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司徒俊只看到一道比他閃電還快的綠光,朝著自己而來,可是,他已經躲不開了,

    突然,一條身影從半空中撲了進來,一把就抱住了蜥蜴怪,一起翻滾了到了地面上,

    蜥蜴怪竟然又被那個「雜種」被抱住了,這「雜種」還伸出手,死死掐住了他那粗糙堅硬的脖子,

    「放手,」蜥蜴怪惱了,就要舉起利爪,朝這「雜種」捅下去,

    可是,這傢伙,就是丁當,死活不放手,

    蜥蜴怪感到了窒息的感覺,他舉起利爪,狠狠地朝著丁當的背上插了過去,

    丁當靈活地躲了過去,但手依然死死捏住了這蜥蜴怪的脖子,

    他還想故技重施,用「鎖喉」的絕技,掐死對方,

    不過,這蜥蜴怪可不是那狐狸精,哪裡有那麼容易被掐死,

    蜥蜴怪發瘋地朝著丁當亂砍,

    丁當還是沒躲過這蜥蜴怪利爪的狂攻,背上、肩膀上又中了幾爪,

    可就在這時候,他的背上,突然浮起了一團雲霧

    蜥蜴怪的利爪,本要查到丁當背上的利爪,卻被這團雲霧給擋住了,就是近不得身,

    「啊,」蜥蜴怪沒明白怎麼回事,就覺得脖子一緊,

    只見,丁當緊抓著自己脖子的手,竟然變黑了,

    他再一看,那雙手,竟然變成了如鳥類的利爪一樣,黑色的鋼爪,

    難道,這雜種又變回我們蜥蜴怪的樣子了嗎,

    蜥蜴怪掙扎地抬起頭,但眼前的一幕,卻讓他吃驚不已,

    只見,這個死死捏住自己喉嚨的男人,不但沒被他抓得遍體鱗傷,反而變成了一個怪物,

    這個怪物,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頭上長出了犄角,鼻子也變長了,那在呼哧呼哧喘著氣的鼻孔里,冒著氣,他的嘴角邊,也長出了長長的觸鬚,

    此時,司徒俊已經扶起了水靈靈,他扯破自己的衣服,給水靈靈做了個簡單的包紮,

    水靈靈的腹部被抓破了,腸子都露了出來,很是恐怖,不過,簡單的包紮后,血總算是止住了,但她已經昏迷了過去,

    司徒俊突然聽到了那邊傳來了吼叫聲,抬起頭這麼一看,也大吃了一驚,

    只見,那個蜥蜴怪竟然被一個身上長滿鱗片的黑龍給按在了身下,那條黑龍的利爪,死死地掐住了蜥蜴怪的脖子,

    丁當,丁當又去哪裡了呢,

    司徒俊向四周一望,並沒有看到丁當,

    突然,他明白了,

    丁當,早就變身成了這條黑龍,

    蜥蜴怪此時已經奄奄一息了,他從口中噴出了一團紅色的粘液,就照著那條黑龍吐了過去,

    黑龍沒躲開,被那紅色粘液給沾到了,身上頓時燃起了火焰,

    它一鬆手,蜥蜴怪就癱軟地倒了下去,一動不動的了,

    黑龍狂叫著,又變回了丁當的樣子,也倒了下去,

    過了一會兒,丁當醒了過來,卻發現那蜥蜴怪已經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了,

    他一愣,站起身,走上前,摸了摸這傢伙的鼻息,

    這傢伙似乎還活著,還有一點氣息在,

    自己是不是該一刀把他殺了呢,

    「你,你到底是誰,」蜥蜴怪發出了微弱的聲音,

    丁當還是沒有殺他,而是說道:「你給我記住,我不是雜種,我叫丁當,我本該一刀殺了你,不過,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我就暫且放過你,「

    「丁當,殺了他,」司徒俊走了過來,指著那個蜥蜴怪,「他殺了水靈靈,我的女朋友,我要為她報仇,」

    說著,司徒俊就攥緊拳頭,打算給蜥蜴怪最後一拳,

    「慢著,」丁當一把就抓住了司徒俊的拳頭,「你說什麼,你女朋友叫水靈靈,她也叫水靈靈,」

    「是啊,她一直都叫水靈靈啊,」

    「她還活著嗎,」

    「哦,是啊,」

    「你帶我過去看看,」丁當一把拉著司徒俊,就朝水靈靈那邊走去,

    兩個男人走了回來,卻看到了吃驚的一幕,

    水靈靈的頭髮,竟然一下子都變白了,她的臉上、手臂上也變得粗糙了起來,

    不到片刻,剛才那個中年美女,就變成了一個醜陋不堪的老婦人,

    「真的是你啊,水阿姨,」丁當蹲下身,吃驚地問道,「你,你不就是當初幫助我和青青的那個水阿姨嗎,」

    「是我,」水靈靈費力地點點頭,「我又變回來了,阿俊,那葯,藥效用完了,」

    「葯,什麼葯啊,」丁當愣了,

    「哦,沒什麼,就是一種抗衰老的保健品而已,」司徒俊不想說出那個藥劑的事情,他扶住已經變老的水靈靈,「靈靈,沒事,回頭我再向東方大哥要去,」

    他抱住水靈靈的那樣子,看上去,就好像一個兒子抱住自己的母親一樣,

    丁當吃驚了,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水靈靈的美女,竟然就是那個撿垃圾的老太婆,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啊,那怪物動了,不好,他要跑,」司徒俊突然叫了一聲?????? 第262章嗜心狂魔


    丁當回頭一看,果然,那蜥蜴怪又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他,還沒死,

    「他跑不了,」丁當轉過身,就要朝這蜥蜴怪衝過去,

    可是,他還沒跑到,那蜥蜴怪竟然又倒了下去,

    等到他跑到近前,才發現那蜥蜴怪倒在地上,痛苦地掙扎著,

    「你這傢伙,快起來,不要裝死,「丁當大喝道,

    可是,這蜥蜴怪的動作越來越慢,后來,竟然動不了了,只在抽搐著,

    丁當奇怪地蹲下身,仔細地看了一下,

    那蜥蜴怪的瞳孔收縮了,不斷地在喘息著,

    「你,你到底是誰,」他發出了微弱的聲音,看著丁當,

    「我跟你說了,我就是你們看不起的地球人,我叫丁當,」

    「丁當,地球人,」那蜥蜴怪的眼珠子,直直地看著丁當,「你,你怎麼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太可怕了,要是你們地球人都像你這樣,我們賽拉剋星球還敢過來嗎,」

    「知道就好,」丁當哼了一聲,「有我在,你們也敢來地球撒野,來一個滅一個,來兩個滅一雙,你們全都來了,我就把你們都殺了,做一鍋蜥蜴湯喝下去,」

    「那個男人,那個帶著女人的男人,也是和你一樣的,」蜥蜴怪問道,

    「哦,你問他嗎,」丁當轉頭看了看那邊的司徒俊,「不是,」

    「我說的,不是他,而是另一個男人,一個穿著黑袍,戴著白色面具的男人,剛才,他帶著一個女子,走到這裡,和我打了起來,我打不過他,這傢伙已經帶著那女人進到下一個洞里去了,」蜥蜴怪的聲音很微弱,

    「什麼,」丁當愣了,「你說什麼,有一個穿著黑袍的男人,他身邊還有一個女子,」

    「是啊,那個男人懷裡還抱著一個什麼東西,對了,那東西還會發出聲音,震得我的耳膜都破了,好厲害啊,」

    「啊,他,他是風魔嗎,」丁當愣住了,

    風魔,風魔他怎麼也來了,

    對了,他帶著的那個女子是誰,難道,又是青青,

    青青,青青,真的是你嗎,

    「你說的那個女子,是不是一個長頭髮的,穿著白色衣裙,長得挺漂亮的女子,「

    「漂亮,我不知道,對於我們賽拉剋星球的人來說,你們地球人都長得一樣,都不漂亮,「

    「靠,那你漂亮啊,」丁當狠狠地給這傢伙一拳頭,正打在他的頭上,

    「我,我沒有說謊啊,」那個蜥蜴怪喘著氣,說道,「我們只喜歡跟我們同類的蜥蜴人,而且,我們賽拉剋星球的蜥蜴都是雌雄同體的,沒有你們這裡,還有公母的區別,」

    「哦,難怪啊,這麼說,你是不男不女了,哦,不,應該說是不公不母,」

    「這是我們進化的結果,你們地球人,遲早也會進化到這種程度,只不過,哈哈,恐怕來不及進化,你們就完蛋了,賽拉剋星球人就是來統治你們這些地球人的,你們就快要成為我們的奴隸了,」那蜥蜴怪狂笑道,

    「混蛋,你還敢說,我打死你,」丁當惱了,就照著這蜥蜴怪的腦袋,給了幾拳,

    沒想到,這傢伙竟然不經打,才打了幾拳,就吐著綠色的血液,死過去了,

    「啊,你死了啊,不會吧,」丁當楞了,摸了摸這蜥蜴怪的鼻孔,又摸了摸他的胸口,

    這傢伙真的是死了,沒了氣,也沒了心跳,

    「你真的死了嗎,」丁當摸了摸後腦勺,「你還是在裝死啊,」

    蜥蜴怪可以再生的,丁當知道這一點,

    這傢伙,說不定還會再生呢,

    想到這,丁當又叫了一聲,「變身,」

    靠著殘存的那一點能量,他又變回了蜥蜴人的樣子,

    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還是可以摸到心跳的,跟這個死去的蜥蜴人不同,

    這麼說,那傢伙真是沒了心跳,死了嗎,還是,他在故意裝死,

    丁當那利爪,就放在這蜥蜴怪的胸口,冰冷的胸口上,

    心臟停止跳動,在地球人來說,那就是死了,可是,對賽拉克的外星人來說,他可能還沒死乾淨呢,

    「你這傢伙,想裝死啊,哼,」丁當惱了,想從手機里變出那短劍,就要剖開這蜥蜴怪的的胸膛,


    可是,他的手機竟然不能開啟了,

    難道,是手機失靈了嗎,


    既然沒有短劍,那就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丁當咬了咬牙,伸出利爪,直接就捅進了那蜥蜴怪那厚厚的胸膛里,


    Share:

    Leave a comment