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嘎嘎”一羣小蜘蛛憤怒的打起牙祭,想嚇跑入侵者,真是兄弟同心,可是它們阻嚇成效並不大,那幾只透明小蜘蛛終於還是抵擋不住食物的誘惑,大步向前竄去。

    接下來的一幕,讓衆人心中打了一個寒顫。因爲褐色小蜘蛛蜂擁而上,用其鋒利的節足插穿敵人的身體,撕咬,單挑都不夠看了,更何況羣起攻之。


    沒幾秒,透明的小蜘蛛被殺個片甲不留,真正的屍骨無存。

    巨型蜘蛛幻獸對此一幕,完全不聞不問,反而有種欣慰的神態,嘎嘎叫了幾聲,似乎在表揚自己的子女一般。

    “這,這也太殘忍了吧。”

    “這沒什麼,大自然就該如此,優勝劣汰。”戮尊者不屑的說道,經過萬古殘酷的戰爭,他所經歷比在場任何人都豐富,不提同族互相殘殺,就算是親骨肉爭鬥相殘,都比比皆是。

    一場鬧劇之後,小蜘蛛繼續爭搶食物,吸食綠色液體過後,他們的身體彷彿更加堅固,提醒也大了一絲,淺褐色變得更加深沉。沒想到僅憑一灘綠色液體,就能催生小蜘蛛,真是不可思議。

    三獄小隊剛來到蜘蛛盆地時,就把盆地的一切摸個一清二楚,裏面除了剛剛回來的巨型蜘蛛之外,並無其他強大的存在,想必也是出外獵食還沒回來。他們需要等待所有大型蜘蛛幻獸的歸來,然後一網打盡,照洞穴數量來看,此處的仙級幻獸數量絕對不低,幹完這一票,任務就能夠完成。

    不過數十隻仙級幻獸可不是好玩的,一不小心可能會讓全隊人馬陷入重圍。

    不知不覺,月亮高掛,氣溫逐漸的下降,不知道是寒冷的原因還是什麼,其餘洞穴內的小蜘蛛開始躁動起來。一片蟲鳴此起彼伏,不知情的人還以爲是天籟之聲。

    “嚓嚓嚓,沙沙沙。”彷彿響應交響樂一般,盆地外圍不斷傳來一些爬行的聲音。

    “回來了。”大家心底都明白,蜘蛛幻獸回來了,生活習性驅使之下,蜘蛛幻獸就在此時返回餵養幼兒。

    一隻又一隻七八米高大的身影出現在盆地周圍,各自咆哮一聲,隨後循着熟悉的氣味爬向自己的洞穴。與第一隻蜘蛛幻獸一樣,每隻巨型蜘蛛在洞口呼喚自己的幼兒。

    自從巨型蜘蛛幻獸回來那一刻,盆地內的叫聲便被壓制下來,無數的小蜘蛛躁動起來,但是它們不敢直接衝出來,而是在洞口處徘徊片刻,直至認清是母親的氣味之後,才蜂擁而出。

    每個洞穴的小蜘蛛數量都很多,少幾隻並不出奇,對於剛纔被殺了幾隻幼子的事情,根本沒有去在乎,尋仇?不可能。

    漸漸的,返回盆地巨型蜘蛛幻獸越來越多,總數飆升到二十。

    “就現在,我們出手吧。”霍宇往盆地周圍看去,覺得差不多了,於是下令。

    穿越電影位面 上。”

    “嗖。”戮尊者一馬當先首先竄出,凌空飛馳,沒幾秒便到達盆地中央,其餘人緊跟隨其後。

    不速之客,讓整個盆地躁動萬分,巨型蜘蛛幻獸幾乎是以幼子的安全爲先,憤怒的咆哮起來,卻不馬上發動攻擊,它們是要爲小蜘蛛爭取撤退的時間。

    “嘎嘎嘎。”蜘蛛幻獸開闔着嘴巴,以發出牙酸的聲音想嚇退敵人。

    幾乎在場所有的蜘蛛幻獸都同仇敵愾一樣怒目圓睜,警惕的盯着三獄小隊,似乎是經歷過同樣的事情,小蜘蛛撤退飛速,沒幾息,便全部退回洞穴。

    小蜘蛛對於三獄小隊並無用,也懶得出手擊殺。

    “好,開始吧。”戮尊者雙手在胸前劃圓,點點星火出現,如熾烈天輪一樣,盤旋於前方。

    “去。”戮尊者怒喝一聲,火紅天輪直接襲向最近的一隻蜘蛛幻獸。

    蜘蛛幻獸除了體型巨大之外,與普通蜘蛛基本沒什麼區別,讓人最熟悉的就是能吐絲,所以衆人很有默契,紛紛以火爲攻。並不能說別的攻擊就毫無建樹,例如拉瑟的冰系魔法,就能解救被困之人。

    “嗤嗤。”果然不出所料,大戰開端之時,蜘蛛幻獸各自噴出白色絲狀物體,纏繞而來,看似繞軟,但是被纏住極難掙脫,不慎之下,還有可能喪命。

    既然清楚蜘蛛的習性,對付起來就容易多了,尤其是戮尊者的熾烈天輪,如壓土機一樣輾壓過處,所有的白絲蜘蛛絲全部焚燬,炙熱的能量氣息甚至連周圍幾隻蜘蛛幻獸所吐白絲一併焚燬。

    戮尊者這一手,讓衆人頓時壓力大減,不用顧忌太多,攻擊起來,蜘蛛幻獸將向一座巨型的移動標靶,閉上眼睛都能打中。不過大家都不會太兒戲,只要以節足或者眼睛爲目標。

    “轟轟轟,噗噗噗。”招數盡數,各人施展渾身解數,或是劈腿,或是插眼,簡直就是一種屠殺,相比剛進入古戰虛的時候,一隻幻獸都要計算清楚,小心翼翼才能殺之,可隨着時間推移,每個人的實力都有一定的提升,更有戮尊者這一老大在,各種修煉問題順手拈來,隨便點撥幾句,都能讓人受益匪淺。

    “吱。”一隻蜘蛛幻獸受傷拋飛,遠遠砸在巨型仙人掌上,被堅硬的尖刺插破身體,雖然一時死不了,但也痛苦的嚎叫。 狂暴的天地本源不斷注入葉峰體內,葉峰已經快堅持不住了,然而,天地本源卻沒有半點停下來的意思,彷彿要把葉峰的身體活活撐爆一樣,

    葉子陵等人看到這一幕,整顆心都懸在了嗓子眼上,

    轟隆,

    天地本源不止注入了葉峰體內,居然還朝著四周圍擴散開來,葉子陵和沈夢柯等人無奈,只能往後急退,此刻他們若不後退的話,必定會死無葬身之地,

    看到葉峰的天地本源居然浩大,龍陽和韓騫等人無不震驚,

    「他……還能活下來嗎,」有人驚悚,

    「他若能活下來的話,我自廢修為,」一個年輕人咽了咽唾沫,

    「如此恐怖的天地本源入體,即便是生死境武者的肉身也抵擋不住,他雖然修鍊了煉體之術,也絕對抵擋不住,」

    「沒錯,他絕對不能抵擋住這些天地本源,」

    眾人議論片刻后停了下來,靜靜的等待著天地本源散去,

    沈夢柯等人面色凝重的看著葉峰所在的深坑,誰也沒有說話,

    時間過的很慢,

    終於,天地本源散去了,葉峰所在深坑的沙土碎石已經塌陷而下,把葉峰整個人都埋了起來,眾人感覺不到任何生機,

    沈夢柯等人面如死灰,

    龍陽和韓騫等人大喜,幾乎同時喝道:「動手,」

    北斗門和紫薇宗的弟子們全部出手,沖向了葉峰所在之處,其他人也紛紛沖了上去,

    「擋住他們,」蘇寒大喝,祭出天鏡,護住了葉峰東方,我去也、葉子陵、沈夢柯三人分別守住了其他三個方向,

    至於熊爺,則奔到了葉峰被埋之地,刨動沙土,試圖把葉峰救出來,

    不過,龍陽和韓騫可不會讓熊爺成功,他們兩人越過沈夢柯等人,撲向了熊爺,兩人的修為都不弱於熊爺,聯手的話,即便是熊爺也要避其鋒芒,


    不過,熊爺沒有退避半步,他大喝一聲,施展秘法,身體突然拔高,氣息暴漲,雙拳如隕石流星一般砸向了韓騫和龍陽兩人,

    龍陽和韓騫神色一緊,不敢大意,全力出拳抵擋,

    碰碰兩聲,龍陽和韓騫都被震退了幾步,不過熊爺也沒有佔到便宜,也被震得氣血翻騰,他心中不禁暗嘆:「好厲害的兩個小子,」

    「哼,我不相信你一直能施展秘法,」

    龍陽化龍,攜著吞吐天地之勢撲向了熊爺,

    韓騫也開啟他的冰炎道種,周身捲起千丈火焰,祭出源術轟殺向了熊爺,

    兩人都使出了全力,威勢驚人,熊爺咬牙出手,天地元氣化作熊爪,破空抓向了出去,

    轟轟轟……碰撞聲不絕於耳,熊爺全力和龍陽兩人鏖戰起來,

    與此同時,沈夢柯等人也已經使出全力,可是他們畢竟雙拳難敵四手,很多人直接從他們身邊掠了過去,奔到了葉峰所在之處,

    「哈哈,他身上的寶物都是我的了,」

    一個冰雪巨人大笑,手指如鋼爪,抓入地面,把葉峰拽了出來,

    此刻的葉峰,面色鐵青,渾身都是血,已經陷入了昏迷,也不知是死是活,

    眼看冰雪巨人便要把葉峰身上的寶物搶走,一個火焰巨人突然出手,一劍劈向了冰雪巨人,

    「哼,」冰雪巨人冷哼,用冰雪凝聚成劍,揮劍迎了上去,擋住了對方的攻擊,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飛天族的族人突然出手,從冰雪巨人手中把葉峰搶走了,

    「嘎嘎,葉峰身上的寶物是我的,」那個飛天族族人振翅高飛,嘎嘎怪笑,

    「敢和我北斗門搶東西,找死,」

    龍陽一個神龍擺尾,尾巴暴伸數十丈,抽在了那飛天族強者身上,直接把飛天族強者震得吐血,飛天族強者頓時脫力,葉峰從半空中墜了下來,

    「好機會,」韓騫大喜,伸手抓向了葉峰,

    「只要老子還沒死,你們就不能動他,」熊爺冷喝,一拳轟向了韓騫的頭顱,

    「該死,」韓騫怒喝,只能放棄葉峰,回身抵擋熊爺的攻擊,

    葉峰繼續往下墜,

    這時,一個人把葉峰接住了,接住葉峰的人,居然是沈夢柯,

    「轟,」

    還沒等沈夢柯抱緊葉峰,一個紫薇宗的弟子便出手攻擊來,

    沈夢柯緊咬紅唇,釋放出火焰卷向紫薇宗的弟子,紫薇宗的弟子也釋放出火焰,火焰和火焰碰撞,衝天而起,捲起一朵巨大無比的火雲,

    「嘿嘿,一隻有一個人,我們倒要看看,你如何能保住葉峰,」另外幾個紫薇宗的弟子祭出道兵攻擊沈夢柯,道兵散發出的寶光瞬息之間便把沈夢柯遮蔽了起來,

    這麼多人圍攻沈夢柯,沈夢柯又豈能抵擋得住,

    沈夢柯一咬,念頭一動,嘗試著溝通葉峰身上的天源寶葫蘆,畢竟她之前控制過寶葫蘆,現在寶葫蘆失去了葉峰的控制,說不定她能重新控制寶葫蘆,

    她本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哪知道寶葫蘆居然真的從葉峰身上飛出,然後噴出無數符文,把沈夢柯和葉峰團團圍了起來,

    四周圍飛射而至的道兵全部轟擊在了密密麻麻的符文上,如撞擊在了泥沼中,頓時無法動彈,

    「她怎麼能操控葉峰的天源寶葫蘆,」紫薇宗的弟子們一驚,

    「一定是葉峰之前把天源寶葫蘆給他操控過,否則她不可能控制得了寶葫蘆,」一個紫薇宗的弟子猜測道,

    「哼,就算她能控制天源寶葫蘆,也絕對救不了葉峰,」

    紫薇宗的弟子們又攻向了沈夢柯,

    與此同時,北斗門和其他異族的人也紛紛殺向了沈夢柯,葉子陵三人大驚,急忙趕過去幫助沈夢柯,

    「轟,」

    四人聯手,再加上寶葫蘆,依然無法擋住這些人的攻擊,四人全部被道兵震得吐血,


    「交出葉峰的屍體,否則你們都得死,」有人威脅道,

    「嘿嘿,我們不要葉峰的屍體,只要葉峰身上的寶物,」有人嘿嘿笑道,

    「反正葉峰都已經死了,你們何必為他拚命,」紫薇宗人嘿嘿笑道,

    「沒錯,為了一個死人,你們這麼做根本不值得,」龍奎笑道:「只要你們肯把葉峰交出來,我們絕對不會為難你們,」 「哼,想要我們把人交出來,休想,」

    葉子陵等人幾乎同時冷哼了一聲,別說他們不相信葉峰真的已經死了,即便是真的,他們也不會把葉峰交出去,

    「敬酒不吃吃罰酒,」

    龍陽突然飛了過來,冷笑連連,

    韓騫也飛了過來,

    沈夢柯四人大驚,莫非熊爺出世了不成,

    「哼,老子還沒死呢,你們跑什麼,」

    熊爺的咆哮聲傳了過來,沈夢柯四人看去,熊爺幾乎渾身是血,氣息紊亂之極,顯然是被龍陽兩人打成了重傷,

    熊爺大步奔向了龍陽兩人,狀如瘋魔,

    「攔住他,」龍陽冷喝,他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熊爺身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