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哎,老謝,今天我們可不說這些,凌先生,小瑤今晚也來了,你有看到他嗎?”雖然作爲老丈人,可是王朝輝也不敢擺自己丈人的普,這個女婿的手段實力他可是親眼見到過,不見就連謝進江也要對他恭恭敬敬的,其實他哪裏知道謝進江那是害怕凌峯的實力,而是他真的是自己的叔叔。

    “奧,這丫頭還跟我撒謊,你們在這裏聊,我去找她一下。”凌峯對商業不感興趣,所以找個藉口就溜了,而四人也沒有意見,有些事情跟凌峯在一起還真的不好開口。 第五十三章 戰虎堂譚耀陽

    來參加酒會的人實在太多了,凌峯直到十多分鐘後才找到王璐瑤,不過眼前的兄妹倆卻是讓凌峯有些哭笑不得。

    原來兩兄妹正躲在角落一邊的高背沙發後面大快朵頤。

    “王濤,說好的魚子醬呢,還有我記得那邊有一隻澳洲龍蝦的,你怎麼不拿回來?”王璐瑤一邊吃着茶几上的美味一邊埋怨着王濤,這讓王濤在一邊不住的翻白眼,合着我這個跑腿的還不合格了,不過那個魚子醬早就進了你大哥的肚子了,至於那個龍蝦,實在是太大了王濤也拉不下那個臉把它拿回來,就算是拿這些東西都已經成了別人眼中的小丑了。

    不過看到小妹現在的情形王濤卻是有些高興,王璐瑤的心正在慢慢放開,以前的她是不會露出這種性格的。


    “你們兩個還真夠可以的。”凌峯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兩人的身後。

    “凌大哥,你來了。”王璐瑤迅速把手中的刀叉扔在一邊站了起來,而王濤也是一臉激動地看向凌峯。

    如今的王濤已經是王氏集團的總經理了,而且王朝輝也在逐步的加強對王濤的鍛鍊,可以說王濤能夠有現在的境遇完全是凌峯所賜,如果沒有凌峯整個王家早就不存在了,所以王濤對凌峯那是充滿了敬意,更何況王濤還算是輪迴幫的一個大頭目。

    “王濤,你們幹嘛呢?”凌峯一屁股就坐在了王璐瑤的身邊,而王璐瑤也乖巧的坐了下來。

    “還不是小瑤,她說什麼不喜歡這種虛僞的應酬,硬是綴着我在這裏海吃海喝的。”說到這裏王濤就一肚子怨氣,你不想應酬,可是我想啊,這裏不光有商機更有豔遇,這可是好機會啊!

    “好了哥,現在用不到你了,你可以去忙了。”王璐瑤對着王濤揮了揮手,要不是怕人糾纏她也不用硬把王濤留在身邊。

    “你怎麼不去多認識幾個人呢,你的節目不是什麼名人訪談錄嗎?”凌峯掃了一眼眼前的食物,他晚飯還沒吃呢,不過眼前的這些食物凌峯都不喜歡。

    “凌大哥你看看這些人,老的老小的小,哪有一個像樣的?”聽着王璐瑤的話凌峯暗裏搖頭,不過王璐瑤不願意凌峯也沒說什麼。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中間自然少不了一些小曖昧,將近九點鐘的時候省裏跟市裏的一些領導終於到齊了。

    一陣冠冕堂皇的發言之後酒會正式開始,這個酒會就是在峯會開始前給人增進感情尋找商機用的。

    凌峯看着人堆裏紅光滿面的謝庭有些感嘆,這個謝哥都退下來了還搞這些有什麼意思。

    這些**的領導只在宴會廳裏呆了不到半個小時,就到樓上開會去了,當然隨去的還有各大公司的負責人,其實這也是爲了即將召開的國際金融峯會做準備。

    一時間宴會廳成了年輕人的海洋,什麼淑女什麼紳士素養全都被丟到了一邊,各種摩擦曖昧隨處可見。

    “兩位美女,不知道能不能請你們喝一杯?”就在凌峯跟王璐瑤享受二人世界的時候一道略微有些沙啞的聲音傳了過來。

    凌峯擡頭看去沙發後面站了三個年輕人,三人三十歲左右,長得也算是英俊瀟灑,看穿着應該又是三個高富帥。

    “對不起,我們不習慣跟陌生人喝酒,你們還是找別人吧。”凌峯對這些人並沒有反感,泡妞把妹雙方你情我願的事情,凌峯也沒有把任何人都當成色狼的習慣。

    “你是男人?”三人中的一個人忽然開口說道。

    “怎麼不行嗎?”凌峯看了這個人一眼,這個人身上有點血腥氣,應該是殺過人的,而且不止一個。

    “行,怎麼不行。”那人仔細的看了凌峯幾眼然後跟另外兩個人走了。

    “凌大哥,沒事吧?”王濤匆匆趕了過來,他剛剛一定是看到這邊的事情才跑了回來。

    “沒事,只是三個富家公子而已,對了王濤,一會兒把你妹妹送回去,我還要等豆豆一起。”凌峯看着也十點多了,會場裏的年輕人也慢慢減少起來於是開口說道。

    “嗯,我知道了。”王濤心裏還是有些不太願意的,自己剛剛勾搭上了一位富家千金,說好今夜除去玩的,如今看來泡湯了。

    隨着宴會廳中的人越來越少,樓上開會的大富們終於下來了,凌峯看了一下唐豆真的是太受歡迎了,要不是王朝輝他們護着恐怕早就被周圍那些男人埋了,你不見邊上有幾個女領導在那裏妒忌的雙眼發青嗎?

    “對不起啊,讓你等這麼久。”唐豆來到凌峯身邊拉着凌峯的手小聲說道。

    “沒關係,那我們現在走吧,你可說過今晚上任我處置的。”凌峯趴在唐豆的耳邊輕輕吻了吻她的耳垂,聲音說不出的魅惑。

    唐豆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想到晚上的事情唐豆只覺得自己渾身燥熱起來,看來自從跟了凌峯以後自己也是變壞了。

    凌峯跟王朝輝幾人打了聲招呼就帶着唐豆離開了。

    碧海龍庭距離怡馨苑並不是很遠,可是唐豆發現凌峯的車子卻是正在向着相反的方向開去。

    “凌大哥,我們這是去哪啊?”唐豆看着凌峯平靜的面孔忽然開口問道。

    “帶你去精英會所一趟。”凌峯瞥了後視鏡一眼嘴角微微露了一個微笑,“後面有個尾巴跟了我們一路了。”

    “奧,知道了。”說完唐豆就沒有什麼表示了,有凌峯在身邊唐豆一點危險的感覺都沒有。

    “譚哥,那小子是不發現我們了?”凌峯後面的一輛寶馬車上跟凌峯搭訕的那三個男人正坐在車上。

    “沒有。”顯然譚哥對自己的跟蹤技術十分的自信。

    “我們爲什麼要跟蹤他啊,不會是因爲他不給譚哥面子譚哥要教訓他一下?”

    “我有那麼小氣嘛!”譚哥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前天青幫派了一個黃金級的頭目到我們戰虎堂。”譚哥說活的時候聲音有些低沉,裏面也是充滿了擔心。

    “青幫想要收編戰虎堂?”另外兩人心中一驚,兩人雖然不是戰虎堂的人可是卻跟戰虎堂息息相關,屬於一條繩上的螞蚱。

    “還不清楚,不過也差不多吧。”譚哥也是有着深深的無奈,戰虎堂雖然在南省也算是比較大的幫派了,可是跟青幫比起來卻是弱的沒邊兒了。

    “這跟我們跟蹤這小子有什麼關係?”兩人讓譚哥說的更糊塗了。

    “那個黃金頭目有個特殊的嗜好。”說到這裏的時候譚哥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臉色變得有些不太自然。

    “特殊嗜好?”兩人聯想到凌峯的性別渾身打了一個寒顫,“可惜了。”也不知道兩人是說什麼可惜了。

    “他們到了。”譚哥把車子一打跟在凌峯後面把車子開進了精英會所。

    “哎,這小子能耐啊,真麼快又換女伴了。”三人一看到唐豆的背影就知道這又是一個美女。

    “廢話,你要長成那樣你也可以。”譚哥說完就迅速跟了上去。

    “幾位走錯門了吧?”三人剛剛走進大廳就被幾個壯漢攔了下來,而他們身後也從暗處走出來幾個大漢。

    “怎麼會,我們這不是來消費的嗎?”面對着這些大漢譚哥顯得十分的鎮定,看這些人的身形氣勢就知道是道上的,而且各個都是高手,領頭的那個恐怕自己都不是對手。

    輪迴幫,譚哥腦海中第一個閃現的就是輪迴幫的名字,現在的燕京城只有輪迴幫一個幫派。

    “嘿嘿,連精英會館的規矩都不懂還來會館消費,你蒙誰呢,抓起來。”譚哥三人並沒有動不是不能而是不敢,因爲就這麼一會兒整個大廳裏就圍滿了人。

    雖然三人有些不甘可是沒辦法誰讓人家人多呢。

    “主上,要怎麼處理這三個人?”精英會館現在有顧青閻親自坐鎮,自從輪迴幫佔據了整個燕京凌峯就在郊區圈了一塊地作爲輪迴幫的訓練基地,現在輪迴幫的新進精英都在那裏訓練,相信再過不久輪迴幫的精英就能一批一批的‘生產’了。

    “問清楚身份,然後放掉他們吧,這段時間上面的目光都在注視着燕京的一舉一動,能不惹麻煩儘量不惹。”


    雖然有謝家在前面頂着,可是謝家也不是萬能的,一個大意說不定就把謝家賠進去了。

    一間陰暗的地下室裏,譚哥三人有些忐忑的坐在那裏,面前略顯得有些陳舊的刑具上佈滿了血腥,一看就知道這些東西沒少用。

    “說吧,什麼人,來幹什麼的,說得好我就放了你們。”一個黃金頭目一屁股坐在三人面前的一把椅子上問道。

    “這位大哥,裏面一定有誤會,我叫譚耀陽,是來參加幾天後的金融峯會的,本來想出來瀟灑瀟灑,不想讓這位大哥誤會了。”譚耀陽對黑道的這一套非常的清楚,老老實實地把能說的都說了。

    “嗯,譚耀陽?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呢?”那個頭目嘴裏唸叨着譚耀陽的名字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他身旁的一個小弟眼睛忽然一亮趴在他耳朵上輕輕說了幾句。

    “哈哈…好,你小子就腦袋瓜子好使,明天請你吃大餐。”顯然那個頭目非常的高興。

    “譚耀陽,江南市戰虎堂堂主譚青林的兒子,譚公子我沒有說錯吧。”頭目口中說出的話讓譚耀陽心裏一緊,自己的身份在這件事情上有些被動啊!

    “如果我說這是一個誤會,不知道衆位相不相信?”譚耀陽現在也沒有辦法,如果輪迴幫的幫主跑到戰虎堂去戰虎堂也會毫不猶豫的把他抓起來,當然前提是要抓得住。 第五十四章 驚現改造人

    “譚哥,輪迴幫爲什麼把我們放了?”精英會館門口當譚耀陽三人出來的時候他們心裏充滿了不解。

    “你問我,我問誰去?”譚耀陽心裏非常的憋屈,堂堂戰虎堂的接班人,什麼時候這麼狼狽過,不過輪迴幫的實力確實很強,從成員到頭目都比戰虎堂強了不止一點,這個可不是什麼好事,畢竟江南市跟燕京毗鄰如果有什麼摩擦戰事的戰虎堂明顯的要吃虧。

    “那我們現在去哪?”

    “金融峯會我就不參加了,這樣,你們兩個去參加峯會,我趕回江南,我們有必要了解一下輪迴幫了,青幫已經有動靜了,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事,不過有備無患總是好的。”

    譚耀陽心中充滿了壓力,現在青幫這條龍還不知道要幹嘛,戰虎堂身邊又多了輪迴幫這隻猛虎,當年也不知道老爹爲什麼把幫派健在江南的。

    “派人去跟着他們,尤其是那個譚耀陽,看看他到底要幹什麼。”

    凌峯跟顧青閻站在樓上看着譚耀陽三人離去後顧青閻開口說道。

    凌峯嘴角露出一抹滿意的微笑,顧青閻不愧是大家族出來的,稍加訓練就能夠獨當一面,這也是凌峯完全不管輪迴幫的原因,勞人者上,勞智者中,勞力者下,有這麼出色的手下不用可惜了。

    “主上,青幫派人過來了。”顧青閻忽然說出了一個讓凌峯意外的消息。

    “哦,不知道是什麼事?”凌峯說着走到一個沙發上坐了下來,對於青幫的消息他還是蠻重視的。

    凌峯對青幫可是慕名已久,南青北洪,這兩大幫派可是華夏國最大也是資格最老的幫派,抗戰那會兒,也出過不少力,這也造成了現在兩大幫派尾大不掉,如果不是幾十年前那位領導人發飆恐怕現在兩大幫派會更加的龐大,搞不好會成爲華夏的地下王國。

    “第一件事是讓我們協助尋找一個叫裴景天的人,另一件事是想跟我們合作組成聯盟。”對於青幫顧青閻也不敢大意,現在的輪迴幫還不是青幫的對手,如果再給他幾個月時間,不說是能夠打贏但是自保應該綽綽有餘了,畢竟像青幫洪門這樣的黑道組織底蘊實在是太強大了。

    “終於來了嗎?”凌峯修長如玉的手指輕輕地敲打着沙發的扶手,他知道裴景天的事情遲早要暴露的,不過他卻沒想到青幫的反應會這麼慢,直到今天才派人出來尋找。

    這其實並不怪青幫辦事效率低,而是因爲這個裴景天玩兒這種消失的戲碼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所以他老子也沒有把這當回事,可是這次因爲時間太長終於引起了他老子的關注,這纔不得不通知青幫尋找自己的兒子。

    “怎麼,主上認識這個裴景天?”聽凌峯的口氣顧青閻就知道這個裴景天一定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眼前的這位主子雖然風華絕代性格平淡,可是隱藏在他體內的卻是一顆梟雄的心臟。

    “嗯,這件事你跟進一下,尤其是王家的人讓人24小時盯着,發現有什麼異常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

    這件事王家所有人都有參與,雖然自己做事幹淨,不過也要以防萬一,畢竟現在的王家是自己女人的孃家。

    “我會吩咐下去的,那關於聯盟的事情呢?”對於這個聯盟顧青閻並不看好,誰都知道青幫龐大,如果加入這個聯盟很可能就是羊入虎口,淪爲青幫的附庸,甚至完全的被青幫吞化掉。

    “你心裏不是早有答案了嗎,就照你想的做,不過有些事情還是要迂迴一些要好,看青幫這個勢頭恐怕將來會有一場惡戰,就是不知道上面會採取什麼措施。”

    既然青幫已經開始行動了,相信洪門也不會寂靜無聲,“青閻,加派人手注意收集信息,我們輪迴幫可不要做了人家的先頭部隊。”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這種事情無非就是出工不出力,能和稀泥和稀泥而已。

    “有空多到園子裏走走,兩個小丫頭挺想你的。”凌峯臨離開的時候忽然回頭對顧青閻說道。

    雖然兩個小丫頭不說,可是凌峯卻是知道他們非常想念顧青閻。

    “……”顧青閻沒有回話,而是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也有將近一個月沒有見到兩個妹妹了,也不知道現在兩人是胖了還是瘦了。

    夜已經接近凌晨了,馬路上除去偶爾經過的車輛顯得異常的冷清,昏黃的燈光下凌峯的跑車載着唐豆飛馳在寬闊的馬路上。

    唐豆坐在座位上不時地打個哈欠,看樣子是困了,看來今晚的狂歡是要泡湯了,凌峯想着搖了搖頭。


    砰 一聲巨響,一個人從凌峯的車頭處飛了出去。

    “額…”凌峯心中那個鬱悶啊,好不容易開次快車,沒想到會遇上這事兒,可是剛剛那人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怎麼了?”唐豆聽到響聲一下子精神了起來。

    “應該是撞人了吧。”凌峯摸了摸鼻子,這次應該不是對方故意的,剛纔的車速可是110多呢。

    “啊…”唐豆一聲驚呼,然後就打開車門走了下來,凌峯也是隨後下了車。

    在車前二十多米的地方躺了一個人,衣衫襤褸,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不過看撞出來的距離應該是凶多吉少了,也幸好現在的車輛很少,不然這個人恐怕全屍都撈不着。

    踏踏踏

    忽然一陣跑動的聲音傳了過來,隨着聲音的接近凌峯眼前出現了五六個人,這些人全副武裝,不過沒有拿槍,只是拿了一些鉗子一類的東西,其中一個人手中還拿了一個手提密碼箱,不知道里面裝的什麼東西,看他們的樣子也不是跑了一時半會兒了。

    “這些是什麼人?”唐豆靠在凌峯背上輕聲的問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