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哪吒會這樣,肯定是在人間遇到什麼是人或者什麼事,而這件事羽舞很好奇,有些興奮又有些疑惑,催促囚焰:「你快說,不要吊我胃口,哪吒在人間到底遇到了什麼事。」

    囚焰看一眼四周,湊過去小聲告訴她道:「情劫,哪吒遇上了自己的劫難,桃花劫。」

    立即明白過來,難怪哪吒會大發雷霆,原來是這樣。

    羽舞哈哈哈大笑,看著三十三重天宮之上,對著天外世界大吼道:「哪吒,恭喜你。」

    囚焰連忙捂住她的嘴:「你看見了,這件事對哪吒來說簡直就是一把尖刀,你要說出去,他會跟你拚命的。」

    這些日子,羽舞在凌霄殿可以說是無聊透頂,好不容易遇上這麼一個有趣的事情,還不讓她嚷嚷兩句,真的憋得慌。

    不過就像囚焰說的,如果這件事被宣揚出去,哪吒真的會跟她拚命。

    收起激動的心情,把囚焰拉到一邊坐下來:「快跟我說說,事情的始末究竟是怎樣的?」

    對於哪吒的情劫這事,羽舞的好奇可是很重的,只後悔自己當初幹嘛要做什麼三界之主,錯過了這麼好玩的事情。

    把在人間發生的事情大致跟羽舞說了一遍,然後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哪吒這次,是真的遇上麻煩了,這件事對他應該挺難的,不然也不會發這麼大火氣。」

    羽舞哈哈哈的笑兩聲,看一眼天外世界,不知道哪吒見到若木,會是什麼樣的遭遇。

    不過這件事,她們也只剩下看戲的心情,因為不論兩人如何,都不是他們能插手的,想起哪吒的情劫,不由覺得好笑,就吟唱道: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雖然她唱的調子跟哪吒唱的不一樣,語氣也是天壤之別,可囚焰聽得出來,好奇問羽舞說:「你唱的是什麼,在人間的時候哪吒就是唱了這個,然後就一路奔上天宮,去了天外世界。」

    驚訝的看著囚焰,兩眼放光說道:「你是說哪吒在失控之前還吟唱這首歌謠?」

    點點頭,非常的肯定,雖然當時的情況跟現在不同,哪吒的調子跟羽舞也不同,甚至兩人的神情都是天差地別,但囚焰深信自己絕不會聽錯:「嗯,不會錯的,裡面每一個字都一樣。」囚焰的記憶很好,她不會連這幾句歌詞都記不住,羽舞深信不疑。

    「這麼說來哪吒對他的那個劫難並不是完全抗拒的,至少還是有一些可伶在裡面的,既然這樣,那為什麼還會失控呢?青龍叔,你知道為什麼嗎?」

    留在兜率宮的四個人裡面,只有青龍經歷過那種鑽心的痛,如果有人知道為什麼,也肯定是他。

    但是這時,青龍還真不好解釋,尤其是對自己的侄女。

    尷尬的笑一笑,告訴羽舞說:「等你有一天遇上自己的情劫就會知道,不過這一天可能永遠不會來,你是三界之主,一萬年也未必會離開凌霄殿,就算偶爾離開視察三界,也是車乘數萬,前呼後擁,那些凡人是沒機會靠近你的,在天宮,這些仙子仙官也都是剝落七情六慾的,所以這種感覺,你應該是沒機會懂了。」

    羽舞懵了,她要問的不是這個啊,青龍說了這麼一大堆,跟她想知道的完全不是一個東西。

    張了張嘴又閉上,再次張嘴問道:「青龍叔,我是想問你哪吒當時是個什麼心情,這個歌謠,跟他現在的反應完全是兩個面。」

    其實青龍當然知道她要問的是什麼,只是要對自己的侄女將情愛的心情,還真的開不了口。

    苦澀的笑笑,搖搖頭告訴羽舞:「不知道,如果他能活著回來,或許你能問他。」

    橫渡看一眼青龍,他的表情很不好,擔心羽舞繼續追問,就岔開話題:「囚焰,哪吒的這個未來是什麼身份,什麼東西?」

    說起哪吒的這個未來,羽舞也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子讓哪吒失控!

    既然他們好奇,就滿足他們的好奇,告訴羽舞說道:「南蠻巫師的孫女,長得很是可愛。」

    腦子裡使勁搜索,也不知道用什麼詞語來形容那個姑娘,乾脆抓來幾朵雲彩,做出一個跟南蠻巫師的孫女一模一樣的模型來。

    羽舞看了點點頭:「很好看嘛,這麼好看的姑娘,又是南蠻巫師的孫女,哪吒有福氣了。」

    這話才落,天外就墜下來一個東西,羽舞被嚇了一跳,定住神才看清是哪吒,他被若木從天外扔回來了。

    施展法術想要再次飛身,被青龍快一步攔下來:「再來一次結果也不會有什麼變化,還不如想想怎麼渡過你的劫難。」

    你好,首席執行官! 兩隻眼睛緊緊的盯住天外,牙齒咬得咔咔作響,這副表情,恨不得將若木吃了。

    好一會才冷靜下來,緊握的拳頭鬆開。

    才一瞬間,又恢復失控的狀態,雙目血紅,一拳落在青龍肚子上。

    這一拳是用盡全力的,青龍冷不防被他挨了他一拳,飛出去五六仗倒在地上,死活不知。

    羽舞跟囚焰還沒有明白髮生了什麼,橫渡就已經將哪吒擒住,押在羽舞跟前:「陛下,如何處置。」 白蕙拍板了,谷家三姐妹也不便再反對。

    不過谷雪還得提醒羅陽,輕嗔道:「噯!這次你就先找血煞子,等找到之後,你要是還放我們鴿子,不饒你!」

    聽了這話,羅陽暗道慚愧。

    「白妹,雪妹,湘姐,雲姐,你們先回酒店,我待會再去找你們。」羅陽勸道。

    「噯!那你們在這裡幹什麼?」谷雪冷笑道。

    一男二女,確實容易惹人好奇。

    羅陽笑道:「雪妹,別想歪了。」

    明知谷雪會質疑,羅陽只好以白蕙為突破口。

    不待谷雪接話茬,羅陽便說道:「白妹,你們先回去。我跟她們談談骷髏堡的事,待會就去找你們。」

    白蕙與水月和鏡花都見過面,知道二女是骷髏堡的人。

    微微點了點頭,白蕙同意先離開。

    谷雪雖有微辭,奈何話事的是白蕙,只好再次提醒羅陽。

    「噯!你要是不來,你就完蛋了!」谷雪冷道。

    「放心,我怎麼敢不去?」羅陽反問。

    送4位美人出了房間,直至看著她們走進電梯,並且電梯門關上了,羅陽才返回房間,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水月和鏡花心情沉重,吃了堡主的毒藥,生死已懸在一線之間了。

    「老公,她們也要你幫忙找血煞子,那你到底為誰找血煞子?」水月問道。

    這個問題,羅陽很難回答。

    想要羅陽幫忙找血煞子的人,可以用一輛大巴來運載。

    「我有解藥,你們先吃。」羅陽說道。

    「怎麼可能?!你什麼時候拿到解藥的?」水月驚喜道。

    羅陽取出兩隻小瓶子,裡面盛的正是《神農經》山水畫里的神奇潭水。

    兩位美人一人分了一瓶。

    看著手中的無色液體,鏡花懷疑道:「老公,你別拿我們開玩笑,好不好?」

    水月也不相信羅陽有解藥,說道:「解藥怎麼會是這樣的?你騙我們吧?」

    事實勝於雄辯。

    羅陽笑道:「我說再多也沒用,你們吃了就知道了。」

    不管信不信,水月和鏡花只好按照羅陽說的去做,她們都喝了瓶子里的神奇潭水。

    原先她們的手腕處有一條黑線,那正是中毒的跡象。

    喝了那瓶子里的液體后,再看手腕,黑線居然不見了!

    水月和鏡花大喜,雙雙撲過來,一人摟住羅陽的脖子,一人抱住他的豹腰。

    她們喜極而泣。

    羅陽輕輕拍她們的肩膀,安慰道:「沒事了。別哭。但你們要記住,千萬別讓堡主知道這事,不然我們三個吃不了要兜著走。」

    水月和鏡花點頭表示聽明白了。

    可是這種事瞞不了多長時間,堡主遲早會獲悉水月和鏡花已解毒。

    屆時堡主向二女發起通殺令,羅陽想要保住她們的性命,那也得花費大量的精力與物力。

    換言之,救下水月和鏡花,日後還有很多麻煩要處理。

    可羅陽又不忍心看著她們死,以後的事,只好以後再想辦法解決了。

    「老公,那我們下一步怎麼辦?」水月請示道。

    現今二女完全歸服於羅陽,聽他的命令了。

    羅陽還想留在天江市,繼續打探第二把血煞子的下落和使用混沌球的方法。

    只一件,便是十三姨已知悉水月和鏡花的身份,並且八仙堂和九陽殿也已分享了這個消息。

    水月和鏡花還不走的話,很容易被殺。

    怎樣安排水月和鏡花的藏身之處,則成為一個很頭痛的問題。

    羅陽想讓她們回宏運大隊。

    不過若那樣做了,恐怕骷髏堡的殺手會追到宏運大隊,這對其他美人而言,將會是非常危險的。

    讓水月和鏡花遠走高飛吧,這看起來算是一條可行的路。

    只是還沒有與她們商量,不清楚她們是怎麼想的。

    拉著兩位美人在床沿坐下,羅陽直奔主題道:「月姐,鏡姐,你們也知道現在是非常時期,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你們想到要去哪?」

    水月柔聲道:「老公,我們當然跟著你。你去哪,我們就去哪。」

    這麼甜蜜的話語,羅陽聽了卻高興不起來。

    微微一笑,羅陽說道:「你們跟著我,那危險很大的。你們可能不知道,八仙堂,九陽殿和十生宮都想要我的命。你們和我在一起,也會被對付的。」

    他希望用嚇唬的方法嚇走二女。

    可是水月和鏡花意志堅定道:「生,我們要和你在一起;死,我們也要和你在一起!」

    羅陽暗道不妙。

    此時他不便趕她們走,事實上她們也沒什麼地方好去。

    「月姐,鏡姐,你們先去找個地方躲一段日子,怎樣?」羅陽勸道。

    二女聽了沉默,在思索。

    羅陽又進一步勸道:「如果堡主問我你們去哪了,我就說你們失蹤了。堡主以為你們得不到解藥也會死,過一段時間,她就不會再找你們了。」

    水月和鏡花均微微頷首表示聽明白了。

    「老公,你要我們遠走高飛,那要我們去哪?」水月問道。

    天大地大,她們難找到立錐之地。

    骷髏堡的勢力太大,除非水月和鏡花躲到人煙稀少的地方,或許還能逃過一劫。

    不然,終究要被找出來,屆時會死得更慘。

    羅陽也不知要水月和鏡花逃去哪兒才好,說道:「隨便找個城市,不行?」

    鏡花冷笑道:「老公,那你跟不跟我們一起走?」

    見羅陽搖頭,鏡花又接著道:「你不走,那叫我們去哪?你又不是不知道骷髏堡的可怕,我們很快會被找出來的。」

    水月也認同鏡花的話語,說道:「不如我們三個一起逃走,好不好?」

    就算羅陽同意,家裡的美人都不會同意。

    「我不能走。要是我走了,那很多人會報復我身邊的人。」羅陽如是道。

    封少,休要再坑我 「那我們也不走。」水月說道。

    既然救出了二女,羅陽希望她們能好好的活著。

    問題是,一旦骷髏堡或哪個大勢力要對水月和鏡花發起攻擊,以羅陽現今的身手實力,根本保護不了她們。

    看著她們死,羅陽會心痛。

    「你們好好想一想,看有沒有地方可以躲起來?」羅陽問。

    「要是有,我們早就去了。你能幫我們找到地方?」水月反問。

    羅陽對外面的世界不太熟悉,也沒幾個朋友在外面的,實在找不出適合的地方讓水月和鏡花呆著。 ?青龍倒在地上沒有反應,羽舞擔心叔叔,也暫時沒心情懲治哪吒,急急忙忙的跑過去看青龍。

    到了青龍身邊,才知道雖然他倒在地上,但是呼吸均勻,雙目炯炯有神,完全沒有受傷的痕迹。

    不太放心,小聲問他:「叔叔,你沒事吧。」

    青龍笑笑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身上回答她:「沒事,就是挨了一拳,在想這傢伙幹嘛非要選我下手。」

    他沒事,就該是找哪吒討要說法的時候了,羽舞氣呼呼的過來,抓住哪吒給他一拳,惡狠狠的問道:「哪吒,我叔叔惹你了,你幹嘛要偷襲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