懶得拿著手機,開了免提扔一旁。

    江老太太在那邊說:「你身邊那傻大個你看著處置,留著在明處也行,奶奶另外給你又雇了個人,日後在暗處護著你。」

    林·傻大個·晚晚:「……」能不能給拳擊運動員多一點尊重和關愛!傻大個也是有尊嚴和人權的!

    「雇了多久?」江織把車窗搖下來,嚴冬傍晚的風將他一頭霧藍色的發吹得亂七八糟,發質軟,耷拉著,多了些少年氣,像只被順了毛的幼獸,看上去不怎麼有攻擊性。

    阿晚從後視鏡里瞧了一眼,心裡直罵他是人面獸心的狐狸精!

    老太太回道:「兩旬。」

    十日一旬,也就二十天。

    價格是業內天價,一旬便是千萬。

    「說是叫什麼跑腿人,接任務有時限,長不得一月,你先用著,若是稱心,奶奶再幫你把人買下來。」

    江織笑而未語。

    那姑娘可買不下來,得騙過來。

    掛了電話后,又過了十來分鐘,江織才吩咐阿晚開車。

    十七棟樓頂,周徐紡推門走到天台,已經換了一身行頭,依舊是黑色,皮衣利索了不少,裡頭黑色衛衣的帽子扣在了頭上,再戴了頂鴨舌帽,眼鏡是三分透光的材質,很大,遮住了帽子下的小半張臉。

    她調了調耳朵上的無線耳麥。

    「我出發了。」

    執行任務的時候,霜降就會用合成的聲音與她聯絡,並非真人的聲音,聽不出語氣與感情:「真要去嗎?江織已經懷疑你了,或許他就是故意引你出來。」

    她站在樓頂,俯瞰而下,沉默了許久,說:「那樣也好,等他全部知道了,就會離我遠遠的。」

    她戴好口罩,縱身躍向對面的高樓。 「因三十三天世界影音等幾十個規則的完善,各個世界將更加穩固,因此,跨世界信息傳遞,將無法進行,請三十三天世界生靈無需驚訝,一切照常。」

    「同時,因獨立規則的完善,凡境九重天以內,天劫將明顯降低,天魔將只能隨著天劫降臨,請凡境九重天生靈更加努力修鍊。」

    噗…………

    黎天感覺自己受到了一記暴擊!

    這特么是什麼,怎麼這麼像遊戲的世界公告。

    不過,這不是最讓黎天受不了的,自己都有系統,這三十三天世界有自己的意志,也沒什麼奇怪的。

    他之所以這麼感覺自己受到了暴擊,是因為第一句話那個規則完善。

    完善的竟然是影音等規則!

    這些規則不可能突然之間就完善了,那他們為什麼完善,一定是有原因的啊!

    而這個原因~~

    黎天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個突然消失的人,那個專門研究聯絡石和留影石的韓炎。

    「難不成,他真的是仙人,只是我沒看出來!!」

    這個想法實在是太驚人了。

    黎天的思維開始發散出去,如果自己之前見到的那個韓炎真的是一個仙人,那一切就都合情合理了!

    自己因為幫助韓炎完善了視聽器,所以讓他領悟了影音規則。

    他為了感謝自己,可能是輸送了自己一道仙氣,或者是一道規則一類的東西,而這個東西,被系統吸收了,所以系統也隨之進化。

    那自己研究的視聽器,也因為自己的原因,被仙人韓炎改造,變成了一件高級裝備。

    在系統進化的同時,自己昏迷過去了,那韓炎,因為對影音規則的理解,所以無法留在凡境,於是離開。

    回到仙境,或者是他所在的世界后,他經過這段時間對影音規則的深入研究,達到了一定境界,竟然得到了天道或者天庭的認可。

    於是,在今日,三十三天世界都因此進化了。

    「很可能就是這樣啊,這個想法真是太瘋狂了,不過為什麼感覺這麼真實呢!」

    他突然想到那個顯示四個問號的視聽器,於是趕緊拿出來。

    果然,原本的問號,竟然變了。

    「天視地聽儀:(等級未知)目前可使用功能,無視隔絕,本裝備子儀器和母儀器間的聯繫,不受任何影響。」

    不受任何影響!

    黎天一下子便想到了,自己交給三哥的那塊視聽器,於是趕緊喚出那塊母儀器。

    「三哥,能聽到嗎?能聽到嗎?」

    「少主!真的是你!少主,你怎麼還能聯繫我的。」

    黎勁那語氣中滿是不可思議,他剛剛聽到那天空中傳來的聲音,說以後各個世界之間已經不能聯繫了。

    他以為自己以後就要獨自管理一堆熊孩子,他以為他有什麼事,都只能自己想辦法解決時。

    黎天竟然發來了消息!

    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真的是你嗎,少主?」

    「我說三哥,你什麼時候這麼磨嘰了,真的是我,以後有什麼事,記得用你手中的天視地聽儀和我聯繫,其他的聯絡石已經沒有用了,明白了嗎?」

    聽到黎勁那不可置信的語氣,黎天裝逼屬性發作,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還故意把系統給出的名字,說給黎勁以後,直接掛斷了聯繫。

    嘿嘿,也不知道三哥現在是什麼表情,不過想來一定十分精彩。

    黎天想著,便將這目前只能用來傳遞信息的天視地聽儀給收入體內,然後向著封家所在的城池飛去。

    現在他已經確定了心中的想法,這一切,一定都和那個韓炎有關係。

    可是他又哪裡知道,韓炎也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啊!

    不說韓炎到底發生了什麼,卻說黎天一路飛行到封妖城時,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原本好好的城市,現在卻被戰火蔓延。

    從天空中看去,這不大的城市中,最少有幾千人參加了戰鬥,而且這戰鬥還不只一個地方。

    本來黎天還準備弄明白,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可是就在這時,一道術法直奔兩個孩童而去。

    「都特么給我住手。」

    這中行善積德的事,我黎天義不容辭啊。

    這一聲爆喝之後,已經換了一套衣服,再次變化為包青天的黎天,直接衝上去,將那兩個孩子救下。

    「叮,恭喜宿主成功救下兩人,救人兩命,也同樣勝造七級浮屠,獎勵宿主等級提升一級,目前等級418級,悟道士八重天。」

    一命就七級浮屠了,兩命竟然不是十四級浮屠,這系統數學一定是體育老師教的。

    當然,黎天這時並沒有心思教系統數學,留下孩子的瞬間,黎天已經揮舞這誅仙神劍,在整個封妖城開始行動起來。

    「他是包青天,趕緊住手,沒聽到包青天宮主讓你們住手嗎,都想死嗎?」

    「啊,真的是包青天啊,可是為什麼這個包青天長相和留影石上的兩個不一樣呢?」

    「你們傻嗎,之前兩個包青天,一個是紫宵宮的,一個是水神宮的,那這個包青天,就一定是後宮的啊。」

    「是了,是了趕緊住手吧,斗戰聯軍就是讓他們殺的。」

    還別說,包青天的辨識度實在太高,開始還有不長眼的,後來就成了黎天到哪哪裡停下。

    沒一會的功夫,幾十處打鬥的地方,就都因為黎天的出現,而停止了打鬥。

    「看來,你們都知道我是誰了那我就告訴你們,你們想的沒錯,我就是後宮三千宮主之一,包青天,人送外號青天大老爺。

    我這人沒什麼愛好,就是喜歡世界和平,你們要打鬥,要報仇我都不管,但是你們如果再敢在城裡打鬥,傷及無辜,那我必定讓他們知道,後宮的實力,不比紫宵宮差。」

    「叮,恭喜宿主成功震懾濫殺無辜之人上千,為無辜者保駕護航也是行善,獎勵宿主等級提升一級,目前等級419級,悟道士九重天。」

    「叮,恭喜宿主一次行善幫助生靈超過五個,獎勵積分一點,目前剩餘積分406積分。」 回去的路上,僱主吩咐,開慢些。

    阿晚把跑車再次開成了龜速,第六次扭頭看後面的僱主:「老闆,您看什麼呢?」

    江織懶得回答他,目光一直落在車窗外。

    阿晚估摸著:「您是在找那個Z嗎?」

    江織瞧完車水馬龍的路上,又往高處瞧。

    阿晚覺得僱主大人魔障了,反正他才不覺得那個淫賊就是心地善良高風亮節的周小姐。

    他忍不住叨叨了句:「又不是三頭六臂,還能飛檐走壁不成。」

    肯定是那些人誇張了,都是九年義務,他才不認為那個Z能有什麼通天的本領。

    飛燕伏龍傳 冬天的夜幕來得快,街上霓虹處處,萬家燈火都在闌珊里,帝都大廈四起,座座高聳入雲,相連著遠處的天邊。

    今晚看不到星星,濃雲遮了月光。

    周徐紡便穿梭於高樓間,從一棟跳到另一棟,她眼睛都不眨一下,漆黑的夜下,她快速奔跑,像頭矯捷的獵豹。

    只是……

    天突然開始下冰雹了,砸得她臉疼。

    行到紅綠燈路口,江織突然道:「找個暖和的店歇歇,等冰雹停了再回去。」

    前頭的傻大個有點慢半拍:「啊?」

    江織開窗,接了冰雹在手裡捻著,道:「停車,我累了。」

    「哦。」

    阿晚找了家高檔的茶軒,那地方有點偏,他來過好幾次,帝都權貴們去的地方,他都載僱主大人去過,熟門熟路。

    興許是因為冰雹來的急,茶軒里人滿為患,獨立的包廂沒有了,阿晚就在外面要了僻靜的地段。

    可還是擋不住僱主大人四處燦爛的桃花運。

    「江織?」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