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她差點忘了,高雪曾經是她老師,知道她的家庭住址,也曾來過這裡。

    只是她沒想到,這人臉皮夠厚,公司沒堵到人,居然跑到家裡來了……

    傅欽原坐在安全座椅上,瞧著宋風晚臉上笑容退卻,竭力扭著身子,看著窗外,這人是誰啊?惹得媽媽這麼不開心? 雲錦首府門口

    此時正值晌午,暴雨前兆,天空蒼藍霧蒙,氣候卻潮濕悶熱得讓人渾身不舒服。

    「傅夫人……」高雪努力從嘴角扯出一絲微笑。

    宋風晚打量著她,穿著極為簡潔的裙子,露出的小腿有幾處青紫,左側臉還浮腫著,雖然用頭髮脂粉遮掩,還是難掩狼狽。

    據說昨天網紅大會後台,她報警尋求幫助,說被人毆打,那個腦殘粉直接被警方帶走了,而她則被送去醫院。

    根據網上消息,她似乎被打得不輕,下不來床,現在看來……

    也是博同情的假新聞。

    「我就想和你聊幾句……」高雪生怕宋風晚走了,快步往前走。

    宋風晚卻並不搭理她,轉身解開傅欽原的安全座椅,「你和小舅舅,跟著千江叔叔先進去。」

    高雪既然找上門了,怕不會輕易離開。

    宋風晚對她連個介紹都沒有,傅欽原與小嚴先森下車后,很快被千江帶進了屋裡,為了佔據有利地形,兩人鑽進了傅沉書房。

    兩個小傢伙趴在窗邊,傅心漢也有樣學樣的扒拉著爪子,將狗頭貼在玻璃上。

    「千江叔叔,這個阿姨是什麼人啊?怎麼沒見過?」傅欽原極少見宋風晚黑臉。

    千江:「不是人。」

    小嚴先森偏頭看他,「那是什麼東西?」

    千江:「不是東西!」

    「媽媽好像很不喜歡她。」傅欽原看不清門口的動向,還跑回屋把迷你望遠鏡拿來了,窺探敵情,「她的臉怎麼長的不對稱啊?一邊大一邊小。」

    千江:「沒人喜歡她。」

    「她抄襲過夫人的創意,還不止一次。」

    「就連嚴家都被她拖下了水,是渣渣中的戰鬥機。」

    ……

    年叔端了一盤西瓜上樓,聽到千江的話,忍不住眉頭直皺,在小孩子面前說這些幹嘛!

    這嘴巴也太直了。

    傅欽原吃著盤腿坐在地毯上,一邊吃著西瓜吹空調,眼睛滴溜溜直轉,明顯沒安好心。

    小嚴先森則半蹲著,摸著傅心漢的狗頭。

    這甥舅二人,視線莫名其妙對到一起。

    傅欽原咬著西瓜,嘿嘿直樂。

    千江忽然說道,「我去個洗手間,你們別亂跑。」

    **

    此時的門口

    高雪已經走到宋風晚面前,她後面還跟著一個約莫三十多的男人,提著公文包,帶著銀邊眼鏡,端看穿著打扮,估摸就是蔣二少口中的律師了。

    「找我有事?」宋風晚語氣尋常。

    只是眼神蒼涼,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來,她眼底的不屑嘲弄。

    最強天賦 「我們換個地方聊吧。」高雪今天是來尋求和解的,自然低眉順目,語氣和軟。

    這裡方圓幾里,都沒什麼咖啡廳茶室,除非是進屋裡聊。

    宋風晚厭惡她,她此時踏在自家門口,她都覺得臟,斷然不會讓她進屋。

    「就在這裡說吧,我很忙。」

    找人道歉尋求和解,這事兒總是有些難以啟齒,高雪支吾半天,最後還是那個律師先開了口。

    「傅夫人,是這樣的,其實抄襲剽竊,即便是打官司,最後也只是道歉,進行一定的經濟賠償,耗時繁瑣,我們這裡可以提供更好的解決辦法。」

    宋風晚已經猜到了他們的意圖,只是故作不知問了句,「什麼?」

    「我們會公開道歉,侵權的作品,也會進行刪除,關於經濟賠償,肯定會做大限度補償您。」

    「打官司有可能耗時一兩年,您這麼忙,也不想因為這件事一直煩心吧。」

    「這是我們擬定的和解協議,您看一下。」

    律師說著從公文包里翻出一個文件遞給她。

    宋風晚順手接了,隨意翻了兩下,「上次她在網上狀告我的小號侵權,那個案子也是你接的?」

    「對。」

    「工作效率挺高。」

    那個律師悻悻一笑。

    高雪緊跟著說道,「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只要我能滿足你,肯定都會答應,大家應該都想把事情快點解決。」

    她看到宋風晚居然在認真看協議書,自以為事情可能有轉機,心底有些小雀躍。

    只是下一秒,宋風晚抬眸看她,「你們憑什麼覺得我會答應和解?」

    「打官司的確耗時吃力不討好,可是怎麼辦?」

    「我現在就是時間多,錢多,就是想耗死你。」

    高雪笑容僵在嘴角。

    「你打的什麼主意我心底很清楚,現在消息亂糟糟的,你道了歉,賠償之後,只要風聲過去,照樣可以出來圈錢。」

    「如果我和你打官司,這事兒一年半載過不去。」

    至尊劍皇 「只要有消息出來,你就會被網友拖出來鞭撻,等一兩年過去,你早就涼涼了。」

    「大家都不是傻子,都這個時候了,道歉還耍小聰明,這般沒誠意?」

    高雪那點心思被看透,臉上頓時黯淡無光。

    剛想開口,只覺得面部被狠狠抽了下,宋風晚反手將協議書甩在她臉上。

    「拿著這東西滾出我家,以後若是再出現在在我公司或者家裡,我會報警說你騷擾!」

    宋風晚對她可沒半點好臉色,轉身就走。

    高雪好不容易找到她,自然不會輕易讓她走,上前兩步,抓住她的小臂,「你何必這樣趕盡殺絕!」

    宋風晚一聽這話,扭頭怒瞪,「你這話說得未免太好笑了!」

    「這次是因為那個小號恰好是我的,如果是別人的,你做得這些事都沒被人發現,你對這個抄襲者會怎麼樣?」

    「當晚發現,隔天就在網上對他公開處刑,到底誰比較狠!」

    她猝然揮動手臂,猛地掙脫,大步往屋裡走。

    高雪身子虛晃,律師扶住她的手臂,才避免她摔倒。

    「宋風晚!」高雪急眼了,怎麼好端端的事情又變成這樣。

    她知曉這次若是談不攏,以後怕是很難見到她了,急匆匆往裡走。

    「高小姐!」律師一看她居然踏入人家院子,頓時有點著急了。

    他們之前一直在門外商談,還是公共區域,若是進了別人家裡,宋風晚有理由告他們私闖民宅的。

    高雪只想和宋風晚好好聊聊,哪裡還管那麼多,忽然聽到一個稚嫩高亢的童聲。

    「傅心漢!」

    緊接著就是一陣狗叫,「汪——」一聲,響徹天際。

    高雪本能循聲看去,就看到一個黃色略顯肥碩的狗子,朝著自己撲來。

    「啊!」她嚇得失聲尖叫,本能往後退,可是這狗獠牙尖銳,沖著她張著血盆大口,她雙腿像是灌了鉛。

    人在極度恐懼的時候,是完全不知怎麼反應的。

    「媽媽,你快點抓住傅心漢啊!」傅欽原耷拉著拖鞋,從屋內跑出來,「別讓它跑了。」

    宋風晚不知自家狗子怎麼突然發了狂,「傅心漢!」

    她呵斥一聲,狗子不聽。

    律師沒敢跟進去,一直站在門口,此時看到有狗撲來,氣勢洶洶,想起開車過來時,遠處的警示牌提示:

    【內有惡犬!】

    這三爺的狗,是出了名的兇狠!

    以前有個程家少爺,就是被狗咬了腿,差點殘了,後來還有那個什麼江風雅被狗撞了,反正這狗子是出了名的兇悍。

    知道的人,知曉他家養了個柴犬,不知道的還以為三爺養了藏獒。

    專門撲咬人,又凶又彪悍。

    高雪嚇得面目慘白,只瞧著那狗忽然跳起來,似乎比人還高,她本就不是什麼高個子。

    瞧著一團黑影襲來,瞳孔震顫,緊接著胸口被狗爪子一按,疼得她沒回過神,人就被撞翻在地!

    昨日被那個智障撲倒,今天就變成狗了,嚇得她本能揮舞著雙手。

    「阿姨你別動,不然它以為你要攻擊它,會咬你的!」 萌寶來襲:冷情爹地請投降 傅欽原好心提醒。

    高雪懵逼得不敢亂動,就瞧著狗子趴在自己身上,齜牙咧嘴!

    律師一時也是沒反應過來,但畢竟是男人,而且高雪是他當事人,律師剛想進院子,就聽到另一道童聲傳來。

    「關門!別讓狗跑了!」

    此時一道黑影飛快過來,律師一臉懵逼的被關在了門外!

    這人是三爺身邊的人吧……

    關門的是千江。

    他動作極快,就他這速度,完全可以制住狗子,他偏不,居然跑來把大門關上了。

    這不就是典型的【關門放狗】!

    「你快救她啊!」律師一看那狗趴在高雪身上,立刻找千江求救。

    「三爺的狗,我不敢碰。」

    律師凌亂了,怎麼就不能碰了。

    「這狗金貴,掉根毛,三爺回來,都會追責。」

    律師張了張嘴,「我……」

    難不成高雪還不如一根狗毛?

    「高小姐,高——」律師沒關在門口,沒有半點法子。

    「叔叔,您聲音小一點,會嚇到狗子的,狗子聽不到那麼大聲音,要是發狂咬人了,這責任你承擔得了嘛!」小嚴先森說得格外認真。

    律師沒養過狗,不知狗對聲音敏感,只能在外面干著急。

    「宋、宋風晚……」高雪嚇得魂不附體。

    某隻狗子,齜牙咧嘴,著實嚇人。

    宋風晚也不傻,自然清楚是這兩個惡作劇,傅心漢自打幾年前衝撞過江風雅,被抓了之後,就再也不會咬人,最多就是嚇唬人。

    「好了,傅心漢,快過來!」傅欽原走過去,從口袋摸出牛肉粒,哄著狗子過去。

    傅心漢這才從高雪身上離開,晃著尾巴去吃東西。

    「阿姨,對不起哈,我們家的狗一般不咬人的,我也不知道怎麼看到你就忽然……」傅欽原一臉無辜。

    千江已經走過去,拿著狗繩,將它套起來。

    高雪被嚇得靈魂出竅,隔了許久才從地上爬起來,衣服已經被巴拉的不成樣子,胸口還有明顯的狗爪印。

    「您沒受傷吧?」小嚴先森走過去,好心詢問。

    「沒、沒有。」

    小嚴先森看向一側的律師,「叔叔,您聽清了嗎?」

    「什麼?」律師已經被這家人的騷操作給驚呆了,明顯就是故意整蠱高雪的,所以小嚴先森cue他的時候,他有點失神。

    「這個阿姨說她沒受傷,並沒大礙。」

    「嗯,聽到了。」

    「那請您做個證,因為現在有不少臉皮很厚的人,看到狗就躺地不起,專業碰瓷,不過阿姨看起來,應該不是那麼不要臉的人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