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大哥!大爺!行不行您給句準話啊……”王泰滿臉哀求的衝着林肖問道:“要不您開價,或者您要是覺得不解氣,再打我一頓也成!”

    這一幕看起來很搞笑。

    兩幫人在深夜的街頭對峙。

    而人數多的那方人,卻姿態卑微的求着那孤身一人,想要得到開脫。

    林肖看着苦苦哀求的王泰,沉默了片刻問道:“你真覺得你錯了嗎?”

    “是,我真的錯了!我不該帶人過來找您的麻煩!我錯了!我悔改!”王泰一聽林肖的口氣似乎是有些鬆動的意思,頓時大喜過望。

    林肖面無表情的看着他。

    “不,你並不覺得你錯了。”

    林肖的聲音再次響起,他用手指指着王泰的胸口說道:“你只是怕了!你只是因爲拼不過我,並不是覺得自己的行爲有過錯。”

    王泰愣了一下。

    “如果今天站在這裏的不是我,而是一個普通人,現在會怎麼樣?”

    林肖平靜的問道。

    會怎麼樣?

    當然是……會很慘。

    當然不是指王泰。


    而是指哪個普通人。

    “像你這樣的渣滓,早就該在暗無天日的牢房裏蹲到死……政策對你們寬容,讓你還有機會重新做人,但你沒有把握住這個機會。”林肖用手指點着王泰,一字一頓的說道:“所以,我不會給你第二次出來的機會。”

    王泰腦袋嗡的一聲。

    “這東西應該是教訓,是警示……但你卻把它當成嚇唬人的底氣。”林肖從左明手裏接過那兩張庭審文件,忽然笑了笑說道:“既然你這麼喜歡拿這東西來嚇唬人,那我乾脆送你一個大的。”

    “三年能嚇住什麼大人物?不如來個無期……或者死刑?”林肖將那兩張庭審文件疊整齊塞進王泰的衣服兜裏,一字一頓的問道。

    啪嗒!

    王泰向後倒退了一步。

    他的腦海此時一片空白。

    他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最後卻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出口。

    “林先生,這……”左明也沒有料到,林肖居然會這麼說。

    但轉念一想,林肖其實根本就沒有說錯什麼。

    “把我剛纔的話,一字不漏的轉告給霍局,他會知道怎麼做的。”林肖轉頭看了一眼左警長,輕聲說道。

    左明沉默了片刻,又指着那羣青年說道:“那他們呢?”

    “打黑除惡是你們的職責,還要來問我?”林肖眯着眼睛問道。

    “懂了!懂了!”左明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冷汗,然後轉頭向自己的徒弟吩咐道:“小李,馬上給附近的派出所打電話,讓他們帶警車過來支援一下!”


    泰虎健身房成立三年,當初王泰購買這塊地皮的時候,都用了不少威逼利誘的方法。

    而在它經營期間,這些小弟們也都參與了王泰的一些恐嚇威脅行爲。

    只要警方稍微調查一下,那這些青年們一個個身上都有點事,沒有任何人能跑得掉。

    恐怕自今晚之後,欒城再也不會有泰虎健身房了。

    “曹小東,我艹你媽!你他媽坑死我了!”王泰沉默了片刻,忽然暴怒般跳了起來,衝向小東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剛剛被林肖暴揍了一頓的小東,在復仇計劃夭折之後,再次迎來的第二次的毒打。

    當晚,就被送進了醫院。


    而在醫院裏,負責救治他的醫生一掀開他的衣服之後就皺起了眉說道:“這有多大的仇啊,怎麼把人打成這幅樣子?”

    接連被兩次毒打的小東,其身上已經沒有一處好地方了!

    當晚,王泰及他手下的一衆小弟被押在派出所,等待起訴! 就在林肖這邊將王泰一夥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時候,遠在京都的南城也被韓金城派去的人狠整了一頓。

    被逼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唱了半個小時的征服,還被抽了不下二十個大嘴巴。

    打到最後臉都腫了,說話也說不清,跪在地上連聲說服了,那對雙胞胎兄弟才放了他一馬。

    等到天恩和天賜兄弟離開之後,那些俱樂部的保安們才掙脫開綁着他們的塑料鋼卡帶。

    “操你們大爺的,剛纔你們都去哪兒了?”南城看着涌進來的保安們,頓時帶着哭腔罵了一句。

    “副會長……那兩個小子一進來就把我們打暈了,打暈之後又綁住……我們也纔剛剛掙脫。”保安們很心虛的解釋了一句。

    其實他們早就醒了,但是害怕萬一衝進來的話,會吸引對方的仇恨,讓對方把目標轉向自己。

    所以,他們就特別慫的窩在牆角,等到天恩天賜兄弟離開之後,纔敢冒頭走出來。

    沒辦法。

    一個月幾千塊工資,誰他媽會陪你玩命啊?

    南城憋了半天,指着那些保安罵道:“廢物,都是廢物!老子花那麼多錢僱傭你們過來,都他媽是白花的!”

    保安們一聲不吭。

    “滾滾滾!”南城憤怒的罵道。

    保安們應聲離開。

    南城滿身痠痛的爬了起來。

    他還記得,之前在直播間裏說過要找他的那個id的名字。


    他艱難的爬到電腦前,快速的和逗音後臺的官方人員進行聯繫,想要找到這個ID的註冊資料。

    他記仇了。

    他要報復。

    他從小到大養尊處優,還從未受過這種氣。

    在網上當網黑,被人跨區域過來爆錘了一頓,這要說傳出去,能被人笑掉大牙。

    此時的南城,眼神宛若死了孩子的寡婦一樣怨毒,盯着電腦屏幕一動不動。

    看樣子,似乎有點魔怔了。

    ……

    當晚林肖從燒烤攤離開之後,就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公寓裏。

    而蘇紅葉那邊也只是簡單的打了個電話解釋了一下。

    夜晚,躺在牀上。

    林肖眼睛看着天花板,腦子裏不住的回想着今天發生的事情。

    錢確實給他帶來了便利。

    但同時,也給他帶來了一些麻煩。

    也悄然無聲的改變了他的心態。

    就像今天的事。

    或許魏佳琪的本意並不是想插足他和蘇紅葉,只是單純的開個玩笑。

    但林肖就是覺得對方有其他目的。

    爲什麼你早就知道那件事,爲什麼早不說呢?

    爲什麼要等到我現在這麼有錢了再說呢?

    可能連林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讓他感覺憤怒的並不是魏佳琪的這個行爲,而是在他心中魏佳琪那個曾經高冷的形象,似乎也開始因爲金錢而變得市儈。

    這一變化產生的,讓他心中完美形象破滅的落差感,纔是他憤怒的原因。


    抱着這樣的念頭,林肖昏昏沉沉的睡去。

    次日。

    太陽依然高升。

    林肖從牀上爬了起來。

    他的自我調節能力很強,經過一夜的休整,昨天的心情已經完全無法影響到他。

    拿起手機看了一眼。

    有魏佳琪發過來的一條短信。

    短信的內容很簡短。

    三個字。

    “對不起。”

    林肖沉默了片刻,想要回復一句,但又想了想把剛纔打的那些字全部刪除了去。

    “我喝多了,今天什麼事都忘了。”林肖重新打了一條,發送給了魏佳琪。

    發完之後,林肖再也沒有去看手機,而是將它揣進兜裏。

    上班!

    又是全新的一天!

    林肖駕車來到公司,剛走進大廳,就聽到一陣嘈雜聲。

    幾名民工模樣的中年在跟前臺的小姑娘吵吵鬧鬧。

    聲音十分刺耳。

    “幾位大哥,這種事你們找我真的沒用!我就是公司一個前臺,沒有管理的權力,你們要錢就去找領導好不好?”前臺小姑娘態度儘量十分緩和的解釋道。

    “我們找了你們領導多少次了,他也從來不給解決!今天我們必須拿到錢!不然肯定不好使!”一名黑臉的中年瞪着眼睛,用力拍打着桌子吼道。

    “大哥,大哥,你輕點,我這桌子不是實木的……一拍就散了。”小姑娘心疼的看着自己的顫顫巍巍的桌面,小聲勸阻道。

    林肖見狀皺了皺眉頭。

    如今正是上班高峯期,而且前面銷售部還有客戶在,這麼吵吵鬧鬧的肯定會有所影響。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