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哈密元帥此時他不敢對玄魔道人過多的不敬只見他唯唯諾諾的微笑著對玄魔道人說道:「王爺不要動怒大王只要把這小子抓回去就行沒有別的意思。」

    「想在我這裡抓人你們眼裡還有我這個王爺?」玄魔道人怒視著哈密元帥氣憤的說道。

    玄魔道人說的也有道理這不就是往人臉上打一巴掌然後對人說看我還是尊敬你的嗎。玄魔道人又不是三歲小孩不明白怎麼回事。

    「這是大王的意思我們只是執行罷了請王爺明白小的苦衷。」哈密元帥裝作可憐的對玄魔道人說道。

    聽完哈密元帥的話以後玄魔道人已經氣憤到了無法容忍的居然拿玄因尊者來壓我是何道理?


    他『哼『了一聲再也沒有理會哈密元帥只是回頭對幾豪說道:「走我們回去不要理會他們。」

    玄魔道人說完就往玄魔谷里走去幾豪回頭看了哈密元帥一眼冷笑著跟著玄魔道人往回走。

    玄魔道人為什麼這樣氣憤居然對這些人不理不睬呢?事實上玄魔道人此時他不想和玄因尊者鬧翻臉畢竟玄因尊者是魔界之王又是自己的親兄弟如果此時和他鬧翻對誰都沒有好處。

    此刻哈密元帥著急了起來大聲的對玄魔道人喊道:「王爺你要是這樣小的無禮了。」

    幾豪走在玄魔道人後面加快腳步追上玄魔道人拽了一下玄魔道人的衣服謹慎的說道:「前輩這些人居然這樣無禮我看還是把他們給打算了。」

    他這樣對玄魔道人說有他自己的道理。原因就是幾豪現在對玄因尊者的人是義憤填膺他認為多殺義血堡的一個人就減少玄因尊者的一個幫凶。

    「不要理他他們不敢怎麼樣。就這個哈密就不是個一般人物就憑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說實話我都不一定又十分的把握戰勝他。」玄魔道人邊走邊對幾豪說道。

    眼看玄魔道人和幾豪越往裡走越遠哈密元帥不禁著急了起來。他大吼一聲:「眾人聽令如果今天不把這小子抓回去就等於是抗命雖然這裡是王爺的地方看來今天我們就要放肆一次了上。」

    哈密元帥的話剛落音只見兩排兵勇向玄魔谷里涌去。

    玄魔道人根本就沒有想到哈密元帥會在這裡不給自己面子他回頭看了一眼惡狠狠地說道:「你們這樣不分君臣不分尊卑一意孤行我就對不起了。」

    哈密元帥帶來的這些人並非都是酒囊飯袋他們個個都是義血堡的精英高手但是畢竟玄魔道人是玄因尊者的哥哥他們在這裡還是有點膽怯。

    玄魔道人和幾豪停下了腳步看著湧來的兵勇兩個人氣憤之餘同時都動了殺心。

    就在此時幾豪感到一股強大的能量在這裡向外擴散玄魔道人的雙眼已經看不到一絲光亮呈現出兩個烏黑的圓洞好像是地獄的深淵。他的渾身向外冒著縷縷白霧猶如無底大坑向外散著滾滾冷氣。

    眨眼間那些兵勇已經涌了上來。但是就要快到玄魔道人和幾豪身旁的時候他們頓時感到一股猶如前座大山壓在他們的頭頂上方令他們感到十分的壓抑。

    他們不禁往玄魔道人和幾豪望去只見玄魔道人此時好像地獄中的厲鬼一樣渾身上下向外冒著縷縷白霧兩個眼睛漆黑中閃爍著點點紅光。

    「你們既然不把無當成王爺我也無話可說但是在玄魔山撒野之人必須付出代價。、」玄魔道人出的聲音好像從地獄的深淵傳來帶著一絲悲涼而又殺氣重重。

    湧上來的兵勇都用驚恐的眼神相互看了一眼最後吧目光全部集中在哈密元帥身上。

    哈密元帥也感到了玄魔道人濃重的真氣在這裡涌動他小心的向玄魔道人和幾豪看了看臉上露出了一絲驚慌之色但是身為魔界的元帥在處理大的突事件上還是有一套的。

    只見他瞬間調整更好心態微笑著對玄魔道人說道:「王爺不要動怒我們真不是有意得罪你。」

    玄魔道人此時已經難以對哈密元帥眾人再行忍讓只聽見玄魔道人深沉的說道:「你們現在若果離開這裡變吧如果再往前踏進一步後果你們自己去考慮吧。」

    看來哈密元帥城府很深他站在哪裡停下了腳步猙獰的臉上依然露出微笑還是彬彬有禮的對玄魔道人說道:「王爺咱不要因為這小子破壞了我們的關係這畢竟是大王的意思。」

    玄魔道人強壓住心中的憤怒和衝動依然冷冷的說道:「這小子我今天不會讓你們帶走要不你們先回去我隨後去和你大王交涉?」

    「這??????這樣不好吧畢竟我是領了大王的聖旨而來。」哈密元帥轉動著眼珠子說道。

    靠這小子就***不是一般人物現在又拿出玄因尊者出來強壓玄魔道人。

    「那要是這樣我們也沒有商量的餘地了你看著辦吧。」玄魔道人不屑一顧的對哈密元帥說道。

    就在玄魔道人話剛落音就聽見哈密元帥大聲的說道:「王爺讓我們把這小子帶走。」

    可是哈密元帥的話並沒有引起那些兵勇的共鳴。他們知道玄魔道人說道話絕對不是這個意思這隻不過是哈密元帥的一個謀略而已。那些兵勇都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怎麼你們不聽王爺的吩咐?」此時哈密元帥眼中露出一絲殺機不耐煩的對那些兵勇吼道。

    俗話說『縣官不如縣管』這些人都是哈密元帥的手下雖然玄魔道人是個王爺但是他們只能維護自己的上司不會現在去得罪哈密元帥的更不能現在和玄魔道人達成統一戰線。畢竟哈密元帥是領命與大王。

    排在第一排的兵勇已經開始先前移動後面的兵勇就隨其後慢慢的向前靠近。

    玄魔道人知道此時肯定會有一場難以想象的拼殺。

    只見玄魔道人迅挪動腳步一道道虛影在這裡盤旋一股股強大的力道在這裡瀰漫。

    哈密元帥也不是一個省油燈他瞬間催這身體裡面的真氣身體頓時被一團暗紅色的光芒所籠罩

    劍拔弩張是形式就在這一刻將要爆。

    就在大家將要動手的時刻令大家難以相信的情況出現了。【求收藏點擊推薦鮮花貴賓】

    多謝各位朋友的支持。 玄魔谷內劍拔弩張緊張的氣氛無處不在一股股浩大的能量在這裡涌動使這裡的花草樹木暗淡無光。(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文.學網)

    玄魔道人迅挪動腳步一道道飄渺的虛影來回呈現這裡的空氣無比壓抑令人喘不過起來。

    前面衝過來的幾個兵勇已經被這浩瀚的力道和強烈的壓抑感擋在那裡十分難受他們看到玄魔道人已經像瘋一樣盯著他們。

    就在此時玄魔道人和幾豪後方的天空中傳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吼聲好像千軍萬馬奔騰而來一道深綠色的光芒劃破天空向奔襲而來的兵勇刺了過來。耀眼奪目的綠光讓這些兵勇頓時感到好像即將步入地獄的門前。

    這裡的空氣被這股氣流沖的好像凝固了一樣。

    好長時間大家才從這壓抑的狀態下走了出來現在大家才看清原來是一隻獨眼怪物在作怪。

    就在此時哈密元帥手持長劍騰空而起頓時化作一道暗紅色的光芒向獨眼獸沖了過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從空中傳了過來那聲巨大的爆炸閃出的光芒似乎要劃破虛空浩瀚的能量在這裡蔓延。

    幾豪站在玄魔道人旁邊手持神劍始終準備著上前廝殺。玄魔道人也是面無表情一臉的嚴肅和騰騰升起的白霧令那些兵勇望而卻步。

    這時玄魔谷里的一座假山和旁邊的一棵棵不知名的樹木被這股力量齊齊的削去一截頓時這裡塵霧繚繞一塊塊石頭向四處落去一棵棵樹木倒在地上。

    哈密元帥已經落到地上他的嘴邊已經溢出一道血跡獨眼獸在空中好像瘋了一樣不停的盤旋不時的好像鮮紅色的血液猶如血雨一樣飄飄洒洒的從空中落了下來。

    獨眼獸受傷了!這是幾豪的第一感覺。

    幾豪也許是和獨眼獸處了好長時間好像他們很有感情現在面對著獨眼獸已經受傷他迅的凝聚身體的力量準備上前與哈密元帥拼搏。

    此時玄魔道人似乎看到了一些端倪只見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化作一團虛幻的白影向哈密元帥沖了過去這團白色的幻影好像是一把把閃閃光的利劍伴隨著一股盛氣凌人的力量向哈密元帥直刺而去。

    哈密元帥萬萬沒有想道此時玄魔道人真會為了這個黃毛小子和他動手。只見他快的騰空而起帶著一絲氣旋向上方躲去。

    但是他的身體還是被玄魔道人的能量氣流重重的傷了一下。他頓時感到一股血腥的味道從咽喉處向外湧出。

    「撲」

    從哈密元帥的嘴裡噴出一道血霧。

    旁邊的兵勇被這眨眼功夫所生的事情驚呆了他們有的還沒有看清怎麼回事哈密元帥就受傷了。

    震驚。


    「你們還不上去把那小子給我捉住。」哈密元帥氣急敗壞的大聲的對著那些兵勇狂吼道。

    此時在那些兵勇的後面猛然竄出幾個黑影分別向幾豪和玄魔道人同時沖了過來幾個人的力量絕對不亞於獨眼獸和哈密元帥的那次對決。

    幾豪已經做好了充分準備只見他凝聚一股真氣順間他的劍上好像塗了一層淡黃色的光芒從他的身體里透出無盡的力量的氣流向奔襲而來的那幾個黑影對抗了過去。

    玄魔道人也不示弱他也是挪動腳步又一次化作一團白霧向他襲來的幾個黑影猛衝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在幾個黑影和幾豪玄魔道人中間爆炸這次的閃光雖然沒有哈密元帥和獨眼獸的那一擊那樣閃亮但是無比雄厚的氣流絕對不會低於他們剛才的一擊。

    周圍的樹木裂斷一片本來已經殘缺的假山已經夷為平地遠處的樹葉紛紛落下。

    幾豪手中的劍依然著金黃色的光芒但是此時他感到已經力不從心嘴角已經掛有血跡。

    那幾個黑影同時也出了陣陣慘叫聲。放眼望去只見一顆鮮紅的頭顱向哈密元帥跑了過去後面的幾個人都面色蒼白有的嘴裡不停地往外噴著鮮紅的血液還有的捂著殘缺的胳膊撕心裂肺的慘叫著。

    嗜血的場面令人震驚。

    獨眼獸在空中似乎身上無比的疼痛他不停的狂吼著不停地盤旋著一股股能量氣流向地上橫掃。

    哈密元帥此時落到地上還沒有站穩只見獨眼獸以最快的度如閃電一般噴出一道深綠色的光芒向他衝去。

    哈密元帥大驚失色他知道獨眼獸不一般的東西從上次的角逐來看他的能力非凡絕不是一般的動物從他的身上出的能量來看一般的高手肯定不能戰勝與它。

    他同時也深深的知道自己剛才被玄魔道人的一擊已經受傷如果此時在和這個瘋的獨眼怪物對抗很可能被它傷的再也不能回到義血堡。

    只見他策動了身體飛一般的撲到地上那道深綠色的光芒貼著他的臉頰飛劃過驚險的一幕令他心飛魄散。

    這是怎麼回事?征討令牌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每一次遇到危險的時候征討令牌都會出來今天居然沒有出現幾豪有點搞不明白他不禁輕聲的喊道:「偊今天怎麼了?」

    可是征討令牌依然沒有一絲動靜。

    就在這時哈密元帥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對著那些兵勇怒氣沖沖的說道:「你們想抗令嗎?抓住那小子.」

    那些兵勇雖然不是一般的人物但是面對著玄魔道人和獨眼獸的威懾和幾豪那一次的全力對抗他們知道今天碰上了敵手。

    此時那些兵勇聽了哈密元帥的話以後相互都看了一眼他們心中想道的是今天戰死在這裡總比回去以臨陣逃脫罪接受懲罰的好。


    只見那些兵勇如潮水一般向這邊涌了過來。【求收藏點擊推薦鮮花貴賓】 玄魔谷內真氣涌動殺氣重重血腥的氣味濃重美麗的玄魔谷此時好像已經變成了修羅場曾經的聖潔被片片血跡所污染。

    哈密元帥一聲令下那些兵勇卻生生的如潮水一般慢慢的向前湧來。

    就在此時獨眼獸在空中用長長地尾巴帶著強大的氣流高聲吼叫著向那些湧上來的兵勇狠狠地拍了下來。

    地上頓時揚沙走石一股腥濃的味道令人喘不過起來。忽然『轟『的一陣爆炸聲在眾人中間傳出強大的氣流瞬間向四周蔓延。

    一聲聲刺耳的慘叫聲不絕於耳鮮紅的血液伴隨著奶白的腦漿遍地都是整個山谷都在顫抖。旁邊的山石被獨眼獸的尾巴排成了石粉瞬間飛揚了起來。

    雖然有幾個兵勇在獨眼獸的狂攻之下已經死去但是這些兵勇中間也有好手有幾個已經跳出了獨眼獸攻擊的方向還有的身上出一層璀璨奪目的光芒將自己嚴嚴實實的護在裡面。

    就是這樣從他們痛苦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們也是受到了重創。

    此時幾豪身體的某一個地方又有一股炙熱的能量向他的體內充盈。本來已經乏力的身體頓時感到十分充盈一陣莫名其妙的衝動感和燥熱感湧上心頭。

    強烈的能量急需外放只見他手中的劍上此時又被一層金黃色的光芒所籠罩出讓人心寒的光芒。

    與此同時他已經全身像披了一層金黃色的盔甲好像戰神一樣威風凜凜令人衝動使人狂。

    哈密元帥和那些兵勇見狀心中無比震驚。他們不知道這個小子到底用的是什麼魔法居然這樣強健。

    為什麼玄魔道人如此護著這個黃毛小子他的來歷無人知曉眾人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難道這小子是玄魔道人的徒弟?如果那樣義血堡怎會不知呢?並且他也不會和義血堡作對殺死義血堡的弟兄。

    可是眼前的情況不容許他們有太多的考慮和猜測。

    只見幾豪已經躍到了他們不遠處一道璀璨奪目的金黃色的劍芒向他們猛刺了過去一股猶如泰山壓頂之勢的能量讓他們似乎感到了一絲死亡的氣息。

    他們不敢怠慢只見他們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都使出了看家的本領他們的武器上一道道顏色不一光芒同時和幾豪的劍芒向撞到一起。

    頓時在幾豪和那些兵勇的中間不同顏色的光芒相互纏繞在一起不時的傳出陣陣的爆炸聲一股股強烈的力量的衝擊波不時的向四周散。

    就在此時玄魔道人化作一道虛影向他們中間沖了過去浩瀚的能量使雙方的劍芒擋到他的兩側。一道道虛幻的氣流衝擊破在旁邊蕩漾。

    那些兵勇和幾豪都感到這股力量十分強大好像要吞噬這裡的每一個空間。玄魔道人的舉動令在場的兵勇都不敢相信哈密元帥此時沒有想到玄魔道人會有如此的強大磅礴的氣力。

    與此同時獨眼獸在空中也是不甘寂寞它又一次俯衝了過來一道道深綠色的光芒帶著強大的風聲呼嘯而來那些兵勇連忙收起兵器連忙躲閃。


    哈密元帥知道獨眼獸的厲害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霎時吧身體的真元凝聚在一起又化作一道暗紅色的光芒向獨眼獸的側翼沖了過去。

    「轟」又是一聲巨響在獨眼獸的身體的側翼爆炸。煞那間這裡地動山搖煙塵滾滾飄渺的能量四處擴散空氣被這股氣流沖的不時的盪起陣陣漣漪。

    但是這一次好像哈密元帥並沒有傷及到獨眼獸只見獨眼獸深綠色的光芒擊中一個兵勇以後迅的提高了飛行高度哈密元帥暗紅色的光芒從獨眼獸的身側划向天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