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各種妖獸瘋狂了,似乎,噬的所作所為又一次激怒了他們,不要命了般兇猛的朝著噬飛撲了過來。

    無奈之下,噬只能將早先收入空間法寶內的傀儡『包子』給拖了出來。

    『吼』

    包子聽到了主人的召喚,立即狂性大發,兩頭四臂發出耀眼的光芒,各種兵器抓在了手中,只是,當看清周圍環境之後,包子愣在了原地。

    「包子,你他娘幹嘛呢,我讓你保護老子,不是讓你來發獃的!」

    噬那個氣啊,這傢伙究竟是怎麼搞的?朝哪看呢?而且此時此刻是你應該發獃的時候嗎?噬恨不能上去踢他兩腳再說。

    「可是,主人,你讓我攻擊誰啊?這裡一個人都沒有!」

    包子的聲音有些委屈,在它的眼中,前面就是一片空曠,什麼東西都沒有,主人不會是有病吧,要不然為什麼讓我朝著空氣攻擊啊。


    「我擦,你看不到這麼多妖獸衝過來了嘛,我。。。等等,你說什麼?」

    噬剛開始沒反應過來,這麼多妖獸不要命般的撲了上來,包子這傢伙竟然站立不動,這是在太氣人了,只是,細細一琢磨,卻發現了其中的含義。

    傀儡包子看不到它們!

    「你是說你看不到它們?」

    噬猛然一震,而後眼中綻放著精光問著面前的包子道。

    「是的主人,這裡只是一處平台,什麼都沒有,沒有敵人,也沒有任何生靈,只有你跟那名同你一起的人族好像是陷入了幻境之中無法自拔!」

    包子搖頭,聲音機械而又木訥,但是也在一瞬間就醒悟了過來,因此提醒著噬。

    「媽的,還真是防不勝防,竟然真的陷入了幻境之中!」

    噬有些愕然,而後眼中帶著驚駭之色,雖然知道了這就是幻境,但是此刻自己根本就看不破啊,根本無從下手,因為在自己看來,這就是一處真正的戰場,這裡就是葯園。

    而周圍,也有許多面目猙獰,帶著兇狠之色的各種妖獸,但是,實際上這些都是假的。

    「幻境,假的么?」

    突然,噬閉上了雙眼,天空中只有一個拳頭大的穿雲梭擦著噬的肩膀而過,帶起了大片的血花,一塊皮肉被生生的撕裂了開來,鮮血汩汩如同不要錢般向下淌落,鑽心的疼痛出現在噬的心神間。

    「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幻覺,是的,我不痛,我一點都不痛,但是,這真他媽的好痛!」

    噬強忍著皮肉被撕裂帶起的疼痛感,努力的催眠自己,努力的想讓自己平靜下來,自言自語道。

    「主。。主人?」

    最後,包子的聲音將噬喚醒,只是聲音中帶著些許疑問,好似有些不明所以。

    「怎麼了?」

    噬疑惑著問道,此刻肩膀的位置傳來劇烈的疼痛,但還是耐心的回應著包子。

    「你的肩膀突然流血了!」

    包子的話,讓噬突然之間如同墜入冰窖,這是怎麼回事?明明只是幻境,根本就影響不到傀儡,明明只是幻境啊?為什麼我在幻境之中受傷,還依然在現實中遭受重擊?這究竟是為什麼?

    噬此刻眼中已經不再是驚駭了,而且是帶著絲絲的恐懼,這就是青天的力量么?能夠讓幻境演化出真實,雖然看似為假,但實際上,卻能夠真的要人命。

    幻境中的攻擊在真實世界內再現!這是一種堪稱恐怖的境況。

    這也意味著,噬與柳青雲兩人如果不能憑藉自己擺脫幻境,一旦在幻境之中身死,那也就意味著,自己真的有可能死亡。

    「恐怖!」

    噬緩緩的開口,此刻也不敢讓那些妖獸再次近身了,只能是在原地左閃右躲。

    一團青光出現在噬的傷口處,緊接著,那可怖的傷口以驚人的速度在癒合著。

    這是青石發出的無盡生機,也只有噬能夠自由的去使用,這種青光柔和之中帶著霸烈,對自己是療傷聖葯,對別人便是索命劇毒,當然,如果被噬煉化后的青光主動送人,就又另當別論了。

    「包子,跟緊我,不要離開我半步!」

    「是的,主人!」

    噬腳下神凰步展開,雖然在幻境之中閃轉騰挪,一去就是數百米,但是在真實的世界中,卻只能是在不大的區域內活動。

    這裡彷彿壓制了所有,道法根本就施展不出來,所以,包子也能夠緊緊的跟隨在噬的背後。

    「青雲,努力的讓自己在幻境之中掙脫出來,千萬不要被幻境攻擊到,因為雖然是幻境,但是它卻能夠真正的傷害到我們,否則我倆都有死在這裡的危險。」

    噬高聲的提醒著柳青雲,他知道對方肯定能夠聽到,因此,將自己所知道的結果盡量簡單的講給他聽。

    「明白了!」


    過了好半響后,柳青雲的聲音才最終傳來,聲音有些低沉也有些駭然,顯然,他在那邊似乎也經過了一番嘗試。

    「緊守心神,抱元守一,忘我忘形忘物,一切皆為幻,一切皆成空!」

    噬緊閉著雙眸,口中念念有詞,危及之中,逐漸的竟然有陣陣清著的氣息由噬的身上散發了出來,這是一種真實的味道,又有一種不為所動的氣息,好像這一刻真的是什麼都忘記了,陷入一種極為玄妙的境界中。

    「『忘道境』!這竟然是忘道境?傳說中的境界,比悟道境更為玄妙的深層次領悟,忘道更是忘我,這是一次對心神的洗鍊,小主人果然厲害!」

    此刻的包子看著主人突然之間停了下來,不由微微一怔,而後兩顆頭顱的腦袋上就顯現出一種驚駭的神色。

    修行之人,一生之中,有幾大最為玄妙的境界最是難得,萬人之中不見得有一人能夠實現,如果說起來,最為被世人所知的便是,悟道境。

    進入了悟道境,能夠以一種玄妙的境界深層次的體會著大道的天威。

    在這一境界中,能夠剝離天道融入自我,讓道行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去積累,而且極為的夯實,可以省卻修士數年甚至數十年的修行時間,極為的難得。

    但是,除此之外還有一種境界,能夠進入這一境界者,在歷史上無一不是天才中的佼佼者,這種境界便被叫做:忘道境。

    如果說悟道境還有跡可循的話,那忘道境就是一種堪稱神跡的境界了,或許只有至強者甚至是至尊才有辦法深層次的去解讀它。

    每一次陷入忘道境,那都是一次對心神的洗禮,能夠讓自己的心境更加的契合於道,雖然不是立竿見影的,卻是在日後的修行之中對自己幫助最大的。

    當一個人的心境近道了,那麼這個人今後的修行速度豈會慢的下來?

    與此同時,這樣的境界也最是能夠讓心頭不惹塵念,如同有一隻無形的手掌,輕撫心靈道台,讓自己不惹塵埃。

    因此,在這樣的境界中,一切的幻境也自然是不攻自破了。 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境界以及感受,噬此刻忘記了所以,就如同在母親肚子里的時光,只有舒適以及安逸。

    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忘記了,忘記了憂愁,忘記了痛苦,忘記了傷害,甚至,忘記了道。

    噬從來沒有『得道』過,但是,此刻他卻已經忘道。

    心靈被凈化了,好似小時候姐姐給自己討來的一個包子,好似小時候自己純凈無暇的大眼睛。

    噬感覺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小時候,那時候很苦,但是很愉快,沒有憂愁,或者說唯一的擔憂就是下一頓能不能吃飽。

    但是即便如此,有姐姐相伴,姐弟二人在一起,能夠感受到的只是歡聲笑語,只是寧靜無暇。

    這也是一種回歸吧,這只是記憶,被噬翻閱著,只能感覺到陣陣的甘甜。

    『呼』『吸』

    噬只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呼吸聲,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或許這只是一瞬,又或許已經過去了千萬年,感受到了一切,但又好像一切都沒有感受到。

    突然,噬重新睜開了眼睛,如今的眼前一片空曠,自己面前的正是滿臉經驗之色的傀儡包子。

    方才的一切好像是身處夢境之中,好像是在歲月的長河中飄蕩過,什麼都沒有,自己就好像是第三者,不斷的翻閱著腦海中的記憶,除此之外,大腦一片空白。

    就好像已經發生了什麼,卻又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總之,內心深處,好像留下了某種東西,或者說是印記,又或者說是氣息以及其它的什麼,但不管是什麼,一切都已經相忘。

    「主人?」

    包子疑惑的聲音傳來,主人陷入了『忘道境』,其實只是一瞬間而已,但是,當小主人再次睜開眼來的時候,卻好像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但是究竟是哪裡不一樣,它也十分的模糊,或許唯一的不同就是,主人原本讓人感覺到有些滄桑的眼神,此刻變得如此的純凈透明不染塵埃。

    這很驚人,漆黑的大眼如同黑色的寶石,純凈中不帶有一絲雜念,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或者說,根本就不好意思直視這樣的一雙眼眸。

    「幻境消失了!」

    噬的語氣中算是鬆了口氣,只感覺此刻的心神帶著說不盡的輕鬆與寫意。

    輕鬆就是輕鬆,沒有其他的情緒,也沒有其他的雜念,有一種『道』的力量自動的洗滌自己的靈魂,這是感悟『忘道境』之後,天地的饋贈。

    時刻都是道心,時刻又不是道心,這是一種介乎於道與人之間的境界,但絕對是超脫在人世塵念之上了。


    「或許憑藉此刻主人的心境修為,今後踏入神道都已經算是輕鬆寫意了吧。」

    包子看到噬的神情,不由自主的在心中想道,只是,或許它自己都沒有發現,一些本應該在生靈之中出現的一些情緒竟然出現在了一具傀儡的身上。

    「青雲,還處在幻境中!」

    噬輕輕的感嘆著,而後看向了四周。

    這裡十分的寬闊,差不多有兩個足球場那麼大,身邊有柳青雲盤坐,捆元索如同燦金色的金屬神龍,將柳青雲緊緊的環繞在其中。

    上面此起彼伏的響起一些金屬的碰撞之聲,但是本身捆元索卻並沒有遭到過任何的攻擊,從這裡也可以看出這處幻境究竟是有多麼的不可思議了。


    竟然能夠將現實與幻境互相轉換,這需要一種什麼樣的大能力?

    腳下,密密麻麻都是各種歪歪扭扭的奇異符號,不知道存在有多少年了,這些符號依然閃爍著白色的光芒。

    噬明白,自己腳下應該就是傳說中能夠送自己離開的傳送陣了吧,只要自己發動傳送陣,肯定要惹出暗中潛藏的危機,而到了那個時候,師傅,也就是伏天生死魔肯定就會出手相救。

    當然,這裡所說的相救,恐怕就是要拼掉自己的性命了吧,與此處祭壇同歸於盡。

    這是一種悲哀,卻又是不得不做的事情,這裡本來就不應該繼續存在下去了,只是因為爭鬥的兩人好像都是要等待冥冥之中一個少年的到來,最終耗盡了無數歲月。

    如今,自己來了,所以的一切都將浮上水面,億萬年的等待就要出結果了。

    而伏天生死魔也了卻了心愿,剩下結果也已經不重要了,苟延殘喘不是至尊級強者的風格。

    所以,一切都到了終點,也同樣是無數年來伏天生死魔以及青天都在等待的結果。

    不生不死的日子已經不需要繼續等待下去了,這種狀態下的兩尊至強生靈也都早已經受夠。

    哪怕是最終死亡,也將是他們最好的結局。

    「啊!」

    就在噬有些發獃的時候,旁邊的柳青雲突然發出一聲痛苦的大叫,接著便看到,全身彷彿被無數的利刃劈砍過了一樣,無數的鮮血噴濺而出。

    但是,隨後柳青雲就睜開了眼睛,他的嘴角帶著笑,捆元索也已經收取,雖然滿身都是血,但是他眼中卻滿是喜悅,這說明了柳青雲已經最終勘破了虛妄,成功的超脫了出來,只是剛一站起身來,便身軀一陣搖晃差點摔倒。

    「當心!」

    噬微微皺眉,瞬間來到柳青雲的身旁,手中一團青光帶著濃郁的生機,迅速的渡到柳青雲的身軀之中。

    一瞬間,柳青雲就睜大了眼睛,他感覺到原本受創的身軀隨著青光的傳入,竟然開始了驚人的癒合,這種回復速度簡直讓人驚駭欲絕。

    這填補的是生機,彌補的是本源,這樣的生機進入機體,甚至可以說在修復傷口的同時,也同樣的增進了柳青雲的壽命之類,堪比神葯。

    甚至說,堪比聖葯!當然,相比較聖葯來說,這藥效就太過的淺薄了一些。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