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啪!”劉智明憤怒地將桌上那隻養鬼的木盒掃落在地,怒罵道:“廢物!都是廢物!連個凡人你都對付不了,我養着你,又有屁用?!”

    氣急之下,劉智明撥通了王神婆的電話,無論多晚,王神婆都會毫不猶豫地接起劉智明的來電。

    “怎麼了?”王神婆問。

    劉智明氣急敗壞:“你手下的這些小鬼,一個比一個廢物!這個叫阿七的小鬼,他嗎的不僅弄不死宋書良,結果還被宋書良打了一身的傷!王神婆,你乾脆改名叫王神棍吧!”

    王神婆賣給他的小鬼,實在讓他失望之極,本以爲阿七能替他的完成任務,結果又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一氣之下,劉智明說話也顧不及王神婆的面子。

    聽到劉智明這番惱羞成怒的謾罵,王神婆也沒有往心裏去,她輕輕一嘆:“劉先生,這些事怨不得我,而是你,沒有尋對仇人。”

    王神婆不僅沒有一絲歉意,反而質疑他,這無疑是在劉智明的怒火上又澆了一把油。

    “你他嗎的還敢把責任推卸到老子頭上?!”

    王神婆安撫着劉智明的情緒:“年輕人,消消氣。我上次明明提醒過你,蕭卓,纔是你真正的敵人,爲何,你總是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 劉智明被王神婆說得越來越惱,他當然知道一直以來給自己使絆子的人蕭卓,阿七今晚遇到的那個法術極高之人,也有可能是他。

    劉智明倒想將蕭卓置於死地,但是,憑他一己之力,根本就沒有辦法對付蕭卓。

    “王神婆,你他嗎說的都是廢話!你賣給我的小鬼,連個凡人都殺不了,更別說對付蕭卓,那不是讓它們去白白、送死麼?!”

    王神婆心平氣和道:“劉先生,誰說你一定要親自對付蕭卓?難道你忘了,在一個多月前,你曾讓我把迷魂香送給蘇晴,那玩意兒可是個好東西。”

    被王神婆這麼一提醒,劉智明記起來了。一個月前,趁着蘇晴住院的時候,他讓王神婆把迷魂香放進了辟邪符裏,再讓她親手贈給蘇晴。

    迷魂香有致幻的功效,還能控制人的心智。起初,劉智明只想利用這個玩意兒控制蘇晴的心智,讓她回心轉意,重新回到自己身邊。

    現在想想,迷魂香有更強大的用途,他可以控制蘇晴的心智,藉着蘇晴的手,殺了蕭卓!


    劉智明雖心中有氣,但他還是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


    “我知道該怎麼做。不過,宋氏兄弟,必須得死!”

    王神婆平靜道:“劉先生,我奉勸你冷靜的一點。”

    劉智明眉頭緊皺,王神婆的言下之意便是,她不願意替自己殺宋氏兄弟。

    王神婆:“蕭卓已經盯上你了,你就收斂一點吧。”

    劉智明攥了攥拳頭,蕭卓,確實是一個棘手的敵人。而他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少爺,難道要一輩子活在蕭卓那個臭屌絲的陰影之下?

    “王神婆,如果蕭卓不死,宋氏兄弟不死,周小霞的案子,對我而言,永遠都會是一顆定.時.炸.彈。難道你要讓我這輩子都過着偷偷摸摸的日子,躲到其他地方逃命嗎?”

    王神婆陷入了沉思之中,劉智明遲遲都沒等到她的回答。

    劉智明不耐煩地催促道:“你倒是說話啊!”

    王神婆:“年輕人,別胡思亂想。冥王將軍會替你解決你的煩惱。”

    “嘟嘟嘟……”語落,王神婆直接掛了電話。劉智明眸色一凜,這個老神棍,一而再再而三地違抗自己的命令,真是越來越放肆了。

    冥王無赦的聲音迴盪在書房裏:“劉先生,王神婆說的不錯,等你我合二爲一之後,這天底下,唯你無敵。”

    聽冥王無赦這麼說,劉智明不安的心也稍微平靜了一些,只要熬過這幾天,今後的日子,定會順風順水,到時候,來十個蕭卓,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

    帝都醫院

    “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宋書銘的慘叫聲迴盪在醫院的走廊上,他的鼻樑骨被宋書良打斷了,疼得他躺在牀上翻來滾去,還得幾個醫生合力按住他的四肢,才能勉強給他注射麻藥。

    宋書良垂着頭地坐在手術室外的長椅上,他懊惱地拍了拍腦袋:“都怨我,都怨我!”


    宋書良後悔死了,要不是他拉着宋書銘去玩什麼狗屁招鬼遊戲,宋書銘根本就不會受傷。現在,他都不知道該怎麼向父母交代。

    蕭卓站在他身側,垂眸望着他:“以後還敢不敢再玩招鬼遊戲啊?”

    宋書良連連搖頭:“打死都不玩了!”

    蕭卓:“算你還有點腦子,以後沒事別玩這種亂七八糟的玩意兒。”

    宋書良委屈兮兮地擡起頭看着蕭卓,他依稀記得,是蕭卓按響門鈴的那一刻,那隻小鬼才會消失的,難道,那隻小鬼害怕蕭卓?

    想到這裏,宋書良不自覺地握住了蕭卓的手,嚇得蕭卓渾身一顫,立馬抽回了自己的手。

    見到宋書良一臉乞求地望着自己,蕭卓的腦子裏莫名其妙地浮現出了一些畫面,特麼這宋書良該不會……該不會看上自己了吧?!

    宋書良可憐巴巴地對蕭卓說:“蕭卓,你……你今晚能不能在醫院陪我啊,我……我怕。”

    宋書良的話差點把蕭卓給嚇尿了,他們是男人,彼此之間是絕對不可能的!更何況,自己還有老婆呢!

    蕭卓清了清嗓子,尷尬地說:“宋醫生,我……我有老婆的。”

    心癢 ,搓了搓眼角的眼淚,懇求道:“你……你就陪我一晚嘛,我會和蘇晴解釋的!”

    宋書良的語氣宛若娘炮撒嬌,聽得蕭卓的頭皮一陣發麻:“這……這不太好吧,我不回家,我老婆睡不着。”

    “嗚嗚嗚嗚……”宋書良哭了:“你……你就不能陪陪我嗎?我怕鬼!”

    這時,兩個護士走了過來,她們看了看坐在長椅上哭泣的宋書良,又看了看蕭卓,其中一個護士小聲道:“唉,世風日下啊,這年頭,帥哥都去搞基了,難怪我們找不到帥氣的男朋友。”

    另一個護士道:“就是就是,你瞧瞧,那個小受都哭了,這個做男友的,都不知道哄哄人家。”

    蕭卓心裏彷彿百萬只草泥馬奔騰而過,這下好了,路人都誤會他是搞基的了!

    蕭卓勉爲其難地哄了哄宋書良:“行了行了,別哭了,今晚我就在醫院裏守着你們兄弟倆。”

    宋書良一聽,頓時眼睛一亮,立馬停止了哭泣。

    他猛地跳起來,勾住了蕭卓脖子,抱着他說:“太好了!太好了!有你在,我就什麼都不怕了!”

    那兩個護士的臉色就像吃了蒼蠅一樣難看,她們神色怪異地望着這兩個勾肩搭背的男人,其中一個護士捂住了眼睛,把另一個護士給拉走了:“哎,快走快走,別打擾人家秀恩愛。”

    蕭卓表示欲哭無淚啊,他好想對着護士姐姐們說:我真的不是基佬啊!

    ……

    蘇氏別墅

    蘇晴的臥房裏瀰漫着一股淡淡的桂花清香。她躺在牀上,滿頭大汗,一張小臉都皺在了一起。蘇晴似乎做了噩夢,睡眠極不安穩。

    “啊!”蘇晴尖叫一聲,“咻!”地坐直了身子,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氣,胸口劇烈起伏。

    窗外,月色撩人。蘇晴擡眼望了望窗外的圓月,頓時鬆了一口氣:“幸好是夢。”

    蘇晴掀開被子下了牀,抹黑走下樓,到客廳裏倒了一杯水。

    忽然,身側漆黑的浴室裏,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

    “討厭……別這樣……姐夫……”

    “蘇顏,你不是喜歡我麼?讓我摸摸又怎麼了?”

    “別啊……姐姐還在家裏呢……蕭卓……快住手!”

    “她都睡了,不會醒來的。顏顏,你姐一直都不讓我碰,我都快憋死了。”

    浴室裏傳來了一男一女的聲音,是蕭卓和蘇顏!

    蘇晴心覺不妙,她放下水杯,悄悄地走了過去。

    “哎呀,不要啦……放手!快放手!”蘇顏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窘迫。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讓我摸摸就好。”蕭卓猥瑣的聲音響起。 聽到這些不可描述的對話,蘇晴渾身的細胞彷彿要炸了!

    蘇顏和蕭卓竟然在浴室裏做那種違背倫理之事!

    怒火直涌頭頂,“啪!”蘇晴毫不猶豫地按下了牆上的開關。

    浴室裏霎時一亮,蕭卓和蘇顏兩人就宛如驚弓之鳥,紛紛退到了牆邊,兩個人皆是一副手足無措的表情。

    蘇顏的頭髮亂糟糟的,小臉紅撲撲的,蕭卓更是一臉做賊心虛的樣子。他們倆被蘇晴當場捉姦,臉色都臭到了極致。

    蘇晴雙手緊緊捏着拳,怒斥道:“你們在做什麼?!”

    蕭卓支支吾吾地解釋道:“晴晴,我們沒……沒做什麼……”

    “沒做什麼?”蘇晴冷哼一聲,反脣譏諷:蕭卓,你現在就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蘇晴眼眶一紅,瞪了兩人一眼,頭也不回地回到了房間裏。

    “晴晴!晴晴!”蕭卓追上了樓。

    “砰!”蘇晴狠狠地關上房門,將他鎖在了門外。

    “晴晴,你聽我解釋!”蕭卓站在門前哀求道。

    蘇晴雙腿屈膝坐在牀上,她把頭埋在了雙腿之間,此時此刻,她的心就像被一根針狠狠扎入,一陣抽痛。

    她早就知道,蘇顏對蕭卓有一種道不明的情愫,但蕭卓一直以來都非常堅定,所以,她從來都沒有懷疑過蕭卓。

    誰知,他們兩個竟然揹着自己……

    蕭卓和蘇顏親熱的那一幕,一遍又一遍的在她的腦海中回放,蘇晴心裏又氣又難受。

    蘇晴不知道自己在牀上坐了多久,直到敲門聲再次響起,她才緩緩地擡起頭。

    屋外陽光刺眼,天亮了。

    “晴晴,晴晴。”蕭卓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蘇晴秀眉一蹙,迅速下牀,打開了門。

    蕭卓手裏拎着早餐:“太陽都曬屁股了,快起來吃早餐。”

    蕭卓看了看腕上的手錶,都已經十點了,蘇晴從來都是全家起得最早的,今天倒是破天荒地睡了個懶覺。

    蘇晴的臉色十分難看,凌晨發生了那樣的事,沒想到蕭卓還能面不改色的來找自己,真是有夠厚臉皮的。

    蘇晴冷冷地掃了一眼蕭卓手上拎着的早餐,冷冷道:“我不吃了,你拿去給顏顏吧。”

    蕭卓微微一怔,蘇晴從前極少對自己擺臉色,今天的她怎麼像吃了火.藥一樣?

    蘇晴的雙眼底下有兩團厚厚的黑眼圈,很明顯,她昨晚熬夜了。

    蕭卓躋身進了臥房,關心道:“晴晴,你昨晚沒睡好麼?怎麼這麼憔悴?”

    被蕭卓這麼一問,蘇晴心裏的怒火被徹底點燃。他難道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睡得不好?


    他這番明知故問,讓蘇晴十分惱火:“蕭卓,你是故意來氣我的?”

    蕭卓聽得一頭霧水,他仔細想了想,自己最近好像沒惹事啊,蘇晴怎麼會無緣無故地對自己撒氣?

    昨夜,他一整夜都在醫院裏陪着宋書良,今早纔回來,難道是自己夜不歸宿,所以才惹得蘇晴生氣了?

    蕭卓解釋道:“晴晴,其實昨晚我在……”

    沒等蕭卓說完話,蘇晴立即打斷了他:“昨晚的事,我親眼所見,你不用解釋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