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大家吃飯,吃過飯,記者也基本走光了,大家沒耐心等了,這個世界是浮躁的世界,記者們也是,他們也要吃中飯的。

    這時候,蘇芒的手下,偵探阿福打來電話,羅小冬接聽,說道:「劉福大偵探,什麼事?」

    劉福說道:「我就是想知道,你最近怎麼樣了?我最近可是得到你不少的爆炸性新聞啊!」

    羅小冬說道:「也沒啥,你過獎了!」

    劉福說道:「吳昊軒的事,還沒有任何消息,夏璇在你身邊,是嗎?」

    羅小冬愣了一愣,說道:「是在我這,不過,歐陽小西的事,吳昊軒的事,你們儘力追查了嗎?」

    劉福說道:「當然儘力了,這件事歐陽小姐是花了大價錢請我們去查的,我們怎麼可能拿錢不辦事呢?」

    羅小冬說道:「這我就放心了。」

    掛了電話,羅小冬坐下來,想抽根煙,但是想到白珊珊讓自己戒煙,又把煙塞了回去。

    白珊珊笑道:「你戒煙的決心很大嘛!」

    羅小冬說道:「是啊,答應你了嘛!」

    白珊珊說道:「其實抽煙是沒什麼好處,全是壞處,但是成年人,尤其是江湖人的世界,卻大家總是在抽煙,這實在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羅小冬想了想,說道:「這主要是因為現在的人,目光短淺,看不到太遠的世界,看不到太長時間以後的事,或者是說,只是為了圖一時爽快,圖一時飄飄欲仙!」

    胖子點燃一支煙,說道:「正所謂,飯後一支煙,賽過活神仙啊!」

    郭大路說道:「這出去混,哪裡有不抽煙的道理!」

    羅小冬說道:「我以後真的不抽煙了,這盒煙,給你了胖子!」

    胖子接過來,說道:「行啊!」

    羅小冬接著問起了白珊珊,白石村路面硬化的事怎麼樣了!

    白珊珊說道:「也有幾乎人家在鬧矛盾,主要還是村裡道路設計的問題!」

    羅小冬說道:「怎麼回事呢?」

    白珊珊說道:「這村裡的道路,在前後之間,實際上是很窄小的,一般的大型拖拉機,或者三輪車,是根本進不來的,進不來這裡面。只有那種現在農村家家戶戶都有的那種小三輪車,就是俗稱老頭樂的,可以進入到這前後中間的道路里,你明白嗎?」 監牢裡面的風要更陰冷一些,加之腳下水聲潺潺,從外邊湧入進來,整座監牢就像是間寒室。

    何川江站在牢房門前,鐵鏈垂掛在木欄杆上,裡面木板床上空空的,只餘一張破席子。

    旁邊的兩個守衛已經嚇壞了,跪在水裡,快要被水淹了臉。

    「大人,我們真的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出去的!」

    「我們一直都在外面看守,一步都沒有離開過,跟往常沒有區別啊!」

    「罷了,」何川江淡淡道,朝他們望來,「想也是知道,如此一個陳舊破爛的牢房,怎麼能夠關的住他,到底是我大意了。」

    兩個守衛這才鬆了口氣。

    「不是的,大人,我們也的確有看管不力之責!」一個守衛說道。

    「不必多想,沒事。」何川江說道,轉身朝外邊走去。

    在門口止步,同之前一樣的位置。

    院中疏雨橫斜,時近黃昏,那邊的木頭垂落下來,打在屋檐下,聲響摐摐。

    何川江聽著那邊的聲音,心緒忽然就變得平靜了,那日嵇鴻所說的話,似全部都在耳邊迴響。

    嵇鴻所說的和女童說的出入太大,一開始尚還覺得可能是因為他不知江侍郎那邊已帶了輜重前來,但何川江細細回想卻又不是如此。

    那日他來此找他時,他說話的引導性著實太強,並且非常篤定,從容且自信,在他所說的那麼多裡面,其中最重要的是,嵇鴻稱他們為「廢棋」。

    正是這「廢棋」一說,徹底擊垮了何川江一直以來的堅守。

    妻騙 英雄聯盟意識王者 現在女童說,他們沒有被放棄,只是道路堵的嚴重,而且江侍郎派來的人被人在路上追殺。

    何川江皺起眉頭,容色浮起一抹陰鷙。

    回想嵇鴻說出西北戰線比這裡要吃緊時的氣度舉止和鎮定自信,何川江幾乎可以斷定,他一定和這些追殺者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我要尋一個姑娘的屍首,她叫林又青,甲戌年生,死於今年六月十二或十三,死在重宜兆雲山的龍虎堂……」

    何川江回憶這段話,抬手捋著自己的鬍鬚。

    可能是假的,說出這些話,也許僅僅只是故意設一道難關,讓他們對他的話提高可信度?

    閃婚蜜寵:小嬌妻,甜又甜 何川江搖了搖頭,不論是真是假,他不打算去管這個了,而且現在著實慶幸又后怕,慶幸那女童在他們出城之前的最後關鍵趕來,如若不然,便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至於現在,理當收拾整理自己的思緒,隨後痛痛快快去迎戰西城門外的那些叛軍了。

    在夏昭衣入城之前,其實嵇鴻就已經走了,進出這麼一個監牢,對他來說確然不費事。

    他現在站在山崖上,看著佩封東面那幾道城門,不僅沒有動靜,甚至還眼睜睜的看著它們被合上了。

    「這……」旁邊的中年男人吃驚的說道,「這是怎麼回事,他們怎麼又不出來了?」

    嵇鴻神色凝重,全然沒有了先前的悠閑愜意。

    「先生。」中年男人朝嵇鴻看去。

    山風吹得他們衣衫獵獵,嵇鴻拿起一旁的斗笠戴上,回過身去,淡淡道:「不來便不來,凡事都有意外,這世上從無精準算計之說,只有運數。」

    「可是,如若他們不來的話,那我們豈不是……」

    嵇鴻沒有說話,朝山路走去,他無需同他說什麼和解釋什麼。

    中年男人聽說過他的脾性,無奈嘆氣,轉頭看向身後的手下,說道:「你們先行騎馬回去,告訴少爺這邊的事情,讓他不要過來了。」

    「是!」手下領命。

    中年男人跟上嵇鴻,跨上停靠在山路口的馬車,手下也翻身上馬,快速奔跑了出去。

    與此同時,另一隊人馬正在山的另外一邊停下。

    馮澤跑在最先,勒馬停下后回頭看向沈冽:「少爺,真的就是這兩天的。」

    沈冽的坐騎小跑著過去,停了下來。

    少年垂眸看著地上的腳印和車輪軋過的溝壑,再抬頭朝前路看去:「看來經過的人的確非常多,至少在百人以上。」

    「可能都不止,」馮澤肅容道,「少爺,會不會是軍隊?」

    「你們覺得可能是哪路人馬?」沈冽反問。

    跟在坐騎後面的杜軒和章孟互看了對方一眼,都搖頭。

    沈冽唇角一勾,寒聲道:「走吧,猜不出就不猜。」

    肥肉當前,誰都想要來咬上一口,而這些想吃肉的人,的確每個人都有這樣的野心,膽量和手段,真要去猜,一時間還著實敲不定是哪家。

    …………

    天光昏沉,雲層積壓,隱隱又有下雨之勢。

    陶因鶴親自將夏昭衣送到城門外的土坡後邊,看到被拴著的青雲,陶因鶴挑起眉毛,竟當真如她所說,有一匹馬,不過想到她的馬術,便也不覺得奇怪。

    曠野長風吹拂而來,裹著刺骨涼意。

    女童利索的解下馬韁,將馬兒牽至土坡下,她踩著高處翻身上馬,回頭看著陶因鶴:「你回去吧,多謝了。」

    陶因鶴皺眉道:「阿梨姑娘,你真的不留在城內么,我派人去將你那些朋友接來即可,你如今這樣回去,未免太冷了。」

    「那可不行,」女童展顏一笑,居高臨下道,「我們在外邊有吃有喝,要比住在你們城裡愜意許多。」

    陶因鶴失笑:「先前城門緊閉,不讓那些流民入城,如今想請你們來,你們反倒不肯。」

    「不,是我不肯,他們肯還是不肯,看他們的意思,」說到這,夏昭衣面色微變,隱現不忍,道,「不過,先前被你們拒之城外的流民,如今十有其九恐已喪生了吧。」

    「形勢所迫,我們無能為力。」陶因鶴說道。

    「我沒有責備你們,只是心痛蒼生何辜,」語畢,夏昭衣也無奈失笑了下,隨後抬手抱拳,「就此別過,有緣再見。」

    陶因鶴看著這麼個小丫頭,真的覺得太不簡單,偏有有趣的緊,點點頭:「好,阿梨姑娘,有緣再見。」

    「走。」女童踢了下馬腹,馬兒抬蹄朝前邊走去。

    陶因鶴還立在原地,看了會兒遠處一人一馬的身影,而後回身,淌著大水朝城門回返。 羅小冬點點頭,說道:「我明白,因為當初設計村子蓋房子的時候,還是大概五六十年前的事了,我查過,白石村也好,我們小龍村也好,都是五六十年前建立的!那時候根本就是不考慮機動車輛進出的問題,大家以為永遠是這種窮日子呢!」

    白珊珊點頭,說道:「所以,村裡的西邊北邊的十幾戶人家,發生了巨大的爭執,滴水溝的問題!」

    胖子一聽,火了,說道:「那個傻逼曲愛先,遇到我就開罵,我草他媽的,就不能安省一點?」

    羅小冬問道:「你幫老張頭打的官司,怎麼樣了?」

    羅小冬指的就是小龍村滴水溝的事,小龍村的南部一排人家和它北部的一排人家,中間的那趟滴水溝,和滴水溝上面覆蓋的彩鋼瓦,引發了巨大的爭執,胖子為了公平和正義,和曲愛先多次起衝突,互相罵戰!

    羅小冬和郭大路自然是支持胖子的,但是無奈,曲愛先和他的鄰居徐文才,十分的能罵人,胖子經過幾次罵戰,都罵的口乾舌燥了,甚至於嗓子都冒煙了,但是依然不能抵消心中的怒火,和對方的怒火,當然,對方也是,對方也是罵的嗓子有問題了,出問題了。

    而法院,一般做事是比較慢的,這種民事糾紛,根據民事訴訟法,根據民法通則,都可以解決,解決不難,難的是這個時間非常的難熬。

    法院的案件堆積如山,不是遇到了馬上就可以解決的。

    胖子做了個手勢,說道:「這社會就是這樣,法院總是拖來拖去的,實在是不像樣!」

    郭大路說道:「你下次,趁著夏季下暴雨的時候,把那個滴水溝填上,用石頭和泥土全部填充上去,讓對方著急,然後反被動為主動,讓對方,讓曲愛先和徐文才去告老張頭,不就好了?」

    胖子一拍大腿,說道:「這真是一個聰明的辦法,現在滴水溝被前面也就是南面曲愛先家裡的房檐的彩鋼瓦全部覆蓋了,導致雨水都潑在了老張頭家門口,老張頭的家門口的路基石很快就被沖刷倒地了,這樣,我們提前讓他倒地,然後,讓所有的路基石和泥土,全部都進入溝里,讓它們衝起那曲愛先家裡後面北面的牆壁!」

    郭大路說道:「這實在是個好主意啊!我聰明吧?」

    胖子說道:「對對!你聰明!我親親你吧!」

    羅小冬擺擺手,說道:「這樣,路基石倒地了,老張頭家裡怎麼出行?這是個問題把?老張頭家裡也有小型三輪車,不是嗎?」

    這麼一說,大家都沉默了,羅小冬說道:「我考慮的事情,你們都沒有考慮到,我覺得我作為一個副村級幹部,一定要把老張頭家門的路面鋪上水泥地,讓路面硬化起來!」

    胖子直搖頭,說道:「我們當時的態度已經很強硬了,但是無奈,人家,南邊的曲愛先家和徐文才家裡,死活不肯鬆口!」

    羅小冬氣憤道:「我們打我們的地,路面硬化,關他們什麼事?」

    胖子點頭,說道:「道理是這個道理,但是劉廣才村長不向著我們啊,他說這些路是作為一個中間的路,就是公家的路!而曲愛先和徐文才,這兩戶人家是釘子戶,他們就是不讓放我們硬化路面,說是要硬化路可以,但是必須是把路挖地一尺!這樣的話,老張頭家門口的三輪車,就不能被推著進家門了!真是豈有此理!」

    羅小冬想了想,說道:「他說的沒道理!可惜我不是正村長,有些事還是不能做主!」

    白珊珊說道:「我們白石村也有類似的事,最後路面扔那裡了,還是沒有硬化成功,總南邊的人,三戶人家,集體聯合起來,不讓北面的人硬化路面!」

    羅小冬奇道:「這為啥啊?」

    白珊珊說道:「因為路太高,導致遮住了南面人家的半截窗戶!」

    羅小冬氣憤道:「是先有的北面的房子和路面,才有的南面的住戶吧?誰讓他們五十六十年前,把房子建立的這麼低呢?」

    白珊珊無奈,說道:「這事兒,我們白石村也鬧騰的很兇,只是缺少一個彩鋼瓦,罷了!」

    所謂的缺少彩鋼瓦事件,就是指曲愛先家屋檐上的彩鋼瓦,遮住了屋後面的滴水溝,導致雨水沖刷到了老張頭家門口的泥土路上,讓老張頭家裡人的出行有很大的不便和很大的危險。

    老張頭年邁,子女又在外地打工,所以一直被欺負著。

    這件事,一直讓羅小冬不舒服,胖子這麼大的本事,居然也沒能把這件事辦成,現在只能寄希望於法院,金海市人民法院,能夠判決了!

    胖子說道:「最奇葩的是,這罵人不犯法,我又是個不可吃虧的人,所以,這害得我每次都要和那曲愛先和徐文才對罵!」

    羅小冬點頭,說道:「其實,罵戰,只是圖一時爽快,根本就不解決問題。」

    白珊珊說道:「你就不能不和對方罵戰嗎?」

    胖子說道:「那怎麼行?」

    做了個手勢,說道:「這總不能吃虧吧?」

    白珊珊說道:「你真是有意思!」

    羅小冬說道:「這是他的心態問題,你想糾正過來,難如登天啊!」

    說完,笑道:「胖子,你下次等法院來的時候,再對罵,看法院怎麼接招!」

    胖子說道:「你以為我不敢嗎?罵人不犯法,這是我學到的新知識。我要充分利用這個知識!」

    羅小冬說道:「好像在法庭上罵人,是要被請出法庭的!」

    胖子說道:「這倒是。」

    大家閑聊一會馬上到中午了,李麗香打電話來,給羅小冬,說道:「羅小冬,你快來飯館吧!」

    羅小冬奇道:「怎麼回事?」

    李麗香說道:「飯館出事了,有一伙人,指名道姓的要挑戰你羅小冬!」

    羅小冬奇道:「怎麼了?誰啊?」

    李麗香說道:「說是,說是蕭老大的人,不知道是哪個蕭老大!」

    羅小冬點頭,說道:「我馬上去!」 掛了電話,胖子問道:「怎麼了?」

    羅小冬說道:「我們剛才還說到蕭老大,這就來人了。」

    胖子奇道:「蕭老大嗎?蕭坤還是蕭龍?」

    羅小冬擺擺手,說道:「不知道,去了就知道了。」

    胖子說道:「行,我跟你一起去。」

    郭大路說道:「我也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