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夏昭衣惡作劇心起,就準備開口發聲。

    身後卻傳來轟響,那棺木直接被人給一把推在地上,「砰」的一聲,非常的響。

    李驍等人被大驚一跳,腳步一停。

    「什麼聲音?」李驍怒道,氣息都亂了。

    「好像,好像是棺木的動靜?」引路的男人結結巴巴道,剛才他甚至被嚇得低叫了一聲。

    「裡邊是什麼聲音!」院外同樣有人問道,聲音粗野,大步朝這邊走來。

    李驍咬牙,知道這怕是走不掉了,與其留給對方一個落荒而逃的背影,日後被當把柄嗤笑,還不如就大大方方站在這。

    「進去看看。」李驍惱道,抬腳朝大殿走去。

    燈籠照來,驅散幽暗,遠處空曠地面上,棺材蓋摔在那邊,微微傾斜在棺木上。

    李驍停下腳步,身旁的人也都停下。

    李驍抬頭看向四周,握緊佩刀,說道:「去點燈。」

    「是……」引路男子頭皮發麻的應道,轉身朝最近的一根柱子走去。

    明光大起,半個大殿都亮了。

    殿中的大小擺設多半蒙塵,除了於楷的那口棺木之外,另外一邊還有幾口破舊棺木,不過裡面沒有屍體,連在這幹了七八年的引路男子都不知道那幾口破棺木的來歷,也不想去碰。

    李驍朝於楷的棺木走去,看了一眼裡面的屍體,再抬頭說道:「出來!誰!」

    無人應聲。

    「去找!」李驍令道。

    兩個近衛點頭:「是。」

    門外這時響起一個粗野男音:「裡邊在幹什麼呢!」

    來者眾,兩隊人馬,李驍回過頭去,和為首的李東延對上目光。

    「喲,」李東延沒料到會是李驍,粗眉一挑,「怎麼是建安王的小郡王?」

    李驍收回目光,淡淡道:「怎麼就不能是我了。」

    「呵,可以可以,」李東延邁過殿門,說道,「不過小郡王怎麼穿著我燕雲衛的衣服?」

    李驍容色不悅,看著棺木里的於楷,冷冷道:「昨夜這事鬧的動靜不小,我手下耳聞好多人甚至懷疑是我建安王府所為,我氣惱不過,今夜便專門帶人來查一查,穿你燕雲衛的衣服不過是方便行事罷了。」

    「哦,這樣啊,」李東延皮笑肉不笑,「那好說嘛,直接同我說一聲即可,何必這麼麻煩呢。」

    「就是不想麻煩日理萬機的李將軍啊。」李驍朝他看去,面色冰冷的說道。

    李東延還是乾笑著,垂眸也朝棺木里的屍首看去,說道:「這一個小小藥商,沒想到能惹出這麼多事,如今連建安王府都給驚動了呢。」

    「是。」李驍隨口應道,抬起頭又掃了眼。

    那人絕對還在這大殿里!

    「這大殿還有其他出口么?」李驍看向引路的男人。

    這人正因剛才李東延的一個目光而怯著,忽然被問話,結巴道:「有,有的。」

    「指路。」李驍道。

    「是……」

    男人提著燈籠,朝大殿後邊走去。

    李東延開口道:「小郡王這就要走了?」

    「不必送我。」李驍說道。

    李東延看著他的身影,無聲嗤笑了下,目光變得厭惡。

    「去看著那領路的,等下他回來后,把他叫來,我要問話。」李東延對身邊一個近衛說道。

    「是。」近衛應聲。

    大殿深處有一條很窄的甬道,有幾個房室。

    引路的很少來到這邊,雖然守著棺木和棺材,但一些偏僻的地方,他是不敢來的。

    一直往前邊走去,終於看到一個出口。

    引路男人提著燈籠,低低說道:「小郡王,待會兒李將軍肯定要問我話的,那到時候我……」

    「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李驍冷冷道。

    反正這個看門的就是個看門的,多的他也沒能知道多少。

    引路男人點點頭,心下哀嘆,守了那麼多年的棺材,這次真的是提到棺材板了,兩邊都不討好。

    風從出口外送來,清寒刺骨。

    李驍忽的停下腳步,回頭看向來處。

    「小郡王,怎麼了?」引路男人下意識問道。 吳鎮長就想為了本鎮的發展,拉拉關係,看看能不能和金老太爺的三億四億的投資的無花果加工廠產生聯繫。

    而金老太爺是江湖人,和羅小冬走的近,這是外人的看法。

    所以,吳鎮長就想到了羅小冬,吳鎮長和羅小冬有過一些因緣,而羅小冬還差點被吳鎮長提拔上來了,後來作罷。

    所以,吳鎮長有個想法,就是讓羅小冬幫幫忙作為中間人,引薦一下金老太爺,可以不是直接見金老太爺,而是見他們食品集團的負責人,宮先生。

    這一天,羅小冬正準備出發去隔壁縣探查情況,結果,吳鎮長來了電話。

    羅小冬已經離政途很遠了,所以許久沒有和吳鎮長發生任何聯繫。

    羅小冬心想,這真是稀客。問道:「怎麼了?」

    吳鎮長說道:「你能來鎮上一下嗎?我有事相商?」

    羅小冬想了想,說道:「行啊,什麼時候?」

    吳鎮長說道:「今天周二,你有空下午或者上午來,都可以,來我辦公室!」

    羅小冬去過吳鎮長辦公室,當時白珊珊也在縣委有自己的工作間辦公室,現在白珊珊已經辭職了,多少往事蒼茫煙雲中。

    羅小冬說道:「行啊,我正好要去金海市走一趟,我現在在祖屋。」

    吳鎮長說道:「小龍村啊!」

    羅小冬說道:「是啊!」

    胖子在視察養雞場,也碰到了羅小冬,胖子現在有一輛代步車,勤懇工作,遠離賭博。

    羅小冬問了胖子這幾日的養雞場的情況,春天快要到了,溫度的調控是很重要的,一方面要適當透氣通風,另一方面,春寒料峭,不能凍壞了。

    一旦凍壞了,那就是死一片肉雞了。

    胖子說道:「這幾天減輕了不少壓力,今年春天,正月以後,黃鶯調派過來了。你不知道嗎?」

    羅小冬奇道:「黃鶯?她不是在負責天麻地嗎?」

    這時候胖子摸了摸後腦勺,說道:「這個你問周若男吧!」

    羅小冬說道:「嗯,我明白了。你覺得周若男怎麼樣?」

    胖子說道:「什麼意思?能力數一數二,就是有的時候,過於嚴格了。」

    胖子接著說道:「所謂,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

    羅小冬點頭。

    錯付之不悔不歸 上了車,先去縣委,白珊珊夏璇和歐陽小西都在金海市,白珊珊發來信息,問:「你什麼時候回來?」

    羅小冬回復說道:「我還得去一趟平安鎮鎮委,吳鎮長找我有事!」

    羅小冬去了。

    縣委辦公樓還是那樣的,景物依舊,只是現在白珊珊不在裡面工作了,而白珊珊得到羅小冬的回復后,也嘆口氣,嘆息一聲!

    夏璇問道:「你嘆息什麼?」

    白珊珊說道:「沒什麼,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

    羅小冬這邊,去見了吳鎮長,吳鎮長親切握手,說道:「羅小冬,一段日子不見,你的事迹,越發的傳奇了。」

    羅小冬說道:「不敢當啊!」

    吳鎮長遞了根煙給羅小冬,羅小冬想說戒了煙,但是想了想還是接了過來,吳鎮長又給羅小冬點著了煙,說道:「羅小冬,你聽說金氏集團要在咱們金海市區北部,建立食品集團的事嗎?」

    羅小冬一愣,說道:「我知道,我聽金老太爺提及過。」

    吳鎮長點頭,心想,羅小冬這小子,果然門路夠廣泛的,居然是聽金老太爺親自講過,那也就是他們關係不凡,聽說,金老太爺是當年九幫十八派的二把手,羅小冬是白老大的傳人也就是說和金老太爺的關係是密不可分的。

    於是,吳鎮長拍了拍羅小冬的肩膀,說道:「咱們平安鎮是個窮鎮子,但是呢,也要圖謀發展響應致富的號召和口號,不是嗎?」

    羅小冬說道:「是,是!」

    吳鎮長說道:「是啊,所以,我想,要不你問問金氏集團,他們據說要做一個全省最大的無花果罐頭生態生產基地,不是嗎?」

    羅小冬說道:「你要打算讓金氏集團改地址嗎?」

    吳鎮長嚇一跳,連忙擺手,說道:「他們地址都選好了,明天就開工了,我怎麼可能讓他改地址呢?我的意思是,我們鎮子,這個氣候,也適合種植無花果,是不?」

    羅小冬點頭,說道:「是啊,我們鎮子也適合種植無花果,但是要有人收購才行,無花果難以保存,說真的,我這次本來是想今天上午,去一下那邊,看看工廠的建設情況,再看看那邊的農民朋友們,他們種植的情況如何了!」

    吳鎮長眼眸發出亮光,說道:「看來咱們想到一起去了。你看是不?」

    蜜愛天價暖妻 羅小冬點頭,說道:「我自己也包了山頭,但是山頭包下來兩年多了,只有五十畝地是種天麻的,但是其他的山頭,我是可以都栽種上無花果樹的,引領這個風潮。」

    吳鎮長點頭,說道:「這事兒我是覺得這樣,我們鎮上,鎮委宣傳部,在各個村大力弘揚種植無花果的好處,然後,提前簽訂收購合同,大傢伙心裡有底兒,然後就會種植無花果,甚至把小麥地和其他的土地,都拿來種植無花果,然後,到年限了,三年以後,罐頭廠也肯定蓋好了,到時候,可以把成熟的果子,賣給金老太爺,你看如何?」

    羅小冬說道:「可以,是個好主意,你想讓我當這個中間人,是嗎?」

    吳鎮長點頭,拍了拍羅小冬的肩膀,說道:「你看這樣行不?我們鎮委這邊,會去哪裡支持無花果收購的,拆除村裡的違章建築,給無花果收購騰出地方。我透露點信息給你,現在鎮委這邊,接到了上級省委命令,在新農村建設當中,一些佔用公共地方建造自己的家裡的建築,比如車鋪子什麼的,一律拆除!」

    羅小冬驚道:「啥?」

    吳鎮長認真說道:「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實的,所以說,現在情勢十分嚴峻,你想想看,平安鎮,哪個村子沒有違章建築呢?」

    羅小冬心想,這可是大事,自己住在村東,自己不常在家,車子停放在外面,還沒蓋鋪子,前陣子胖子還建議自己蓋個大的車鋪子,幸虧沒蓋,如果說蓋了,也要費勁拆掉。 另外,自己的鄰居,哦對,還有老張頭的死對頭,胖子的敵人,曲愛先和徐文才,他們兩家,違章建築蓋了一大堆。

    這下有的好看了。

    應該說,這下他們肯定會反抗,但是就看群眾是否要走關係了,如果要走關係,就看上級能否把好關。

    這高層把關,和輿論監督,是一樣重要的。

    在過去,新農村建設中,給小龍村帶來了很多的便利,包括鋪設自來水管道,硬化路面,修建新型農村廁所,家家戶戶都吃上了自來水,並且都用上了乾淨的廁所。這都是莫大的功勞,如果這次佔用公共地方的那些賴皮戶能被處理掉,那是再好不過的了。

    而且,這樣以來,可以讓出地方來給大家運送無花果什麼的。

    一舉兩得,當然,這肯定會受到巨大的阻力的。

    羅小冬和吳鎮長說了一會話,離開了,臨走前說道:「這件事我會和金老太爺談談的。」

    吳鎮長說道:「現在是栽種無花果苗子的最好時機,你千萬儘快談一談。」

    羅小冬明白,說道:「好,我今天給你消息。」

    羅小冬出去,打算先去視察,然後再打電話給金老太爺,這個順序不能變化。

    因為羅小冬還沒想好自己是否能栽種無花果樹,漫山遍野,都是羅小冬承包的土地,機井也有幾口,但是,如果漫山遍野都鋪設滴灌,也是一個巨大的費用。

    羅小冬開了車,去了羅小冬飯館,去吃點東西,白珊珊等三個紅顏知己,在等著羅小冬。

    羅小冬說了前因後果,白珊珊說道:「這事是個好事,你的小南山,不也空閑著好寫日子了嗎?你可以都種植上無花果樹啊!」

    羅小冬說道:「我也正在思考這件事,我覺得種無花果可行,之前劉廣才村長建議我種植紅富士蘋果,我嫌棄效益太低,一直沒做。想種天麻,於是種了五十畝地的天麻,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都種上天麻,一個是都種上無花果樹,你們覺得呢?」

    歐陽小西說道:「我真是笨,農業上的事,我是一竅不通的。」

    羅小冬說道:「沒事的,大家都有自己的專攻,回頭商業上,你多幫幫我就行了。」

    這時候,周若男敲門進來,羅小冬說道:「正好,我問你,黃鶯被你調去養豬場了?」

    周若男點頭,說道:「不是調派去了,是兼顧著養豬場和天麻地,今年的春麻,六月底收,四十多畝地,還是有效益的。」

    羅小冬說道:「我想放棄天麻了,改種無花果樹。」

    開門見山,說明情況。

    周若男說道:「無花果樹,可是要四年才能出成果,並且,五十畝地的無花果樹,產值嘛,也就是五十來萬每年,其實,你大可以把小南山全部放上無花果樹。但是如果派員工去管理,勢必要壓榨一下員工的工資成本。」

    羅小冬說道:「我不太想壓榨員工的工資,看情況吧,誰陪我去考察下那邊的民情,金海市北部和清河市。」

    白珊珊舉手,說道:「我去吧!」

    夏璇說道:「我也想去,歐陽小西,你呢?」

    歐陽小西說道:「貪多不行,我現在正在跟何倩經理和李麗香經理學習管理酒店呢。」

    羅小冬說道:「那行,你學習吧,我和夏璇、白珊珊一起去。」

    三個人上了車子,然後往金海市北郊區的農村開去。

    去到了那邊之後,果然,在路上,就見到了一片奇景,那就是漫山遍野,都是無花果樹,整個山巒,丘陵地帶,都弄的跟西遊記里的花果山一般。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