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嗚~

    淒厲的洞簫聲突然響起,如泣如訴,動人心魄。

    半空中的黑影身形皆都一滯。

    一道白光閃過,

    咚咚咚咚咚!

    鮮血四濺,黑影砸落在地。

    一顆普照珠升到半空,耀眼的光芒撒向各處。

    邵文盛身邊已出現幾名靈力不弱的高手護衛在旁。

    這時那白衣人也脫離與張勇的纏鬥,飛身落在邵文盛身邊。

    “邵公子,是否無礙?”

    “嗯,還好,”邵文盛直到現在還是心有餘悸,從小到大,他還未見過剛纔那種場面,雖說也經歷過生死,只是剛纔那些人,近在咫尺,悍不畏死的兇狠氣勢,還是讓他害怕了,要是沒有這些護衛,他會怎樣?不敢想……

    對了,程明!剛纔邵文盛聽到了程明的叫喊,發現他和李一然一起過來了,只是當時情況緊急,沒注意他們後來去了哪裏,應該不會被……

    “咳咳,”邵文盛問道,“那個程明他們?”

    “嗯,應該走了,去城主府增援。”

    “啊!怎麼回事?!”

    “敵人聲東擊西,派小部分襲擊邵公子和其他幾位,其他大部分則去了城主府!”

    … …

    李一然去城主府增援了沒有?

    沒有!

    如今他和老金、程明三人悄悄的跟在了剛纔圍殺邵文盛的人身後,更準確的是那幾位看起來像是大刀會的成員。

    沒錯,是老金堅持的,他今晚和大刀會的人卯上了。

    而李一然之所以同意,一是城主府和他無緣無故懶得去救援,而在那的邱無常肯定能自保,二是他關心的李一心在城南執行任務,沒什麼人偷襲他,至於其他人的安危他是沒那麼多心思管的。

    所以心無旁騖之下的李一然答應了老金的請求。

    前面五個揹着刀的大漢正悶頭跑着,他們都只是些武技不錯的普通人,所以是發現不了後方李一然的隱身跟蹤的。

    程明在李一然輕身術加持下走的很輕鬆,又知道自己身處結界之內,外界是看不到他人也聽不到他聲音的,所以一路上他和兩位老大聊的很開心。

    “咦,兩位老大你們看,又回來了我們,剛纔這巷子走過了的,看那,老大你開始吐的痰……”

    “滾!”老金翻了個白眼,“小明子,你小子能不能注意點別的!”

    李一然不由得笑起來:“哈哈,小明子,觀察挺仔細,有前途,哈哈,老金你也別較勁了,要我說,乾脆上去把人制住,審問就行了,非要跟人去老巢一鍋端嗎,要是他們在外面晃一宿,我們不就成傻小子了!”

    “對對,”程明點頭附和道,“老大,聽老大的老大的,嘿嘿,我又學了一些新的審問技巧,今晚正好派上用場。”

    老金其實也跟累了,被程明說的有些意動,摸着下巴,想了下說道:“那,也行吧,等我過去,咦?有人過來了!”

    李一然也同時感知到,見那黑影速度奇快,心中一凜,爲免被他發現,於是拿出特製的結界珠悄然啓動,並讓老金程明都停住腳步。

    只見前方不遠處,那黑影好像和五個揹着刀的大漢說了什麼,接着五人跟着那黑影折返回來,經過李一然三人隱身的角落時,那身着黑袍面目也被帽子遮擋的矮個,突然止步,頭朝着李一然三人方向停頓了一下,接着快步離開。

    等到他們離開一段距離,程明纔敢大口喘氣,剛纔實在太緊張了,那黑影給他的壓力太大了,就如同被猛獸盯住一般:“哎呦,我去,嚇死我了,我還以爲被發現了!”

    “呵呵,不好說,”李一然也在剛纔那矮個身上感到一股壓迫之感,“我的隱身技巧不算太過高明……”

    “啊,那老大的老大,還跟不跟,我們?”

    “跟!”李一然和老金異口同聲,接着相視一笑。

    … …

    不久後,劍聖城城南某處民宅,大堂。

    各處燭臺點燃,燈火通明。

    剛纔那黑袍矮個已脫下外袍,露出樣貌,身高一米五左右,滿臉皺紋頭髮稀疏,眼神銳利,坐在主位之上,聲音蒼老擺手道:“幾位請坐,其他人過會兒就到。”

    五名背刀大漢其中一位臉有刀疤之人,率先說道:“此次我大刀會傷亡慘重,如今就剩下我們兄弟五人,嗯,閣下答應的報酬什麼時候兌現?”

    “嗯,先喝茶,……,答應的報酬自然會兌現,放心,不會少了你們的……”

    “哼!”大漢中的另一位脾氣暴躁之人,一巴掌拍在桌上,聲音洪亮大聲吼道,“誰知道你們會不會黑吃黑,你們,信不過!!”

    “呵呵,要是想黑吃黑的話,我可不會帶你們來這,更不會和你們這幾個小角色廢這麼多話!”

    “你!!”


    “好了,老四,”臉有刀疤的大漢攔住了兄弟的冒進,看着悠閒喝茶的那人,問道,“既然帶我們過來,那能否告知我等閣下的姓名和來歷?”

    “嗯,我的名字,醜一,來歷,呵呵,不好意思,各位沒資格知道。”

    “哦,是嘛,那請問醜一閣下,你帶我兄弟過來,應該不是單單爲了報酬一事吧?”

    “自然,你們這些小角色還是有些用處的。”

    “你!!”

    “哈哈!”突然,一聲爽朗的笑容從門口傳來,一位年輕人走了進來。

    醜一面色一正,站起身,走到那年輕人身邊,下跪行禮道:

    “君少!” 君少,也就是不久前在臨城策劃劫持楊掌櫃,後來與李一然派的人起衝突的傢伙。

    此時,他眼珠一轉,沒有理會跪着的醜一和那大刀會剩下的五位,而是擡起頭,看着屋頂,大聲笑道:“哈哈,還有老鼠在啊,怎麼,非要我打下來?!”

    砰!

    屋頂被洞開,李一然三人飄然下落。

    醜一立即站起護在君少身前,那五名大刀會成員也是猛的跳起,背後長刀抽了出來。

    “哈哈!”看清三人相貌,君少笑聲更大了,“原來不是老鼠,而是尊大神啊,李一然,終於見面了!”

    李一然掃了一眼四周,忽然一擡手,見醜一和那五人神情變得緊張,不由得笑了聲,接着把旁邊木凳搬了過來,吹了下上面濺的灰塵,坐下來,如主人般招手道:

    “都坐吧,站着怪累的。”

    “哦,哈哈,大神就是大神,”君少豎起了大拇指,也走上前搬了凳子坐在李一然對面,“嗯,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嗯,醜一,把這五個小角色請出去吧。”

    “可是,君少,”醜一可是知道李一然是誰的,心中驚駭非常,要讓君少獨自面對他,可是萬萬不能的。

    “廢什麼話,聽命令,呵呵,他現在可不會殺我的。”君少絲毫不懼。

    沒奈何,醜一隻好先帶着那五名大漢退了出去,也正好去趕緊把外面的人都召集回來。

    此時,大堂裏只有李一然、老金、程明、君少四人。

    老金知趣的把程明拉到一邊坐下。

    “嗯,”李一然擡頭看了下屋頂的破洞,說道,“這屋子不是你的吧,這破洞我們也應該不用賠償了吧。”

    “哦,……,哈哈,不好意思了,這房子還真是我不久前買下的,你們這樣,我可是損失很大的。”

    “是嘛,那我今天不殺你,是不是可以抵消損失了!”

    “哈哈!”君少笑得眼淚都出來了,忽然,面色一正,陰沉說道,“你就這麼有把握?!”

    “想試試?”說着李一然緩緩擡起右手。

    “哎,停,停!哈哈,開玩笑開玩笑的,……,哈哈,你我難得遇見,不好好聊聊實在太可惜了,哈哈,打打殺殺聊完之後再說,哈哈。”

    “……,有趣,嗯,你是風領主的兒子吧!”李一然一語驚人。

    君少笑容一滯,眼中神光乍現,語氣很是意外:“厲害厲害,我原本以爲能有點神祕感的,……,呵呵,我們‘滅一’裏面果然有你的人!”

    “嗯,我要說你父親就是我的人,你信不信?”

    “哈哈!信,信,我還真希望是,那這樣事情可就有意思多了,哈哈。“

    “呵呵,”李一然也跟着笑了起來,“你這人倒也有趣,……,你們這次不是衝我來的吧?”


    “不是,也是,哈哈,原本我家老頭子是派別人來的,不過,我呢,知道你會來這,所以,就主動過來了,你,我準備過幾天去找的,哈哈,沒想到居然能被你找到這,有意思很有意思!”

    “看來,你是真不怕我啊,不怕死在這?”

    “哈哈,怕,自然是怕的,不過呢,你可不會殺一個對你有用之人。”


    李一然來了興趣,坐直身體,說道:“說來聽聽。”

    “我可以幫你把蘇成大做掉!”

    “現如今他可是和你同一陣營……”

    “父子都可以相殺,更何況半道加入的同路人,我呢,可以給你消息,讓你有機會伏擊他,如何?”

    “據我所知,滅一,對叛徒的處罰是最嚴厲的,你不怕?”

    君少這時從口袋中掏出一把瓜子來,給李一然遞了遞,見他搖頭,於是自己嗑了起來,一邊嗑着一邊說道:

    “怕什麼,只要做的隱祕,不被發現就行,……,噗,這瓜子味道不錯,你真不吃?”


    “你自己吃吧,……,你說的,可以,看你以後……”

    “哈哈,還等什麼以後,我現在就有消息告訴你,蘇成大派了元元兩兄弟過來……”

    “什麼!!”李一然大叫道。

    “呃,這麼大反應?元元你認識?”

    “艹,”李一然爆了句粗口,當初就是那元元騙自己去琴城,把自己差點困死在琴帝墓中,後來又把自己和赤焰耍的團團轉,沒想到這次又出現了,而且居然還是蘇成大的手下!他那麼早就開始謀劃了嗎?嗯,封魔塔和無神域當時幾乎同時被襲,看來……

    思索片刻,李一然調整情緒,說道:“他,嗯,他們還是兄弟倆?”

    “據我所知是兩兄弟,哈哈,看你的意思,是和他有仇了,那事情就有意思了,……,他們現在應該也到了這劍聖城附近,至於具體地方,等我打聽到告訴你。”

    “什麼條件?”

    “哦,哈哈,爽快人,嗯,互通消息就行,”君少把手上剩下的瓜子嗑完後,拍了拍手,說道,“背後支持你的那商會,是姓周的老頭一直支持你吧,嗯,把他的行蹤告訴我就行。”

    “不行!”李一然斬釘截鐵道,“換個。”

    “換個?我想想……,好像沒有了,那就不合作了!”

    話音剛落,君少身影突然消失。

    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