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在這裡,經常會發生各種各樣的戰鬥,他們的目的僅僅是想更靠近那最高的山峰。

    實力更強的,就能距離最高的山峰更近,甚至可以說是緊挨著那座山峰進行修鍊。

    離的越近,修鍊的效果就越好,不時的就會有人突破。

    這真的是修鍊聖地,

    有的人甚至專門從神界趕往這裡。

    這其中有一人還是葯神公會的煉藥師。

    看他身上衣服上的標誌,應該是六級葯神,這在葯神公會的一些分會當中應該具有不錯的地位。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渾身都感覺舒服。

    他真的很想繼續前進,如果要是能更靠近一些的話,他得到的好處更多,他的煉藥水平,他的實力都能增長很多,或許就有能力突破到神王了。

    不過他也知道,以自己的實力不可能繼續前進了。

    混亂之地的強者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神王甚至神帝都不算什麼,但是在神界,那就絕對是高手了。

    「咦。這是?」

    當他認真修鍊的時候,發現總是一道聲音在提示他,要信仰一個人,他實際上已經陷進去了,但是,那道人影卻是讓他震撼住了。

    因為他需要信仰的那道人影他是認識的,正是他曾經的結義三弟楊風。

    「不可能是一個人吧?或許只是面貌一樣罷了。」

    葯凌心裏面忍不住的想。

    他有時候也在想,什麼時候能夠碰上同屬於武魂大世界的人?

    只是這種幾率實在是太低了。

    這比大海撈針都要難上很多。

    神界實在是太浩瀚了。

    自己能來到這,那還是很僥倖的。

    是他身旁的好友帶他來的。

    葯凌很快的就進入了修鍊狀態。

    對於他來說,修鍊時間實在是太寶貴了,他不願意浪費哪怕一絲一毫的時間。

    「滾開。」

    就在他正沉迷於修鍊,感覺自己快要突破的時候,一道怒喝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們做什麼?」

    葯凌身旁的朋友站了起來,怒聲的回應道。

    正在全神貫注的修鍊呢,卻是被人打擾了,無論誰遇到這種情況都會非常的惱火。

    「哎呦,還挺厲害的嗎?不服氣嗎?」

    在他們有兩個人冷冷的看著葯凌的朋友。

    「你們是誰?想要做什麼?」

    葯凌的朋友高峰看著那兩個長著象鼻的傢伙,怒聲的回應。

    「幹什麼?想必你們的心裏面很清楚吧,趕快將這地方讓出來,你們趕快滾遠點,不然的話,我們就不客氣了。」

    長著象鼻,穿著藍色衣服的人開口。

    實際上他的心裏面也是很鬱悶,在不久前,他們在更靠近就連山的地方進行修鍊,修鍊的很好,他們都有了不小的突破,正高興呢,有高手將他們趕了出來,讓他們滾。

    他們有什麼辦法?誰讓對方比他們強呢?

    神界那就是誰的拳頭大,那誰就是老大。

    在那種情況下,他們實際上只有兩種選擇,要麼滾蛋,要麼死亡。

    在他們眼裡,葯凌和高峰也只有這兩種選擇,看他們識相不識相了。

    「憑什麼?這是我們的地方。」

    高峰非常的惱火。

    說讓就讓,他的臉面往哪裡放?他的家族怎麼說在神界也是小有身份的。葯凌拉了拉他的衣服,但是卻被他直接的無視了。

    「死。」

    高峰的聲音剛剛說下。

    擁有著象鼻,穿著藍色衣服的人冷冷一笑,一道蘊含著毀滅法則的倒忙閃現,瞬間的劈在了高峰的身上,高峰站在那裡,眼睛快速的獃滯了下來。

    他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真的出手殺了他。

    「不自量力的東西,首先要搞清楚這是什麼地方,其次要搞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如果要是都搞不清楚的話,那在這混亂之地絕對只有死路一條。」

    說著,那藍衣人搖了搖頭。

    「你殺了他?」

    葯凌也是惱怒了起來,此人對自己有大恩,在神界如果不是有此人照顧的話,自己估計早就死了。

    現在對方死在自己面前,這讓他那是非常的難受。

    他的眼睛也是冒出了火,本來他是想後退的,但是現在他卻要血戰到底,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

    自己朋友被殺了,自己卻是灰溜溜的活下來,這苟且偷生對於他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

    「呵呵,不但殺他,你這樣不服氣,我們也要殺你。」

    說著,那人準備再次的出手,一抹寒光浮現,他似乎看到了葯凌人頭落地的情形,但是卻發現一個盾牌擋在了他的面前,他的攻擊落在刀刃上,甚至一點影響都沒有。

    「您是?」看著眼前的來人,他驚呆了,對方穿著的衣服竟然有著天門的標誌啊。

    天門啊,那可是混亂之地最強大的勢力,沒有其他勢力能夠與其相提並論。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

    手機請訪問: 能夠成為天門軍團當中的一員,那是讓人非常自豪的事情。

    他這個時候身體都顫抖了起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麼錯誤,這位天門軍團的一員要找他。

    「您是葯凌吧?」

    來人根本就沒有看那長著象鼻的藍衣人,而是躬身的對著葯凌說道。

    葯凌很是驚艷,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對方怎麼對自己如此的客氣呢?

    這會不會搞錯了吧?

    自己雖然會煉藥,但是這水平在混亂之地根本就不算什麼。

    超級母艦 在天門,那更不算什麼了。

    他聽說,現在想進天門的葯堂,最起碼得八級葯神這樣的級別。

    他這樣的,人家連看都不會看上一眼的。

    「是,我是。」

    不過葯凌還是連忙的點頭。

    自己是叫葯凌,這沒錯。

    「我們門主有請。」

    那軍士更加的恭敬了,語氣當中甚至都有些巴結之意了。

    「您是不是搞錯了,我不認識你們門主啊。」

    葯凌的嘴巴張開了幾次,最後不由的開口。

    他擔心如果自己現在不說清楚,等到時候發現搞錯了的話,那自己小命就沒有了。

    「沒錯,就是找你,我們門主說到了那裡你就會明白的。」那軍士很是客氣的說。

    「那好吧。」

    「我這就跟你走。」

    葯凌隨即點頭。

    他已經說清楚了,對方還這樣說,那就算出問題了,也和他沒有絲毫的關係了。

    「真沒搞錯嗎?」

    藍衣人啞然道。

    天門門主要找這個傢伙,如果這是真的,那不就說明這個人和天門門主是有關係的。

    那自己真的是徹底完了。

    自己跑都跑不了。

    「廢什麼話?找死嗎?」

    軍士對葯凌客氣,那是因為葯凌是他們門主的客人,那必須得客氣。

    但是對於這個藍衣人,那就沒有必要客氣了。

    翻手之間就能滅了他。

    那藍衣人連忙的閉嘴了。

    他希望天門門主和這個傢伙關係很一般,最起碼自己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沒有多久,那名軍士就帶著葯凌回到了天門。

    在九連池也有通往天門的傳送陣。

    一進入天門,葯凌就感覺到渾身的舒坦,他的血液,骨骼,靈魂都是無比的舒爽,這裡真的是修鍊的聖地。

    這裡的修鍊環境簡直要比九連池的修鍊環境好上無數倍。

    「大哥。」

    就在這個時候,葯凌聽到了一道熟悉而陌生的聲音。

    熟悉是因為這道聲音他以前聽過,陌生是因為這道聲音他很長時間都沒有聽過了。

    他連忙的朝前方看了過去。

    一道無比熟悉的身影出現了。

    楊風。

    赫然是楊風。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天門門主竟然是他的結拜兄弟楊風。

    他努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角,當真么沒有看錯。

    葯凌身旁的那位軍士也是驚呆了。

    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貌不驚人,實力也不怎麼樣的人竟然是門主的大哥,如果早知道的話,自己剛才就應該斬殺那藍衣人,因為那藍衣人很明顯得罪了門主的大哥。

    到時候如果這位門主的大哥給門主說幾句好話的話,那他就將會受用無窮。

    「真的是你?」

    看到已經走到他身旁的楊風,葯凌還是感覺有點不可思議,這太不現實了。他感覺自己好像在做夢一樣。

    「當然是我。走吧,咱們邊吃邊聊。」

    楊風笑著拉著葯凌的手,一間密室當中早就擺好了酒菜。

    楊風也是在無意之間發現葯凌的。

    煉製過一顆信仰神丹后,楊風感悟了一會兒信仰之力。

    在這股信仰之力當中,楊風竟然發現了一道熟悉的氣息。

    楊風感受了一番,發現這是自己結拜大哥葯凌的氣息,通過信仰之力楊風確定了葯凌所在的位置,所以就讓人將葯凌請了過來。

    「三弟,真沒有想到你竟然是天門門主。」

    剛剛坐定,葯凌還是沒有緩過神來,本來他以為自己在神界已經混的算是不錯了,但是現在發現,根本什麼都不算,和楊風比起來,那就是個渣。

    兩個人之間的差距說是十萬八千里那都一點也不過分。

    「沒辦法,這都是被逼出來的。咱們邊喝邊談,能在這裡見到大哥,我也是很高興的。」

    楊風笑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