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她思忖著還是回家把傅沉的素描抓緊畫出來吧。

    千江打電話給傅沉彙報情況,掛了電話后才看向宋風晚,「宋小姐,三爺晚上要去老宅吃飯,您是回畫室,還是一起過去?」

    「去老宅?」宋風晚沉默片刻,自從開學后她還沒去過那邊,這都半個多月了,那兩位時常打電話來問候,自己卻沒空過去一趟。

    「三爺隔三差五都會過去吃飯。」千江解釋。

    宋風晚摸了摸眉眼,現在很多人都不願意和老人待著,沒想到三爺這麼孝順。

    「那我們也過去吧,先去一趟商場。」總不能空著手。

    **

    另一邊

    一架從雲城飛來的客機剛剛落地,一男一女正相攜從飛機上下來。

    女生是第一次坐飛機,從頭到腳都顯得很拘謹,拉著男生的手,饒是下了飛機,也是片刻不松。

    外人看來,就是熱戀期的小情侶。

    「別怕,我爺爺奶奶還是很疼我的,只要他們肯幫我,什麼事都好辦。」

    江風雅淡淡笑著,卻心若擂鼓。 從機場坐上出租,江風雅還忐忑得抓著裙擺,手心絞得一片虛汗。

    「別緊張,有我在。」傅聿修伸手握緊她的手,小聲安撫。

    「我們這樣突然過去會不會不太好。」江風雅聲音細微,身材嬌小,弱柳扶風般惹人憐愛。

    神醫嫡妃:邪王寵上癮 「沒事,我爺爺奶奶看到我,高興還來不及。」他家常年住在雲城,難得回去一次,每次碰面,老爺子和老太太都樂得不行。

    「可是這次不一樣啊。」江風雅咬著嘴唇,「我還是第一次見家長,有點害怕。」

    「我和你是正當談戀愛,怕什麼。」

    「要是碰到你三叔……」她是真的怕那個男人。

    慈面魔心,字句誅心。

    「他們不住在一起,三叔從國外進修回來就專門買了地自己建了房子,大伯一家也不住在那裡,除了爺爺奶奶沒別的人。」傅聿修解釋。

    「要不你先打個電話過去?貿然過去會不會很唐突。」江風雅通過網路查過傅家,更加拘謹小心。

    「直接過去才有驚喜,有我呢。」傅聿修摟著她。

    傅沉已經斷了他大半個月經濟來源,他是實在撐不住了,打電話向父母求救,兩人就說他是該的,讓他受著。

    其實目的很明顯,逼著他和江風雅分手。

    和宋風晚解除婚約,傅老爺子本就生氣,傅聿修想著過段時間,等他消了氣自己再過去負荊請罪。

    肯定說幾句好話,這件事肯定就能抹過去。

    他原本不打算帶江風雅過來,她卻直接說。

    「這件事都是因為我引起的,我必須過去請罪,就算是受罰也不該由你一個人承擔。」

    傅聿修當時感動得不行,能和他同甘共苦,這樣的好女孩打著燈籠都難找。

    他哪裡知道江風雅打得是另外的主意。

    宋敬仁最近對她不冷不熱,問題肯定還是出在傅家這裡,要是能討得傅家兩位老人的歡心……

    還怕宋家不請她回去?

    她倒想看一下,那個時候宋風晚還怎麼沖自己頤指氣使!

    **

    另一邊

    十方開著車,也正往大院趕,手機震動兩下,偏頭看向傅沉。

    「三爺,聿修少爺到京城了。」

    「嗯。」傅沉不咸不淡的應著。

    「還帶了那個女孩,這會兒也正去老宅,怕是要和宋小姐碰到了。」要是不堵車,他們過去都得大半個小時,這會兒晚高峰,車子壓根挪不了。

    聿修少爺也真會挑時間,這時候去老宅,撞上三爺,不是緊趕著送人頭嘛!

    「您別擔心,要是他們起衝突,就老江那暴脾氣,他除了你,可是六親不認的。」

    十方悻悻地笑著。

    媽的,這傢伙還特拗,絕對服從傅沉命令,他又是個性子跳脫些的,兩人做事風格不同,時常起爭執。

    有一次差點特么把他打殘了。

    賊生氣。

    不就比自己長得高一點,壯一點嘛!

    我特么腦子比你好使啊。

    十方不敢和傅沉吐槽,只能在心裡默默給千江扎小人。

    蜜愛入骨:老公撩妻無下限 **

    大院門口

    傅聿修和江風雅剛要進去,卻被門口的警衛攔住了去路。

    「你們什麼意思?不認識我嗎?」傅聿修滿心歡喜的過來,剛到大門口就被潑了盆冷水。

    「我們自然認得您,只是三爺前幾天說,最近總有些不相關的閑雜人等騷擾傅老和老太太,但凡不認識的都需要接受檢查。」

    「檢查?」傅聿修擰眉,「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我還能帶人進去算計我爺爺奶奶?」

    江風雅莫名有些心虛,垂著腦袋,扯著他的衣服。

    「算了吧,人家檢查也是正常的。」

    「憑什麼檢查!」讓他女朋友在自家門口接受檢查,這不是打他的臉嗎?

    就在此刻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駛過來,宋風晚原本正低頭玩手機,瞧著快到了,才抬頭看了眼,冷不防看到大院門口的兩個人。

    怎麼是他倆?陰魂不散。

    千江降下車窗,和警衛點了點頭,宋風晚也降下車窗,方便警衛看清車內的人。

    鐵門緩緩打開。

    「你們請。」

    「千江……」傅聿修想讓千江幫忙,他一記冷眼射過去,他身子一僵,尼瑪,差點忘了,三叔身邊這黑大個最不好惹。

    「我們都是認識的,哪裡需要什麼檢查,不信你問問她。」傅聿修指著坐在車后的宋風晚。

    警衛摩挲著腰間的警棍,看向宋風晚,「你們認識?」

    宋風晚打量了一眼站在門口的兩人,模樣認真。

    「本來就認識,宋風晚,你自己說!」傅聿修氣得直咬牙。

    宋風晚只是沖著警衛一笑,「不好意思,不認識。」

    千江腳踩油門,車子一溜煙竄進大院。

    傅聿修氣結,「宋風晚,你特么……」

    「聿修少爺,您消消氣,檢查完了,我們就放你們進去。」

    「憑什麼她要檢查,宋風晚就能直接進去?」傅聿修火氣直往上竄。

    「她以前過來,是傅老親自讓人來接的,我們自然認識,您身邊這位……」能在這裡任職的,哪個不是人精。

    三爺親自打電話來,擺明就是讓這姑娘難堪?

    誰人不知傅三爺最是腹黑護短,惹了他哪能有好果子吃。

    「不就檢查一下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道法的世界 江風雅可不想還沒進傅家,就折在半路,把包和隨身用品都拿出來。

    傅老專門派人接她?這是什麼待遇?

    這群瞎了眼的東西,狗眼看人低!

    警衛打開包,一股腦兒的將裡面的東西都倒了出來,基本都是護膚品,但並不廉價,和她一身樸素穿著格格不入。

    警衛挑眉看了眼,嘴角扯起一絲嗤笑。

    穿著一兩百的地攤貨,卻用一兩千的護膚品,這是做戲給誰看?

    聿修少爺年輕,容易被忽悠,要是在傅老和老太太面前抖機靈,怕是會讓她很難堪。

    **

    有人造訪的消息,自然第一時間就通知到了傅家老宅這裡。

    老太太聽說傅沉和宋風晚要過來,心情不錯,親自在廚房守著雞湯。

    「老太太,聿修少爺忽然過來了。」有人通報。

    「嗯?」老太太挑了下眉,「事發這麼久,還知道過來?這混賬東西還真會挑日子。」

    「還帶了個小姑娘,應該是……」那人小心翼翼說道。

    「把我這裡當什麼了,什麼人都敢往這兒領。」老太太眯著眼,「那丫頭也是個有野心的,這麼迫不及待。」

    「和老三說的一樣……」

    「心比天高!」

    人往高處走,老太太從不會瞧不起那些靠實力往上爬的人,就是見不得那些耍心眼,動歪心思,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

    「沒這個命……還想一步登天?」

    略顯渾濁的眸子滑過一絲暗光。 大院所處位置僻靜,隔離鬧市,人聲漸稀,掩映在水杉的路燈,重影綽約。

    入秋的京城乾燥易起沙塵,風起時,天茫霧色,好似灑下一層煙灰,越夜越涼。

    宋風晚靠在後座上:那兩人怎麼來了?早知道就不過來了。

    「宋小姐,到了。」千江出聲提醒她,車子已經停了兩分鐘,她卻一直沒動靜。

    「謝謝。」宋風晚推門下車,老太太已經在門口等著了,她受寵若驚,「傅奶奶,您怎麼在外面啊?」

    「晚上這麼涼,你穿這麼點,我就說老三這傢伙不會照顧人。」老太太拉著她的手往裡走,「瞧你這小手冰的。」

    之前得知宋風晚出事,她就動念要去探望,只是怕她敏感,以為自己知道了些什麼。

    「三爺還沒來嗎?」宋風晚環顧四周,沒看到傅沉的車。

    「車子堵在路上,還要有一會兒,不過傅心漢下午就送來了,讓人帶出去遛彎了。」老太太握著她的手。

    心下暗嘆,聿修這個沒福氣的。

    「奶奶——」說曹操曹操到。

    傅聿修因為宋風晚說不認識他們,女朋友被當賊盤查,已經氣炸。

    他擔心宋風晚先過去,嚼舌根,拉著江風雅,幾乎是跑過來的。

    「呦——這不是聿修嗎?你怎麼來了?」老太太眯著眼,神色無驚無喜。

    宋風晚心下微動,原來他倆是臨時過來的。

    「奶奶,我這不想你了嗎?」傅聿修一副討好的乖巧模樣。

    「是嗎?」老太太輕哂,目光落在江風雅身上。

    「老夫人好。」江風雅之前因為稱呼問題被傅沉懟過,可不敢跟著傅聿修喊奶奶。

    她剛小跑過,小臉微紅,喘著細氣,嬌弱可人,被她看得渾身不自在,依舊笑著任她端詳。

    「聿修,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懂事,天都黑了,還不送人家回去,這麼晚帶人家小姑娘出來,傳出去多不好聽。」

    江風雅笑容僵住,一來就下逐客令?

    「奶奶,她是我女朋友。」傅聿修解釋。

    江風雅這張臉人畜無害,一直很討人喜歡,怎麼在傅家人面前……

    她餘光瞥了眼宋風晚。

    宋風晚蹙眉,這女人莫不是以為自己私下說她壞話?

    傅聿修顯然也想到了這層,看宋風晚的眼神莫名古怪。

    傅老太太拍了拍宋風晚的手背,「千江,帶晚晚進去。」

    「奶奶……」宋風晚可不想她一走,江風雅哭啼啼說自己欺負她。

    「你今天累了,進去休息會兒。」

    「嗯。」宋風晚點頭,「千江大哥,麻煩您把禮物帶進去。」

    老太太偏頭看向傅聿修,「聿修,你也進去,我有幾句話想單獨和這位小姐聊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