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嘆了一口氣,他擡頭看向天空說道,“我很看到你們,你們之中能夠成就真神的,絕對超過十個,而有可能成就真神的,也有二十多個,如果因爲這一次神劫而打擊到你們的信心,那就真的太不值得了!

    神界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魔神飛昇,必須保留你們這些珍貴的種子才行!”

    聽到聖子這麼說,所有的魔帝心中突然生出感動,“原來聖子居然這麼爲我們着想,真的是父神的使者啊!不知道我們這裏面絕對能夠成爲真神的有一個,有可能成爲真神的又有幾個?”

    看到這些魔帝臉上出現一絲感動隨後馬上蹙眉,聖子殿下嘆了一口氣,“如果你們太過糾結這個問題的話,你們裏面一個人都沒有辦法成爲真神。這種東西,要順其自然。”

    所有魔帝聽到這一句話,身體一震,額頭滿是汗水。他們發現自己剛剛居然陷入其中,如果不是聖子這一句話,估計他們就再也醒不來了!

    感激的看向聖子,隨後專心的爲這一場人魔大戰做準備。

    聖子滿意的看了一眼下去衆魔帝,說出一句讓所有魔帝都興奮的話,“如果你們都能夠或者,並且將人族的半神都擊殺的話,你們之中最起碼有一半的人能夠晉升真神,我期待與你們一同踏足神界,去侍奉我們的父神!”

    又是一個重磅的核彈打在魔帝的心中,讓他們呼吸急促起來。


    這個時候他們纔想起來,他們來攻打人界的目的,不僅僅是滅殺人族,收回家園。更加重要的,是隱藏在人界中的至高神寶藏。這個隱藏着成神祕密的寶藏,纔是他們真正的目標啊。

    看到魔帝們鬥志滿滿,聖子嘴角出現一個微笑。他看向兩界通道不遠處,那個讓人類半神都畏懼的死亡絕地,喃喃低語,“最多再有十天的時間,再有十天的時間就能夠開啓了,真希望這個時間能夠快點到來啊!”

    而還想要詢問聖子一些話的芙微細,恰好聽到聖子自言自語的一句話,“光明神的使者啊,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啊,不然這場戰爭就沒有意思了!”

    芙微細心中大震,不僅魔界有父神的使者,就連人間界都有光明神的使者麼?

    他一步一步的走下去,沒有魔族能夠猜到他在想什麼。或許,是將心思都放在了之前所說的神劫之上,又或者是即將開啓的寶藏之上吧?

    聖子看向芙微細的背影,嘴角露出一個微笑。 在人間界,一座比皇宮還要美麗華麗數倍不止的宮殿中,傳來這麼一句話,“聖子殿下,魔族已經突破了封印,隨時有可能會發動攻擊,我們現在還是趕緊前往封印之地,將那骯髒的魔族淨化吧!”

    “昨天我就已經得到了父神的神諭,對你們發佈的那條神諭就是已經預知了魔族的到來。現在大軍已經出發,到達那裏還需要半天的時間,我們並不需要着急。”

    如果風愈在這裏,一定認不出來這個人就是和他近乎同歸於盡的光明聖子。此時他的氣質已經大變樣,根本不是之前那個天真,有些因爲實力強大而狂傲的聖子。

    他的身上充滿的滄桑,那雙清澈的眼眸中,像是看破了時間長河,讓人感覺到一股濃厚的歲月氣息。

    明明不過是一個二十歲不到的青年,卻如同經歷的萬世繁華的智者。每一個看到這雙眼睛,看到這個身影的人,都不會覺得這是一個二十歲不到的青年,而是某個半神級別的老怪物在裝嫩。

    熟知青年的光明教廷,起初也有些詫異聖子殿下的轉變。但是想到他是天使的轉世,是父神重臨人間的分身,他們並沒有因爲他身上的滄桑而感覺到不對。反而更因爲他身上的滄桑,而更加篤定了他是父神在人間的使者。

    聖子看了一眼遙遠的封印之地,似乎已經透過空間的阻隔,看到了那裏正在休整的魔族。

    突然間,所有半神都感覺到兩股讓天地都畏懼的精神力在半空撞擊到一起,那種恐怖的威壓,讓他們心中如遭雷擊。

    這已經超過了半神的力量,着已經不是半神所能夠掌控的力量。這種力量,只有真神才能夠擁有啊!

    兩股然剛天地都畏懼的精神力,一觸即分,讓整片天地都恢復了正常。但是半神的心,卻久久不能平靜。

    這種力量,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抵抗的。原本他們對抵抗魔族還有些自信,但是感受到這倆股精神力之後,他們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天真。原本以爲他們已經是這個世界最強的存在,但是遇到這兩股精神力的主人,他們才知道自己的渺小。

    隨後出現的,是恐懼,恐懼自己身前的敵人中,有一個這麼恐怖的敵人。慶幸,慶幸在他們的陣營之中,還擁有一個能夠和那個強者對抗的強者。

    兩股精神力撞擊消失的瞬間,一個白衣大主教看向聖子,“聖子殿下,對手的實力怎麼樣?”

    “和我差不多吧。”聖子嘆了一口氣,“可惜光元素對真神的魔族沒有了壓制,不然我能夠贏他一籌吧!”

    ……


    一羣魔帝被剛剛的精神力撞擊恐懼大了,急忙看向聖子大人,“聖子大人,剛剛?”

    在魔帝之中,最爲驚訝的卻是芙微細。剛剛那個瞬間,他發現他身邊的聖子消失了。不,不是消失,而是和整個世界變成了一體。聖子身邊的空間在崩潰,世界正在顫抖。

    這個時候,他才知道聖子殿下的實力,那是遠遠超過他,早已經踏足了真神領域的超強實力。

    他心中一直還以爲,自己和聖子的實力差距並不是很大,都是出於半神巔峯,即將踏入真神的實力。他告訴自己,聖子之所以比他強,不過是因爲聖子殿下是父神的使者,擁有他所不知道的能力纔會這麼強。

    但是現在他知道他錯了,他錯的離譜。

    暗黑聖子看向一羣魔帝,看到他們眼中的擔心和焦急,輕聲說道,“對方很強,已經和我一樣,踏足了真神的領域了。不過強的有限,並不是不可戰勝的對手。”

    一羣魔族安靜下來,他們都鬆了一口氣。不過心中卻有些震驚,震驚聖子殿下居然已經是真神了。

    沒等他們上去拍馬屁,聖子突然身形拔高,然後他們感覺到半空中最少有七股和之前相比只強不弱的精神力才碰撞着。

    “哼,我們不管你們人魔兩族,也不想管你們黑暗之神和光明神的戰鬥,但是你們不要將戰火蔓延到我們的身上,不然我們讓你們兩個種族都徹底從人間消失。”

    ”什麼黑暗之神和光明神的戰鬥?不過是兩個苟延殘喘的小天使,想要爭奪信仰之力而發動的亂戰而已。你們最好安分一點,要是過界了,你們兩個也就不用再活下去了。“

    虛空中的精神力碰撞,如同讓這一片蒼穹都要墜落,天空便的陰沉無比。

    暗黑聖子瘋狂的大笑,“真是沒想到,在人界還有這麼多老不死沒有走,難道都是之前那一場滅神之戰的殘留者?不過你們就不想讓自己也得到信仰之力,讓自己變得更強麼?真不知道這個世界居然還有這麼多老傢伙在,你不過你們這些老傢伙現在還有多少實力剩下來?”

    “雖然不知道你是暗黑神手下的哪一個,但是我們可以告訴你,這些時間裏面,能夠提升的,可不只有你一個!”

    “不過都是一羣貪生怕死的老鬼,無非就是不想讓自己捲入這一場戰爭,以免損失自己的信仰。當初讓你們一起配合人族,反攻魔族,一個個都說‘這是人族和魔族的事,我們不會插手’,就是不會到戰爭爆發了,你們這些老傢伙會不會受到影響。”

    “哈哈哈哈,光明聖子,雖然說我們是敵人,但是我十分喜歡你的性格。哈哈,就只有我一個敵人,這幾個老傢伙都不感和你聯手,看來他們已經被五萬年之前的那場戰爭打怕了。

    沒有了虎牙的老虎,不過是一頭病貓,已經不是我們的敵人了!”

    “唉,可惜啊,如果他們能夠和我聯手的話,你們魔族一個也別想離開了。”

    “嘿嘿,這麼說來我還要感謝一下這幾個老傢伙不插手,不然我們魔族不是全滅定了?”

    “你這麼激他們沒有用的,一個個躲在死亡絕地裏面不敢出來,不就是怕自己被這個世界侵蝕,失去神位麼?”

    “哼!”

    虛空中的恐怖精神力再一次四分而散,讓所有生靈都鬆了一口氣。

    那種冥冥中的威壓,真的是太過恐怖了。

    而人族更是震驚,他們本以爲半神是最強的戰力,而聖子因爲是天使的轉世而能夠擁有真神的力量。卻根本沒有想到在這個世界之上,居然隱藏着如此恐怖的強者。

    難怪其他的種族都說這是人類和魔界之前的戰爭,而不是人間界和魔界的戰爭。因爲他們有這種強者坐鎮,根本就不用懼怕魔界。

    魔界在和人界打的兩敗俱傷之後,還有能力對他們發動攻擊麼?

    魔族的強者,畢竟只有一個人,而人界的強者,可不止光明聖子一個人啊!

    “呼,現在魔族因爲忌憚聖子殿下而不滿貿然發兵,而我們的軍隊也都還沒有到,戰爭在這一段時間裏面應該不會開啓,趕緊將所有的人都轉移到魔獸森林邊上的那片草原去,這樣或許還能夠保留一下種子吧!”

    “院長,難道你認爲我們打不贏魔族?”

    wWW✿тt kǎn✿CO

    在場所有的半神都沉默下去了,因爲他們也沒有信心能夠答應魔族。

    魔族半神級別的強者,最起碼有以前,而他們這裏不過三百。雖然教廷的半神還沒有到,但是最多不過幾十個。所有半神叫起來,四百都不到,如何面對魔族近千名半神?

    ……

    在各個國家,在各個王國,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重要城市的上空,然所有看到的人都投向敬畏的眼神。

    出現在他們的身影,是一個身後長着羽翅,一臉聖潔的天使。

    他們紛紛跪倒在地上,祈求天使能夠賜福於他們。

    一羣半神看向半空中的天使,保持沉默。他們不知道聖子想要做什麼,也沒有那個實力讓聖子不做什麼。因爲他是人族中最強的人,他們跟沒沒有實力去阻止。

    在他們的期待之下,天使開口了,“光明神愛戴的子民啊,現在我們人間界被魔族入侵。他們想要搶奪我們的家園,他們想要殘害我們的同胞,他們更像要佔據我們的家園,把我們人類從這個世界抹除。

    你們願意看到自己的同胞被殘忍的魔族殺害麼?你們願意看到自己的家園被魔族侵略麼?你們願意看到自己的家人是在魔族的手下麼?

    如果你們不願意的話,拿起手中的武器,跟隨着你們的聖者,前往我們的戰場,爲我們的家園奉獻出你們的力量吧!”

    “爲了家園,爲了家園!”

    “把魔族趕出人界,把魔族趕出人界。”


    “殺光魔族,不死不休……”

    人族的城市中不斷響起熱血的口號,整個大陸都開始沸騰起來。他們紛紛拿出自己的武器,去找自己能夠遇到的聖者,想要跟隨他們一起一起前往戰場,爲人族戰勝魔族而出一份力!

    原本要被半神撤離的人羣,此時沸沸揚揚,紛紛高呼他們要留下來,與帝國共存亡,與人族共存亡。

    半神們你看我,我看你,臉上滿是痛惜與哀傷。 在一片美如仙境的森林中,洋溢着青春的氣息。一羣如同仙子一樣的沒再在水中嬉戲,在花叢中游走,在歌聲中歡聲笑語。

    周邊的樹木似乎也被這輕鬆愉快的氣氛所吸引,微微晃動着自己的身體,似乎是想要跟隨歌聲的節奏,一起譜寫一曲歡樂的舞蹈。

    在參天聳立的大樹邊上,無數的仙子來來往往,彷彿來到了人間仙境,見到的都是美若天仙的仙女。

    如果她們的皮膚是白色而不是綠色,如果她們的性別都是女性而不是男女都要,那對於男人來說,絕對是一個天堂吧!

    這裏,是精靈族的領地,月之森林的內部。

    十多名面容有些微皺,卻仍然有着讓人瘋狂面容的精靈,站在大叔的頂端,如同花苞一樣的宮殿前。

    “女皇的意思是什麼?難道我們真的不去管人魔兩族的戰鬥麼?”

    “三長老,我們精靈族是精靈族,人族是人族,爲何我們要幫助人族?魔族的目標不過是人族,我們精靈住只要在邊上看着就行了。”四長老看了一眼來回走動十分焦急的三長老,語重心長的說道。

    五長老卻搖了搖頭,嘆聲說道,“四長老,魔族的實力比起人族只強不弱,如果人族失敗了,你想過我們精靈族的下場麼?”

    “五長老說的對。”十三長老出聲應和,“我們不像魔獸,雖然是在同一個大陸上,但是他們是獨立在他們自己的地盤。再加上他們的實力遠比我麼還要強大幾分,他們根本不畏懼魔族。但是我們精靈族的實力,真的能夠獨立面對魔族麼?而且最主要的是,我們雖然獨立於人類,但卻是在人類的地盤生活的,如果人類真的被魔族消滅了,我們這裏勢必會被魔族當成下一個需要驅逐,甚至是滅亡的對象。

    並且聖樹大人現在越來越差,連讓皇女誕生都有些勉強,又如何地方魔族的那個強者?”

    聽到十三長老的話,所有的長老同時叫罵到,“十三長老,聖樹大人也是你可以隨便議論的麼?”

    十三長老臉色一白,在所有精靈裏面,除了臺上長老、女皇和公主,她是唯一一位能夠和聖樹大人交流的精靈。在聖樹大人面前無禮慣了,忘記了聖樹是所有精靈的精神支柱,是整個精靈族的信仰,只是整個精靈族的源泉。

    見到十三長老臉色有些不太好,大長老站出來,出聲說道,“好了,大家都不要猜測了,我們還是等女皇的決定吧!”

    一衆還在生氣的長老們,聽了大長老的話,狠狠的瞪了一眼十三長老,都站到另一邊去,留下她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那裏。

    大長老走到十三長老的身邊,拉着她的手,“十三長老,我知道你在聖樹大人面前習慣了,但是有的話不能說。如果站在這裏的是先代長老的話,估計你這一輩子就只能待在聖樹大人的身邊了。”

    十三長老情緒有些低沉,有氣無力的點了點頭,看向那一棵比她們剩下這顆大樹還要高出數十米,散發出點璀璨光芒的大樹。


    系統小農女:夫君,劫個色 ,並且慢慢來到她的身前。

    所有的長老看到這一幕,有些複雜的看了一眼十三長老。她們保持沉默,之前對十三長老的怒火已經消散一空,心中多出的,是一絲淡淡的哀傷。

    而十三長老,此時已經淚流滿面,她輕輕的將臉貼在花朵的邊上。時不時還點着頭,像是在聆聽聖樹大人的教導。

    “聖樹大人,您放心吧,精靈族一定能夠安全度過這一次難關,您也一定能夠早日復原的。”一個雍容華貴的女精靈從宮殿內部走出來,十分恭敬的看向聖樹。對於她來說,聖樹不僅是她的母親,更是她的導師。

    見到女精靈走出來,所有的長老都躬身,“女皇陛下。”

    女皇並沒有看向她們,和十三長老一樣,時不時的點頭,“聖樹大人,我知道了。”

    聖樹的枝葉一點點的往回收縮,女皇也在此時看向總多長老,“我知道你們在爲人族和魔族的戰爭在困惑,也知道你們現在心中有很多的疑惑與迷茫。我可以告訴你們,我們精靈族會出兵,但不是現在。因爲我們的敵人並不是魔族。”

    “女皇大人,您說我們的敵人不是魔族?”一衆長老十分驚訝,甚至有兩個驚訝的連聲音都發布出來,“女皇大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女皇大人顯然不想在這個時候多說,僅僅是留下幾句話,“從現在開始,你們讓所有尊者以上的精靈族都坐好隨時出戰的準備。有些事情,你們不需要知道,等到合適的時候,你們就能夠知道一切。現在,你們都下去準備吧,我們精靈族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刻要到了!”

    看着女皇離開的背影,所有長老都沉默了。

    傳說聖樹是月亮女神在人間的分身,而聖樹誕生的女皇,是月亮女神真正的女兒,是精靈族的領袖。她的話,在精靈族之中,就是真正的神諭。除非月亮女神顯聖,或者是聖樹大人開口,否則女皇的話便是精靈族的最高執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