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城牆上站著的十多名魔法師們,開始施法了,因為對方的目的十分明確,就是沖著他們來的,

    亞貝特舉著劍追了過去,然而,眼前的翼龍堵住了道路,張著嘴,一股股火系魔法光束噴吐而出,頓時間,一個個被貫穿的士兵倒了下去,

    亞貝特只得不斷的躲閃著,他很清楚,眼前這條翼龍不是普通的翼龍,身上那些鱗片也不是可以輕易貫穿的,眼下的城牆上已經亂成了一片,

    遠處四五百米處的第四軍團,正在徐徐的撤退,然而此時,所有人都停了下來,遠遠的看過去,敵人的城牆上,已經炸開鍋了,一個個士兵不斷的從城牆上掉下來,

    「怎麼辦,耶羅大人,我們攻城吧,趁著現在米諾斯大人獨自在上面造成的騷亂,」一名副軍團長說道,

    然而耶羅卻搖了搖頭,說道,

    「即使現在我們攻城,也不見得可以拿得下,對方的實力還是未知數,我不想讓士兵們冒這麼大的危險,剛剛的魔法你也看見了,」

    耶羅說完后,繼續觀望著城牆上的混亂,

    眼前的魔法師們,一部分已經開始朝著城牆下逃竄,米諾斯眼疾手快,奮力的挑起了旁邊的一張投石車,朝著北面下去的樓梯口,狠狠的扔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的魔法師們,紛紛抬起了手中的魔晶杖,一顆顆火球飛了過去,頓時間,投石車被炸成了碎片,

    米諾斯已經接近了,眼前頓時間豎起來一道冰牆,米諾斯手中的長槍橫掃了一周,把旁邊的士兵清理掉后,手中的長槍直直的刺了過去,

    「砰」的一聲,冰牆頓時碎裂開來,米諾斯渾身已經包裹上了厚實的勁氣,地面上,一根根石錐突然冒了出來,然而卻被米諾斯身體表面包裹著的勁氣頓時碾碎,

    一道石壁和幾塊冰盾再次豎了起來,米諾斯毫無顧忌的凌空向前直刺,一道黑色的螺旋狀勁氣頓時間,穿透了幾層魔法防禦,兩名魔法師也被貫穿,

    米諾斯已經接近了魔法師們,他揮動著手中的長槍,扁平尖端的長槍頓時間,奪去了三名魔法師的生命,

    米諾斯看著一臉驚恐的魔法師們,手中的長槍朝著側面揮出了一擊,數名士兵頓時被分成了兩段,

    緊接著米諾斯舉起了長槍,打算幹掉所有的魔法師,就在這時,「奶奶的……」隨著一股粗狂的聲音響起,米諾斯頓時間轉身,一個光頭壯漢渾身上下附著黑色的勁氣,朝他撞了過來,

    米諾斯頓時間改變槍的軌跡,朝著轉過來的光頭大漢刺了出去,

    來人是帕德金,他才剛走下城牆沒多久,上面便亂成了一片,此會他剛剛趕來,看著米諾斯的長槍刺過來,帕德金手中的釘鎚,奮力的敲打了過去,

    「叮」的一聲,火花四濺,帕德金微微側過身子,米諾斯的長槍頓時間,把他身上的重甲劃開,好在帕德金用盡全力改變了敵人長槍的攻擊軌道,否則現在他一定是被刺了一個透心涼,

    身材比米諾斯高一些的帕德金,步伐也要比米諾斯大一些,他毫不猶豫的伸出右側的臂膀,撞了過去,

    「砰」的一聲,米諾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得跌在了城牆上,城牆的外圍被撞塌了一塊,米諾斯在跌下去的一瞬間,便已經伸出了左手,用力一撐,右手還握著的長槍已經朝著帕德金刺了出去,

    帕德金手中的釘鎚,黑色的勁氣已經附著上去,「叮」的一聲,兩人再次交鋒了,然而帕德金的釘鎚,卻在空中炸裂開來,米諾斯的長槍也已經直直的朝著帕德金的腦袋刺了上去,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叮」的一聲,亞貝特手中的長劍,奮力的錯開了長槍,一道黑色的勁氣轟的一聲,朝著城牆外的天空呼嘯而出,

    亞貝特手中的長劍,也已經出現了裂紋,他只感覺剛剛拼勁全力想要錯開敵人的攻擊,自己的手腕便彷彿快要斷掉了一般,

    米諾斯已經站了起來,帕德金再次衝撞了過去,他心中十分清楚,眼前的男人極其厲害,自己的士兵,已經傷亡最少超過三百了,

    米諾斯一擊不中,雙手握住了長槍,朝著帕德金劈了下去,


    「不要衝動……」亞貝特大喊道,

    就在這時,危急關頭,一股淡綠色的光芒亮了起來,頓時間,一股股綠色的藤蔓纏繞住了米諾斯,他手中砍向帕德金的長槍也已經停止住了,

    就在眾人疑惑之際,「荊棘藤蔓,」一個聲音響起,米塞從米諾斯身後的地面上,隨著一股泥漿噴湧出現了,

    米諾斯驚異的,又是那天在和吉克遇到,交手的那個小鎮,是那名強力的魔法師,米諾斯頓時間,渾身上下,促動勁氣,暴漲起來,

    「啪啪」的幾聲,他身上纏著的藤蔓斷開了,然而,四周的藤蔓,剛剛斷掉,卻瘋一般的又以極快的速度長了出來,

    「你們讓開,」米塞對著帕德金,亞貝特,以及其他的魔法師或士兵喊道,

    在說完后,米塞立即把手放在了地上,似乎打算施展什麼魔法,

    米諾斯知道,這下,自己完全陷入了危機,對方的魔法十分厲害,自己的勁氣也無法輕易的斬斷這些藤蔓,四周已經豎起了大片大片的藤蔓,把他團團圍住,

    就在這時,天空中,傳來一陣啼叫聲,耶羅站在一名騎著翼龍的士兵背後,手中拿著長劍,朝著米諾斯這邊飛了過來,

    米塞抬起了頭,頓時間,圍著米諾斯的藤蔓便齊刷刷的斷開了,就在眾人不知所以然的時候,翼龍已經接近了,

    米塞把背上拿著的套繩,扔向了米諾斯,牢牢的套住了他,隨後用力一拉,米諾斯也十分配合的用力高高躍起,

    城牆另一端,米諾斯的坐騎也已經起飛了,奮力的飛向了被繩子拉住,飛在耶羅下方的米諾斯,

    眼看著自己的坐騎過來了,米諾斯划斷了繩子,穩穩的落在了自己的坐騎上,兩條翼龍快速的朝著西面第四軍團的地方,飛了過去,

    「剛剛那到底是怎麼回事,」米塞囔囔自語道,剛剛他圍住米諾斯的藤蔓,已經完全加入了三種魔力元素,想要輕易斬斷是很難的,然而,對方來救的那名軍團長,也沒看見他揮劍,自己的藤蔓便斷開了,

    「還好你來了,米塞,多虧你了,」帕德金握著盔甲上,已經不斷流出鮮血的地方,對著米塞伸出了手,

    「你還是先去處理下傷口吧,」米塞說著,帕德金尷尬的笑了笑,

    米塞回到珠寶之城后,便開始著手處理吞噬者魔劍,在把魔劍完全的封印后,他便決定前往北面的戰場,之前弗蘭德曾拜託過他一次,希望他能夠幫助魯克公國,

    米塞之前曾經猶豫過,過多的介入人類的戰爭,但一想到吉克,他還是欣然的前來了,


    兩隻翼龍緩緩的降落在了地面上,耶羅一臉輕鬆的跳了下來,他長舒了一口氣,就在剛剛,一名騎著翼龍,在天空上的強力魔法下,死裡逃生的小隊長,要求耶羅去幫助米諾斯,

    耶羅雖然怕麻煩,但他還是決定前往,果然,敵人還有隱藏著的實力,一名能困住米諾斯的魔法師,十分的不簡單,

    「怎麼樣,你還好吧,米諾斯,」耶羅一臉擔憂的問道,在目睹了米諾斯頸子上,被勒出的紅印后,耶羅笑了起來,

    「哼,你還有臉笑,耶羅,你為什麼不下令讓士兵攻城,」

    「好了,好了,米諾斯,敵人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脆弱,而且現在知道地方有一名超賢者的魔法師在,恐怕我們得等後續的阿瑞姆議會精英來才行哦,好了,我餓了,吃飯嘍……」耶羅一臉輕鬆的說道,四周的士兵們都十分無奈的開始撤退起來, 正版在.請支持正版.

    「頂起盾牌……」

    哈斯坎帝國的軍陣中.一個高亢的嘶喊聲響起.鋪天蓋地的石塊.從密斯鎮中部防禦的城牆上.傾斜了過來.

    天空被黑壓壓的石塊群遮蓋.哈斯坎帝國中.誰也沒有想到.魯克公國竟然如此快速的便攻擊了.

    一塊塊長盾被前列的士兵們舉過頭頂.突然間.在哈斯坎帝國軍隊前列.分別站出來了三名淡藍色法師袍的魔法師.伴隨著三人高舉的手.淡藍色的水系魔法光芒亮了起來.

    「冰盾術.冰牆術.」

    頓時間.在哈斯坎帝國的軍隊頭頂上.一層淡藍色的薄膜.在空氣中形成.緊接著.寒氣四溢.一大塊半圓形的冰盾在頭頂上形成了.

    在哈斯坎帝國軍隊的前列.一面冰牆立了起來.頓時間.「呯呯」聲不絕於耳.石塊紛紛砸在了冰盾和冰牆上.霎時間.被砸裂的冰系防禦壁上.濺起了大片大片的冰渣.


    石頭還在不斷的掉落中.冰盾上已經出現了明顯的裂痕.砸上去的石塊紛紛順著半圓形的冰頂向著四周滑落.

    下面的士兵們緊張有序的把一塊塊長盾舉國頭頂.終於.「砰」的一聲.魔法形成的防禦崩潰了.後續的一些石塊還是砸了下來.

    頓時間.哈斯坎帝國的陣營里.人仰馬翻.雖然頂著長盾.但卻因為巨大的衝擊力.頓時間響起了陣陣慘叫聲.

    「準備第二輪.」歌德立即命令道.城牆後方負責搬運石塊的士兵們.頓時開始把早已搬上城牆.一塊塊沉重的石頭.四五人抬起一塊.放在了投石車上.

    「弓箭隊.準備.」吉克站在了城牆上.黑色的披風隨風飄揚.他望著眼前已經開始緩緩移動的哈斯坎帝國軍隊.喊道.

    一排排拿著弓箭的士兵.站在了城牆的邊緣.箭已經搭在了弦上.弓高高舉起.這樣居高臨下的狀態嗎.拋射是最具有殺傷力的.而且弓箭的射程比弩箭遠多了.哈斯坎帝國的士兵們撐著長盾.開始朝著城牆靠了過來.

    這時.漢尼斯看著敵人陣營里的三名魔法師.眼中透著一股急切.因為從剛剛施法來看.三人都是高級魔法師.他已經誇下了海口.中部防禦只有他一名魔法師.

    漢尼斯知道.自己必須做點什麼.對方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魔法師.

    眼前的敵人距離城牆還有一百五十多米.吉克微微的舉起了手.打算等敵人再接近些.到七八十米的時候.正是弓箭射程和威力最佳的時候.

    霍斯特前爪扒在城牆上.怔怔的望著前來的敵人.遠處的攻城塔樓.已經能看到四輛.正緩緩的隨著推進的部隊靠了過來.

    敵人的目的很明顯.只要攻城塔樓一靠近城牆.為後續的衝鋒部隊打開通路.他們便可以直接從塔樓上進攻.

    就在這時.漢尼斯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他老練的雙眼中.頓時變得急切了起來.

    「吉克.快點動手.」漢尼斯喊了起來.

    吉克沒有多想.抬起的手放了下去.頓時間.城牆上.漫天的箭雨朝著敵人移動的前衛部隊灑了下去.

    敵人頓時間慌了.急急忙忙停了下來.舉起了長盾.

    「吉克上面……」隨著漢尼斯的聲音.吉克抬起了頭.在城牆上方的空中.空間彷彿被扭曲了一般.一個巨型的漩渦正在不斷的旋轉著.

    漢尼斯能感覺到.來自天空中.一股十分龐大的魔力.是一個強力的火系魔法.而且施法的不止一兩名魔法師.

    「歌德.拜託你了.」吉克大聲的喊了起來.隨後.背上的黑色羽翼張開.他整個人朝著天空直直的飛了上去.

    就在這時.吉克很明顯的感覺自己觸碰到了什麼東西.天空的上方.原本空無一物的天空里.頓時間顯現出來數百條飛行著的翼龍.而很多翼龍上.都載著兩人.其中一名是魔法師.

    「是幻覺魔法.我怎麼現在才察覺到.」漢尼斯十分氣惱的說道.上面的天空.那個旋轉著的漩渦.已經微微發紅.


    「不好.是混沌隕石術.」漢尼斯心中一驚.再看看頭頂上盤旋著的上百條翼龍.以及坐著的三四十名魔法師.不但在一路飛來便完成了龐大的幻覺魔法.而且在短時間內.合力施展了媲美禁咒級的魔法.

    是阿瑞姆議會.漢尼斯的腦子裡.頓時間能想到的便只有這個.


    「你們站開點.老頭子我要施展防禦魔法了.」漢尼斯向著四周的士兵喊道.

    頓時間.四周的士兵急匆匆的跑開了.

    吉克飛在空中.能感覺到頭頂上.一股灼熱感.他停了下面.面對著一股巨大的火紅色漩渦.天空已經被染紅.彷彿末日來臨的景象.

    而在更高的地方.漩渦的後面.能看到十多名拿著火紅色魔晶杖的魔法師們.正在吟唱著.雖然微弱.但卻還是能聽得到吟唱聲.

    旋渦中.不斷的發出陣陣沉悶而有力的「嘎吱」聲.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裡面碰撞一般.

    「吉克.你繞過去幹掉上面的魔法師.下面交給老頭子我了.」漢尼斯對著空中高聲的喊道.

    「把他射下來.」頓時間.翼龍上騎著的一名小隊長喊道.隨即.翼龍上的士兵們.紛紛拿出了背上的弩箭.搭上了箭.看著吉克飛翔著繞過巨大的火系漩渦.紛紛慌了神.

    地面上的哈斯坎帝國部隊.頂著一波接一波的箭雨.已經距離城牆六七十米了.他們停了下來.舉著盾牌.雖然其中有士兵被射中.倒下.但他們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只得奮力的防禦著.

    納斯克站在前衛部隊中.經過了前幾日營地被偷襲的屈辱.他不得不請求調動阿瑞姆議會的魔法師.以及讓米諾斯的翼龍部隊來協助.對於這份屈辱.他已經刻骨銘心.他只想著第一個衝上城牆.為自己的軍隊打開一條通路.

    一根根弩箭朝著吉克射了過來.吉克胸口上.一條魂之力延伸了出去.幻化成了一面黑色的盾牌.擋住了射過來的一根根弩箭.他繼續朝著天空中的翼龍群飛了過去.

    面對來勢洶洶的吉克.一隻只翼龍在主人的命令下.張開了細長的小口.一束束快如閃電般的火焰噴射了出去.

    吉克魂之力幻化成的盾牌.頓時千穿百孔.吉克只得奮力的扇動著羽翼.不斷的在空中躲閃.腿上.肩上.手上.都不時的被火系魔法光束擊中.然而讓吉克奇怪的是.這些看似威力強大的魔法.打在了自己的盔甲上.卻連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除了一陣接一陣的震動感外.

    「謝謝你.索倫公爵.彭特.送我的這個禮物.」頓時間.吉克的眼中.透著興奮.朝著天空中的翼龍群直直的飛了上去.

    面對朝著自己頭部來的火系魔法光束.吉克伸出手.很輕易的便擋下.

    城牆上.漢尼斯已經被深藍色的光芒覆蓋了起來.他四周的地面.程強已經結出了一層層薄冰.空氣中.冰晶正在不斷的結成.而後落下.

    「魔法還不完整.怎麼辦.」一名騎在翼龍背上的火紅色袍子魔法師喊道.

    「沒辦法了.只能提前釋放了.」

    「混沌隕石術.」隨著一名魔法師喊道.所有舉著火紅色魔晶杖的法師們.紛紛把魔晶杖對著西面的城牆.揮了出去.

    把天空染紅的那個巨大的火系漩渦.瘋狂的旋轉了起來.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一枚燃燒著的巨大隕石從天而降.緊接著.旋渦中.一枚枚燃燒著的巨大隕石降了下去.

    密斯鎮的中部.頓時被火光染紅.每個人都抬起了頭.看著著有如末日般的光景.一時間愣住了.

    「六重冰壁術.五重水鏡術……」漢尼斯頓時高高的舉起了一根水藍色的魔晶杖.頓時間魔晶杖上的淡藍色魔晶石.產生了陣陣裂痕.似乎因為承受不住.強大的魔法.而裂開了.

    頓時間.整條城牆.以後後面的地方.地面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結出了一層層冰面.漢尼斯的雙眼.迸發出了強烈的冰藍色光芒.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