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因爲蜂組織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蜂組織的基地就已經沒有成員在了,而現在,又是一個比較不錯的機會。

    現在那裏位置已經失去了別人的監視,如果現在來看的話,還真的是一處非常不錯的容身之地,最重要的是他們還比較熟悉。

    所以,兩人絲毫不敢猶豫,直接就開始向蜂組織所說的位置前進,果不其然,在不遠處,兩人就發現了蜂組織所設置的暗哨。

    說實話,如果不是穆天陽和周冉足夠警覺的話,加上過人的本事,根本不可能發現暗哨所在的位置。

    好在他們早早的就發現了,並順利的繞過了暗哨的眼睛,找到了一個比較好的位置,因爲兩人這次可不是白來的。

    他們的首要任務就是要讓發掘蜂組織來這裏的目地,並且爭取在他們之前,將他們的想法給獲知了,並且看看有沒有解決的辦法。


    這個點還是非常重要的,之間他們慢慢的摸了上去,並且看到了一張他們再熟悉不過的面孔了,阿奇瑪

    因爲他們已經事先了解到阿奇瑪是這次蜂組織的領頭人,現在倒是也沒有多少的意外,可是,看阿奇瑪現在的樣子,應該是在商量着什麼事情。

    所以,他們也是非常的重視,想要聽聽阿奇瑪到底是在籌劃着什麼,而且,看現在的樣子,還應該是一件比較關鍵的大事情。

    兩人選擇了一個比較隱蔽的點,便開始仔細的聽起來,還真的讓他們聽出了點什麼,好像阿奇瑪是在籌劃着對八隻眼組織的攻擊。


    這讓兩人還是稍稍的安了下心,因爲在兩人考慮之中,阿奇瑪重新回到國內,最想做的事情肯定就是找特別行動小組的麻煩了。

    因爲當初如果不是特別行動小組,恐怕蜂組織也不至於這麼落魄,所以,在這點而言,他們閨女這樣的想法也是不足爲奇的。

    不過,轉念一想,其實這樣纔是最爲正確的,因爲蜂組織還是主要針對八隻眼組織的,而上次的事情,雖說主要還是因爲特別行動小組的緣故。

    可是,因爲蜂組織還是非常強大的,一個特別行動小組他們還是不放在眼裏的,但八隻眼組織就不一樣了。

    如果八隻眼組織想要達到自己的目地,就必須要將八隻眼組織給消滅掉了,但雙方都是龐然大物,怎麼可能說消滅就消滅呢。

    只能一點一點慢慢的來了,這可能纔是蜂組織一出現就要針對八隻眼組織的原因,按照現在的形勢來看。

    八隻眼組織應該還是不知道蜂組織的最新動向的,很有可能這會是一次出其不意,非常成功的行動。

    而這也是周冉和穆天陽願意看到的結果,他們之前所做的事情,就是爲了成功的挑起八隻眼組織與蜂組織之間的矛盾。

    現在來看,他們好像根本就不需要特別行動小組在做些什麼,就準備直接發動戰爭了,這還真的是讓他們非常開心的。 但是,穆天陽和周冉也只是聽了個大概,知道他們是要對八隻眼組織對手,至於是哪裏,什麼時候發動攻擊,卻是沒有一點了解的。

    不過,這也已經算是非常不錯的收穫了,至少還是瞭解了蜂組織的動向,而且是朝着周冉他們想看到的方向發展過去了。

    地蛛真的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只是短短的來了幾天,便已經掌握了前幾次行動的緣由,最終都是與蜂組織有關的。

    當然,這些也都是在天蛛的掌握之中,地蛛本身所帶領的就是八隻眼組織真正的王牌,辦事能力和各個方面肯定都是非常突出的。

    這一點還是毋庸置疑的,而且這也都是按照天就預想的路線在發展,可以說一切都還是在天蛛的掌握之中的。

    地蛛本身就是一個急功近利的人,就目前的形勢來看,天蛛表面上也加強了調查,地蛛絕對不會選擇坐以待斃。

    而他們只要發現了這是蜂組織的所作所爲,也絕對會想辦法對付蜂組織的,這也正是天蛛想看到的局面。

    天蛛的用意非常的明顯,這次的蜂組織只是做爲一個誘餌,目地就是引地蛛上鉤,到時候再用中國情報組織的能力,來將地蛛給剷除掉。

    所以,他現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想辦法給中國的情報組織透漏一些關鍵的信息,就是地蛛的信息,相信他們對於這個信息也一定不會無動於衷的。

    到時候,只要他們採取措施,再加上天蛛的精心謀劃,還是有很大的希望將地蛛徹底的留在這裏的。

    而且,天蛛已經想好了最糟糕的結果,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天蛛的損失也不是很大,至少他肯定是不會暴露的。

    這也是爲什麼天蛛會讓阿奇瑪帶領蜂組織襲擊八隻眼組織基地的關係,只有這樣,他纔是真正的安全,絕對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懷疑。

    所謂無毒不丈夫,天蛛的這一招還是足夠陰險的,這還真的不是誰都能想出來的方案。

    無心和徒遠來到了八隻眼組織的基地,上次無心是僥倖聯繫上了冰心,但這次想要再抱着這樣的想法,肯定是有些不現實的。

    還是要想想其他的方法才行,不過就在兩人猶豫不定,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的時候,周明徒遠出現在了兩人的視野之中。

    真的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兩人沒想到就這麼容易的見到了周明,徒遠拿起底下的一塊石子,朝着周明的腿部打了一下。

    周明的警覺性還是很高的,直接就反應了過來,四下一環顧,就看到了不遠處的無心和徒遠,然後不動聲色的走了過去。

    要說周明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其實也是巧合了,因爲周明竟然發現了冰心還有另外一個技能,那就是對電腦的使用格外的嫺熟。

    就算是與嚴霜相比,都是不遑多讓,這真的是讓周明又驚又喜,隨即也就想到了這次的情報該如何傳遞會比較好一點了。

    但是,周明覺得還是要將這個消息提前通知給特別行動小組的人一聲比較好,這還真的是一個非常大的收穫,所以他現在正在思考該如何聯繫特別行動小組的成員了。

    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他與徒遠和無心的想法竟然出奇的一致,都是在想盡辦法聯繫對方,結果好巧不巧的就在這裏遇見了。

    可以說是一種巧合,但更多的還是因爲默契纔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沒想到你們會在這裏,不過我正好在找你們,我剛剛發現了一個非常震驚的消息,不過對於我們而言可是一個非常有利的消息。”

    徒遠和無心都不禁有些納悶,因爲他們真的很少能看到周明有這麼失態的時候,甚至好像在兩個人的印象之中,這樣的事情壓根就沒出現過。

    可是,現在周明的的卻卻是非常的失態,這讓兩人都不禁開始懷疑起他到底是得到了什麼樣的消息,能讓他有這樣的行爲。

    “能對我們有利的消息,我還真的猜不到是什麼,不過我們兩人這次前來,也是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的,那就是關於我們之間聯繫的問題。”

    “雖說之前你與姚佳麗的聯繫會更加的穩妥一點,但是效率還是太慢了,而且,現在姚佳麗已經重新回到了情報科,特別行動小組也重新又落到了周冉的手中。”

    “所以,我們現在有了一個新的聯絡方式的提議,想跟你商量一下,是否可行?”

    “沒想到我們連這都能想到一起,不瞞你說,我與冰心也是發現了之前聯繫上的弊端,有很多情報都不是在第一時間被你們所接收的,這一點還是非常關鍵的。”

    “因爲我們做情報工作的,都知道時間的重要性,如果不能在第一時間內將情報給傳達出去,那對於我們來說就是失敗。”

    “所以,我們也有這樣的想法,現在既然我們都統一了,而且我們兩個也找出了一個非常保險的方法,那咱們整好可以交流一下,看看到底哪種方法更加的可行。”

    “看來我們還真的是有默契,那我們還是先聽聽你的想法吧,畢竟你’與冰心纔是處於最危險境地的人,想必你們所想的,也一定是經過慎重考慮的。”

    徒遠和無心還是把率先發言的機會給了周明,因爲周明說了有一個讓他又驚又喜的消息,而且對於特別行動小組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所以’他們二人也想知道周明所說的究竟是什麼,再加上週明對於情報工作的研究比二人也要更深刻,經歷的事情也要更加的多一點。

    而他所想的,一定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兩人也想借着這個機會,看看他們的想法還有哪些地方是需要改進的,還是不太成熟的地方。

    周明其實是想先聽徒遠和無心的想法來,因爲都說後生可畏,他們現在所想的,不一定就比周明的想法差,甚至有可能還要更加的高明。 不過,既然徒遠和無心提了出來,讓他先說他的想法,那麼周明也就沒有推脫的理由,反正早晚都是要說的。

    兩人給他的尊重,他必須要認真對待,才能不辜負兩人的一片好心,這一點,周明還是看的很明白的。

    “我最近發現了冰心一個新的技能,那就是對電腦的操作幾乎是與嚴霜處於同一個水平的,這還是讓我很震驚的。”

    周明說到嚴霜的時候,不露痕跡的看了一眼無心,見無心沒有其他的反應之後,才又開始了接下來的言語。

    “這其實我早就應該想到的,冰心做爲王浩亮重點培養的對象,肯定是有她自己的獨到之處的,不然她不可能有現在的成就。”

    “但是,她也說了,她對電腦瞭如指掌的事情,王浩亮讓她不要急於表現出來,應該讓八隻眼組織慢慢的發掘,找到一個合適的機會再給表現出來纔好。”

    “這樣一來,八隻眼組織對於冰心的懷疑就會小上很多,說不定冰心還能因此得到重用,到那個時候,她想要獲取什麼樣的情報還不是易如反掌。”

    “只是因爲這次的事情,着實難住了我們兩個,實在是想不到還有什麼其他的辦法了,好像只能用網絡通訊來解決是最爲便捷的。”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冰心告訴了我她所隱瞞的這個技能,並且把緣由也一併說了,這也是我急着想要聯繫你們哦的原因。”

    周明所說的事情,讓徒遠和無心也是一臉的震驚,嚴霜完全就是電腦天才中的天才,在他們的認知中,嚴霜絕對是不應該與其他人相提並論的。

    完全就是最優秀的人才,可現在聽到冰心竟然也是這樣的人才,讓兩人真的有些反應不過來,不禁有些懷疑,現在天才都這麼容易出現了嗎。

    可是,恢復冷靜的兩人,瞬間便非常的欣喜,周明看到兩人的表情,與自己剛剛得知這個消息的反應如出一轍。

    看來,徒遠和無心也是被這件事情所震驚到了,後來兩人的表情,想必也是明白了冰心掌握的這項技能,對於特別行動小組的幫助能有多大。

    重生小嬌妻︰冷面老公肆意寵 ,完全就是放鬆了心態。

    與嚴霜一樣呢水平,那就意味着之後的信息周明和冰心想怎麼傳遞就怎麼傳遞,而且絕對不會有被發現的可能。

    但是,雖說兩人的水平相當,但是兩人對於電腦的理解和技能的運用還是有些差距的,嚴霜屬於是怪才,喜歡自主研究,什麼事情都想用自己的手段解決。

    但冰心恰恰相反,她對於電子信息的理解,還是傳統上的,不會自己去創造什麼,但是她對於每一個系統,或者每一個軟件的理解力,也是別人難以企及的高度。

    所以說兩人也算是各有千秋,但如果平心而論,真的從兩人的特點出發,還是嚴霜要更加的厲害一點,這還是不爭的事實的。

    冰心就更加的保守一點,同時也是更爲保險一點,就算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也是冰心更不容易出事一點。

    可能就是人們口中常說的穩重求勝吧,這一點還是很關鍵的,雖說有的時候需要放手一搏,但是絕大多說來說,還是穩健會讓人更加的安心一點。

    “想不到連這個問題,我們也是想到了一起,我與無心商量之後的結果,也是想讓你們藉助電子信息與我們進行聯絡。”

    “只是當初沒有想過冰心會是這方面的佼佼者,所以當初制定計劃的時候,是想讓你們通過八隻眼組織的公用電腦來給我傳遞信息的。

    “可是,現在看來,好像根本不用這方面的考慮了,還是完全可以用冰心來與我們進行傳遞信息就行了。”

    “你說的其實也是很關鍵的一點,人有失手,馬有失蹄,一切還是要小心爲妙,雖說冰心在電子領域的造詣已經屬於登峯造極的狀態了。,”

    “但凡事無絕對,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保險的,而且八隻眼組織真正的實力,我們現在還不是很瞭解,就單憑你們殺害的那兩個精英,就可以看出來八隻眼組織的實力還是有所保留的。”

    “還是有很多都是我們所不瞭解的,這對於我們而言還是非常不利的,但是這個事情還是必須要去做的,如此一來,你說的這點就顯得非常的重要了。”

    “這個帳號是冰心讓我給你的,以後她有什麼重要的信息或者我發現了什麼,都會發到這個帳號上,你們要做的就是保證這個帳號時刻在線就行了。”

    徒遠接過了帳號,他沒有再問其他的問題,類似於保不保險,因爲他知道既然冰心敢把這個帳號給他們,肯定就是有恃無恐的。

    不是自己該擔心的事情,還是不要去擔心比較好一點,不然人這一輩子,不知道該有多累,還是過好自己的每一天才是最爲關鍵的。

    這件事情到這裏也算是徹底的解決了,徒遠和無心也算是有驚無險的完成了這次的任務,並且也算是瞭解到一個足夠震撼的消息。

    冰心現在的價值,已經遠遠超過之前了,這不單單是冰心一個人的事情,已經成了整個特別行動小組的事情了。

    不管怎麼說,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還是在八隻眼組織的底盤上的,還是有可能會被發現的,既然問題已經得到了解決,無心和周明也就離開了這裏。

    無心和徒遠也是藝高人膽大,這樣的地方還是兇險萬分的,如果一不小心,或者一不留神沒有發現隱藏在暗處的暗哨,那後果根本是無法想象的。

    周冉和穆天陽後續又在那監視了很久,但效果很一般,根本沒有發現什麼有價值的信息,這一點還是兩人最不願意見到的結果。

    雖說如此,兩人的收穫也還算是可以的,最起碼還是掌握了蜂組織的最新動向。 後來,見沒有了其他的可能,周冉和穆天陽也就選擇了撤離,不是蜂組織的人不夠警覺,只能說周冉和穆天陽身手太過矯健了。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他們兩人的到來,肯定是無法發現他們的身影的,現在他們的身手在徒遠的指導之下也是有了一個顯著的提升。

    這主要還是因爲他們本身的底子就不弱,只不過還是缺乏實戰的經驗,像穆天陽還要好一點,畢竟他還有專案組組長的職位。


    所以他還是經常有機會與歹徒進行搏鬥的,能把他的招式有一個鍛鍊的機會,可週冉就不同了,他根本沒有一點用武之地。

    同樣也是滿身的武藝,但是能發揮的空間實在是太過有限了,如果不是因爲他加入了特別行動小組,經歷了這幾次的生死搏鬥。

    恐怕他還一直都在固步自封,沒有一點實戰的經驗,一切都只是紙上談兵罷了。

    爲什麼古人修煉武功的最高境界,就是無招勝有招呢,還是因爲招式都是死的,用來表演還差不多,但真要是對上了有經驗的老手,根本沒有一點勝算的可能。

    所以無招勝有招的正解,其實應該是要有一個經驗累積的過程,遇到的危險多了,所理解的事情也就多了,到那個時候,什麼樣的敵人都有了破解之法,可不就是天下無敵了嗎?

    不過,事無絕對,有經驗還是要更加的有利一點的,就像現在的社會,無論是什麼行業,有經驗的員工就要比沒有經驗的員工好找工作。

    因爲只有實踐纔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沒有過工作經驗,完全就是一張白紙,都說一張白紙好做畫,但相信大多數人還是不會選擇白紙的。

    周冉和穆天陽回到特別行動小組的時候,無心與徒遠也已經趕了回來,周冉和穆天陽對於徒遠和無心的辦事效率還是很震驚的。

    雖說兩個小組所做的事情,都是非常的不容易的,但還是無心和徒遠做的會更加的讓人頭疼一點,因爲他們二人的還是需要好好的思考一番,而且不是說想就能想出來的。

    徒遠簡單的說了一下他們今天任務執行的情況,並且着重說了一下無心在這次行動中起到的作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