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哦!不知道閣下今日遠道而來有何貴幹?難道是來我神符宗旅遊的?” 「那你說,你父親到底能不能帶我進宗祠境地?」江帆冷靜了下思維,想了想直白的問道。

    聖女一愣,一時沒吭聲,江帆不耐道:「你無法帶我進入宗祠禁地,你父親要是也沒辦法帶我進入,那這事就沒辦法解決,只能放棄,就當沒發生過,反正你本來就不知道宗祠禁地中有寶貝嘛!」

    「這可不成,現在不是知道了,怎麼可以當做沒發生過?」聖女頓時不依道。

    「我靠,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說怎麼辦吧,總之晚飯之前你要是拿不出辦法來,我可不願白白耗費時間,就要自行其事了!」江帆也懶得去想了,將主動權交給聖女,逼迫她做出決定。

    現在也不管聖女是不是把族魂骨鏈之事告訴蒙不滅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反正蒙不滅不知道族魂之事,頂多被埋怨說道,或者提什麼條件,到時再應付吧。

    「呃,你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急切的要離開蒙城地區,不是說還有個兩天才離開的嗎?」聖女驚愕,不解的問道。

    「當然急了,你想現在出了郝副隊長這檔子事,我的趕緊行動起來,儘快的強大自己的實力才能更好的保護你們!」江帆怔了怔腦筋急轉振振有詞的解釋道。

    當然江帆還有自己的私心,實力強大了,不僅能更好的對付三大勢力,就是這怪物真的來找自己,應付起來也多分依仗。

    「儘快的強大實力?怎麼強**,你打算去哪?」聖女奇道。

    「蒙城西面方向大約五萬里,火岩灘!」江帆答道。

    「啊,你要去那尋找白赤符陣神遺物,這可不行!」聖女驚愕竟是不贊同了地搖頭。

    「怎麼就不行了?」江帆一愣不解地道。

    「我不是阻止你去取白赤符陣神遺物,而是你這樣子去根本無法穿過那上萬里的火岩灘,只怕進入幾秒鐘后你就灰飛煙滅死翹翹了!」聖女猶豫了下一咬牙解釋道。

    「當然你有雙頭神獸可以飛過去,告訴你,那樣沒用的,其實整個火岩灘都處在符陣範圍之內,火岩灘上空萬米高空內,只要有東西進入,立刻觸發符陣,所以你不能去!」頓了頓聖女又道。

    「是啊,火岩灘不就是岩漿灘涂,有那麼熱嗎?」江帆吃了一驚有些懷疑道。

    「那可不是一般的岩漿灘涂,融合有符陣的,這可是符陣神設下的,你怎麼當做尋常岩漿看待?」聖女白了江帆一眼教訓提醒道。

    江帆頓時眉頭皺起,這才正視起來,隨即想到了丹神殿中的符陣,是了,符陣神啊,設下符陣的強大肯定超過丹神殿那裡的符陣,進入丹神殿過的那幾關可真不容易,只怕火岩灘更為兇險了。

    「咦,當時你父親為何沒提到這些?他不是故意隱瞞不說的吧,安的什麼心?」江帆忽然心中一動質疑道。


    「呃,你怎麼這樣胡亂猜疑人?記得你說要看父親手中的那本搜奇異聞雜記,上面都記載了,反正你要看,自然也就沒具體詳細的說了!」聖女頓時不悅道。

    「何況你也沒說什麼時候要去吧,你忽然急著要去,又沒看搜奇異聞雜記上的情況介紹,我現在不是就阻止你告訴你情況了嘛,要有不好的心思,不攔你,讓你去送死!」接著聖女憤憤道。

    「呵呵,不好意思,看來我多心了,是我自己疏忽了!」江帆被說得一愣一愣的,有些尷尬笑道,當時確實是說過要去看搜奇異聞雜記的,只是一時沒機會。

    「哼,你這人經常把待人真誠掛在嘴上,實際上懷疑這懷疑那的,真讓人失望!」 權少痴纏高冷妻

    「按你這麼說去火岩灘豈不是無法成功了?」聖女的責怪江帆直接濾過不搭理,想了想糾結道。

    「也不是這麼說的,好像有經過火岩灘的辦法,只是我沒太注意,你真要想去,還是先看看搜奇異聞雜記!」聖女見江帆沒頂嘴爭辯,心中也舒坦不少,不再糾纏,安慰道。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絕對的兇險,你最好……!」接著聖女又好心的告誡道。

    「好了,不用說了,兇險我不怕,至少自保沒問題,我希望的是能一次成功,可沒什麼時間耗在上面!」江帆知道聖女要說什麼,擺手打斷道。

    「好吧,那隨你,那你就不能急著走了, 傲神帝 ,讓他做決定吧!」聖女見江帆自信滿滿也就作罷,強調道。

    「順便也把郝副隊長失蹤的事告訴父親,或許他見識廣,能知道些什麼也說不定!」接著聖女又道。

    「對了,我們去郝隊長家看看吧!」江帆無奈了,只得無奈點頭應下。

    「嗯,是要去看看,那塊免罪金牌得收回來!」聖女突然想到了免死金牌的事情。

    這時聖女的其他侍衛早已趕到,江帆、聖女帶著一群侍衛和下人來到郝府,命令所有二十幾個侍衛和下人開始在府中搜索,很快聖女得知後院中挖掘的巨大深坑,急忙趕到一看驚愕了。

    「這是怎麼回事?」聖女指了指巨大的深坑詢問看守郝府的衛隊小隊長。

    「呃,聖女,屬下也不知道,屬下帶著人進駐郝府時,發現這個大坑就有了,而且郝府中根本就是空的,一個人都找不到了!」衛隊小隊長訕訕答道。

    「什麼,上次你來封郝府時這裡空無一人了?」聖女驚訝道。

    「是的,郝副隊長是知道的!」小隊長點頭道。

    「這個郝副隊長怎麼回事,郝府中空無一人,怎麼也不彙報給我?」聖女頓時鬱悶更是不解道。

    「蒙特使,這事你可知道?」聖女立刻對著江帆問道,江帆與郝副隊長有接觸,兩人一同辦的事。

    「不知道,郝副隊長沒和我提過!」江帆故作一臉茫然地道,既然郝副隊長失蹤了乾脆推個一乾二淨了事,省得麻煩。

    「混蛋,這麼大的事郝副隊長竟然…算了,郝府中挖掘這麼個大坑是什麼意思?」聖女火了,不過隨即又是及時打住,人都出事了還能怎麼著,看了看坑洞迷惑道。

    「我想或許是郝隊長家的財寶什麼的都埋在地下了吧,郝隊長出事,可能訊息傳到府中了,府中的人作鳥獸散逃了吧!」江帆瞎掰道。

    聖女皺皺眉沒說什麼,等了會,一個侍衛過來道:「聖女,沒發現免罪金牌,而且府中倉庫也是空的!」

    「什麼,沒找到免罪金牌!府中的倉庫是空的?怎麼會這樣?」聖女驚愕了。

    江帆正要說什麼,忽然腰際的雙頭裂體獸靈魂傳輸道:「主人,小的發現了有陌生人的氣息!」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我奉閣主之命,前來收集關於神符宗的信息,一週之前,我們武修界的人,全都在腦海之中聽到了一個信息,就是神符宗重現於世,招數弟子的信息,我們知音閣多方打聽,最後終於在孫家堡得知了你們神符宗的確切地點,所以今日前來,想好好了解一下你們神符宗,希望你們能行一個方便!”

    這下葉城算是明白了,爲什麼沒有人前來拜師學藝,因爲根本不知道神符宗的位置在哪裏,如今這知音閣前來,也是打響神符宗名號的一個機會。

    “那當然可以,還不知道兄弟怎麼稱呼?”

    “在下李源。”

    “在下葉城。”

    “葉城兄弟,你可以決定這件事麼?宗主會不會不答應?”

    “怎麼會不答應?我就是宗主!”

    “你就是宗主?”

    李源開始懷疑起來,這神符宗一事是不是騙局?怎麼可能一宗之主年紀那麼小?看起來還沒有自己大,而且怎麼可能有宗門會在這偏僻之地建立。

    李源越覺得有可能,但是那日的萬里傳音,確確實實的在很多人腦袋中形成了玄音,他們已經和很多人確認過了,這些人可不會騙人。

    也許這位宗主有什麼獨特的駐顏之術呢?


    “請進!”葉城熱情的說道。

    李源跟着葉城進入了神符宗宗門門之內。

    眼前的場景把他徹底震撼住了。

    天籟抗戰先鋒 ,無論是從宗門面積,裝飾,無一不是大宗門的作風。

    不過和大宗門唯一的區別便是,這也太冷清了吧,放眼望去,根本沒有一個人。

    葉城對於神符宗的硬件可是很有自信,畢竟這神符宗比起原來的地盤又多了十倍由於。

    李源拿起一張羊皮紙,“唰唰唰!”的開始在上面寫些什麼。

    葉城悄悄的看過去。

    苗疆之地,深山之中,神符宗雄踞於此,此宗門乃本人平生所見最爲氣派之宗門,李某有幸……

    這李源還是挺上道的嘛,居然如此誇讚自己的神符宗,就是不知道他們知音閣的名氣如何,能不能幫自己的神符宗好好宣傳一番。

    接下來的幾日,葉城就帶着李源把宗門上下逛了一個遍,還把自己如何成爲宗主,等等添油加醋的說了一番,李源聽得眼冒金星,似乎看到了天選之子一般,崇拜的看着葉城,他還表示,回去一定好好的把神符宗的一切寫出來,讓葉城很是欣慰。

    三天後,李源終於完成了對於神符宗的來訪,依依不捨的與葉城道別。

    又過了三日,知音閣最新的修仙雜誌週刊又一次的更新了,一個靈鴿也從天邊飛來,降落到神符宗內。

    靈鴿嘴巴一吐,一本古樸的羊皮書就出現在了葉城面前。

    葉城看了一下署名:知音閣。

    知音閣給自己的東西麼?會是什麼呢?

    這本古樸的羊皮書表面赫然是修仙雜誌四個大字,下面還有小小的一行,第一萬兩千三百二十八期。

    “霍,看來這知音閣也是多年的勢力了!”

    葉城翻開了這本修仙雜誌,先前的幾則短訊,介紹了一下武修界最近的情況如何,比如說靈獸宗成功的培育了一隻獸王級別的靈獸,如今已經被他們的宗門成功契約,以後可能成爲靈獸宗的護宗神獸。

    還比如說妙花宗的花影仙子居然懷孕了,孩子的父親也不知道是誰,花影仙子的師傅大發雷霆,將她逐出了師門。

    最後葉城注意到了一個信息,五毒門的二少爺慘遭殺害,同時遇害的有五毒門一百餘號人,原因五毒門並未透露,成爲了未解之謎。

    葉城悻悻的摸了摸鼻子,這不是自己做的麼?看來五毒門的人果然不敢招惹自己,居然都沒有把這事情透露出去。

    接下來這本修仙雜誌的大半篇幅,開始介紹起了神符宗,自上而下仔仔細細的都介紹了一遍,對於神符宗還是讚不絕口,就連葉城自己看了都有些臉紅。

    此刻五毒門內,門主蠱屠正翻看着那本修仙雜誌。

    “怎麼了門主?你怎麼有閒心看起這種小道雜誌,這知音閣的什麼修仙雜誌,以前的時候還算是新穎,現在可是越來越浮誇了,根本沒有參考價值!”


    蠱屠嗤笑一聲:“我自然是不會相信這鬼東西,不過我聽說這周介紹神符宗,我有些感興趣,就買來一本看了看!”

    “哦,就是把二少爺殺了的那個神符宗麼?”

    “是的,就是他們,這本雜誌把那神符宗吹得天花亂墜,我可真的有些感興趣了。”

    “我們五毒門內部不是開過會了麼?放棄對於神符宗的復仇,畢竟那神祕的光劍到底是什麼我們都不清楚,不過如果我們五毒門的弟子在外遇見神符宗的弟子便格殺勿論,這都是我們討論好的。”

    “話雖如此,可是我不甘心啊,我那兒死的好慘,就這樣讓我放棄,我是咽不下這口氣的,我忽然有了一個想法,對,快去着急其他人,我有一個計劃。”

    “是門主!”

    “哼哼,神符宗是吧,葉城是吧,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

    這周的修仙雜誌一出,立刻在武修界掀起了巨大波瀾,大家紛紛對這神祕的神符宗產生了巨大的好奇心,許多散修按照知音閣所畫的地圖,紛紛找上門來,還有許多宗門的弟子,居然擅自離開宗門,爲的就是加入神符宗。

    這也讓葉城看到了輿論的力量,有了知音閣的宣傳,這下立馬就來了很多人,神符宗也開始進入了忙碌。

    這幾日幾乎每天都有數百人前來拜師,葉城和幾位神符宗的人親自給他們測試,測試的內容便是葉城當時在青銅門內的內容,只不過是簡化版,難度小了很多,要不然都是那樣的難度恐怕全天下沒有幾個人能夠成功。

    不過就算如此,成功的人也寥寥無幾,幾天下來,神符宗一共才招收到了五個人,而且這五個人都是勉強通過,根本沒有成爲大師的潛質。 「主人,小的想四處查看一下!」接著雙頭裂體獸要求道。

    「陌生人的氣息?雙頭,現在府中可是有不少衛隊的,你嗅到的氣息可能是衛隊人員的吧!」江帆一愣提醒道。

    「不是的,主人,府中現在一共有兩百衛隊,小的嗅到的氣息不是他們的,而且也不是以前郝隊長的那些屬下和下人的,小的對他們的氣息還是熟悉的!」雙頭裂體獸忙解釋道。

    「哦,那你查查看!」江帆頓時重視起來,一邊走向一旁轉到一顆大樹後面,雙頭裂體獸趁機從江帆懷中出來鑽入地下。

    江帆回到聖女身邊,一看聖女眼神中透露著怒火,看守府邸的衛隊小隊長低著頭一臉無辜憋屈樣,江帆知道,一定是責怪守衛沒看好。

    「聖女,請借一步說話!」江帆想了想要求道,這個衛隊小隊長確實是無辜的,東西全被自己捲走了,覺得還是幫襯一下。

    「什麼事?」聖女氣呼呼的跟著江帆走到僻靜之處,輕聲問道。

    「聖女,其實郝府不管發生什麼,你都不該責怪這些守衛的!」江帆說情道。

    「我知道,我不會真的責怪他們,只是太氣憤了,說道兩句而已!看不出來啊,你還蠻有同情心的嘛!」聖女怔了怔寬慰一句便讚賞道。

    「呵呵,我的同情心一般是不會亂給的,不過和蒙克族長和聖女成了朋友,又是盟友,那蒙克族人也算是自己人吧,對自己人有同情心也是應該的!」江帆馬上趁機撿著好話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