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回想起當初詢問劉鋒的三個問題,以及在他解答之後為自己帶來的提升,希維爾不禁思緒萬千。

    「他真能幫助賈克斯他們成功撤離么?不管怎樣,我都要去看看!」

    被三人經過帶起的一道微風掃過,希維爾瞬間清醒過來,隨後急忙對隊伍里幾個治療者喊道:「米奈、克里斯,你們幾個跟我來!」

    只要有一線希望,她都不願放棄這些同伴!

    ***


    「嘉文皇子,我們已經踏入守護者領地十多分鐘,應當已經接近守護者所在地,剛剛在附近碰到幾個自稱德瑪西亞人的召喚師,說可以幫助我們對抗守護者,我們去見見吧,能在這個區域碰到德瑪西亞人,也實在是難得呢!」

    負責偵查的拉克絲穿著一身潔白的法袍,步履輕盈的從前方回來,對靜靜前行的嘉文四世說道。

    「德瑪西亞召喚師?多少級,什麼實力?」

    拉克絲終究是德瑪西亞無畏軍團的軍團長,德瑪西亞之力——蓋倫的妹妹,而且本身也有著極強的魔法實力,同時還掌握了許多稀奇古怪的魔法技巧,因此她在面對這種魔法陣效果也是很有辦法,魔法陣的效果被削減了很多。

    在對抗野怪的時候,拉克絲與劉戰聯手能夠為隊伍提供強大的防禦體系,這使得戰鬥變得穩定很多,對隊伍實力的恢復做出了大量的貢獻。

    也正因為如此,即使已經接近守護者,嘉文四世也不得不認真聽取拉克絲的意見。

    「嗯,實力倒是不錯,現在都有10級左右了,有一定的戰鬥力,而且這4個人還都是召喚師,也有著召喚師技能【懲戒】,對野怪有著超強的殺傷力。帶上他們可以彌補我們隊伍傷害不足的現狀,對於守護者這樣的野怪來說將會有不錯的效果哦!你看嘯月,這次的表現就比一般的戰士強很多嘛!」

    拉克絲指了指不遠處的召喚師嘯月,笑眯眯的說道,顯然對隊伍當中加入幾個召喚師表示歡迎。

    「嗯,那就見見吧。另外,讓劉戰注意警戒,我總有著附近某處正在爆發戰鬥的感覺。」

    嘉文四世點了點頭,低聲說道。

    「嗯,似乎是守護者那裡正在戰鬥,也不知道這些諾克薩斯人怎麼會這麼強,竟然能跟你的親衛斗個不相上下……等這幾個召喚師加入隊伍,我們就趕緊過去看看吧,可不能讓那些諾克薩斯人搶了先。」

    拉克絲進入隊伍不久,對雨林之前發生的事情還不太清楚,急忙催促到。 守護者領地中心,幾名決定留下來為傭兵團隊爭取時間的鬥士們在拋離了恐懼之後,心態反倒是輕鬆起來,相互之間也有了一些交流。

    「今天算是栽了,不過能死在這種等級的野怪手上,別人提起來也不會說我老約翰差勁吧!」

    一個穿著綠色迷彩皮甲的老戰士哈哈一笑,從容躲過地面上湧出來的一道酸性暗流,對旁邊的幾人說道。

    「那是當然,15000生命護盾的傢伙,恐怕在整個瓦洛蘭也能排的上名號了吧,就算是許多大型傭兵團,或者精銳軍隊,肯定也是拿它沒辦法的。除了神級的那幾位出手,估計是沒人能拿它怎麼樣咯!」

    旁邊的人喲呵一聲,也是嘖嘖稱奇。

    「是啊,連賈克斯這樣強大的英雄,到了這裡都無能為力,更別說別人了!」

    「能跟賈克斯這樣的高手戰死在一起,傳出去也絕對是好名聲一個!」

    幾人議論之間,跟守護者的距離又接近了一些,也開始引起守護者的注意。

    「你們怎麼還不撤退!」

    跟守護者搏鬥當中的賈克斯發現對手的注意力被分散,詫異之下朝這邊觀察片刻,發現這幾人之後不禁有些氣結。


    「走不了咯,看我們幾個的生命護盾,根本也蹚不出這酸性領域,還不如給其他人爭取點時間呢。」

    老湯姆明顯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我們也一樣,既然註定無法離開,還不如再幫老夥計們爭取一些逃生的機會!」

    其他幾人也紛紛應和道。

    看著幾人已經露出慷慨赴死的表情,原本還有些鬱悶的賈克斯這才了解到他們心中所想,低嘆了一口氣之後又把目光轉向守護者。

    「好吧……那就繼續打吧!」

    話音剛落,賈克斯等人卻又聽到一個年輕的呼聲。

    「快!到我這邊來,我幫你們使用【治療術】,加速離開!」

    這聲音很是陌生,引得眾人疑惑的回頭看去,卻發現是一個並不認識的年輕人,看著那足足有著70顆生命星的生命護盾在守護者的領域酸液下不斷被削弱,幾人臉上泛起一絲吃驚。

    在這個魔法陣裡面,怎麼會有這麼高等級的召喚師?

    要知道,賈克斯所在的傭兵隊伍也都受到了茂凱的魔法陣侵蝕,雖說在獵殺諸多野怪之後,隊伍當中的召喚師等級有著快速提升,但到目前為止,最高等級的召喚師也不過7級而已。

    7級召喚師,自身生命上限只有不足100點,就算有著裝備和天賦、符文加成,血量充其量也在200左右,面對一般的小型野怪還可以上場,面對中型野怪就要小心了。

    而面前對守護者這種超越大型野怪的超級野怪,10級以下的召喚師由於血量問題,根本連戰鬥都無法參加——他們進入守護者領域還沒10秒,生命護盾就開始泛黃,甚至變紅,實在是很難靠近目標。

    就連撤退,也是在多次釋放【治療術】之後,才勉強撤出去的。

    也正因為如此,沖在隊伍最前的幾人,雖然生命護盾和防禦能力在傭兵隊伍當中都屬於較為厚實的,但卻因為站位較遠的原因,並沒有被隊伍當中的召喚師治療過。

    而現在,幾個人的生命護盾都只剩下幾十點,如果有個等級高的召喚師給他們使用【治療術】,肯定能拉回一大截血量,說不定還能及時撤出去!

    雖說早已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但生還的可能性就在面前,幾人的心態頓時又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能活著出去,誰又願意去死?

    想到這裡,幾人又掉頭撤退。

    「可賈克斯他……」

    老湯姆扭頭朝正在與守護者搏鬥的賈克斯看去,眼睛裡帶上了一絲不舍。

    由於在與守護者搏鬥,賈克斯的站位更加靠前,跟幾人也有著幾十米的距離,而且他的生命護盾剩餘不過100多點防禦強度,即使想撤退,也很難從守護者的追擊之下逃離。

    「我沒機會撤退了!你們走吧,不用管我!」


    賈克斯也發現了突然出現的年輕召喚師,在微微驚訝之下,又把注意力放回在了守護者身上。

    而他話音剛落,卻又聽到劉鋒開口了。

    「賈克斯,我來接你,跳過來!」

    劉鋒大喝一聲的同時發動符文之力,整個人瞬間進入扭曲狀態,並從距離守護者更近的位置出現。

    「好小子,是【閃現】!可是賈克斯的活動能力有限,這距離還是不夠啊!」

    發現劉鋒竟然開啟【閃現】去接賈克斯,老湯姆微微一驚,但在看劉鋒與賈克斯的距離之後,臉上又泛起一絲惋惜。

    常年的戰鬥經驗告訴他,賈克斯並沒有這麼強的跳躍能力。

    「看著這個!跳到這個上面,然後跟上隊伍!」

    作為前世的遊戲巔峰強者,劉鋒自然知道自己的位置跟賈克斯還有差距,但這距離還在他的控制範圍之內。

    右手微微流轉,劉鋒將【格瑞之燈】召喚出來,發動符文之力將其中的偵查守衛激活,並抬手安插在極限距離上。

    啪!

    一個暫時可見的守衛出現在了劉鋒與賈克斯中間,而距離正好足夠賈克斯跳躍!

    「天!這下賈克斯的【跳斬】距離就足夠了!」

    看著劉鋒開動技能,老湯姆微楞之下,瞬間感覺一口氣血提了起來。

    「我來了!」

    賈克斯反應也極為迅速,在發現劉鋒開啟【閃現】出現在附近之後,面色微動之下,也是毫不遲疑的發動腳力,一個縱身跳了過去。

    啪!

    賈克斯一個加速跳躍到了偵查守衛之上,而劉鋒則動用【懲戒】分散了一下守護者的注意力,在挨了守護者一擊損失150點生命值之後,又發動了召喚師技能【治療術】。

    嘩!

    治療術瞬間生效,在把自己血量補滿的同時也給附近幾人都帶來255點生命值恢復,同時還給每個人帶來了30%的移動速度提升。

    「快撤,奈德麗,給賈克斯加一口!」

    知道賈克斯的移動速度比其他人快上不少,而守護者又把注意力放在了跟自己纏鬥時間最長的賈克斯身上,劉鋒當即沖著虎躍進來的奈德麗發送指令。

    叢林當中,奈德麗的行動相當快捷,在劉鋒等級被削弱之後,即使開了【幽靈疾步】無法把她甩開,只不過在剛剛的【閃現】交出之後,她才微微落後了一些,並且也使用【猛撲】跟了上來。

    聽到劉鋒的指令,奈德麗瞬間變成人類形態,隨後又是一個【野性奔騰】釋放在了賈克斯身上,將其生命值從400點血量拉升到了接近500以上。

    吼!

    發現目標竟然在轉瞬之間消失在自己面前,守護者愣了一下之後大吼一聲,瞬間切換成另外一種戰鬥姿態。

    「這酸液,似乎變得更強了,我們逃不掉了啊!」

    老湯姆觀察能力敏銳,發現自己剛剛恢復到300左右的生命護盾又開始快速下滑,臉色頓時又變得蒼白起來。 正當老湯姆再次陷入絕望的時候,卻發現前方突然吹過來一陣颶風,只不過這颶風並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反倒是修復起他的生命護盾來。

    「這……即使在守護者的酸液當中,依舊能把血線拉起來?!」

    老湯姆猛的一驚,隨後又是一喜,在看向其他人狀態的時候,發現他們的生命護盾也開始緩緩上揚,臉上頓時露出狂喜之色。

    「趕緊撤離吧,我感覺這守護者不會離開他的領地。」

    知道迦娜的【復甦季風】並不會持續很久,也只夠幾人撤出這片區域,劉鋒急忙提醒到。

    ***

    「希維爾,你說他們3個年輕人,真的能把賈克斯他們救出來嗎?雖然我覺得他們是好心,也真心希望這種事情能夠發生,但面對守護者這個級別的野怪,恐怕現在也能祈禱,希望出現奇迹了吧……」

    站在守護者領地邊緣,一個名叫克里斯的女孩一臉憂傷的看著前方,低聲呢喃道。

    「如果是別人,那肯定是真的沒希望了。可這事情放在他身上,那一切就都有可能,要知道,他可是有著很強的指揮能力的戰術高手。」

    希維爾臉上雖然也有著明顯的擔憂,但跟克里斯相比卻明顯多出一些期待。

    「您認識那些年輕人嗎?雖說這幾人的生命護盾確實很不錯,但我覺得想要救出賈克斯他們,還是太難了,那守護者……」

    克里斯有些詫異希維爾的態度,繼續闡述自己觀點的時候,卻聽見身邊的人驚呼出來,這完全打斷了他的話語。

    「看!是老湯姆!還有特瑞!天,賈克斯也衝出來了!」

    「他真的把他們帶出來了!」

    抬頭望去,克里斯看見劉鋒三人帶著包括賈克斯在內的傭兵剩餘成員全數逃離,臉上瞬間湧現出多重複雜的驚喜之色。

    吃驚,喜悅,興奮,甚至還有點感動的想哭。

    「快點,所有治療者穩住他們的生命護盾!」

    希維爾卻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她大聲呼喝一聲,提醒其他人發揮自己的作用。

    經過高速奔襲,眾人完全離開了守護者的酸液領域,而守護者則並沒有追出來的意思,這讓劉鋒幾人不由大鬆了口氣。

    「快快,守護者沒有追出來,治療跟上,給他們回復狀態!」

    經過希維爾的提醒,克里斯等治療者急忙按照平日的習慣站好位置,將紅血衝出來的幾人生命護盾依次補充起來。

    「呼,還好還好,救援成功。」

    確定周圍沒有危險之後,劉鋒忍不住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哈哈,我又回來啦!克勞斯,先給這位年輕人恢復狀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