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咔嚓!

    攻擊還未完全成型,但是其強悍的勁風劃過,周圍樹木再也堅持不住,紛紛攔腰截斷,其兇悍程度是童川首次遇到,也正如少婦所說那般,心狠手辣。

    「無劍!」

    單手揮動,手中光芒閃過,長劍出現在手中,猛然劈出,一道月牙劍芒出現,對著少婦襲去。


    「果然不簡單。」

    少婦心中低嘆一聲,雖然看似簡單的一招,但是其中卻蘊含道韻,令她心中對童川的評價再上一個台階。

    咻咻!

    少婦面sè一冷,雙手划動,在其身體周圍形成的風流勁風襲出,而月牙速度極快,轉眼間便出現在少婦身前三丈處,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長長的溝渠。

    轟!

    兩者相撞在一起,聲浪席捲開來,一圈圈能量漣漪擴散,所過之處一片狼藉,樹木紛紛倒下,地皮都被掀翻一層,雖然僅僅是一招,但是兩者都拼盡全力,出手間沒有留絲毫餘力,那等恐怖攻擊力讓兩人都變sè。

    「好恐怖,這便是大勢力核心弟子的實力么?」

    少婦臉上的撫媚消失,取而代之的乃是震驚之sè,雖然心中未將童川小看,但是還是沒有沒有想到一個不惑而已,居然能夠能夠和她勢均力敵,這根本就不是不惑能夠施展出來的攻擊,不過眼中的貪婪之sè也越加濃郁,若是她能夠抓住童川的話,到時候她也將是成為核心弟子,燕雲門的核心弟子。

    望著月牙劍芒逐漸消散,童川面sè一變,當下沒有絲毫猶豫,掉頭便跑,雖然這一招看似勢均力敵,但是若是仔細查看的話,就能夠發現,他的攻擊被少婦壓制住了。

    「我靠,我的攻擊明顯比以前提升了不少,但是還是被壓制,這老女人也太恐怖了!」

    童川心中罵娘,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剛才施展的「無劍」比起以前更強大了,但是卻還是被少婦壓制住,這完全和元道的攻擊相差了不少,根本不是他能夠力撼的。

    若是讓少婦聽見童川心中的罵娘聲,恐怕臉sè好不到哪去!

    見童川逃跑,當發現逃跑的方向是迷幻林的時候,少婦面sè瞬變,屈指連彈,一道道勁風對著童川襲去,同時縱身一躍,飛入半空之中,追趕而去。

    感覺到身後襲來的勁風,童川頭也不回,突然加速,反手背在身後連續彈,一道道細小的火苗shè出,最後和勁風相撞在一起…… 蕭凡的腦海之中不時的回放着龍祖雕像最後看來的那一眼,一襲涼風吹過,讓這片蒼夷之地,更顯現出一種‘寞’的味道。

    微微嘆息一聲,蕭凡望着右手託着的那如西瓜般大小的龍珠,他感覺,這龍珠所帶給他的責任到底有多大,有多麼的沉重!

    自從他接受龍珠的那一刻,他便註定了要保全龍祖的血脈,也就是巨龍一族,神龍一族,還有那些擁有着神龍血脈的後裔。

    “這就是所謂的得失之道麼?果然沒有平白無故得到,也沒有平白無故的失去。”

    得到祖龍訣和這顆龍珠碎片,蕭凡便背上了保全龍之一族生存下去的使命。這一切,並不是蕭凡所想要的。

    雕像破碎,震撼的大地顫動,滾滾塵土遮住了視線,數十位頂級工匠耗費十幾年打造的宏偉雕像,就這麼的毀於一旦!

    向那滾滾的塵土望去,蕭凡似乎還能清晰看到塵煙中的一對眸子望着自己。

    點了點頭,神念嘆入龍珠之中,隨後整顆龍珠化作一道灰色光芒隱入了蕭凡的眉心之中。這已經表明了他決定承擔下這份責任!

    再擡眼望去,塵煙已盡,那對看向自己的深邃眸子已經消失不見,想必是龍祖那最後殘留的一絲神念安然而去。

    自半空緩緩落到七位匍匐跪在那裏的龍王,方纔龍祖的氣息一閃而逝,只出現了剎那,但是七位龍王依舊渾身顫抖的不敢擡頭,似乎就像等待龍祖定罪的囚犯。

    “起來吧,剛纔只是龍祖寄託的最後一縷神念罷了。”接下了龍祖賦予的責任,蕭凡身上的擔子又重了一分,阿修羅大祭司希望自己能夠保全阿修羅一族,龍祖也希望自己能夠保全龍之一族。

    可是,即使是我自己我都不知道能否保全的了自己呢。

    就在蕭凡思考着的時候,聽到蕭凡說話的七位龍王方纔擡起頭顱,但是他們並沒有看到他們想象中的龍祖英靈,擺在他們眼前的,只有一堆的瓦礫,殘破的雕像!

    “發生了什麼事?”這是七位龍王心中共同的疑問。

    “如果我猜的不錯,應該是龍祖最後的一絲神念隱匿在了他本命龍珠的這塊碎片中,其中恰好便有着全篇詳細的祖龍訣。”以蕭凡的聰明只要稍稍考慮,便將事情的原委明白了個差不多,唯一讓他無法明白的就是那曾經至強的龍祖又是如何隕落的?

    “龍祖的最後一絲神念?!”七位龍王皆然一愣,顯然有些不可思議,緊接着又問道:“偉大的龍祖又什麼指示給我們龍之一族嗎?”

    蕭凡搖了搖頭,道:“他只是最後看了我一眼,似乎好像是想讓我保全你們龍之一族的傳承不滅,或許這也是他讓我得到祖龍訣的條件吧。”

    “你得到祖龍訣了?”

    ………………………………………………………………

    有着龍珠爲證,加上那三日的賭約,蕭凡很順利的讓巨龍一族臣服了。

    他並沒有讓巨龍一族爲自己做些什麼,因爲現在還不是時候,如今九天不存,不滅最強,蕭凡第一件要做的事,便是最大限度的提升實力!

    如果六道功訣同時提升到不滅巔峯,蕭凡完全有自信,這九天之下的天地,絕對可以稱得上是無敵!

    如今得到祖龍訣,有了這部生靈道最強的修煉功訣,當務之急便是離開滄海進入西方大陸尋找魔法修煉典籍。

    六道修煉過於驚世駭俗,因此蕭凡準備練習一下那碧水寒老哥給他的《碧海潮生曲》,憑藉着碧海潮生曲,化名易心寒,加上磅礴的混沌元力爲後盾,等閒的修者,應該不是自己的對手。

    更何況,兮若本身還是一個帝狂巔峯境界的高手。

    蕭凡的身後,七位變幻成人身的龍王緊緊的跟着,蕭凡要帶着他們去五行部落的峽谷駐地,如今已經屬於自己麾下三大勢力的巨頭們聚在一起,蕭凡要跟他們說點事。

    擡手凝聚一團混沌元力,蕭凡猛然甩向空中,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傳遍千里海域,卻是蕭凡給扶桑島的繆修發的信號,讓他來五行部族的峽谷。

    當蕭凡帶着七位龍王走進峽谷的時候,看到眼前這一幕的金崇五人對蕭凡更加的尊敬了,他們不是笨蛋,自然能夠猜想到蕭凡已經讓巨龍一族臣服了。

    雖然說巨龍一族的龍之血脈不如東方神龍,但是畢竟也是龍啊!龍之一族天生高傲,即使是上古人皇也沒有讓神龍一族臣服,而只是聯盟!

    所有人圍繞着山洞的石桌坐着,兮若很是乖巧的站在蕭凡的背後,並沒有參與這場會議,作爲蕭凡的紅顏知己,一些禮節禮儀,她很是很明白的。

    眼神平靜的看了坐在對面的六人七龍一眼,蕭凡開口道:“天地格局大變,沒有了九天和通天強者約束,這片天地肯定會掀起一場浩劫。你們怎麼看?”

    蕭凡話音剛落,七位龍王便想也不想的吼道:“誰敢惹我們?”

    而繆修的回答更是狂妄,“少主直接帶着我們踏平了東西方兩塊大陸,讓所有人都臣服在我們的腳下!”

    蕭凡有些無語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很明顯,自己麾下的這三大勢力,巨龍一族還是改不了那高傲自負,目中無人的性子,至於阿修羅更是一羣天天只知道戰鬥殺戮的一羣傢伙。

    wωω ★тт kán ★¢ ○

    金崇五人都皺着眉頭,並沒有開口說話,顯然還是正統的人族心中的計謀多一些。


    右手放在桌子上,五個手指有節奏的敲打着桌面,蕭凡靠在背後的兮若身上,等待着金崇五人開口,作爲上位者,他說的話,就等於是最終的定論,所以他不急。

    片刻之後,金崇五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出乎蕭凡的意料之外,這次開口的不是金崇,而是水戎,只聽他緩緩說道:“雖然我們五行部族一直都在滄海之中,但是對於東西方兩塊大陸的情況,我們也是略微知道一些。天地修者分開五道修行,乃是武道,魔法,道修,戰修,佛修。”

    “九天以上的強者都被神祕的天地平衡者強制性的傳送去了九天之上,但是這些勢力的上位者,肯定還是會有辦法跟下面的弟子溝通,此時各大勢力,還有隱匿的世家或者種族,應該都有着同一個目的,那就是統一!”

    聽到這裏,蕭凡贊同的點了點頭,五個老傢伙走了以後,這金崇五人能夠在上千人中脫穎而出,顯然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蕭凡並未開口,示意水戎繼續說下去。

    水戎停頓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蕭凡一眼,道:“恕屬下直言,以我們五行部族近兩千的不滅修者,加上阿修羅一族的上千人,還有龍之一族的上千巨龍,面對那些有些數萬年底蘊的各大勢力,根本就沒有一點勝算!九天和通天的強者在任何勢力都是鳳毛棱角,但是不滅五重天以下的修者在那些大勢力中,一抓就是一大把!”

    “說的好!”蕭凡大笑着拍了拍手,道:“突破帝狂巔峯步入不滅境界之後,新生的第八魄只會在突破到不滅六重天之後才能真正的與第四魂融爲一體,成就真正的不死之身!但是,不滅五重天和六重天之間的屏障,可以說是絲毫不亞於各大境界之間的鴻溝!”

    蕭凡這麼一說,七位龍王和繆修也都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以蕭凡目前手中所掌握的勢力來看,不滅巔峯境界的,只有金崇五人,七位龍王,以及繆修和他手下的四大戰將,相比於底蘊深厚的大勢力,還真是不值一提。

    衆人的表情,蕭凡都盡收眼底,只見他胸有成竹的微微一笑,道:“天地格局剛變,各大勢力的內部肯定要有一段時間的整合,而且我們在暗處,而他們在明處,各大勢力與各大勢力之間,肯定會先有爭鬥。當東方神州和西方大陸的勢力都整合完畢之後,我們所在的這片連接兩塊大陸的滄海,纔會變成戰場!”

    “少主的意思是?”從蕭凡的隻言片語中,以金崇五人的聰明,自然聽出了他的意思。

    “不錯,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休養生息,提升自己的實力!金崇你們五人派遣族人去神州大陸聯繫人族九大部落另外四大部落的族人,這樣的話,只要神州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就可以第一時間知道,也好應對。”

    隨後蕭凡轉向七位龍王,道:“你們則聯繫那些接受龍族恩惠的隱祕世家,讓他們第一時間把有用的情報傳遞過來!”

    “至於繆修,你就帶着你的族人們在扶桑島好好修煉積累實力,那扶桑島濃郁的死氣,想必應該能夠讓幾個資質極好的族人提升到不滅巔峯吧?”一連數句話,蕭凡便道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衆人沉默了片刻,金崇五人也感覺蕭凡說的在理以繆修和那七頭龍王的腦子,自然也想不出比這更好的辦法,就在他們準備下去安排的時候,蕭凡卻是揮了揮手,示意自己還有話說。

    在十三對疑惑的眼神下,蕭凡說道:“你們就在滄海之中隱藏着,不要參與進東西方兩塊大陸的紛爭,即使是有人闖入海域,也不要讓他們知道你們的存在,我還有事情需要解決,要離開一段時間。” 少婦明白,一旦讓童川逃到迷幻林的時候,就不是她能夠得逞的了,到時候童川將成為一個香餑餑,人見人愛。

    而這點童川也明白,不過既然他向迷幻林逃去,心中自然有了計策,雖然這個計策很危險,不過一旦成功,他也將擺脫少婦的追殺。

    咻!

    童川的身影在密林之中穿過,速度之快留下道道殘影,而半空之中的少婦卻更快,擁有飛行能力的她,根本不用像童川那般,在林中穿來穿去。

    然而童川在密林之中也有一個好處,那便是少婦無法輕易接近他,而且控制著主動權,一旦發現少婦接近的時候,童川便急速變向,讓少婦口中咒罵。

    僅僅一盞茶的時間而已,童川便能夠遠遠看見迷幻林的身影了,當下面sè一喜,在原本已經到了極速之中再次提升,眨眼間便出現在數十丈之外。

    「難道這小子真要逃進迷幻林?」

    眼看就迷幻林越來越接近,少婦心中大急,然而卻沒有絲毫辦法,雖然她的速度比起童川快了很多,但是有著樹木的阻擋,讓她無法攔住童川。

    「小子,前面就是迷幻林,那裡有著更多的修仙者,一旦他們得知你的身份,到時候你插翅難逃!」少婦喝道。

    童川並未理會少婦,讓後者面sè鐵青,當下速度徒然加快,直接飛到童川前方落至地面之上。

    「糟了!」

    見少婦擋住去路,童川面sè微變,剛才他在林中不斷變換方向,使少婦無法判斷他的目的,但是此時卻不同了,想要進入迷幻林,就必須過了少婦這一關。

    「無劍!」

    「無劍!」

    「無劍!」

    童川連續三聲大喝,手中的長劍舞動,三大強悍劍招對著少婦襲去,這是他唯一能夠辦到的,相對與突破防線,這三招比起太極劍更加好使。

    「哼!」

    少婦冷哼一聲,雙手掐動,身上竟然浮現無數雷電,猶如蜘蛛網一般蔓延開來,到最後甚至連身體周圍三丈範圍都是雷電,地面出現一道道裂縫,樹木紛紛截斷倒下,那等攻擊力讓人頭皮發麻。

    咻咻咻!

    童川明白,就算是三大劍招也不見得能夠破開少婦的雷電網,當下心神一動,三十三柄長劍出現,帶著破風之聲對著少婦襲去,在這個時候,他也不會有絲毫保留。

    「劍陣!」

    少婦見長劍襲來,當下面sè一變,劍陣是最難對付的一種攻擊手段,若是修神者的話還好些,但是修仙者想要破開劍陣就有些麻煩了。

    轟!

    雷網散開,將三大劍招抵擋,而同時少婦的身形爆退,身為修仙者的她,不敢和童川施展的劍陣硬憾,當下十指不斷彈出,一道道雷電shè出,和一柄柄長劍相碰撞在一起,一道道爆炸聲響起。

    童川雙手不斷舞動,此時的他還僅僅勉強控制三十三柄劍,還不能做到如臂指揮的程度,僅僅靠心神控制還不夠,必須使用雙手才能夠完全控制三十三柄長劍。

    肆掠的元氣令周圍一片狼藉,但是此時的童川和少婦哪有功夫注意這些,皆是聚jīng會神的關注對手,對於童川控制的長劍,少婦一眼就看出來了,並未一般長劍,至少也是靈級武器,若是其中任何一柄落在她身上的話,恐怕就要挂彩了,因此十分小心。


    而童川則在尋找機會,一旦少婦出現疏忽,他將以最快的速度趕往迷幻林,唯有到了那裡,他才能夠安全,他明白,無論的拼元氣還是戰鬥經驗,他都不及對方。

    砰砰砰!

    一道道雷電之力和長劍相撞在一起,最開始少婦還一陣頭痛,不過隨著時間的度過,她也掌握了長劍行動的規律,抵禦起來也更加得心應手,而且她更明白,控制著三十三柄長劍對童川來說已經是極大的負擔了,消耗也十分的恐怖,一般不惑根本無法辦到,雖然不知童川為何能夠控制三十三柄長劍,但是消耗定然不小。

    感覺到jīng神力的消失,童川也是大急,現在的他還不算能夠施展劍陣,只不過是能夠控制三十三柄長劍而已,其攻擊手段和威力都無法完全發揮到劍陣的巔峰威力,越拖下去,對他就越加不利。

    「對了……」

    突然,童川眼中jīng光一閃,嘴角微微掀起,不動神sè的繼續控制長劍繼續攻擊少婦,不給後者絲毫出手的時間。

    咔!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