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呼”

    感覺到背後的一陣微弱風聲,再聯繫到眼前人性的突然失蹤,查爾斯的眼睛腫閃過一抹驚訝,旋即臉色一變,霎時間蒼白的好像是一張白紙一樣,一口鮮血猛然噴涌而出,身子被陳凡的表不踢飛,擦着地面滑行了十幾米遠,裝在一個建築上纔看看停下來。

    身子裝在建築的牆壁上,牆壁上傳阿里的飯整理使得查爾斯的煉焦優劣,旋即一聲巨響傳來。

    “嘭”

    牆壁倒塌,化作一對局勢劈頭蓋臉的宛若是天空中細的冰雹一樣撒落下來。

    查爾斯暗暗地叫苦,醜陋的臉上滿是猙獰,撫摸着依然還是疼痛不止的幾倍,查爾斯猛地一咬牙關,雙臂用力的在地上一抓,一塊土塊被他賺飛了起來,雙臂帶動他的巨大軀體快速的脫離了牆壁的攻擊範圍。

    “嘩啦啦”

    查爾斯的身體剛剛離開,真個牆壁就崩塌了下來,土黃色的石塊遍地都是。

    “咳咳…我去你老子的,你給我等着,等我去找人殺了你。”查爾斯狠狠的剜了陳凡一眼,手掌同時在地上快速撥弄着,腳步也跟着踏動,速度也是很快的,眼看就要離開陳凡的實現。

    “哼,相威脅我,那你就給我去死吧。”陳凡冷笑一聲,身形再度閃動,在空中掠過,旋即身形一頓,緩緩落到正在不斷爬着行走的查爾斯的面前。

    “你的機被斷了是嗎?”陳凡臉上閃過一絲殘忍。

    “去死。”查爾斯二話不說,手中巨斧不知道什麼時候再次出現,再度轟擊上去。

    “嘭”


    鬥氣原裝之下,誅邪長槍將查爾斯手中的巨斧大羅到了一旁,只聽一聲巨響,巨大的戰斧脫手而出,羅大了十米遠的一塊空地上,只聽得“砰”地一聲,砸出了一個不小的大坑。

    “你的量很不錯,不過你還是太弱了。”看着那被自己打飛的巨斧所造成的情況,陳凡現實詫異了一陣,不過片刻後就轉過頭去看着在地上的查爾斯笑道。

    “哼,你最好不用動手,否則的話我一定讓你不得好死。”查爾斯大聲地吼着,玩若是一頭被激怒了的十字一樣,正張牙舞爪這對着來襲的敵人發怒咆哮着,但是他身子的微微顫抖和眼神中的那一抹畏懼和恐慌卻是瞞不過陳凡那雙比鷹隼還要銳利的眼睛。

    “你的話已經對我產生了威脅,一開始你的那種氣度說實話真的真驚了我,那種什麼都不怕的氣勢是非常少有的,但是你現在的私立內**不知道是怎麼會出現的,莫非是你真的害怕了,還是你根本就是一個膽小鬼呢,爲了驗證着一個觀點,我就要。”

    陳凡的花還沒有說完,手掌中的主斜長猛地一動,在空中留下一道紫色的軌跡,旋即長槍猛地一頓,帶着寒光的槍頭筆直的落在了查爾斯的眼睛上。

    “啊,你,你,你要幹什麼,告訴你我的父親可是這裏面的很厲害的人,你不要傷害我,你,你不要傷害我。”被長槍指在眼睛上,查爾斯的那後綴那個氣勢一點都沒有了,就好像一個不斷求饒的小奴隸一樣,只不過言語中卻有着一絲的威脅。

    臉色長白入職的查爾斯牙齒不斷地商店泵裝着,旋即眼睛腫突然出現了一絲希望,裝過頭去,爬向了在那裏沒有動作,看着他們連個人打鬥的嫣然,“嫣然,嫣然,你要救救我,看在我幫你那麼多忙的面子上,你就讓這個傢伙不要殺我,好不好,好不好。”

    大腿上面傳來的不斷歡動感覺,使得嫣然詭異的一笑,目光落在已經是沒有辦法保持一點貴族氣質的查爾斯身上,謾罵的蹲下身子,將嘴巴放在查爾斯的耳朵便,吹了一口氣,看着身子有些癱軟的查爾斯,輕聲說道:“你一開始不是很厲害的嘛,我告訴你,他並不是我的什麼男人,他不過是我的一個追求者,和你一樣,不過今天他曾經和我說,要打敗你們沒一個男人,然後躲去我寶貴的身體,我真的很害怕,還請你幫幫我吧,如果你能夠成功的話,我一定會把握自己心甘情願的交給你的。你放心好了。”

    “可是,我真的沒有吧發招呼他們啊。”查爾斯一臉爲難的碩大,不過旋即他的臉色一變,手中一翻,一個黑色的東西出現在手中,對着虛空一炮,一道強烈的紅色連光霎時間佈滿了真個魔界的那個天空。

    “不好,他在叫救兵。”陳凡暗暗地咒罵了一聲,旋即腳步加速,衝到查爾斯的面前,長槍在手,衝着他的身體就紮了過去。


    “期滿。”長槍剛剛要觸碰到他的脊背的時候,嫣然的聲音突兀的響了起來,陳發您沒有收回長槍,只是冷冷的看着要阻止自己出手來殺死這個查爾斯的嫣然,不悅道:“你想幹什麼?你不知道他在叫救兵嗎?”

    嫣然嘿嘿一笑,白皙圓潤的手掌閃電一般的伸出,在車行煩的胳膊上用力的一拽,長槍霎時間長頭了查爾斯的軀體。

    “嫣然,你,你,你…”查爾斯猛的張大了眼睛,嫣然的動作他看的一清二楚,他已經很清楚自己被騙了,別找個避蛇蠍還要狠辣的女人給騙了,花還沒有說完,他體內陳凡的紫色鬥氣一陣硫酸,使得他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帶着破碎的腑臟碎片,很是不甘心的腿腳一伸,身子一癱軟,車體的陷入了永久的長眠中。

    看着眼前躺着的,沒有絲毫生機的巨大身體,陳凡皺着眉頭收起了長槍,將長槍拔出來,他注意到這杆槍依然是是沒有一絲血跡,身旁的嫣然看到陳凡的長槍眼中閃過一絲一色,嘴角抿起了一絲笑容:“恭喜你,打敗了敵人。”

    “說,威懾呢嗎要動手。”陳飛那並沒有答話,臉色陡然一變,手臂疾風一般的探出,眨眼間的功夫就掐住了這個絕代妖嬈的女子的白皙脖子放入是隻要他一說謊就要殺死他,讓它變成一具沒有絲毫生機的屍體。

    “這個,好像是我沒有必要告訴你吧。”嫣然看着放在自己脖子的手掌,嘴角微微上揚,素手輕擡,在陳凡的手臂上輕輕的一點,頓時一股強悍無匹的大力從她的手上傳到了陳凡的胳膊上,猛地一陣咧嘴,陳凡不由得鬆開掐着她脖子的手掌,倒退了幾步。

    “我想怎麼做是我的事情,而且之而立使我們魔界,和你們人間不一樣,這裏殺人是根本不犯法的,則你好i要你的實力強大你幹什麼都沒關係,沒有人會過問,所以我的實力強大我殺了他,你管得着嗎?”嫣然對着陳凡嫣然一笑,旋即冷聲說道:“你最好不要對我動手動腳,我只喜歡對我尊敬有禮貌的男人,不喜歡粗魯的男人,否則你會像他一樣。”

    話音剛落,又變成了衣服溫婉的小女人形象,上前走了幾步,輕輕地俯着身子,將嘴巴靠在陳凡的臉龐上。


    “啵”用力的一吻之後,旋即身子挺直,眼帶笑意的看着陳凡,將眼睛對準了陳發的瞳孔,用勾魂奪魄的聲音說道,“陳凡,你剛纔真的好厲害啊,現在,你有沒有興趣和我做一做呢?恩?”說吧就將整個妖嬈豐滿的軀體斜靠在了陳凡的身子上。 “好了。我現在對你沒有什麼興趣,我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怎麼快速的提高實力,要不然在你們的這個地方我只能是任人宰割。”陳凡將女人一把推開,毫不客氣的說道。

    連個人說話間,兩道身影從他們的身後緩緩的飄過來。

    兩人從陳凡的背後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其中一個身穿金色衣服的“人”陰森森的笑了笑:“不知道是那位兄弟將我們的夥伴給殺死了?我們剛剛準備去遊玩,卻是看到了我們的好哥們的求援信號,跑到這裏才發現兇手竟然還是沒有走,兄弟你說是誰呢?”

    聞言陳凡轉過頭去,仔細的大量了兩個人一番。

    他身旁是一個身穿銀白色長跑的人,此人劍眉朗目,沒有一點惡魔的樣子,只是他的手臂上卻有着一層魚鱗一般的青色鱗甲,隱隱約約可以嗅到從他的身上瀰漫出來的腥味。男人望着陳凡側過神來,嘴角掛起了一抹冷笑,望着後者,撇着眼角說道:“這不就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嗎,殺死咱們兄弟的人就是眼親的這個很像人類的傢伙,看他的氣息雖然有着抹嘴的一點貴族氣息,但是實力也搶不到哪裏去,居然敢殺咱們的兄弟,他真的是活膩了。”


    那個金色長跑的男人沉聲說道:“現在就是替兄弟討回攻打的時候了,殺。”

    話音剛落,連個人就動了起來。

    一金一銀兩道身影衝着陳凡飛撲過來,兩人一前一後一左一右的不斷變換着身形,身體內涌動給出兩股不同屬性的氣息,但是着這兩股氣息好像是又不互相排斥,陳凡打開血煞魔眼,驚訝的發現此刻的血煞魔眼竟然是沒有一丁點的作用。

    “兩個人來攻擊我,你們的陣容是不是太強大了一點。”陳凡躲避開連個人的夾雜國際,冷聲說道。

    兩道身影也不回答陳凡的話娿,只是自顧自的前進着,雙手一揮,一道近期沖沖着陳凡的腦袋衝擊過去,而金色長袍身邊的男子也是冷冷的一小渾身化作一個白色的光陰,對着陳凡疾奔而去。

    “不好。”陳凡大喝一聲,手掌一陣翻動,一個長槍出現在手中。

    “哧”

    正在行動中的連個人突然停住了,望着車放哪手中的武器都是不可思議的張大了眼睛。

    陳凡可是不管這些個事情,提起長槍就對着連個人的胸膛衝刺過去,長槍帶着淡紫色的鬥氣,毫不留情的衝着身着銀色長袍的男子無情的衝擊過去。

    “撲哧”

    動作迅速,陳凡冷不丁的攻擊一下子就刺穿男人的胸膛,望着被刺穿身體,陳凡冷笑一聲。

    “怎麼樣,還不給我滾?”

    “桀桀,你看看你殺死的是誰?”一個陰森的聲音從陳凡的身後響起,充斥耳朵,陳凡頓時大驚失色,暗叫一聲不好,鬥氣全力與轉,趕忙側身躲過攻擊。

    果不其然,在他剛剛躲過攻擊的時候一道利箭穿過他剛纔的爲止。

    “訝然,小姐,只裏面沒有你的事情了,你可以走了。”那個金色長跑的男人看着站在那裏淡定的看着他們的戰鬥,而沒有一點了恐懼之色的嫣然,心中有些不悅,自己的兄弟就是爲了這樣一個冷血的女人死似的,這樣的事情他怎麼會看不出來,於是當下沉聲說道:“嫣然小姐要是不走的話,我們也不介意送你一程。”

    “哼,如你所願,我這就走。”嫣然嘴角掛起一抹神祕的微笑,雙臂從體側緩緩擡起,暮然的,一個巨大的黑色羽翼從他的身後伸展開來。

    “墮落天使,這怎麼可能?”

    不僅是金銀長袍的兩人,就連陳凡也是大驚失色的看着這個身後突然施展出黑色羽翼的訝然。

    “呵呵,我可從來沒有說過我是墮落天使,這都是你們說的。”嫣然咯咯一笑,雙臂抱在胸前,看着目瞪口呆的三個人,心中閃過一絲第一,黑色的羽毛翅膀換韓擺動,身子漸漸地騰空而起。

    “嘶,墮落天使,這怎麼可能,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墮落天使一定是那個新人魔帝的傢伙的手下。”

    望着已經遠離他們的嫣然,陳凡暗暗的想到。

    他曾經和那些個墮落天使交談過,得知他們的大部分族人都已經投靠了那個新人的摸底,雖然是投靠,但是也是按照自己行爲行動的人,並沒有聽從摸底的差錢,說句白話,也即是個面子活,但是保不準有的墮落天使會真心投靠這位新人的摸底。

    “嘿嘿,大哥那個小妮子走了,我們是不是該教訓這個殺死老三的小子了。”那個身穿銀白色長袍的男人突然轉過身來,狠狠的看了陳凡一眼,轉故宮奧黛去對着在那裏沉聲不說話的男人提議道。

    “不濟,讓我先想一想。”金色長跑的男人將目光從嫣然那個魅惑道極致的女人身上收回的時候,批了一眼一旁的陳凡,沉聲說道:“既然嫣然這個小妮子是墮落天使一族,那麼恐怕我們殺了他的這個男人也是得不到好結果的。”

    銀色長跑的難惹一聽這話,猛的握緊了拳頭,瞪着眼睛望着他的那個大哥,腦門上的青筋頓時突起,衝着後有着大喝道:“大哥,他可是激昂三地給殺死了,如果這個仇不報,那麼還有什麼資格面對他們一家的人呢?”

    站在一旁的陳凡冷冷的看了一眼陳凡,看着這連個性格明顯不一樣的連個人,冷冷的笑了笑。

    剛纔的情景他已經看的很清楚了,雖然說這連個人的實力強筋,而且那個銀白色長跑的俊朗男子還可以躲的過自己的攻擊,並有詭異的身法來攻擊自己,但是他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容易動情,容易動怒,這樣的人無不都是大勇之輩,但是這樣的人也都是無謀之人。

    對夫妻來到並不是很難,而站在他旁邊的那個身穿金色長跑的男人,看起來的確是文質彬彬的,只不過看起來有一點淫邪之感,尤其是那對上哪交眼睛,具有一種讓人看上去第一眼就感覺他並不是善良之輩的人。

    “如果這連個人反應過來,那麼我的處境可就是危險了,現在還是先走吧。”一念及此,陳凡深深地湊夠鼻腔中吸進了一口略帶血腥氣味的溫潤空氣,感覺到肺部的充實感覺,眼中閃過一絲精光,身體下方的雙腳在地上微微一動,旋即身形一擺。化作一道紫色光陰掠過長空。

    “朋友,殺了我們的兄弟,就想這麼走,是不是有點不好啊。”

    一道身形突然擋在陳凡的面前,和正在空中疾馳的陳凡裝了個照面,冷冷的說道。

    聞言,陳凡皺着眉頭,打量着來人。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的那個還在是考的金色長袍男子。

    一眨眼的功夫,身形落到了一塊青色岩石之上,在石頭上腳步輕輕一點,身形移動之間,就來到不遠處的一個地方,。陳凡問下身子,戰國身子,看着在不遠的連個人,有些不悅的看着連個人,沉聲說道:“那你們想怎麼樣?”

    “才,那還用說,肯定是殺了你,把你腦袋下來給打碎,爲我們的兄弟報仇,不過我現在還是要好好的折磨你,讓你知道在暗影街的這塊地胖我們金銀雙魔也不是白混的。”那個音色長袍的男人姐姐的乾笑了幾聲,一抹非常殘忍的微笑浮現在臉上,漲紅着的臉龐上一雙腥紅的眼睛,有些駭人的看着陳凡。

    被這樣的目光掃視着,陳凡並沒有覺得什麼不妥,而是將目光頭像了站在一旁沒有接那個音色長袍男子說話的男人,笑道:“你的意思呢,也是這樣嗎,我相信你的智慧應該比你的兄弟更加的好,否則的話以你們這樣的實力也不用在這裏混混了。”

    聞言,金色長袍的男人擡起眼皮大量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陳凡,嚴重的異樣神色一閃即逝,沒有說什麼話,依舊是盯着陳凡,雖然如此,但是他的心裏卻對陳凡的一番話暗暗地點了點頭,這個死的人並不是他們什麼真正的兄弟,只不過是他靠着關係時的一個兄弟,這個小子的實力不怎麼樣,但是卻是喜歡勾三搭四,最後靠着家族的實力打壓別人,他對這樣的人說不上討厭,也說不上喜歡,但是爲了在這個地方保命也只好和他潔白。

    他們兄弟連個雖然叫做金銀雙魔,但是實力並不強,只能夠靠名號和那個死去的男人的架勢嚇唬人罷了。

    “我們想怎麼樣,你說呢,既然你來了,總是要留下點什麼吧。”突然間,金色長袍男子率先打破了寧靜,嘴角掛起一抹詭異的微笑。

    收藏,鮮花,求支持 “我們想怎麼樣,你說呢,你然你來了,總是要留下點什麼吧。”突然間,金色長袍男子率先打破了寧靜,嘴角掛起一抹詭異的微笑。

    “哦?”陳凡詫異的看了一眼男人,失聲笑道:“我的東西你們可是不能夠要的,再者說了,我的這個也不是誰想要就能要的,你得先問問我手中的這杆長槍。”陳凡笑着治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旋即拿出妖豔的誅邪長槍,嘿嘿一笑。

    “這個武器,怎麼這麼煙抽,而且還有一種讓恩心悅臣服的氣息。”長槍再次拿出手,在陳凡的鬥氣作用下,這杆長槍散出了比第一次拿出來的時候更加強大而氣息,金銀雙眸同時讀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一抹詫異。

    銀袍的男子看到大哥呀暗中個詫異之色,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前男子拿着的這杆長槍所散發的那種王者的氣息使得他們現在的實力都是大受壓制,雖然他知道自己的性子有些莽撞,但是此時也是不敢放肆。

    銀袍男子對着陳凡別有神系的說道:“閣下的那杆長槍應該不是你自己的武器吧?”

    聞言,陳凡聳了聳肩膀。“當然不是我的了。”

    聞言,金銀雙魔都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如果長槍真的是眼前的這個男人的話,那麼他們剛纔所說的話都是大不敬的,對於一件擁有魔界王者那種氣息武器的人說出大不敬的話,結果只有一個—斬殺。

    “不過這個東西是我師傅給我的。”陳凡再次無奈的笑了笑,撫摸着長槍:王者在那裏有些詫異的兩個人,笑道:“怎麼樣?這樣的答案你們應該滿意了吧,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

    說吧,車放哪身形一閃,掠過長空,帶起一陣疾風,幾個眨眼間的功夫就沒有了身影。

    “嘶,大哥,他說的話難道是真的?”倒吸了一口涼氣,身穿音色長袍的男人有些憂心忡忡的沉聲說道。

    “這個不知道,但是你覺得一個這樣實力和我們兩個差不多額傢伙會從一個魔界王者或者是絕頂強者的身上取得一個這惡魔厲害的帶有王者氣息的屬性嗎?”男人也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對着身旁的小弟沉聲說道,“這個人我們不僅不能夠東塔,家還要討好她,否則的話我們這個金銀雙魔的真高恐怕會在魔界暗影街這個地方徹底消失。”剛說完話,便是躲了一下腳,衝着陳凡剛剛離去的覅昂飛掠而去,速度很快。

    “大哥,你也是等等我啊。”皺着眉頭打量了一下躺在多喝水那個的屍體,身着銀色長袍的男人無奈的苦笑了一聲,追上了天空中的人影。

    暗影街。

    天空依然是版青斑不清的,總是想有着一團烏雲籠罩使得,陳凡走在這個魔門所說的俺已經接上,詢問了幾個人之後,才得知了這個叫做安逸境界的一些情況。

    俺已經結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名字,沒有什麼特逼得意義,和其他的魔界地方相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也就是俺已經的低於不同,它處於遠離魔界三大王者的地方,而奇怪的是陳發也聽說了這個地方的壞處。

    那就是這個地方是最危險和最安全的地方,雖然話是這樣說,但是一般情況下這個地方還是很難發生戰爭的。

    暗影街未處於三大王者鬱郁的中央,而三大王者的地盤真個規劃起來,是一個三角形,而俺已經結好死不死的處在這三個強者底盤的中間。

    “這位顧客,一看你就是擁有貴族氣息的人,怎麼樣,要不要上我這裏挑一些好東西啊?我可是跟你說,我這裏面的東西是一用俱全,應有盡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您找不到的”一個長相胖胖的魔界男子笑眯眯的從一間有些偏僻的店鋪裏面走了出來,對着陳凡笑道:“我這裏是這個暗影街最爲偏低的第胖了,是個大貴族們都喜歡光顧的覅昂。”

    “恩,我先進去看看。”陳凡點了點頭,對着這個笑眯眯的魔界男人說道:“你們這裏到底都有些什麼,還是先跟我講清楚一些好了,否則讓我自己看的話,會浪費我的寶貴時間。”陳凡冷冷的說道。

    商人打量了陳凡一眼,雖然看上去陳發的樣子很像人類,但是身上的那種魔界氣息並不是裝出來的,所以也並沒有懷疑什麼,呵呵一笑道:“我們這裏有面具、地圖、還有各種武器,應有盡有啊。”

    聽得他說話,陳凡的眉頭突然一挑:“等等,你剛纔說你們這裏都是有什麼?”

    男人也不急躁,嘿嘿一笑:“我說我們這裏的東西一應俱全什麼都有,如果你需要的話,我還可以給你弄到一些個魔族的美麗的女子呢,抱你滿意而且……”

    “不是不是,前面的。”陳凡擺手說道。

    “前面的?”男子皺着眉頭疑惑不解的看着陳凡,詢問道:“莫不是面具和地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