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唐明玉騎馬來到龍門客棧門口,當即有夥計上來牽馬,從龍一那裡她已經知道了大唐國的一些規矩,打尖想要讓夥計喂好馬,小費是少不了的。

    唐明玉現在有錢,出手倒也大方,甩給夥計一小塊碎銀說道:「照顧好我的馬兒。」

    「是,客官,你快裡面請。」夥計拿了錢就是不一樣,立即滿臉推笑,點頭哈腰。

    唐明玉略微點頭,然後走進龍門客棧。

    龍門客棧的規模還是挺大的,整個大廳足有幾百平米,放著幾十張八仙桌,可同時供幾百人吃飯。

    這會還沒到飯點,只有少數幾個客人在用膳。

    唐明玉眼尖,一眼就看到櫃檯里一名年約三十多歲的漂亮女子正哼著小曲兒,應該就是這裡的掌柜風三娘。

    唐明玉走近櫃檯,輕聲說道:「風雨夜歸人。」 風三娘聽得心裡一震,曲子也不哼了,轉而朝著唐明玉看去。

    唐明玉蒙著面紗,披著頭巾,帶著帽子,一看就是女子的裝束。

    而且唐明玉的身高只有一米六五,跟風三娘記憶中那個男人的身高差了一截,自然不可能是那個男人喬裝打扮的。

    不過出於好奇,加上對方竟然說了當時她跟那個男人約定的這麼一句話,她也便略一猶豫,輕聲說道:「龍蛇隱大澤。這位客官,住店還是吃飯?」

    說話時,風三娘跟唐明玉一樣,暗號是傳音說的,而其餘話則是正常說的。

    唐明玉聽對方對的暗號跟龍一交代的一模一樣,心裡頓時更加確認對方就是她要找的風三娘,當即說道:「我要住店。」

    「這位客官,請跟我來。」風三娘出了櫃檯,倒是讓一旁的小二和賬房先生都感覺十分詫異,這女子竟然讓老闆娘親自出來招待,看來對方可能來頭不小。

    風三娘這幾年在龍門鎮混得那可是風生水起,在龍門鎮就沒有人敢不服她的,很多人到這裡做生意,一定要前來拜訪她,以求平安。

    只要遞上拜帖,交了錢財,那麼碰到什麼事到風三娘這裡基本都能得到解決。

    風三娘領著唐明玉直接來到後院自己的房間,開門見山說道:「我是風三娘,敢問姑娘尊姓大名,跟龍一是什麼關係?」

    唐明玉其實一直在擔心一件事,尤其是看到風三娘如此美貌迷人的時候,她更擔心龍一跟風三娘之間有什麼親密的關係,這是她不能接受的。

    不過,唐明玉倒是知道龍一不是那種風流成性的性子,甚至可以說在這方面有點木訥,當初在暗河裡,龍一有著無數跟她親近的機會,但他都放棄了。

    這麼一想,唐明玉又有信心了,當即回答說道:「我叫唐明玉,是龍一未過門的妻子。」

    風三娘聽得一驚,當即問道:「你是唐明玉?天山派掌門無極神劍唐無極的義女嗎?」

    唐明玉見風三娘如此吃驚,她亦是心頭一震,也沒否認,當即點頭說道:「對的,這就是我。」

    風三娘當即凝神傾聽,見外面沒有什麼動靜,然後傳音說道:「走,為防隔牆有耳,我們借一步說話。」

    傳音入密其實並不是百分百保險,如果對方修為高深,在近處潛伏的話,是能夠截取傳音入密的內容的,雖然這種幾率很低,卻恰恰說明其中有問題,而且問題非常嚴重。

    龍一不是一個莽撞的人,也不是一個輕易會相信別人的人。

    出於對龍一的信任以及心中的愛意,唐明玉選擇相信風三娘,所以也沒有多問什麼,立即跟著風三娘進入了房間內的暗道。

    原來這龍門客棧下面別有洞天,經過長時間的挖掘,小山頭裡面基本中空了,裡面有著如同迷宮一樣的岔道,如果不熟悉的人進來,怕是一下子很難走得出去。

    風三娘拿著油燈,帶著唐明玉來到地下的一個洞室,進入裡面請唐明玉坐下后這才說道:「我視龍一為親弟弟,既然你是他的未婚妻,那就是我的弟媳,你以後可以叫我三姐。」

    聽風三娘這般說,唐明玉心裡舒服多了,當即躬身說道:「小玉見過三姐。三姐,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為何要如此謹慎?」

    風三娘搖頭說道:「小玉,發生了這麼大的事,難道你還不知道?」

    唐明玉聽得心裡一緊,她最怕的是傳來龍一不好的消息,所以拉著風三娘的手連忙問道:「三姐,我真的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陰魂禁忌 風三娘這才解釋說道:「自你失蹤之後,天山派和大漠派的人都在到處找你。你出現在這裡,肯定是不願意被天山派和大漠派的人知悉,對不對?」

    唐明玉點頭說道:「不錯。」

    風三娘繼續說道:「這事其實並不嚴重,但是就在今天,黑狐殺手組織發布了對你和龍一的黑狐血令。黑狐血令,令出如山。除非黑狐組織滅亡,不然他們的追殺不會停止,直到你們死亡的那一天才會結束。」

    唐明玉早就猜測黑狐組織會發布黑狐血令了,現在聽到這個消息,她心裡亦是不由一驚,她從龍一那裡已經知道黑狐血令的恐怖,那絕對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而且黑狐殺手會採取任何手段迫使追殺的目標出現。

    如果目標有親戚朋友,那麼他們會每天殺一個目標的親戚朋友,直到你現身。

    人活於世,就算是孤兒,沒有親戚,但也會有朋友甚至親近的人。

    但凡有點良心,恐怕都無法眼睜睜看著親人朋友因為自己而遭來橫禍。

    所以之前黑狐血令九次出現,沒有一人能夠逃脫。

    大部分人雖然一開始就躲了起來,但是終究還是不得不現身,以此來挽救自己的親朋好友。

    唐明玉知道,現在她被下了黑狐血令,等於是任何跟她有關係的人,都可能受到死亡的威脅,在這樣的情況下,風三娘會如此謹慎就說得過去了。

    「三姐,看來我不該出現在這裡,我還是快點走吧。」

    「小玉,既然龍一把你託付給我,三姐就一定要照顧好你。」

    「三姐,我是怕連累到你。」

    「小玉,什麼叫連累?三姐雖然只是一介女流,但從來不知怕為何物,老娘早就看那黑狐組織不順眼了,我就不信天下沒人能治得了她們。」

    風三娘的話讓唐明玉心裡覺得這個奇女子真的是豪氣干雲,絲毫不亞於英雄男兒,讓她心裡陡然生起一股敬意,便也不再矯情,拱手說道:「謝謝三姐。對了,龍一是黑狐殺手,你和他是怎麼會認識的?」

    風三娘笑了笑道:「龍一沒有跟你說過嗎?」

    唐明玉心虛地搖搖頭說道:「沒有,他沒跟我說,只是讓我來找你。」她可不想讓風三娘知道這個未婚妻的身份是她自己加的,畢竟她是女孩子,也有自尊的。

    風三娘微笑道:「龍一不告訴你是怕你誤會吧,畢竟我和龍一在大漠深處有過一段同甘共苦的經歷。要是沒有龍一救我,我三年前就已經死在流沙中了。」

    「原來如此。」唐明玉聽后想想也是,之前看到風三娘的時候她都莫名擔心了,如果一開始龍一就說他跟風三娘在大漠深處如何彼此扶持,如何經歷磨難,那麼她不多想都難。

    「好了,黑狐血令既然出了,那麼你便不能再以真面目示人,必須要使用易容之術。」 「八極崩!」

    「碰~!」

    凌風身體修長,緊繃均勻的肌肉既美觀又有力量。

    我家夫人又炸毛了 他如同一隻矯健的獵豹,迅速而擁有爆發力,撲向戰神族的人。

    熊岳華見凌風上前,舔了舔嘴唇,也動了,身體一晃,原地出現一個大坑,並伴隨著滾滾煙塵。

    他彷彿是一顆炮彈彈射而出,猛烈無比。

    「轟~」

    凌風和熊岳華相遇,宛若彗星撞地球,原地居然震起一陣塵埃滾滾。

    兩個人的肉體力量實在太強大了,剛猛碰硬漢,純肉體的攻擊。

    凌風感覺自己的手臂像是撞到了一塊鐵板一樣,巨大的衝擊之力震得手臂生疼。

    「咚咚咚~」

    兩者實力差距太大,他硬生生退了六七步才穩住身體。

    「好強大的肉體之力!不愧是戰神族!」雖是對手,但也不得不承認,此人的力量很強。

    凌風凝重地看著戰神族其他看戲的人,看來今天真的踢到可鐵板。

    「咚~!」

    力氣太大只能種田 熊岳華也不好受,他感受到雙臂湧來的力量,居然像一匹難以控制的野馬一樣,將他硬生生擊退了一步。

    「此人?為何肉體力量如此之強?」

    熊岳華不得不對凌風另眼相看。

    能夠單純以肉體力量將他擊退的,有!可那都是戰神族之人,亦或者聖族中人,除了專修肉體的種族,他還真沒被誰擊退過!

    哪怕半步!

    「不錯!你很好!從來沒有人能夠把我擊退!」熊岳華認真地道。

    「呵~這句話也正是我想對你說的,把我擊退的,只有你一人,這點,你足以自傲了!」凌風同樣誇讚道。

    不過誇讚的口氣,卻不像恭維,更像侮辱。

    「有趣…有趣…戰神族之外,還從未有人對我這樣說過話。」熊岳華笑了。

    「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使用你所有絕技,發揮出全部力量……」他頓了頓:

    「記住,只有一次機會!」

    「你給我機會,可是我未必會給你機會!」凌風將體內殘留的暗勁化解乾淨,目光一寒,再次出手。

    對手實力強大,他不得不謹慎行事,既然對方輕敵,那就把底牌全部拿出來吧。

    「希望如此!」熊岳華擰嘴一笑。

    為什麼給凌風機會?因為他徹底將其,讓熊大看看,你愛戴尊敬的宗主,就是一個弱雞,我一根手指頭都能碾壓。

    「佛怒火蓮!」

    「螺旋丸!」

    凌風左手螺旋丸,右手九隻佛怒火蓮!

    現在,超級低配版的佛怒火蓮已經被他兌換下來,只要有元靈之力在,就可無限使用,他根本不需要像斗破一樣要用兩種火焰融合。

    佛怒火蓮和螺旋丸都是在距離熊岳華很近的時候突然運用,他根本反應不過來。

    「危險!」

    「岳華小心!」

    身後,戰神族其他人察覺到異樣,只可惜已經晚了。

    「戰神怒!」

    熊岳華運轉全身肉體之力,咆哮一聲,他的身體,居然生生拔高了一截,身上的肌肉,骨骼等也都硬化了一倍不止。

    他周身繚繞著銀色光芒,燦燦生輝,就如同遠古戰神蘇醒了一樣!

    頂天立地!

    這就是戰神怒?戰神一族的不傳秘法?果然恐怖!

    「九轉佛怒火蓮!」

    凌風的九朵火蓮從他指尖飛出,霞光瑞彩,一縷縷曦光流轉,猶若九天天池之上的蓮花。

    美麗…而且危險!

    「彭~」

    九朵蓮花齊綻,釋放出奪天光彩,蔽日之神威!

    瞬間,他們炸裂開來,仿似煙花,唯美,暴力!

    「戰神拳罡!」

    熊岳華臉色終於變了,變得凝重,變得忌憚。

    九轉佛怒火蓮的威力,足以威脅到他的性命。

    這種唯美的攻擊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從未見過?

    「彭~」

    熊岳華一拳砸在爆炸的九朵火蓮之上,頓時此地「轟」的一下動搖起來,絢爛的火花四濺,他居然硬生生抵抗住了佛怒火蓮的毀滅之力。

    「咳~」

    熊岳華全身雙拳焦黑,身體是還有密密麻麻的血痕,血痕不斷滲透出猩紅的血液,滲人無比。

    他重重咳出一口鮮血!

    「你!居然能夠…傷害到我?」熊岳華震驚地道。

    眼中布滿驚懼!

    戰神族號稱肉體至尊,哪怕靈魂死亡,肉體都如同寶器一樣不朽不滅,同級之中,沒有人能夠破壞他們的肉體,別說將他傷成這樣,更別提境界比他低的。

    殊不知,凌風更是驚訝。

    上一次,劉鵬洪承受了佛怒火蓮之力后整個人焦黑欲亡,這個人居然只受了這麼一點傷,不愧為體修強者。

    「螺旋丸!」

    凌風左手螺旋丸緊隨其後,印在了熊岳華肚子上。

    在火影世界,螺旋丸可是仙術,威力自然不容小覷。

    「蓬~」

    熊岳華被拋飛,他肚子的表皮已經血肉模糊,可仍然沒有傷到內臟,更別說把他擊對穿!

    轟~!

    他砸落在地,不停掙扎,想要重新站起,只可惜他已經沒有力氣。

    「我居然…敗了?敗給一個超凡六重天的螻蟻?」熊岳華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別動,敗了就是敗了!若這點都面對不了,你就不配當戰神族的人。」熊戰天淡淡地道。

    果然,老大的話對他非常管用。

    哪怕不服,他也得認了!

    「雲天!去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