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因為早收到了傅長青臨時有事的簡訊,嬈嬈便讓鐵牛去找車了。

    秦琛看她堅持,也沒再說什麼。

    只是嬈嬈沒想到,一向靠譜的鐵牛竟然自己先回了部隊,讓她自己想辦法回去。

    並且還交代,就算是她不回去也是沒關心的。

    今天早上的只是一個小組會議,他可以全全搞定。

    嬈嬈啞然失笑,打過去卻是被掛斷。

    幾秒鐘后,手機屏幕又亮了。

    正是一群人在開會,她似乎,還真的打擾到了他們。

    正糾結自己該何去何從時,忽然一輛切諾基低調的停在了嬈嬈面前。

    車窗搖下,露出了秦琛那完美的臉頰。

    嬈嬈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又後退了幾步。

    雙眸里滿滿都是懷疑。

    「這是你的車?」

    秦琛彎了彎唇,戲虐道:「是啊,你要去哪,我送你。」

    嬈嬈眯著眼睛,想要判別秦琛話中的真假。

    可惜的是,男人臉上還戴著那副大大的墨鏡。

    簡直是根本就不給嬈嬈機會嘛。

    「嘩啦。」

    車門已經打開了。

    秦琛的手已經出現在了嬈嬈面前。

    眼瞅著圍觀的眼神越來越多,嬈嬈索性也不糾結了,直接就上了車。

    然而上了車,她才發現自己是上了賊船。

    說是普通的商務車,然而內里卻是豪華無比。

    甚至還有著一張大床!

    秦琛此刻便慵懶的靠在上面,修長的大腿隨意的搭在那裡。

    空氣中,還瀰漫著淡淡的祖馬龍海洋氣息。

    那是嬈嬈最喜歡的味道之一……

    只是,這燈線,怎麼這麼暗呢。

    嬈嬈一陣恍惚,車子走了半天才想起自己的還沒說去哪。

    可窗外的景色已經換了又換。

    「那個……我們這是去哪?」

    嬈嬈無比尷尬的撓著腦袋,越發的覺得秦琛就是自己的剋星。

    一遇到他,自己的智商就開始飛速下降,全能無法受自己控制。

    不僅如此,她懷疑自己還多了一個金魚屬性,動不動就暫時性失憶。

    蒼天啊!

    這簡直就是傳說中的美色誤國,男色誤事啊!

    「你想去哪,我們就去哪啊。」

    秦琛笑道,伸手合上了手裡的Pad。

    迎著嬈嬈疑惑的目光,他低聲道。

    「反正你今天也沒事,不如跟我去我的公司轉轉?」

    「去你的公司?」

    智商不在線上的嬈嬈本能的忽略掉了秦琛的前半句。

    「是啊,都是這些年攢下來的老婆本啊,可惜……我就差一個老婆了。」

    「不如,考慮下唄?」

    忽的,男人臉又貼了上來。

    盡在咫尺的呼吸,那蓬勃眼神和慾望,讓嬈嬈措手不及。

    她本能的後退,卻是被牽引著倒在了大床上。

    古老的唱片里,咿咿呀呀唱著動人的樂曲。

    「嬈嬈……」

    「你真美……」

    秦琛翻身,直接吻了上去。

    嬈嬈的瞳孔在一瞬間放大,腦海里兩個小人在打架。

    理智告訴她,自家兒子不喜歡這個男人,她要遠離。

    可本能的慾望卻是又在提醒她,她對面前這個男人是感覺的,是欣喜的,是想要和他在一起的。

    腦海里小人打架,嬈嬈的身體也本能的反抗。

    秦琛一邊壓著她,一邊悄然在給開車的Ben發了信號。

    忽的,便吻上了她如同蝴蝶翅膀一般的長睫毛。

    「嬈嬈,不要拒絕我。」

    「可……可是這在車上。」

    「那又如何?」

    秦琛眼底一片坦蕩,正經的好似在背書一般。

    「我的車的防震效果很好的,你放心……就算你喊破喉嚨外面都聽不到的……而且……」

    「而且什麼?」

    嬈嬈被轉移了注意力,防備也有些鬆懈。

    秦琛邪魅的眨了眨眼睛。

    「而且……你不覺得很刺激嗎?」

    嬈嬈:……

    刺激你妹啊!

    ……

    軍區生物研究所。

    和秦琛「狼狽為奸」的鐵牛同學換上一身西裝,這才抱著嬈嬈的文件夾走向嬈嬈的辦公室。

    因為提前已經錄入過資料,鐵牛走的很順利。

    然而椅子還沒坐熱,一個打扮的十分靚麗的女人就敲開了他的門。

    總裁有毒:丫頭,你不乖! 看到座椅上坐的是個男人,她猛然一愣,又後退幾步檢查了一下門牌號,這才又重新走了進來。

    「你是?」

    「這不是玉嬈教授的辦公室嗎?」

    她敲了幾下不等裡面的人回答便直接走了進來。

    雙眼死無顧忌的在房間里打量了一圈,趾高氣揚的在鐵牛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喂,和你說話呢!」

    女人不耐煩的敲了敲桌子,那手上竟還塗著鮮紅指甲油。

    對於這種人,鐵牛素來是選擇無視的。

    索性連頭也不抬,繼續盯著電腦屏幕看報告。

    工作啊……

    他是多麼的敬業啊!

    鐵牛自戀的誇著自己,直把眼前的人當做空氣。

    可奈何人家「空氣」不樂意了。

    孫萌萌什麼時候在軍區受過這種氣。

    腹黑冥王的小邪妻 雖然她的專業能力和資歷都不是研究所里最好的。

    可她是關係戶啊!她爸爸是駱華國的副總統!

    而且,她盯著這副所長的位置好久了,上下的關係也都打點好了。眼見得暑假過完,自己就可以開心的走馬上任了。

    卻不料橫空殺出了一個程咬金!

    還是個女人!

    還是個長得一般,也沒聽說過有什麼背景的女人!

    她今天來,便是想要好好的會一會嬈嬈。

    最好再給嬈嬈一個下馬威,讓她可以知難而退。

    卻不料下馬威沒給成,還在一個男人這裡碰了壁。

    她這麼美,竟然還被男人無視了!

    這叫孫萌萌怎麼忍!

    「啪嗒!」

    你是啞巴還是瞎子?」

    孫萌萌氣極,揚手就拎著桌子上的文件就摔在了地上。

    她尖銳的喊著,聲音分貝高的嚇人。

    聞言,鐵牛終於將自己的腦袋從電腦後面挪了出來。

    低頭掃了一眼地上亂七八糟的文件。

    「撿起來……」

    他的聲音很平靜,眼神也是一片清明。

    明明看起來是那般無害,可孫萌萌卻是沒來由的打了個哆嗦。

    「我憑什麼?」

    「再說了,你又是誰!這裡是軍區你知道嗎?」

    「你連個證件都沒,就坐在這裡,還動我們研究所的電腦。」

    「哦……我知道了,你是間諜!」

    「和那個玉嬈嬈串通好的對不對!」

    孫萌萌越說越興奮,整個人臉上都縈繞起了詭異的光芒!

    鐵牛氣極反笑。

    無奈的抽了抽嘴角。

    怎麼走到哪,都能碰到神經病呢? 「喂喂,你不說話是不是?再不說話我就叫警衛了!」

    孫萌萌唱了半天獨角戲,奈何鐵牛隻是那種冰冷的眼神看著她。

    她的心裡不停的在打鼓,卻也不肯低頭。

    虛張聲勢的叫喊著,兩條腿卻是很自覺的朝著門口移動。

    鐵牛冷笑一聲,不耐煩的推了推鏡框。

    「不麻煩你,我已經叫了!」

    話音剛落,一隊警衛員便小跑著出現了在了兩人面前。

    看到孫萌萌,為首的警衛眉頭便皺了起來。

    只是礙於她的父親,大家惹不起,快走了幾步,一掃地上那些凌亂的文件夾,不用鐵牛開口,便已然知曉了事情的大概。

    「鐵首長!」(部隊里一般比自己軍銜高很多的人,都稱為首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